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三节活死人?

第四十三节活死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何新事物出现的时候都是稚嫩的,拙劣的只有在现实!这渫ˇ河里不断地翻滚磨练才能去掉外面的石层露出里面的璞玉。

    云烨和小武看到了这些小小的萌芽,决定不去打扰他,就站在一边看,他能长成参天大树也好,还是狂风暴雨无情的摧残也罢,都不打算插手,大唐的社会现实孕育的果实,才真正是属于他自己的,拔苗助长只会害了他。

    远行在即,云烨留在家里那都没去,甚至对书院都没有太多的过问,这些天他将所有的时间都留给了家人。

    下了一场小雪,外面极度的寒冷,云烨披着长衫坐在椅子上看书,腿上搭着一条毛毯,辛月穿着一件洒花的长裙,梳着高高的发髻,窝在一张软榻上编花子,裙子很漂亮,高高的束胸将她丰满的乳房托的更高,衣领敞开着,云烨不时地偷瞄一眼,衣领里的风光很美。

    辛月知道丈夫在偷看自己,故意将胸部托一下,这是她最得意的范畴,一个女人眼看三十岁了还能让丈夫迷恋,这是她的骄傲。

    别人家的夫人一过二十岁就已经算作人老珠黄,已经不再用容貌吸引丈夫,改用其它的手段,有些妇人甚至无穷尽的往丈夫房里塞自家的姐妹,就是为了固宠。

    今天就有一个勋贵的请帖,是不知道要娶多少房妾侍的,夫君不情愿去,打发管家包了一份厚礼送了过去,他看不惯这些。

    辛月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再生两个孩子,多子才能多福,可是自己这个不争气的肚子,生了俩儿子之后就再也没了动静。

    那日暮嘻嘻哈哈的冲了进来,不但带进来了寒气,她的手上甚至还捧着一大捧雪,屋子里的暧昧之气立刻荡然无存,辛月叹了一口气这就是自己的命,摊上这么一个比自己这个大妇还要硬气的妾侍,实在是没办法,笤帚疙瘩鸡毛掸子抽了她无数回,怎么就不知道收敛一点啊,打的时候叫两嗓子,打完之后依然不改。

    “把雪扔出去,把门关紧,喜欢待老爷跟前了就拿绣活过来做,顺便把铃铛也喊过来她已经看过好几遍了,老爷开春就要出征,这一去怕不是一两年能回来的。”

    本来笑的没心没肺的那日暮顿时就没了好心情答应一声就乖乖地把雪扔到了外面,关好门就去找铃铛,还有她那双绣了一年都没有绣完的五毒褂子,这是她为自己的儿子准备的,她坚信自己还能再有一个儿子。

    “她正高兴着呢,说道她做什么,一屋子人苦着个脸算怎么回事,这样的屋子你喜欢待,我还不情愿呢你们待着我去散散步,今年这雪千万不敢像去年那样下了。”

    辛月都没来得及嘱咐他穿上大氅子,就见夫君推开门走了出去不过他很快又尊,进来,搓着手对辛月说:“想吃狗肉了上一会在熙童那里吃过一回,那味道怎么都忘不掉,咱们也吃狗肉吧,正和景。”

    狗肉在大唐非常的普遍,属于可以宰杀的家畜中的一种,大门外面的狗肉铺子里就有这东西,云烨一般想不起来吃刚才出门忽然想起了熙童也顺便想起了他做的狗肉,顿时来了兴致很想重温一次旧日的情景。

    五个孩子再加上三老婆都围在炉子边上,举着筷子等着狗肉煮熟,云家人吃东西不挑捡,只要是家主说好吃的,绝对不会差到那里去,放眼整个大唐,在吃这一途上没人能比自己的家主更精通了。

    躲在卧室里吃狗肉的勋贵也就云烨一家子,小碗里全是蒜泥,吃狗肉只需要蒜泥和青盐,烧酒只有云烨一个人喝自然可以不计。

    等狗肉煮熟的功夫,在云欢的撺掇下,云烨开始讲故事,最小的云香坐在父亲的怀里揽着父亲听那只大蛇和老和尚斗法的故事。

    “人妖殊途,如果不是老和尚出手,那个书生死定了。”听着儿子云寿铿锵的语句,云烨无论如何没有想到儿子不但不同情白娘子,反而认为法海这样做算是替天行道,至于别的孩子只是觉得大白蛇掀起了巨浪想要淹掉金山寺,实在是太厉害了。

    难道说阶级不同人的看法就有了异?云烨不想告诉儿子关于意识上的差别,只是呵呵一笑指着铁锅里的狗肉说:“熟了,可以吃了。”

