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五节怀化大将军印

第三十五节怀化大将军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乖孩子,不哭,回去了咱们就找老家伙算账,山里面冷′把毯子披上,啧啧,漂漂亮亮的小姑娘滚的一身都是泥,刘进宝,刘进宝!赶紧把大锅吊上烧热水,让小苗好好洗洗,造孽哟,好孩子都被老家伙赶出去,吃饭了没有?快把糟鱼,罐头都拿出来,黄馍馍不要,迎春糕,就拿迎春糕。“

    云烨掏出手帕帮着小苗擦脸,越擦小苗脸上的泪水就越多,这孩子痴于练武,心性还是小姑娘心性,一个人在大唐漫游了一年多,她武功高强,虽然不至于吃苦,但是她在云家一向是受到所有人怜爱的,老奶奶当初因为无舌把小苗当石头人一样的驱使,特意带着姑姑婶婶们讨伐过无舌的,说无舌没人性。

    如今她在梅岭古道里见到了云家人,亲近感大生,又担心云烨不理睬自己,这才躲在房梁上偷看,现在听到云烨絮絮叨叨的关爱,那里还忍得住,眼泪一流出来就成河了。

    云家最恐怖的武器不是八牛弩,而是他们全家齐心协造的氛围,不论是无舌,还是熙童,甚至还有寒辙这样的变态,进了云家都感觉浑身自在,无拘无束。

    不管是主人,还是仆役,好像都很随便,云家的内宅经常有男仆客人进出,这对别的勋贵之家那是不可思议的,但是在云家,你即使看到了也生不出龌龊的联想。

    温柔乡是英雄冢,无舌岂会不知,他把小苗撵出去历练的目的就是想让小苗保持一颗武者坚定的心,只有这样才能在武道一途上走的更远。

    他忘记了云家美食的恐怖威力,看起来很平常,包子,稀饭,小菜,面条饺子都是些家常的饭食,可是到了外面就会发现,云家的和别人家的大大的不同,小苗在云家待了好几年早就把嘴吃的刁钻无比,尤其她早年吃遍了苦头,一开始吃到云家的饭食对她的刺激更大,由俭入奢易,由奢入简难于上青天,所以从小苗离家的那一天起,她就时时刻刻的处在饮食上的煎熬中再加上从小就孤苦伶仃,做梦都想有一个家,而云家无疑是最好的一个选择自从被师父撵出来,小苗看到流浪狗都会掉眼泪,感觉自己和那只狗没区别。

    她路过岳州的时候会去云家偷吃,她只要路过云家的铺子都会进去巡梭一番,这一次路过梅岭去岭南,就是想去邕州,结果在梅岭发现了云烨就尾随过来想多看一眼。

    “慢点吃,迎春糕有的是,蛋糕这东西容易坏就没拿喝口罐头水冲冲,肉包子放火上烤烤再吃,凉的吃了会闹肚子。

    有眼色的刘进宝在小苗的面前铺开了一张很大的油布李安澜给准备的吃食一样样的往油布上放,不一会,就铺的满满的那些和小苗认识的家将,还把自己特意保留的中意食物也贡献了出来,厨子最后从马车里拿出在横浦关包的肉包子,一个劲的抱歉,说路上太匆忙,横浦关的食材也不好,包子没有包好让小苗先将就着吃,等找到了合适的材料再给小苗蒸一锅好的。

    有帮着小苗开罐头的,有给她剥卤蛋的,有给她烤肉包子的,还有不断安慰小苗的,刘进宝撅着屁股趴在地上拿竹筒吹火,想把火烧的旺一些快点把洗澡水烧好,小苗红着眼睛四处看看,嘴里塞满了食物,吃着吃着,又开始大哭。

    娇小的身子却能吃下那么多的东西,家将们没一个笑话的,反而说小苗吃的没有在家里的时候多。云烨终于找到了自己丢掉的半块黄馍馍,笑吟吟的一点点的掰着吃,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把那块难吃的糜子馍吃完了。

    小苗吃饱了,羞涩的朝云烨笑一下,就窜上了房梁,从上面拿下来一个不大的包裹放在云烨面前,这时候刘进宝已经把洗澡水烧好了,倒进一个大木盆就给小苗端到偏殿里去了,大声的喊着小苗快去洗洗,他帮着小苗把风。

    小苗孩子一样的拿着换洗的衣服蹦蹦跳跳的就去了偏殿洗澡,云烨疑惑的打开小苗给他的包裹,他也想看看小苗到底收集了些什么样的宝贝。

    一颗烂珠子,还没有云露布娃娃上的装饰漂亮,留给小苗,七八枚银币,没什么好看的,给小苗留着,啃了半截的甘蔗?还是给她留着,一支鎏金的步摇?这是假货,铜的,一个难看的布娃娃?一看就是小丫出品,这个没什么价值,一个古意盎然的玉扳指?上面全是被弓弦勒出来的痕迹,上面写着一个段字是什么意思?还有一枚怀化大将军印?

