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二十六节无声的交谈

第二十六节无声的交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烨上了岸,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包围高山羊子,而是在-起了工事,他没有提出和高山羊子对话,高山羊子也没有向云烨提出要求。

    第一到工事筑好之后,就开始准备第二道工事,高山羊子不做声,但是底下的海盗却鼓噪起来,因为筑起第二道工事的材料是从海里捞出来的海盗尸体,尸体是如此的多,以至于工事已经接近了海盗的防御圈。

    五千人就想围困住上万人这不可能,云烨只有先声夺人,靠着自己精良的装备让海盗崩溃,牺牲是免不了的,云烨心里暗暗叹息,他只希望这种无谓的牺牲能少一点。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把人熊喊了过来,吩咐了几句,人熊就快速的朝海港跑去,刘仁愿听见了云烨的话,想问,又闭上了嘴巴。

    一万多人被关在狭小的空间里自然有很多的事物,泉州的百姓却在海盗的钢刀下不敢有任何的异动。就在刚才,那个想为妇人争取如厕权利的夫子,就被海盗活活的乱刀砍死了。

    “公主,弟兄们非常的烦躁,已经有人在鼓噪着要杀人了,说是把这些人杀掉之后立刻进山当山贼,也比这样和官军耗着强。”

    “成九,我看这是你的想法吧,你也不想想,我们是海盗,没了船跑到山上去,告诉你,立刻就会有唐国的大军封山抓人,海里的英雄跑到山上去,这就在自寻死路,你看到了没有,云烨不进攻,只是一味的推进,就说明他也在打这个主意,就是想把我们赶到山里去。

    我早就说过,陆地上是唐国的天下,我们想要壮大和发展起来·只能在海上想办法。

    只有辽阔的大海才能带给我们足够多的藏身之所。“

    成九苦笑一声道:“咱们现在一艘船都没有,如何下海,就算是下了海,那艘船能够逃脱大帝号的追捕·我带的那支舰队总共五十一艘船,都是咱们最好的船,只是两个时辰,就被大帝号摧毁得干干净净,我如果不是上了小船,这时候也该被云烨挂在船舷上了。”

    高山羊子妩媚的笑了一下,葱白一般的拂过成九的脸庞·在他的额头轻点了一下说:“你呀,就是不知道多用心思,云烨麾下的悍将赖传峰已经来了·你看,就在那里指挥,他的手下也不再是昨晚衣衫不整的乱军,而是盔明甲亮的武士,咱们虽然人数多一些,却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为什么不进攻,其中一个原因是把我们赶到山上去,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不敢·云烨这个人我很了解,他对我们凶残无比,螃蟹岛上遍地的尸骸就是明证·但是啊,这个人对自己国家的子民却仁慈无比。

    我当时在长安的时候就听说过他的一个小段子,说有一天云烨扛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路过一条小河·河上没有桥,只有一道独木桥,当他走上独木桥的时候,一个挑着粪桶的老农也上了独木桥,走到桥中间相遇后,老农不认识穿着麻衣的云烨就破口大骂,让他滚回去·还说他不长眼睛没看见他挑着粪,你说说·要是你是云烨会怎么做。要知道他的护卫可就在后面跟着呢。“

    成九翻着眼睛不解的道:“还能怎样,一个老农和一位侯爵相遇自然是老农退让了,或者一巴掌推到河里就是了。”

    高山羊子摇着头对成九说:“这也就是你为什么成不了大人物的原因,云烨当时就和老农对骂起来,直到骂赢了这才往后退,给老农让了道。成九,这就是云烨啊,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我们掳掠来的这些百姓,就是我们活命的根本,有了这些百姓,我们向云烨要船,他也会乖乖的给我们。”

    日上三竿,高山羊子劫掠过来的那些百姓开始骚动了,大人一两顿不吃还能忍得住,孩子不吃饭立刻就叫唤了起来,高山羊子没有下令弹压,而是躲在窗户后面偷偷的看云烨的反应,她不相信云烨那里会没有动静。

    果然,一个青衣少年赶着一辆巨大的马车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白旗子使劲的摇晃,高山羊子下令将这个青衣少年放了进来带到自己的身边。

    少年人的步伐很稳健,走到高山羊子面前也不失礼,拱拱手说道:“我家侯爷说给饥饿的孩子送一点吃食,头领还要依仗这些百姓活命,我想您不会苛待他们吧。”

    高山羊子饶有趣味的看着面前的少年拿手指弹弹他的青衫,笑着说:“你来自玉山书院吧,名门高第果然不凡,处险地而不惊,知必死而不畏,大唐人才何其多啊,难道说已经多剿可以随便糟蹋的地步了吗?”!

