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五十八节马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a果你不断地往地下挖,到底会挖出什么东西来?!

    答案非常的明显,只会挖出水来,一道比水缸还要粗的水柱冲天而起,刘进宝就被挂在水柱的最上端,惨叫着却逃脱不了。

    其余的几人散落在大坑的周围,惨呼不已,无舌窜到一匹马背上,甩出一条绳子,缠住刘进宝随手就甩了出去,刘进宝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子,头脸上全是鲜血。

    “快走,地陷了。“云烨把那日暮扔到马背上,在马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那匹马就窜了出去,这样的情形云烨见过,当初在十万大山里就见过大地塌陷,没想到这里也会发生。

    所有人玩命的骑着马往远处狂奔,不但他们在逃命,荒原上的野兽也在逃命,马群在马王的呼啸声下,开始忘命的向山里奔跑,只有一匹马往反方向跑。

    云烨打了一声呼哨,旺财就斜斜的穿过荆棘林跟着云烨往山口的方向奔跑,一口气跑到了山口,这才勒住缰绳,回头望去,不由得大吃一惊。

    一道明晃晃的水珠冲天而起,在阳光下显得非常的诡异,不到一柱香的时间,水柱下面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黑洞,之所以说它是一个小小的黑洞,是因为旁边的土地还在继续崩塌,不管坍塌多少泥土下去,依然填不满这口黑洞,黑黑的洞口最中间就是那道水柱。

    “侯爷,那个洞还会吞没掉多少土地?不会停不下来吧?“满脸都是鲜血的刘进宝心惊胆战的问自家侯爷,不就是挖一个大坑么,怎么就弄得天塌地陷的。

    想到这里看云烨的眼神就更加的敬畏。

    “当然会停,估计那里有一个巨大的裂隙,被我们释放了它最后的动能,所以就出现了塌陷。等到空洞被填满了,塌陷也就会结束,侯爷我在南诏就遇到过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这里会出现一个湖泊,挺不错的。“

    袁守城盯着云烨看了很久才说:“老夫做梦都想去昆仑,拜谒西王母但是老夫绝对不和你一起登山,和你在一起,老夫出事的可能会大大的增加,这么说吧,你是那种天生幸运的人,和你在一起打雷也只会劈我不劈你,亏大了。

    现在明白老夫所说的死地是什么了吧?小子你对老夫的话总是有抵触,虽然不知道你为何会这样,你师父就算是半仙之体那又如何,总不见得他就什么都会,老夫和你恩师想比只是萤火之光,你难道因为这点萤火之光就否定她不是火焰?

    现在地陷了,光天化日之下地陷了,小子,这是上天在警示你,不要去打探超越你能力以外的事情,切记切记。

    别人都听的一脸的惊恐,只有无舌一言不发,陪着云烨坐在石头上看着眼前的黑洞越来越大这是难得的奇景,一辈子也见不到一次。

    云烨非常的可惜,没有火山喷发出来如果有火山爆发这才真正称得上是人间奇景。晚上就露宿在山口,云烨在大地的轰鸣声里睡的极为舒坦,这样的结果很好,确实很好,有的时候,没结果,也是一种可以接受的答案。

    天色微明的时候云烨睁开眼睛,发现其他人都在山口坐了一夜

    大地塌陷的轰鸣声消失了,只有那一道白亮亮的水柱依然喷涌不休。

    无舌看着眼前的大坑对云烨说:“万事总有答案,你能解释天塌地陷,这个东西你作何解释啊,老夫一夜未眠,所思所虑者就是白玉京,这是刘进宝从坑里挖出来的,你还要说白玉京与你毫无关系么?”

    云烨很诧异无舌这么讲,但是看到无舌手里的一面玉牌,眉头就皱了起来,那半瓶子二锅头是自己的,这个东西不可能是自己的,前世从来就没有接触这种珍贵文物的机会。

    饕餮纹,这是什么道理?其余的三枚玉牌就在大军中,拿回去再看看,到底有什么秘密,对这个秘密云烨丝毫的不关心。

    太阳出来了,大坑也彻底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下,看不见大坑的底部,泉眼附近却有一座小山,大地塌陷似乎对泉眼没有任何的影响,以前的山谷消失不见了,袁守城再一次掏出罗盘查看这里的地气风水,苦笑着对云烨说:“现在变得风水绝佳了,尤其是中间的那口喷泉,更是了不得,小子,你打不打算在这里埋你家老夫人,如果不打算埋,我准备死了以后埋在这里,好保佑我的徒子徒孙衣食不绝。”

