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六节大将军的烦恼

第三十六节大将军的烦恼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清晨,阳光满地,云烨从供桌上一跃而下,不用看日头他就知道今天是个好日子,对云烨来说,好日子和有没有阳光一点关系都没有,

    小苗早就起来了,并且和侯杰的老婆在山神庙前面散步,侯君集的妾侍也在,三个人正在看厨子显摆厨艺。

    云家的厨子永远是骄傲的,这是行家里手必须有的尊严,一柄菜刀在他的手里不亚于高手的宝刀,一阵密集的刀切案板的声音过后,一大颗罗卜就变成了白亮亮的罗卜丝。

    他一边烧麻油一边对凤娘说:“少夫人,岭南这地方的罗卜太柴,口感不好,糟蹋了小人的手艺,您有身子,老夫人给小人打过招呼要把您照顾好,坐了几天的马车,罗卜这种清心润肺又去火通气的东西您用是再好不过了,把麻油浇上去最是脆生。“

    凤娘听得连连点头,小苗也跟着点头,厨子显摆的单手就把大锅举了起来,滚热的麻油浇在葱蒜上,香气扑鼻,小苗高兴地拍手叫好。

    厨子的速度很快,又从热气缭绕的蒸笼里拿出六个新鲜的肉包子码在盘子里,三碗苞谷茬子粥也一起放在大木盘子里,见小苗已经端起来了,赶紧喊住,又往盘子里加了四个肉包子,他差点忘了小苗的大胃口。

    云烨洗漱过后,走了过来,自己掀开蒸笼拿了两个肉包子,端了一碗稀粥坐在石头上开吃,其余的家将护卫也走过来,排着队拿自己的食物,就在众人吃早饭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过来,在站岗护卫的大声喝止下,马蹄声没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就由远而近。

    大胡子段和眼睛都是红的,远远地就抱着拳头大笑着说:“段某失礼了·昨晚就该请云兄进城,无奈玄甲军军纪森严,日落关门这道军纪段某是万万不敢破坏的,还请云兄海涵。“

    听这家伙说话就来气·你玄甲军军纪森严,难道老子的麾下整天就在违反军纪不成?

    云烨放下饭碗长笑一声道:“段兄哪里的话,你我都是吃军伍这口饭的,军纪这东西打在屁股上才是真的,不过小弟对于段兄的手段还是钦佩万分的。

    说话前大笑这是军伍里的臭毛病,每个将军都是这么说话的,好像不这么说显不足以显示军人的豪迈气质·官越大,笑的时间就越长,大唐之所以没有设天下兵马大元帅这个职位·就是怕还没打仗呢,就被活活笑死。

    “段兄,来的巧,正是早膳时间,小弟麾下的兵马不争气,但是这厨子可是争气的很,在军中说第一,绝对没人敢说第二,军中饭食不可不尝。

    段和也不客气摸着肚子说:“不瞒贤弟·哥哥我忙碌了一整晚,到现在水米未进,既然到了你这里·不吃一顿对不起自己,多拿些。”

    厨子连忙端过来一盘肉包子,又给装了一盆子粥·段和笑得开心,风卷残云的吃完包子,又把一盆子稀粥往嘴里一倒就算是吃完了饭,正要打算请云烨进城,却发现那边还有女眷,不由得皱着眉头说:“北庭如今纷乱不堪,正需云兄施展铁腕弹压·何故不快马入京领命北狩,带着妇人是何缘故?”

    云烨放下饭碗奇怪的问段和:“这么说段兄已经见到了塘报?这速度可够快的。“

    “那些蛮族就要西征·如今正在大肆的劫掠北庭的人口和财货为将来做准备,既然北庭已经是我大唐的都护府焉能任由他们胡作非为,为兄两次请命出征诛杀此獠平定祸患,都被陛下所拒,反而给你抽调陇右府一十六府府兵,如今大军正在集结,就等你入京面圣后出关,所以为兄才有刚才那句话。”

    云烨点点头道:“阵势很大啊,不过不着急,你是在外统军的,京城里的事情你可能不清楚,我就不是去弹压那些蛮族的,是要礼送他们离境,事实上异族之民越少,北庭就越是安稳,小弟巴不得到了北庭之后那里一个人都没有。”

    “没了人我们要北庭干什么?只投入不产出,每年还要耗费无数的军资国帑给你们运送补给,得不偿失啊。”段和立刻就大叫起来。

    “你看看,这就是为何陛下会派小弟去北庭而不是派你去北庭,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小弟会经营啊,只要将北庭经营的好了,粮草能够自给自足,我大唐的国境线就等于向西方推进了五千里。

    不管是将来预防敌人入侵,还是我们打算去入侵别人,北庭都是一个巨大的补给基地,傻子才从长安往北庭送粮食物资呢,送一百斤粮食,路上吃掉九十斤,这样的事情你以为陛下没有考虑清楚?“

    云烨给段和讲解军略,这是他兵部左侍郎的职责范围!于自己为什么要带女眷关你段和屁事,一个怀化大将军就的很大吗?