    “玉山书院共计两千三百余名学生,庞玉海是其中最没用的那个,所以这种危险的活计都是我来干的,在书院我也是专门挑水的。”

    庞玉海完全就是一副滚刀肉的模样,成九一把扯开庞玉海的衣领,露出了肩头,只见庞玉海的肩膀上赫然布满了茧子,确实是长期挑水留下来的印记。

    既然不是自己认为的人才,高山羊子也懒得过问,摆摆手就让庞玉海去把那些已经经过检验的食物送给那些孩子,书院的人都有些偏执狂,这一点高山羊子是清楚的,当他看到庞玉海把饭团亲自送给那些孩子的时候也不觉得惊讶,只是当庞玉海打算出去的时候,却被成九冷冷的拒绝了,这个地方只许进,不许出。

    庞玉海回到了人群,泉州刺史被高山羊子关到了小楼里,还好有几个小吏还在,他小声的吩咐了几句,就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身边就是泉州非常常见的水沟,泉州人就是靠着这些水沟提供自己一日所需的清水。庞玉海把怀里的一个饭团子给了一个找不到爹妈的小姑娘,自己抿抿嘴唇,话说自己也很久没吃饭了。

    一个海盗受不了这样诡异的气氛,刚刚站起来,就被一只弩箭射穿了脖子,其余的海盗大惊,连忙将自己的身体隐藏起来,就这样依然不断地有弩箭射过来,将他们露在掩体外面的手臂或者大腿射穿。

    高山羊子的眉头皱了起来,云烨这样做只会逼着自己杀人,难道他不想背上杀百姓的罪名,要借我的手来破局?

    “鬼冢,从人群里找几个妇人过来,只要云烨那里再有弩箭射出来,就将这些妇人杀掉,我不相信云烨会杀掉自己的子民。”

    云烨看见了十几个嚎哭的妇人被扯了出来,挡在道路的中央,那些妇人看到对面寒光闪闪的八牛弩弩矢死命的要往后躲,无奈那些海盗毫无怜惜之意,一脚就把这些妇人踹到了道路中间。

    岭南水师那里响起了鼓,这就是进军鼓,一排提着大盾,长矛架在豁口的盾兵出现在街道上,迈着整齐的步伐一言不发的向小楼挺进。

    高山羊子的脸顿时变得煞白,他没有想到云烨居然真的打的是这种盘算,既然是自己先动的手,云烨现在有理由冲进去,不顾任何人的死活。

    “准备火把,一旦云烨的军队越过那道白线,就立刻投掷火把,我们活不成,那就让整个泉州给我们陪葬!”说这话的时候,高山羊子脸上的青筋都攒起来了。

    一排,两排,三排盾兵在海盗们的胆战心惊中越过了那些闭目等死的妇人,在即将越过白线的时候,忽然停下了步伐,大呼三声“杀,杀,杀!”手中的长矛也伸缩三次。

    被这些盾兵的气势所慑,成九手一抖,手里的火把掉了下去,眼看就要落在人群里,却被一把长刀击飞,远远地掉在了空地上,长刀为高山羊子所发。

    高山羊子嗔怒的瞪了一眼成九,就命空地上的海盗将火把熄灭,当成九重新往外看的时候,却发现那些盾兵又回到了原地,只是地上的那些妇人不见了踪影。

    “他的目的还是这些百姓,这就好,从现在起不得滥杀,违令者斩“!高山羊子高声下了命令,不但她身边的海盗听见了,闭着眼睛假寐的庞玉海也听到了,在一张小小的纸条上写了一句话,装在一个小小的竹管里就丢进了水沟,在水沟的另一个出口有人在那里等。

    一支弩箭带着风声钉在了小楼的窗棂上,尾部还在微微的颤动,箭杆上绑着一个小小的布条,高山羊子命人取过布条,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云烨的一句话:“你要什么?”

    看到了布条,高山羊子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在布条上写了一个字“船”!她努力维持一个宽松的谈话环境,最终目的就是想要船。

    刘仁愿接到了高山羊子射回来的布条看了一眼就交给了正在看泉州地图的云烨。云烨看都不看直接对刘仁愿说:“告诉她仅限一艘,用八牛弩射进去!”

    刘仁愿在布条上写下了一艘这个答案,就把它绑在粗大的攻城凿尾羽上,手一挥,攻城凿嗡的一声就钻进了小楼,一个躲在柱子后面的海盗被弩箭射了一个对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