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十五节可怜的响马

第十五节可怜的响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枯坐营中也不是个办法,按照赖传峰的说法,卑沙城也不是没人破过,来护儿就破过这座城,并且斩首千级,咱们比来护儿厉害多了,为何不能破之?

    这种没脑子的话也亏他说的出来,来护儿是前隋的悍将,听长辈说,那是真正的能够胳膊上跑马,拳头上站人的猛将,带着三万将士日夜不停地强攻了两天才把这组城关攻下来,最后也不过斩首千级,没人知道来护儿的部下死了多少,就是隋炀帝也只知道自己的大将攻下了卑沙城,不知道死了多少士兵。自己有一百万的兵马,少上个一万两万的没人在意。

    来护儿有一两万士兵可以折损,云烨可没有,死十个就要了他的老命了,还敢死一两万?当初程咬金说什么陆战不决问赖传峰,纯粹就是一句屁话,只有到这个时候,云烨才发现自己的部下都是些只长肌肉,不长脑子的夯货。

    国难才思良将,反正舰队到来还有十几天,到时候坐上船到处看看,说不定就有好主意了,现在还是放宽心吧。

    单鹰到了河北,就像是到了家,今天去找一位早年的长辈去喝酒,明天再去一家狗肉铺子里吃肉,云烨也被招待了很多回了,除了主人长得猥琐,面目可憎之外,没有什么好说的,尤其是那一锅狗肉,做的真是地道。

    没人知道云烨是侯爷,单鹰给别人介绍的时候一律只有一个头衔,那就是大舅哥。

    “小鹰,这些人该不会都是响马吧?登州城就屁大点,却是商贾云集之地,我怎么看那个卖狗肉的家伙像是销赃的,你不能学坏也跟着去做响马。”

    “带着你认识几个好汉。你怎么这么多事,你要是不愿意去,下回我自己去。”单鹰很是不耐烦,在他眼睛里只有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好汉,没有什么正义和邪恶的区别。云烨这个堂堂的侯爷,在他看来,就是大舅哥没别的,介绍给自己的朋友认识也是人性之常情。

    今天的这位比较豪爽,大冷的天气里敞着怀,黑魇魇的胸毛连着胡子,系腰带的地方都是毛茸茸的,头上戴着一个皮毛头套,就露出嘴巴和一只眼睛。这个家伙如果不是一个悍匪,云烨宁愿把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

    手里抓着一个猪蹄膀咬的满嘴流油,吐出一块骨头,又喝了一大碗酒,大概头一回喝云家的烈酒,酒劲上了头,涨红了脸冲着单鹰伸伸大拇指,把头上包着的皮毛头套一把掀掉。云烨这才看清楚,这家伙长得实在是太有特点了。嘴大,眼大,鼻子大,就连牙齿也大,一颗足以顶云烨两颗,眼珠子可能大的太显眼。被人家给弄瞎了一只,挂着一只毛皮眼罩,坐在那里,要多凶悍,有多凶悍。

    “人熊叔。咱爷俩三年没见了,您的身子骨还是这么壮实。”单鹰陪着喝了一碗酒,拿起巨大的酒葫芦又给这位人熊满上。

    “这是你大舅哥?看着斯斯文文的,做不了咱这行当,不过去集市上当个内应还是不错的,细皮嫩肉的招娘们喜欢,把好风,踩好点子,事后分他一份也不是不可以,你小鹰儿的面子总是要给的,来满上,这酒不错,回头给你叔弄两车。“

    我这就他妈的成了把风的小贼?云烨怒气冲冲的看着单鹰,谁知道单鹰像是没看到一样,继续对人熊说:

    “叔啊,有些人不能看外表,您别看我大舅哥长得斯斯文文的像个读书人,您可不知道,我师父就是栽在我这位大舅哥手里,当时可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啊,师父和大舅哥有了冤仇,小侄我夹在中间难做人,只有两不相帮,谁知道师父栽了,我实在是不忍心看他落难,就从我大舅哥手上把人偷走,结果,哈哈,被我师父反手就给卖了,不是大舅哥救我,小侄早就死了。“

    单鹰笑嘻嘻的说着自己的沉痛往事,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听单鹰这么说,人熊才放下酒碗,独眼盯着云烨看了好一阵子,看着云烨对单鹰说:“早就给你说过要你防备你那个老不要脸的师父,你就是不听,你从你大舅哥手里把人偷走,你大舅哥还救你,就说明啊,他把你当自己人看,把你弄回来最多揍你一顿了事,这样的亲戚才能走动,自从和你师父合伙做了一笔买卖,他自己独吞了七成,我老熊就看不起他,三十几个弟兄分三成,亏他下的了手。“

