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六节凶猛的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茧娘从店铺里跑了出来,死命的拖着曲卓,她很想让曲及孩子们都躲到洞里去,要死也该是自己先死。

    “躲不过去了,茧娘,躲不过去了,来的人太多,这座城必定是要被毁掉的,我们是唐人,不能像老鼠一样被人烧死在洞里。”

    曲卓拍拍茧娘的脸蛋,让她回去陪孩子,自己一个人提着刀子向城门走去,他没有招呼这些跪在地上的人,这些人都是死人,早就没有了什么血性,他们也不配和自己并肩作战。

    一匹披着重甲的高大战马出现在城门口,骑士头上的羽缨几乎要碰到城门顶,黑甲,黑披风,手里握着一把丈二的长刀,背后背着五只投枪,上好弦的强弩就挂在身后,一柄连枷插在腰肋处,硕大的锤头轻轻摇摆,狰狞的面甲放了下来,只能从小小的防箭栅栏处看到一双阴森的眼睛。

    出来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曲卓想要大叫,嗓子里却哽咽的厉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茧娘尖叫伸开双臂挡在丈夫的身前,她不想让那些猛兽一样的骑士靠近自己的丈夫。

    为首的骑士没有理会曲卓,只是从腰里抽出连枷丢在曲卓的脚下,而后便马不停蹄的穿过街道,向后城门跑了过去。

    曲卓脚下的兵刃在不断地增加,当一把横刀插在他的面前的时候,曲卓拍拍抱着自己的茧娘,让她进屋子去,在茧娘迷茫的目光中,曲卓开始往自己的身上装备武器,巴掌宽的牛皮带束在腰上,将连枷艰难的提起了来插了进去,又把弓箭背在背上,手叉子插进了靴子,横刀跨在腰间没有发现战马,他走到把脑袋插在沙子里的城主面前,冷冷的说了一句:“马,我要马三匹!”

    城主抬起沾满沙子的脸,飞快的站起来,从墙后面牵过来三匹马,跪在地上拿自己的身子当上马石,身上的装备太重,曲卓上了三次战马都没有成功,城主喊过来四个壮汉这才把曲卓架上了战马。

    从大街上穿过的骑兵洪流,似乎没有看到这些人,只是沉默的快速通过城池。

    “我的妻儿要是出现任何损伤你们会被战马踏成肉泥。”曲卓在马上坐稳了,回头对城主吩咐了一句,冲着茧娘笑了笑,就催马随着骑兵洪流向后门奔去。

    茧娘看到了那面很大的旗子,旗子上写着一个非常大的唐字,这个字丈夫教过自己,所以她也知道是什么意思。隐约听到孩子们的哭声,这才匆匆的回到库房,推开柜子带着两个孩子站在路边看着大军前进。

    无数匹战马身后拖着轻便的弩车飞快的从街面上穿过,城主没有看到这只队伍的尾巴在那里,偷偷的瞄了一眼就继续把脑袋插在沙子里等候自己的判决。

    这就是大军啊,茧娘抹掉眼泪,这一刻如同做梦一般她见过南诏人的军队,见过西域人的军队,也见识过吐蕃人的军队,没有一支军队能够和这支大军相媲美。

    孩子们稚嫩的唐音,惹得大军队伍中的将士笑着不断地把吃食抛了过来,不一会就堆得如同一座小山,城主福至心灵从地上爬起来,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四五个女人让她们伺候茧娘,自己端着大筐子,把那些吃食统统装在里面,学着唐人的礼节站在茧娘的身后扮管家的角色。

    “曲卓呢?”一位年轻的将军在茧娘的身边停了下来,逗逗两个孩子,温言问道。

    “我夫君骑着马去杀那些吐蕃强盗去了。“茧娘磕磕巴巴的回答。

    “他能杀什么吐蕃人,我要他收集的东西在哪?交给他们。“云烨说完这句话就给两个孩子手里放了一把奶糖,又骑上马走了。

    迪那山口并不大,却是商贾进出沙漠的要道,如今这里猬集着大群的强盗,他们乱糟糟的东一堆,西一堆的吃饭,吐蕃从来就不是统一的国家,所有的吐蕃人都属于自己的部族而不是属于些逻,他们崇尚独来独往的雄鹰,只有在抢劫的时候才会拧成一股绳,回到了吐蕃就会分散回到自己的部族里去。

    吐蕃人最喜欢打劫的对象就是唐人,只有打劫唐人才能得到最好的刀剑,最好的长矛,甚至得到最好的甲具,这一次他们就是打算狙击一下唐人的大军,趁着他们远渡沙漠,疲惫不堪的时候一击成功。

    等到唐人渴死在沙漠里,自己再去沙漠里捡拾那些武器也不迟,鄯善城就是他们的觅食的地方,那些西域人在给自己提供了一些食物之后就匆匆离开了,这些不用栓狐狸尾巴就已经是胆小鬼的家伙,算不得战

