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一节李二的民主

第四十一节李二的民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百姓眼中的皇帝陛下和朝臣眼中的皇帝陛下孑然不同。!

    在他们眼中皇帝陛下是仁慈的,善良的,最知道体恤农人辛苦的一位帝王,他不但接二连三的减少农税,有的时候还要给农夫一些必要的补贴,这样的帝王千古罕见。

    那些成群结队去长安谒见皇帝的乡老和长者眼中的皇帝是节俭的,和蔼的,总是非常欢迎他们的到来,坐在万民宫用餐这对他们来说就是无上的荣耀,吃的什么不知道,只记得那个威严的男子大笑着不断劝酒,只记得那个母仪天下的女人给他们安排了美妙-绝伦的歌舞。

    怎么出的皇宫他们不知道,脚底下软绵绵的,浑身都被醇厚的御酒浸透了,从里到外散发着浓重的酒香,这辈子值了,尤其是想到和自己同样白发苍苍的宰相站在殿外拱手相送的场景,汗如雨下,泪也沾满了衣襟。

    云烨也是进宫参加酒宴的,不过他和一帮子女婿还是那样不受待见,偏殿里冷冷清清的,大家好像都有心事,一个个低着头喝自己的酒很少说话。

    云烨端着酒壶站在偏殿看那些被送走的乡老,心里感叹的不行,长孙冲凑到身后小声说:“如何?”

    “这些人可以拉去垫路了,虫子你信不信,现在拉他们去垫路,他们也心甘情愿毫无怨言,说不定还会嘱咐子孙他垫完了,让子孙接着垫。”

    云烨大大的喝了一口酒,小声地回答。

    “太漂亮了,一句万民宫乃是天下万民的殿堂,就收尽天下百姓的心,从此大唐再无百姓揭竿之忧,你看着,以后总会有陛下的这些穷亲戚过来,他们或者背着一口袋粮食,或者带着两只鸡就能来万民宫混一顿吃喝我们带着珍贵的礼物过来,只能在偏殿喝风。”

    长孙冲的话语带着无穷的愤懑,知道他有怨气,皇帝现在把自己的礼遇全给了百姓今年例行的赐宴都被这些乡巴佬取代,让他非常的不满。

    云烨笑着拍拍长孙冲的肩背说:“举一个最朴素的例子吧,虫子,谁会给已经养肥吃饱的鸡再多喂一把粮食?”

    长孙冲遗憾的摇着头说:“你到底获得了重用,帝国的北庭今后就会在你的掌控之下,欣欣向荣已是可以预期的事,我们只能在长安混吃等死天山月难得一见啊。”

    “你一银青光禄大夫有必要羡慕我这个北庭都护府的大将军么?我是要去吃沙子的,那里的情形一日三变,去了那里就等于一屁股做到了火山口上就这你还羡慕。”

    长孙冲摇摇头说:“北庭是大唐唯一有可能爆发大战的地域,也是一个建功立业的好地方,只要你能在北庭站稳脚跟,并且将大唐的边境线北移,西进,云家百年之内就能躺在这个功劳簿上混吃等死。”

    云烨白了长孙冲一眼道:“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混吃等死啊!”

    云烨揪住长孙冲的衣领子低声咆哮道:“你这个混蛋到底是怎么想的,老子需要去北庭苦熬几年,然后再和无数不知道的敌人血战,活干的比驴都多才能混到你说的混吃等死的最高境界,而你现在就开始了混吃等死的幸福生活,就这你还羡慕我,你头被驴踢了?”

    长孙冲眨巴着眼睛,一时没反应过来按照字面上确实可以这么理解,可是心里面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大大的不对劲!

    没时间多想了,皇后过来了,她已经招待完了那群公主,这才想起还有一群驸马都尉需要安抚,这才带着一大群爪牙前呼后拥的赶了过来。

    高阳怀里抱着一个襁褓走路根本就不看地眼睛已经长到脑门上去了,这和一只刚刚下过一颗蛋的母鸡非常的神似长孙冲的老婆李丽质一脸的黯然走在最后,同样黯然的还有很多公主,包括可怜的兰陵,她也没孩子。

    “刚才那些乡老离开的时候你们为何不知道去送送?陛下没有告知,你们就没有一点作为晚辈的自觉吗?房卿,杜卿那样的老人都去了,就你们没动静,礼仪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长孙一来就开骂,这个不好计较,至少云烨是这么想的,和一个入戏太深的女人实在是没办法说道理,这里是皇宫,一言一行皆有法度,不是邻居过来串门,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再见她脸色酡红,就知道喝了不少酒。

