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七节在路上

第三十七节在路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段和的脸色精彩极了,各种颜色不断地在脸上浮现,云烨一眨不眨的看着段和,他等这一刻很久了,一种变化都不肯放过。

    刘进宝很紧张,他非常的担心段和突然发怒让侯爷受伤,结果段和最后变成白脸之后就向云烨告一声罪,从马背上高高的窜起来,似乎用上了全身的力道,一拳砸在一匹马的头上,那匹马挨了一记重拳,轰然倒地,四只蹄子踢腾两下就寂然不动,这一拳已经将那匹马的脑浆子彻底的打散了。

    旺财惊恐的往后退,云烨摸着旺财的脑袋安慰了几下,才让它安静下来。

    “呱噪!“段和一拳打死了一匹马这才安定了下来,那匹马不过是打了一个响鼻而已,就引来了杀身之祸。

    “跳得太高,华而不实,战场上跳得这么高,早就被敌人的神射手当鸟射下来了,用力过猛害得自己受伤,老段,你这是何苦来哉,没上过战场这不是你的错,陛下总把你们留在后方镇守国运,下一次不许再这样了,以后历练一下必成将才。

    印信以后要放好,不要随随便便的就被独脚大盗偷走,小弟与独脚大盗在梅岭之上大战了三万多个回合才侥幸抢回印信,你应该学学小弟啊,你看看,我在印信上拴了一条绳子挂在腰上,这样就安全多了。“

    没上过战场这是段和最大的憾事,虽然只要大唐有战事,他必然第一个请战,很可惜李二从不动用玄甲军出征,就算是用玄甲军,也只是弄来一小部分充当自己的亲军,现在能让李二自己冲锋陷阵的时代早就一去不返了,所以段和到现在还是战场白丁。

    他根本就不相信云烨的胡说八道,什么叫大战三万回合?他一个字都不信,但是他相信一点·那就是自己的大印确实是云烨弄回来的,这一点他非常的肯定,盗印信的人云烨必然认识,说不定他们之间的关系很亲厚·自己今天的哑巴亏吃定了,被人家当白丁教训也只能强忍着接受,因为打死他都不相信云烨会派人偷盗他的印信,而且绝无可能。

    云烨在拿到印信之后就开始勒索自己,这是人家的权利,换了自己也会这么做,说不定做的更过分·想到日后自己再也无法在云烨面前耀武扬威,一阵阵的沮丧感便油然而生。

    “不知云兄在和独脚大盗激战的时候有没有见到一枚扳指,那是家父的遗物万万不敢有失·如能找回,段和感激不尽。“

    当他强忍着抱拳施礼感谢过云烨之后刚一抬头,就看见云烨的翘起的大拇指上套着一枚扳指,正是自己遗失的那一枚。

    云烨从马上跳下来,勒索和玩笑必须有一个限度,既然这东西是段志玄留下来的云烨就不能糟蹋这件东西了,那样会和段家成为不死不休的仇敌。

    从自己的指头上褪下扳指,两只手抓着恭敬的拿给段和歉疚地说:“小弟无礼,委实不知这是段伯父的遗物·还请段兄见谅。“

    段和接过扳指再一次感谢了云烨之后,就对自己的部下说了两句话,很快的·大街上的军卒就走的一干二净,云烨愉快的接受了段和的邀请去他府上小坐,当然·这也是为了监视段和完成自己的承诺。

    军营里的段府并不大,云烨看着这里的布置,眉头皱的厉害,小苗这个孩子是怎么从这里拿到段和的印信的,在他看来,苍蝇都飞不进来啊,有空好好问问。

    分宾主坐定之后·段和给云烨倒了一杯茶颓废的说:“就是这个样子,玄甲军的战力无人能够怀疑·如果是内贼所为,愚兄还不至于难过,现在听云兄说出手的乃是独行大盗,就让愚兄难过了,这件事事关玄甲军荣耀,请云兄实言告知详情,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啊。“

    “老段,我实话说了吧,你的印信确实是被人从你府邸里偷走的,玄甲军的防卫有漏洞,人家原本是要揍你一顿的,结果没有得逞,就随手拿走了你的印信以示惩罚。至于他是怎么进来的我还真的不知道,以后我知道了,一定会告诉你。“

    俩人正说话呢,一个精瘦的汉子走了进来,很没礼貌的要求段和拿出印信让他验看,段和似乎并没有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当着云烨的面掏出印信让人家鉴别,这样做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两个人都表现得云淡风轻。