    云烨的大军轻易!地呈半圆形包围了迪那山口,顺利的让他吃惊,难道这些!吐人连斥候都不派么?为了预防中了吐蕃人的奸计,云烨几乎是步步为营的向前缓缓推进。

    “大帅,吐蕃人打仗就是这个样子,他们只相信自己的武力,冲动的像头牦牛,正因为是这个样子,松赞干布,和禄东赞才能在短时间轻易地征服吐蕃,这些地方的吐蕃野人他们打仗的方式就是一窝蜂的冲上去砍杀,您用不着这么小心。曲卓好不容易喘匀了气,全副武装对他来说,就是一种负担。

    如果是唐军,敢把五千名将士密集的布置在一里方圆的地方,这位主帅绝对逃不掉被皇帝斩首的命令,如果把五千骑兵放在这么小的位置上,等待这位主帅的唯一可能就是诛灭九族,吐蕃人就无所谓了,凑点钱粮牲畜交给松赞干布,然后就能开心的做自己的大萨蓐,带着勇猛的族人到处抢劫,日子过得非常的开心。

    等到云烨把八牛弩阵势都安排好了,那些吐蕃人还在吃东西,有的在喝酒,不断的有歌声传过来,几个唱歌唱得高兴的家伙,还挥舞着长袍开始跳舞。

    “大帅,咱们摆出来的阵势是守势,现在这群蠢猪还不知道,卑职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的仗,现在怎么办?和吐蕃人耗着?“范洪一挠着脑门有些犯愁,按照大帅的吩咐,弩阵在最前方,后面跟着陌刀手,然后是枪兵,最后才是骑兵,这是标准的守势。地方太小了,弩阵的威力被无穷的放大了,骑兵的能力却被无穷的缩小了。连个从侧面迂回的空间都没有。

    云烨正打算派一小支队伍过去骚扰一下吐蕃人,谁知道一个没事干喜欢站在高处唱歌的吐蕃人,忽然兴奋的喊了一嗓子,他看见山包后面密密麻麻的唐军,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害怕,而是高兴,早就想要一身唐人的的铠甲了,好机会啊。

    一个人动,全部吐蕃人都开始动了,唐人在军阵前挡了一些木头架子,难道这些东西就能阻碍吐蕃勇士的进攻么?

    没有组织,只有平日里抢劫时自然形成的队形,一些见识过唐人武器的吐蕃人犹豫了一下稍微的落在了后面,那些从没有上过正式战场,只参加过抢劫的少年吐蕃人,嗷嗷叫着就冲了过来,他们以为这一次和以前一样,凭借自己的武力就能冲垮这只军阵,在西域他们已经冲跨过无数的军阵了。

    赖传峰张着嘴看着扑过来的吐蕃人问自己的手下:“这些人不知道八牛弩的厉害?还是他们浑身上下刀枪不入?“

    “试试,将军,咱们试试就知道了,卑职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八牛弩杀不死的人。“眼看着吐蕃的马队越过了测距箭,裨将一锤子就将八牛弩的机括激发了。

    这些八牛弩都是经过书院改良后的产物,体积缩小了五倍之多,威力却减少的并不多,很多的木头零件都被换成了钢铁,两只弩臂全都是软钢打成,以前的八牛弩都是靠着带有弹性的弩弦来提供足够的动力,现在不一样了,弩臂也会提供给攻城凿足够的动力。

    眼看着自己就要冲到唐人阵前了,第一个杀过来的吐蕃人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飞翔,而且是在往后飞翔,并且高高的越过了自己的同伴,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的胸口非常的疼,一只粗大的弩矢穿透了自己的身子,他看到一颗心脏正在随着自己一起向后飞,然后就感到无边的黑暗向自己侵袭了过来,最后将自己彻底的湮没。

    “将军,您看,八牛弩能射死他们,刚才一箭只杀了一个,这一次就朝人多的地方放箭,杀不死?八牛弩会杀不死人?“

    裨将絮絮叨叨的再一次激发了八牛弩,这一次,八牛弩绷簧的声音如同霹雳一般在沙漠里响起,一排由攻城凿组成的箭墙就从弩阵这里平推了过去。

    不论吐蕃人如何的坚强,在八牛弩的轰击下,依然如同纸片一样脆弱,每一次射击,攻城凿就会在密集的吐蕃人群中开出一条无人的道路来。

    一轮弩箭发射完毕之后,战场上已是一片哀鸿,如果被八牛弩一次就射死也就罢了,那些被粗大的攻城凿穿过胳膊,大腿的那些吐蕃人的哀嚎声响彻了迪那山口。

    死亡并没有让这些吐蕃人畏惧,他们举着同伴的尸体,再一次勇猛的冲了上来,这样的进攻方式曾经让无数人胆寒,他们幻想着这一次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