    云烨赶紧从怀里掏出自己的怀化将军印,两相对比之后,发现自己的比人家的少了一个狴犴的兽头,再把大印翻过来就的很开心,因为上面写着“怀化大将军段。!

    自己是怀化将军,人家是怀化大将军,整整高出了一级,姓段的怀化大将军除了段和还能有谁?怪不得今天大余关城门紧闭,原来是大将军的印丢了。

    哈哈,这就有趣了,段和就在大余关,怪不得城头看不见他的旗子,原来是没了大印,哈哈,小苗真是一个好孩子,知道他云叔和老段不对付,就把他的大印给弄来了,这个孩子一定要好好奖励一下。没说的,岭南出产的布娃娃不给小武了,给小苗,把小丫做的布娃娃当宝贝,可怜的。

    小苗原本就瘦小,洗了澡之后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肩上,就把小脸给衬托的快没了,身上披着一个毯子,根本就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大姑娘。

    天魔姬就说过,练武是女人的大敌,胸口的肉练到胳膊上,屁股上的肉练到了大腿上,那里还有半点女人的韵味,所以她带着云家的女人折腾,都是以保持身材为第一的。

    “烤烤火,等刘进宝把马车腾出来,你就去马车里睡觉,我们明天进城,这个大印和扳指你是怎么得到的?”

    小苗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我是三天前进的大余城,在锦绣坊看傩戏的时候有一个人很霸道,把我们全都给赶走了,他要自己一个人看,还要那个女傩鬼戴着面具光着身子跳傩舞给他看,我很生气晚上就去了他家,想把他揍一顿,可是他家里有好多很厉害的人,我靠近不了他,就从桌子上拿走了扳指和这枚印信,您要是喜欢就送给您了。”

    段和的这个毛病不好说,因为这种事云烨也干过,只不过是在燕来楼干的,没有段和干的这么奔放,傩舞是祭拜天地的时候才用的,表演者都是男人,如果表演傩舞的是女人,云烨就能想象得到锦绣坊是个什么地方了,估计和长安的风月街平康坊没什么区别,那些跳傩舞的女人本身就是为了勾引男人,脱衣服跳舞是人家谋生的手段。

    “你是好闺女,以后那些地方不准去,不是好人家该去的地方,以后就留在家里,绣绣花,种种花草,要是烦躁了,就去兴化坊听几首歌,看几个故事,等云叔见到好小伙子了,就把你许配出去,好好的过日子。”

    小苗难得的害了羞,低着头搓衣角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又不好意思说。

    云烨笑到:“这是终身大事,害什么羞啊,到时候带你去看,你喜欢了咱们再做决定。”听了云烨的话,小苗的脸更加的红了,一溜烟就窜到马车里去了。

    马车被刘进宝收拾的很干净,两床很大的被子铺在马车上,躺在上面软绵绵的,小苗扯过另外一床盖的,把自己包裹的严严的,头也蒙在里面,云叔怎么能在那么多的人面前说给自己找婆家的话,羞死人啦。

    好半晌才把脑袋探出来,小脸已经变得通红,抬头就看见马车顶上挂着一只很大的狗熊布偶,眼睛和鼻子都是宝石做的,亮晶晶的,小苗一伸手就扯了下来,抱在怀里欢喜的不行,这个布偶比小武的那个还要漂亮。

    也不知道抱着狗熊说了多长时间的话小苗才沉沉的入睡,临睡前她对狗熊说,这一次回家后,就算是师父把自己往外撵,也绝对不走。

    刘进宝凑到云烨身边,见侯爷不断地把玩一方印信,就问道:“侯爷,这不像是您的印信啊,多了一个兽头。”

    云烨把那方印信端在手上斜着眼睛对刘进宝说:“当然不是侯爷我的,是段和的,一个把自己命根子都丢掉的怀化大将军还真是少见,进宝啊,你觉得咱们明天进城问段和要点什么好呢?想好,一般的东西侯爷我可看不上。”

    刘进宝撇着嘴不肖的说:“段家是出了名的穷鬼,他家能有什么好东西,段老公爷的俸禄都救济了自己的部下,自己吃糠咽菜的,长安城谁不知道。

    不过,侯爷啊,他家的老兵可是出了名的厉害,上一回演武,咱家被人家打得很惨,老赖在家里休养了半个月才能起身,就这,老赖还说人家留了手,要不,咱家问他要几户老兵过来,他家的负担太重,咱家帮把手救济几户老兵也是该的。“

    云烨点头道:“确实如此,眼看着勇士的日子过得惶,侯爷我也看不下去,能帮把手,就帮把手,同袍之义还是该有的,到时候多要几户给段家节省一点钱粮,你看看他家的石狮子上面都长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