    小雪纷纷扬扬的又开始下了起来,这俩年的气候很不对劲,去年是大雪,今年是奇寒,自从来到大唐以后,云烨还是第一次发现冬天会寒冷到如此的地步,花园里的池塘被冻的硬邦邦的,几只从鸡圈里跳出来的大公鸡一只脚独着,把另一只脚缩进肚子底下的羽绒里面取暖,不断地回交换也不肯回到鸡窝里去。

    这些鸡是天魔姬养在花园里的,她好像有怪癖,只喜欢养公鸡,不喜欢养母鸡,还不多养,就养了六只鸡,这些鸡已经养了四年了,各个长得比鹅还要大,鸡圈在她的小院子里,不高的院墙根本就关不住这些长翅膀的家伙,两只翅膀一呼扇,就能从院子里跑出来。

    云家不出产别的,就出产怪人,天魔姬对自己的这些鸡非常的爱护,谁要是敢动一下立刻就会翻脸,云烨一直都很想知道她干嘛要养这些鸡,跟天魔姬提起来,人家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回答,只是看公鸡的眼神显得更加的温柔。

    直到袁天罡到云家拜访的时候惊讶地指着花园里到处乱跑的公鸡惊讶地说了一句“六爻鸡”,这才知道这六只鸡是专门用来镇邪压惊的,据说还有吞噬噩梦的效果,看样子天魔姬一定经常做噩梦。

    正常女人的小院子都是干净整洁的,只有她的院子里种满了爬山虎,显得鬼气森森,一年给她换八十个丫鬟都不够被她吓跑的,最后辛月干脆按照她的要求给她找了一个不识字的聋婆婆照顾她起居,这才算是安静了下来。

    “侯爷此次去北庭就把老婆子带上吧。”云烨回过头就看见一身黑衣的天魔姬蒙着面纱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不妥,北庭的气候不是你的身体能适应的,你早年身体受过重创,不适宜万里奔波,好好的在家里颐养天年,喜欢了就带着小丫她们跳跳舞,不喜欢了就养养鸡,这样不是挺好么,去北庭做什么?”云烨非常的奇怪,她去北庭做什么。

    “朝拜!我要去昆仑山朝拜王母,听说侯爷您去过,还听您说有一个昭武九姓的人也去过,所以妾身也想去朝拜一下,了解一下心中未了的愿望。“

    “不要听他们胡说,昆仑山的天池等你看见了就知道它是一个多么大的笑话了,只有一个大水洼,现在一定结了冰,没有西王母,也没有神仙,有的只是冰雪和乱石,据夜陀所说,那座山里还有怪物,我当年去倒是没遇见。你去了也是白去,听我的,好好休养,你的脸这些年已经被孙先生治的差不多了,只要去掉面纱,就能好好的过日子了。”

    “心愿未了,妾身死不甘心,求侯爷成全。”天魔姬说着就跪在雪地里恳求,态度非常的坚决,云烨觉得如果自己不带她去的话,说不定他会自己偷偷的去。

    “如果你坚持,那就一起去吧,真不明白,好好地家里不待非要去吃苦看一个水洼子,带时候后悔了不要埋怨我。”云烨无奈的答应了。

    天魔姬语带笑意地说:“侯爷是一个好心人,妾身知晓您一定不会拒绝魔姬的这点要求,在家里住的这些年,是魔姬一生中最平静的日子,如果不是心愿未了,魔姬能在家里终老,这是福分,可惜啊,此去昆仑魔姬很有可能回不来了,这个家只能成为我心头最美的一段记忆了。”

    天魔姬说这些话的时候,从她的院子里又扑棱棱的飞出来两只鸡,六只鸡都在围着她踱步,仿佛在守护她一般。

    旺财忽然从哒哒哒的从月亮门走了进来,似乎很是惊恐,见到了云烨立刻就跑了过来,拿大头使劲的蹭云烨的胸口,仿佛受了很大的委屈一般。

    天魔姬走过来想要摸一下旺财,被旺财闪了过去,把脑袋藏在云烨的背后不露面。

    天魔姬叹了一口气说:“果然是灵兽,妾身的死气让它察觉到了。”

    “胡说什么呢。”云烨呵斥了一声,抓过天魔姬的手腕摸了一下脉搏,云烨还是第一次接触她的身体,她的皮肤非常的润滑,也非常的冰冷,这和她穿的太少有关,脉搏跳的也很缓慢,这是失温前的征兆,这个女人要干什么?莫非想要把自己冻死不成?

    “咱家里最不缺的就是医术上的高人,你这是被冻傻了,开始胡言乱语,这就回去,包上被子睡一觉就会没事。”

    天魔姬躬身一礼之后就钻了自己的小院子,那几只鸡好好地大门不走偏偏飞了进去。

    云烨正在思想天魔姬刚才的所说的话,无舌咳嗽一声从亭子后面转了出来,指着天魔姬的小院子对云烨说:“她没有说谎,她的生机已经断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