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三节怀化将军

第三十三节怀化将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看着老夫人背着一串子香蕉很辛苦,云烨就想接过来,!却被拒绝了,颠一颠背上的竹筐,老夫人笑着对云烨说:“不要紧,这些活计老身干习惯了,你现在身份不同,就不要沾这些粗活了,侯家受你恩惠良多,今后你就放开手脚,不要管了,侯家想要重新站起来,吃苦是必须的。

    婶婶知道你今天会来,特意给你杀了一只鸡,现在炖的差不多了,回去就开饭。“

    云烨没有再强求,自力更生这是老夫人的仅存的骄傲,他不想破坏,于是一路上就和老夫人说说笑笑的进了村子。

    蒙娜端着一个大碗正在吃饭,见云烨来了,欢呼一声就放下碗冲了过来,手在云烨的袖子里乱摸,还一个劲的催促:“拿来了吗?拿来了吗?在哪?”总算她还记得男人的怀里不能乱摸,从袖子里抽出手就看着云烨。

    “你要的东西都在后面马车里,不在我身上,我身上能放得下一个磨盘么?你这是在故意占我便宜。”云烨愤愤的说。

    侯夫人笑的很开心,云烨也有这样无可奈何地时候,真是异数,云烨见侯夫人笑的古怪就解释道:“蒙娜自从在长安看见了水磨,就一心想给寨子里也安一个,她说寨子里都是妇人,舂米,磨米浆这种事情太劳累,就给我写信让我从长安给她捎一个回来,这也就是小侄了,换一个人听到这个要求会活活气死,邕州就有石匠,从长安给她捎一个石磨回来,不知道会累死多少牛马。”

    蒙娜是没工夫管云烨,孩子一样的跳着就去了车队那里,她早就想要一盘石磨了,那些汉人真是聪明,自己不动手就能把麦子磨出白花花的面粉出来。

    “这东西其实在这里没有多大用处,这里的人都吃米·很少吃面,在你来之前,她们就没吃过面,吃米粉也是你教会的·不过这样也好,有了石磨就能把香蕉干磨成粉,加在米粉里味道非常的好。”

    侯夫人现在可没有当年贵妇人的样子,完全是一幅农家小户的模样,能迅速扭转自身价值观的女人,怎么样都能好好的活下去。

    “杰儿成亲了,最近送过来的信里说媳妇已经有了身孕·人也送回来了,这就很好啊,老身还以为他还想着小武不肯成亲·现在好了,有了孩子就能安心布置安魂城。

    你这次会去的时候就把凤娘也带过去,我们回不了京,凤娘可以回去,让凤娘留在玉山待产,侯家在京城还有些未了的事宜,你照看着让凤娘一并了结掉,带着资财来邕州,既然侯家已经被流放岭南遇赦不得还乡了·也没必要在长安再留什么家产了,今后我们就在岭南安家落户,就是你侯叔叔的坟茔还希望你们能多照看一下。”

    说到这里侯夫人的眼睛里闪烁着泪花·擦了一把眼睛,就呼唤凤娘赶快把鸡端出来。

    云烨看了一眼凤娘,一看就是一个很能干的妇人·相貌算不得漂亮,清秀而已,礼仪倒是不缺,出身怎么也该是书香门第,小腹还没有显怀,这个时候走远路很危险。

    云烨把自己的担忧说给老夫人听,老夫人笑着说:“侯家人没那么娇惯·跟着你一路上也不会遭罪,我再让一位姨娘跟着她回去就好·一路上总会照顾好的。

    取这些钱财也不是为了侯家,你也看到了很多跟着侯家过来的家将家臣他们的日子过得很苦,侯家是咎由自取,他们何辜啊,老身就想做点买卖,周济一下他们,做买卖没本钱可不成,别人去了那些叔伯兄弟不放心,只有凤娘去了才成。“

    云烨点点头,在侯家吃了一罐子鸡,看着工匠们将水磨安放在小河上,又去给过世的长老添了一把松柴,老头子现在住在山洞里,用麻布裹得紧紧的,听说云烨要见长老,立刻就有两个妇人进到山洞里把长老抬出来给云烨看,还拿着云烨亲手采的松柴点着了,把长老用松烟熏了一遍,云烨发现和做熏肉是一个流程。