    单鹰端起酒碗,和人熊碰了一碗一口抽干之后说:“熊叔,您才是高人,大舅哥就是这么干的,小侄被揍了一顿,却心服口服。“

    人熊不理会单鹰和云烨干了一碗,放下酒碗,转身就要离开。

    “熊叔,这是何意?酒才喝了一轮。“

    “小鹰,你如今被你大舅哥洗白了身份,就不要再趟进来,绿林道上估计已经容不下你了,你大舅哥贵为国侯,肯把亲妹子嫁给你,是你的造化,丁彦平在他手里被揉捏的如同面团一样,我惹不起丁彦平,更加的惹不起你这位手握兵权的大舅哥,我老熊为人虽然粗豪,但是还知道那些人能惹,那些人不能惹。

    单二哥就是惹了不该惹的人,这才身死族灭,小鹰,你能好好地在长安,在洛阳落地生根,也是借了你爹的福荫,当年他们做的太过,心生愧疚,所以才放你一马,好好地过你的富贵日子去吧,不要再来看你老熊叔,权当我死了就好。“

    “人熊,你今年四十多了吧?看你的样子,这一生里一定有很多的不如意,你想过好日子,想安定下来娶妻生子传宗接代吧,从你疼爱单鹰的情形看,你一定没有自己的孩子,你知不知道,你的祖先在底下怒号着骂你不孝,晚上睡觉的时候,你听见过他们的声音了吗?

    我有一个三岁的儿子,一岁多的女儿,我睡着的时候他们总是拿小手在我脸上胡摸,很烦人啊,不过一睁眼睛,看到他们滴溜溜的黑眼睛,就什么火气都没了,你就不想你的孩子拿小手摸你的胡子?“

    说完话,云烨端着酒碗,啜了一口,准备听老熊怎么回答。

    “哈哈哈,我老熊天生地养,没见过祖宗,没见过父母,活着是一堆肉,死了是一抷土,过了今日,谁去管明天,云侯,你管的太多了。“

    “好了,老熊,给你五个名额,只要帮我把前隋死难将士的遗骸取回来,你们六个人,就能正大光明的在街上走,我保证没人烦你,官府找你,那也是要给你量地,口分田和永业田你总还是要种的,每年的税务要按时交纳。”

    “没有别的赏赐?没有封官许愿?没有子女玉帛,就只有口分田和永业田,我他娘的还要交税?那座京观在辽水河畔,深入高句丽六百里,堪称九死一生,你就拿这个打发我?”

    老熊转过头来愤怒的朝云烨咆哮,似乎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你他娘的真的是一个讨价还价的高手,老子认了,想要富贵荣华让你儿子将来去考,想要子女玉帛就他娘的赶快成亲,这回你要是在军阵上立了功劳,我会给你有赏赐版下来,金子,银子,铜钱,土地,随你挑,就是没官职,我大唐的官职还没有那么廉价,一口价,名额增加到十个。”

    单鹰傻傻的看着两个脸红脖子粗的人,捶着脑袋也想不通他们两个人是如何在讨价还价的,自己大舅哥开出来的条件,似乎就不是条件,但是老熊叔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啊,对兄弟仁义,为人也四海,怎么可能会把口分田和永业田这样的东西放在眼里。

    在单鹰惊恐的目光中,老熊居然跪了下来,把头磕的梆梆的,这还是那个铁打的汉子么?这还是那个被人剜掉了一只眼睛一口吞进嘴里嚼碎了咽下去的好汉么?

    “侯爷开恩啊,我老熊有三十二个弟兄,拖家带口的百十号人啊,伤残者就有一半,您发发慈悲,让他们一起下山种地吧,我不要金子,银子,铜钱,您就让官府给我们划一块地,我保证他们都老老实实的种地,绝不生事。”

    单鹰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已经没了焦距,老熊的丈二陌刀还插在地上,威风凛凛,但是它的主人却跪在地上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

    老熊绝对不怕死,单鹰敢拿脑袋做赌注,纵横白山黑水的汉子要是怕死,早就死的骨头渣子都没有了,忽然,他想起了自己在洛阳的遭遇,那个老妓一口咬在自己的胳膊上,肉不疼,心里却针扎一样的疼痛,想通了这些,单鹰也单膝跪下,帮着老熊向云烨求请。

    “唉,老熊啊,如今天下底定,人世间就要开始大治,长安城里皇帝你很清楚那是一个怎样的人物,如今盛世就要来临,你们不会再有生存的空间,你知不知道,蜀中三个县发生了暴动,朝廷一次就派了,一位上柱国,两位云麾将军去平叛,告诉你这些事,不是说朝廷小题大做,而是让你知道,现在天下的武将想打仗都想疯了,他们的眼睛迟早会盯上你们的,大军合围之下,老熊,你们想活命,比登天还难(未完待续。)

    ps: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