    “印信是真的。“那个汉子将印信翻看了好久,才确定真伪,并向段和告了罪。

    云烨以为这家伙这就回出去,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把脑袋己这边张嘴就问:“卑职听说印信是云侯找回来的,却′贼人现在何处?“

    你他娘的都卑职了,问话的口气怎么还像是天下兵马大元帅,对于这种人云烨从无好感瞎话张嘴就来:“我在梅岭与独行大盗大战了三万回合,费尽心力才抢回印信。“

    “云侯,我在问你贼人现在何处?“

    “我在梅岭与贼人大战了三万回合,费尽心力才找回印信。“不管这个家伙问什么,云烨都用这句话搪塞,一边搪塞一边和段和谈笑言欢,看样子段和也不喜欢这家伙,这家伙见云烨不理睬自己咬咬牙就走了出去,看样子还是不死心。

    云烨和段和虽然在军务上是对立的,作为军中同事,饮一杯酒也不算什么大事,当云烨醉醺醺的从段和的府邸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今天走不成了,云烨就在玄甲军提供的客房里休息,准备明日一大早就起程,摸摸怀里的那一封玄甲军文书就高兴,家里又要多出来五十名悍卒,自己签了名,就吩咐刘进宝通过军中的快马将文书传递回京师。

    第二天天一亮,云烨的队伍就出发了,走陆路明显的要比水路快,溯流而上的舟船实在是没有什么速度可言,更不要说需要绕好大的一个圈子。

    旺财跑得很起劲,总想跑到最前面去,云烨对旺财从来都不加以限制,什么事都由着它的性子来,结果这一跑,就从温暖的南方一直跑到了商州,身上的衣服也不断的加厚,跑到商州的时候,所有的人已经穿着厚重的皮裘,三千里远路,耗去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从十一月一直跑到了一月。

    进了商州驿站,云烨决定不走了,在这里停留三天,不单因为今日是元日,也因为所有人都已是困倦不堪了,尤其是队伍里还有一位孕妇,就更加的不敢玩命的赶路了。

    从商州到长安只剩下三百里的路途了,但是云烨感觉剩下的三百里足有一万里那么长,或许这就是应了人家常说的行百里者半九十那句话了。

    除夕自然就该守岁,云烨信誓旦旦说自己一定要坚持到天亮,谁知道守岁的活动才开始,他就已经呼呼大睡了,一群男人家睡得天昏地暗,三个女人却兴致盎然,侯君集的妾侍给凤娘和小苗讲了一夜的往事,小苗不在乎,在云家的时候她经历过比姨娘说得更好的元日。

    凤娘的眼光却变得迷离,她不能想象四五丈高的五谷树,也无法想象千百名丫鬟仆役一起向主人敬贺新年的场景,更不明白什么叫做皇家的赐宴,她也不敢想象太子妃省亲之时场面该是如何的庞大,这一切都随着公爹的一个错误想法成了昨日烟云。

    小苗喜欢才子佳人的段子,姨娘却不会说,这让她有些失望,耐着性子听侯家的往事,到了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才插话道:“我家的人也很多啊,每到这一天辛月姐姐就会把所有人的钱袋装的满满的,厨房里炸出来的麻花,丸子,油条堆得像山那么高,过油肉还有做好的肴肉就堆在席子上,谁都可以拿着吃,这是侯爷悄悄告诉我们的,只是警告我们不要被辛月姐姐抓到就好。

    嘻嘻,有一回我隔着墙用绳子卷住一只肥鸡,想把它拽过来,扯了一下没扯动,探过头才发现绳子套在厨子的脖子上,他被勒的都开始翻白眼了。

    小丫姐姐还埋怨我说我想把厨子杀死,拖着我就跑,心里一害怕就把绳子扔掉了,辛月姐姐拎着鸡毛掸子在后面追我们,没追上还被裙子绊倒了,那日暮姐姐拍着手大笑,结果辛月姐姐就不追我们了,改去拿鸡毛掸子抽那日暮姐姐。“

    小苗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回忆当中,她没有看到姨娘还有凤娘眼中的惊骇,姨娘就不敢想象自己要是嘲笑了当家主母会是一个什么下场,凤娘也不敢想象一个四品诰命夫人拿着鸡毛掸子到处打人是个什么形象,因为侯杰给她说过,辛月是个非常端庄的当家主妇。

    “家里面过年的时候整天都哗啦哗啦的麻将声音,小丫姐姐教过我好几回,可惜我太笨了,总是学不会。天魔姬姑姑会一些很奇怪的法子,听小丫说练这些法子会让胸部变大,可是我偷偷练过,也没有变

    凤娘姐姐,你的胸脯这么鼓也是练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