    熏完长老之后云烨就带着凤娘还有一位姨娘就回了邕州,侯家过的很好,这样回到长安就对秦琼,程咬金,牛进达他们有一个交代了。

    大帝号自从修好之后就没有停止的在海上巡游,现在想要让那些商贾们放心,只有让他们不断地见到大帝号的雄姿。

    船坞里的新船正在督造,云烨把这活计交给了刘仁愿,他天生就喜欢大海喜欢船,有他在,万事无忧,他造的船云烨都看不明白,怪莫怪样的,不管他了,岭南水师妁贞注定就是他,他想怎么装备自己的部下是他自己的事情云烨不想过问。

    小武的急信已经过来三天了,去北庭都护府任职自己早就有心理准备,坐镇了兵部这么久,那里有不明白的,帝国现在只有安西和北庭是多事之秋,派书院的人去追查楼兰的谜团,就说明去安西或者北庭任职的人中必定会有一个书院的嫡系,挑来选去的,除了自己没别人,洪城没这个资格,再说这个人已经废掉了,在长安的十丈软红中早就把雄心壮志消磨殆尽了,就他现在体型,连上马都有问题。

    云烨想回陇右看看,想回那片荒原看看,这是多少年以来就有的梦想,刚开始的时候唯恐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现在不要紧了,就是去那里也不会再有人过问,黎大隐该是最后一批追查自己来历的人,这么些年,李二的耐性也该消磨没了。

    李安澜第三回醒来,发现云烨的眼睛还是睁的大大的看着帐子顶,就支起上身趴在云烨的胸口上问:“又在想什么?不许想长安的那三个,现在人在邕州就只许想我一个。“

    邕州的燥热让云烨更加的烦闷,拍拍李安澜的俏脸,就披衣坐起,摸着黑坐在花凳上找水喝,李安澜也披上衣服拨亮了蜡烛,担心的看着云烨,丈夫的这个习惯她很清楚,这个样子也不是头一回了,似乎总有什么事情让他割舍不下。

    “我没事,就是热的睡不着,喝点水松快一下就好了,你快去睡吧,不要管我,这是老毛病了,想起以前在陇右的日子就睡不着。

    李安澜拉住云烨的手说:“如果心里烦,就说出来,妾身听着就是,有一个人帮着分担总是好事,您不必把所有事情都一个人扛。“

    “说?怎么说,我自己都想不清楚怎么给你说啊,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或者说我正在做一个很长的梦,我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就像这个世界上有两个我,一个活在现实里,一个活在梦境里,所以我不敢闭眼,即使困了也不敢闭眼。

    活到现在我背叛的太多,失去的太多,可是相应的,我得到的也很多,所以,我很想再去一遭陇右,再去一趟安西或者北庭,我总要确定自己不是生活在梦境里才能找到生存的意义,白玉京,白玉京,我总要解开这个谜团的,我总感觉他好像和我有关。“

    李安澜奇怪的对云烨说:“您本来就是出自白玉京啊,怎么您对自己生活了很久的地方都没有记忆了?“

    “就是记忆的太清楚,我才分不清哪个是真的么那个是假的,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么?你的出现彻底的让我迷失了。“

    云烨说完这些话,见李安澜睁着茫然的眼睛看着自己,就拍拍脸颊说:“睡觉,我还在迷糊中,别再把你弄得疯魔了。“

    说完话就一把抱起李安澜,在她的挣扎中就回了帐子。

    李容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父亲的儿子,他不想听爹爹和母亲的诉说,一个李姓彻底的把这个孩子搅迷糊了,他特意去问过从小把自己抱大的何家大娘子,怎么才能证明爹爹和娘亲是夫妇。

    可怜的何家大娘子无论如何也不能说侯爷和公主乃是私相媾和,含含糊糊的告诉李容,两个睡在一起男女就一定夫妇。

    于是天刚刚亮,李容就过来给爹娘请安,不等爹娘准备好就推门进来,看清楚躺在床上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爹娘之后,就心满意足的出去了,自己果然是爹娘的孩子,那个嬷嬷说了,阴阳交合乃是人伦大典,而后根苗出。看样子自己就是那个根苗,还有一根根苗就是自己的妹妹云露,他总是觉得爹爹偏心,妹妹可以姓云,为何自己要姓李。

    穿好衣服的李安澜狠狠地将李容教训了一通,告诉他已经长大了,不能再冒冒失失的往爹娘的屋子里跑,云烨则很不以为然。

    愉快的家庭生活并没有让他过多久,满天都是从北方飞回来的大雁的时候,天使也就到了,云烨进怀化将军,北庭都护府大都护。东起伊吾,西至咸海一带,北抵额尔齐斯河到巴尔喀什湖一线,南至天山。这一片土地都在云烨的治下,府治在庭州。

    刘仁愿进忠武将军,岭南水师统领,封爵阳山县子掌管南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