    “让给你了,我奶奶故世以后要埋在祖坟,和家人团聚,才不要孤零零的埋在这里,你喜欢的话就归你了,不过了,外面的马群不能动,谁要动马群别怪我翻脸。

    袁守城彻底的暴怒了,揪着云烨的衣领子大怒道:“小王八羔子,这里的风水左青龙右白虎,后又彩凤,前有明堂,有深不见底的聚财水潭直通龙脉,又有一柱擎天可通达天际聚敛天下生气。

    如此好的地方你偏偏要找千军万马来征伐我是不是?你还有脸说不懂堪舆之术,你这个小王八蛋才是最阴险的,这里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那群野马,你不让别人动野马群,说白了就是不愿意让老夫在这里安息。“

    无舌笑道:“如果真的有用,老夫死了之后就埋在这里好了,老夫乃是武人,最喜征伐,这样多好啊,死了以后也不会寂寞。”

    袁守城鄙夷的看了无舌一眼说:“你都快成僵尸了,又是阴人,死了以后不快快的找一个向阳坡埋上好好地聚敛一点阳气,难道下辈子你还想做宦官不成?”

    无舌脸上的痛苦之色稍一显露就消失的无踪,对于袁守城他还不敢唇舌相讥。他不敢,云烨却不在乎,指着那座红山对无舌说:“那里有一座巨大的铜矿,等到老袁把自己埋进土里面,咱们就去开采铜矿,相对帝国的命运来说,老袁子弟们的衣食算不得一回事。”

    无舌哑然一笑,并不做声,缓步坐回石头上,接受那日暮和小苗两个人殷情的捶肩膀,捶腿,闭上眼睛再也不看袁守城。

    袁守城刚才气急之下失言了,但是这座极好的墓穴却不能丢·缓了缓气对云烨说:“我给你的马群重新找一片最好的草原,把它们迁走,只要你不去开采这里的铜矿,怎么说都好。”

    “别想了,这片地方是旺财家的,就算是出了好墓地也该是旺财的,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好墓地多得是,我们不是要去西昆仑吗?到时候把你埋在神仙家的花园里岂不是更好,至于和一匹马争。”

    云烨说着话,就把旺财的长脸拉过来对袁守城说:“这里是它的家,生生死死都该在这里,你就不要想了,告诉你,抢东西没人能抢得过我云烨。”

    袁守城看看傻乎乎的舔着云烨手背的旺财,长叹一声就不再言语,最后看了一眼这座极佳的明堂,抽了胯下马一鞭子,率先准备回营地了。

    泉水变成了喷泉,山谷变成了大坑,这就是云烨给这座山谷带来的变化,拿着玉佩对着太阳看,什么都没有,或许是角度不太对,把玩了两下就继续催马前行。

    旺财站到山坡顶上叫了一嗓子,看了天边的马群一眼,就快跑了两步追到云烨身后,开始从马包里找吃的,对它来说发情期过来,生活也就回归了原来的轨道。

    五蠡司马将云烨在山谷的一举一动都写成了奏折,派遣了心腹星夜送往长安,他对山谷的变化的描写极为精彩:“初三日,云侯掘水泉,须臾,水龙升高十丈,地陷千尺,有幽魂敲鼓,又有神人显圣,及日出,安定矣。

    袁师曰,此乃绝世明堂,欲归葬于此,云侯曰,此乃马冢而已……

    李二手捧密信翻看了三遍,又找出兰州地方的奏报,上面说金城县有轻微之地龙翻身百姓稍惊,旋即安定。

    “马冢?倒也洒脱,这样也好,白玉京到底是镜中花,水中月,如今全然毁弃,也没有什么可惜的,只可惜好好地一座明堂,变成了马冢。”

    云烨将四面玉牌按照阳光的角度摆好,想看看有什么惊人的变化,大坑底下挖出来一面玉牌?谁放的?“阳光照在玉牌上,前面三面玉牌都显出了影子,只有第一枚玉牌什么变化都没有,真是怪哉,无舌不死心的把玉牌再一次调整了角度,还是什么都没有出现,云烨把玉牌全部丢给无舌道:”你慢慢研究,找出什么不同的地方告诉我就行,大军就要进入沙州,事务繁杂,我没时间捣鼓这些东西。“

    他拍拍手扬长而去,独留下无舌颤抖着手把玉牌拿绸布包起来,小心的塞进怀里,然后对小苗说:“敢靠近为师营帐者,杀无赦!“

    蒋山南望近西坊,亭馆依然锁院墙。天子未尝过细柳,将军寻已戍敦煌。倾怪石山无色,零落圆荷水不香。为将为儒皆寂寞,门前愁杀云中郎。

    云烨嘴里吟着诗,瞅着不远处的关墙,觉得敦煌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