    “遗爱,你看看小房儿,他刚才在吐泡泡。”高阳娇声的呼唤她的丈夫,她这是准备把显摆进行到底,丝毫不顾长乐她们越发难堪的面孔。

    房遗显对自己的孩儿疼爱到了骨子里,尴尬的朝别的兄弟拱拱手,就赶紧过去掀开襁褓看自己的儿子是如何的跟老鳖一样的吐泡泡。

    长孙看了一眼高阳,却没有训斥,这是赤裸裸的偏心啊,云烨不在乎,自己有三个胖儿子自然高枕无忧,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看看长孙冲他们的黑脸也不错。

    长孙过来根本就不是来安抚这些女婿的,而是过来责问为何自己的外孙如此之少的,子孙传承在大唐向来都是大事,也是评判夫妇是否和谐的一个重要标志,长孙母仪天下其中最重要的一项职责就是调和阴阳,子孙繁衍正是她的该管的,所以,那些没有子嗣的女婿只能低垂下头听长孙训斥。

    在皇宫里挨了一整天的骂,女婿们就差写保证书保证明年一定生出娃来长孙才放过这些可怜的人,出宫的时候云烨看着长孙冲和李丽质黯然的面庞不由得出言道:“别人黯淡一下也就是了,你俩黯淡什么。”

    这话一出,李丽质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她原本是最受宠的一个女儿,不管是心性还是容貌,都是上上之选,如今在子嗣一事上却受尽了磨难,汤药喝了不少丝毫不见动静。

    长孙冲有些烦躁地说:“老天爷不给,我们有什么办法。”

    “神啊,你们是姑表亲啊,亲亲的姑表亲啊,长孙伯伯和皇后娘娘一母同胞,丽质又是皇后娘娘的嫡女,这种情形之下你们要什么孩子啊,寒辙你知道吧?你们的血脉再近一步就成他了,还敢提什么孩子,这样最好,闲着没事去书院看看书,先理清宗族血脉之后再论其他。”云烨在摇头,皇家嫁闺女首先考虑的是下嫁的对象是不是值得拉拢,然后考虑的是血脉同化问题,至于他们是不是合适,根本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外甥女嫁舅舅的都有。

    皇家乱糟糟的关系理不清楚,想要理清楚需要书院专门成立一个宗族学,云烨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二月过后,自己就要远赴北庭,皇家喜欢生傻子跟自己没有一点关系,有这功夫,不如教自己的儿子画乌龟才是正事,这是家传的本事,可不敢丢掉了。

    “儿子,你看啊,这乌龟你一定要画的生动,才能显得憨态可掬,画成鹰勾嘴就不合适了,虽然这样的乌龟也有,可是看起来阴森森的就失去了吉祥图的本意。”云烨站在云寿的身后,见儿子心不在焉的就出言提醒。

    “爹爹,您这次出去能不能把孩儿也带去?”云寿放下手里的笔小声的问父亲,自从爹爹回来,他才感受到了一丝轻松,只要跟在爹爹身边,李烟容就不敢过来,小武也会恢复成了那个温婉可人的好闺女,母亲也不再唠叨自己,总之好处多多。

    “如果爹爹去的不是北庭,带上你也无妨,男孩子早点去见见世面也不是坏事,可是爹爹要去北庭,那个地方对你来说太过严酷,你只有长到十五岁以后才能去那里见识一下大地的辽阔和雄浑,青天白云下只有你自己,那是一个非常奇妙-的感受。”

    “一言为定!”云寿居然伸出手掌要和父亲击掌盟誓,云烨笑着伸出手按照云寿的要求连击了三下,这孩子知道自己现在出不去,故意对父亲耍心眼呢。

    家里还是和以往一样的温暖,其余的四个孩子都已经到了进学的年龄了,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先生,就在家里接受辛月的教育,老丈人年前就回了蜀中,这一次回家云家动用了官驿,这样一路的风光回家,蜀中的底层官吏就不可能不知道辛家的地位。小舅子辛然不愿意回蜀中,想在云家找份差事干,如果不是自己的亲弟弟,辛月就能做主,如今只能等家主回来再安排,这是规矩。

    “云家那么多的管事,随便找一个精明强干的让他跟着学两年再安排也不晚,现在他的性子还不安定,给的权利过大,是害了他,咱家不同于岳丈那里,这个家不但属于我们,也属于那些家臣和家将门,容不得捅娄子,万一干砸了,就算是我们不追究,那些家臣也会出面问罪,咱们到时候连给他开脱的机会都没有。”

    辛月点点头,在执行规矩方面,她执行的远比云烨坚决,她甚至想制定出一部家规出来,草稿都写好了,拿给云烨看的时候,被他揉吧揉吧塞炉子里点了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