    在两人谈话的时候,刘进宝他们已经收拾好了行装准备进城了,小苗板着脸给云烨和段和送了一趟茶水,这是和小丫她们学的,侯爷的茶水饭食基本上都是自家人送的。

    云烨和段和并辔入城,云烨发现大余城里的人非常的紧张,街市上有很多的军人在出出进进,云烨挠着头皮对段和说:“小弟在长安就算是纨绔了些,也不至于让段兄你如临大敌吧,你防备着岭南没错,防小弟是个什么意思?我现在要去北庭,难道你就要把玄甲军安置到安西不成?”

    段和张了张嘴,最后尴尬地说:“与你无关,愚兄昨日不慎将印信丢了,现在正在找,城池都翻了一遍了,还不见踪影。”

    云烨感同身受的揉揉鼓鼓囊囊的胸口,里面放俩个印信确实让人不舒服,同情的对段和说:“确实是一个大麻烦啊,以前我岭南水师的印信被犬子拿去在猪屁股上盖章,结果掉河里找不到了,小弟被娘娘骂的好惨,在大日头底下整整站了两个时辰惨不忍睹啊。”

    段和吃惊的看着云烨说:“你把印信拿给你儿子当玩具?”

    “是啊,娘娘重新给我发了一个,估计你也一样,了不起回京被陛下臭骂一顿,最多打两板子,一个破印章丢了就丢了,算不得大事。”

    段和苦笑道:“岭南水师乃是你亲手组建的,你在军中的威权自然与众不同,玄甲军乃是陛下亲自建立的,玄甲无敌的口号早就响彻天下,怀化大将军印就是我指挥这支大军的依仗,五蠡司马只给了我两天的时间找回印信,第三天找不到就会立即上报。虽然陛下还不至于砍我的脑袋,但是段家的脸面这次被我丢尽了,哥哥我自杀的心思都有。”

    “回去找找,锅台旁边,水缸后头到处找找,说不定就找到了,如果你找不到,就交给小弟我去找,保证会找到的,多大点事至于寻死觅活的。”云烨大大咧咧的挥挥手,而且大包大揽。

    段和的眼睛猛地亮了一下抱拳道:“哥哥我实在是没办法可想了,就请兄弟帮哥哥一下,感激不尽啊,以后有用到哥哥的地方尽管开口,俺老段欠你一个人情。

    “小事情,至于这么郑重其事的的吗?你要是把上一次揍我岭南水师的那五十个老兵送给小弟,保证你万事无忧。”

    段和猛地勒住马缰,恶狠狠地对云烨说:“莫非这件事是你做的?”

    “少冤枉人,昨天我还在梅岭古道欣赏美景呢,问你要人就是觉得那五十个老兵跟着你太亏了,那么好的身手,却整天吃糠咽菜,时间久了,谁还给你效命。”

    段和的脸色阴晴不定,他的任务就是盯紧云烨在岭南的一举一动,自然知道云烨的行程,事实上云烨从邕州出来,他就知道了,昨日云烨确实在梅岭,这个没什么好怀疑的,可是他怎么敢打这样的包票,说自己一定能找回印信,为什么?

    自己身在玄甲军的重重护卫之下,府邸根本就在军营里面,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能够在玄甲军营里来去自如,并且做到神不知鬼不觉,这是长久以来形成的骄傲,他一直以为是内鬼,绝不相信是外人所为,现在府邸里的丫鬟仆役正在一个个的经受五蠡司马的盘问,就连他小妾都不例外。

    “好,一言为定,只要你能找到印信,我立刻准许那五十个老兵卸甲,至于他们能不能为你所用,我不打这个包票。”段和咬着牙答应了云烨的条件。

    “没打算让你逼他们,你只要让他们落户在云家庄子就行,成与不成那是云家的事情与你无关。”

    云烨很自信,如果说云家是万恶之源,那么云家庄子就是一个巨大的染缸,任何人只要进了云家庄子,不管他是多么自负,多么自傲,多么清白的人,也会迅速的被这座大染缸染得五颜六色。

    他的父母会学会享受温馨,他的妻女会学会怎么样才能把家里的产业做大做强,他的孩子会被书院小学诱拐成一个胸怀大志的少年。

    而这一切都离不了一个钱字,为了全家的幸福生活,这些老兵会学会怎么用武艺赚钱的。

    “你打算怎么找,从哪里找?我这就给你安排。”段和还是非常的怀疑。

    “简单!”云烨把话说完,就从怀里掏出怀化大将军印给段和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