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十七节倒霉的袁守城

第十七节倒霉的袁守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范将军,卑职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些天属下在军中详●了解了军中的财务,卑职以为,我们直接付给那些胡人财货是不妥当的,应该把这些事物交给商贾去做。”

    范弘一看了田元义一眼冷冷地说:“军中缺少猛火油,不这样做还能如何?交给商贾,难道我们还要付给商贾利润不成。”

    “将军息怒,卑职要说的是地方上的做法,自然与军中做事的方法不同,您可能忘记了,天下万民都是要缴纳赋税的,商贾何能例外?

    我们直接从胡人手里拿到了猛火油,其事对地方上的财政并没有帮助,就算是要收税,也只能收一次,如果咱们把这些事请交给商贾去做,不但我们一文钱都不用花就能得到大军所需要的猛火油,说不定还能有大笔的进项。

    不光是我们,就是关中的官府也能从中受益,我们这里是猛火油的产地,收夏赋,秋税乃是天经地义,朝廷允许百姓折成实物缴纳,我们自然能够把这些东西折算成猛火油,这样一来,大军所需的猛火油就再也不是问题。

    您一定不知道一桶灯油在长安卖的有多贵吧?这可是很肥的一宗货物,整个西域依靠他吃饭的人非常得多,大家一窝蜂的去炼油,这不妥啊,需要朝廷进行控制,加强一下管理,已经有好几个部族为了争夺油泉打起来了,听说还死了人。

    咱们北庭现在需要的是平安,大将军殚精竭虑的四处剿匪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吧,既然他们自己没办法和平共处,咱们官方就需要出面调解一下,攘平地方治安,这是哪一个官府都需要做的要务,所以啊,我们需要把所有的油泉收归国有,然后再卖给有实力的部族·让那些没有实力的部族替人家干活,这样以来,皆大欢喜。大家都有饭吃,商贾们也能买下油泉·雇佣那些闲散的胡人替自己干活,我们要做的就是收税,卖油泉,准备装油的桶子,其余的与我们无关,商贾,部族·百姓,他们会自动的形成一个平衡,自古以来就是这样·范将军,您看这样行不行?“

    范弘一再次看了一眼田元义说:“难怪大帅会对你青眼有加,却又不愿意和你走的太近,老范我还纳闷,现在知道了,和你这样的人打交道老子会折寿,我们当兵吃粮的确实不该和你们走的太近,事情你去做,需要兵力老子给你派·能早日把大军花出去的钱归到账上,老子就装大头不闻不问。“

    田元义笑的脸上全是皱纹,地方上的这点小龌龊他怎么会不知道·本身就是从吏出身,怎么把官府的权利运用到最大已经研究了数十年了,这些不过是小道而已。

    范弘一刚刚出了他的房间·一大群人就涌了进来,田元义脸上谄媚之色立刻就不见了,咳嗽一声对一屋子的人说道:“庭州有头有脸的既然都在,我们就把事情说清楚,刚才五蠡司马来了,准备要再一次扩大猛火油的产地,军中缺少这东西啊·大将军甚至准备下令从玉门抽调猛火油回来,你们想想看·一旦北庭到处都是猛火油,你们还打算发财?

    一旦大将军把猛火油划归军事物资,谁敢从北庭运一斤猛火油进关?五蠡司马是个什么官大家都清楚吧,一旦决议形成,想要修改那比登天还难。

    是本官在司马面前再三的恳求,并且做了保证,这才让司马打消了扩大炼油的念头,顺便问一句,大军的钱财拿在手里就不感觉到烫手?“

    “范参军,有话您就说,就冲着您今日的仗义,我等万万不敢忘记您的大恩,只要您能帮着我的部族保住那五口油泉,万事好商量。“一个浑身挂满了珠宝玉石的大胡子胡人抢先开了口,其他人也纷纷的应和。

    田元义郑重的点点头说:“军中每月需要三千罐子猛火油,这是死的,没人情好讲,也没道理讲,这些油出了岔子,本官估计会死一地的人,包括本官自己,拜托诸位万万出不得岔子,至于剩下的么,大将军没说,五蠡司马没问,那就是说就由我们自己支配,大家想要过好日子,也就在剩下的这些油里面了出了。

    哈哈,我老田是没胆子去找大将军要油钱,不知你们那位有这样的豪气?“

    田元义看着那些愁眉苦脸的胡人和唐人,又笑着说:“三千罐子猛火油换算成田赋和商税,不知你们是不是还有意见?“

    一个唐人商贾拱手道:“田参军,小人斗胆问一句,在这里的完税单据不知进玉门关的时候有没有效果?“

    “有-仅限于玉门关。“田元义回答的斩钉截铁,那个商贾也是一脸的笑容,他不需要把猛火油运到长安,他只需要运到敦煌就能完成交易,只要能进玉门关,也就是说他的税额就全部完成了。

    “既然如此,那是大好事啊,老夫从这三千罐子猛火油里认五百罐子。“

    有了一个认领的,立刻就有无数的人想要认领,手慢的没有领到,只好缴纳高额的赋税,胡人们在得到自己的财产并不会受到威胁的承诺后,出手还是非常的大方,从云烨这里流出去的钱财,又慢慢的在往回流,范弘一对此非常的满意。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云烨站在窗口吟诗,字句优美,田元义都流露出迷醉的神态,躺在床上的袁守城也停止了呻吟,窗外白雪纷飞,雪花连片,遮住了天地人间。

    “小子,老夫活着回来了,雪蛆老夫也给你带回来一条,虽然被野人所阻,没能见到天池真容,老夫相信,这一趟并没有白走,来年春天你一定要陪着老夫再走一趟。“

    袁守城咳嗽一声,他被雪山上的猴子重重的打了一胳膊到现在依然不见好转,雪蛆云烨亲自看了,夜陀还真的没撒谎,只是并没有一丈多长,这一只比较小,云烨掰开雪蛆的口器,发现里面长了一圈圈的牙齿,被这样的东西咬上一口,绝对会凶多吉少。

    刘金宝嘴里咬着一把匕首,正在将雪蛆刨开,很奇怪,雪蛆的肚子里没有任何的野兽的尸骸,只有一些碧绿的苔藓,难道说这东西是吃草的?

    剥掉外面的红色肉皮,里面的环状肌肉莹白似雪,云烨让刘金宝切下来一块子,喂给了一只狗,观察了好一阵子才确定这东西无毒。

    既然没有毒,那就说明人也能吃,清炒了一盘子云烨尝了一口,立刻就爱上了这东西的味道,有点像脆骨,吃起来非常的有嚼劲,等到一盘子全部吃完之后,才发现,所有人都在用一种敬畏的眼神看着自己。

    脆骨煮熟之后炒红辣椒,再加上一大把花椒爆香,不用吃,那股子浓香的味道就知道乃是绝世的美味。那日暮从来都是夫君吃什么,她就吃什么,从不讲究,吃了一点之后,就开始疯抢,刘金宝也是如此,田元义犹豫着夹了一点,吃了之后,筷子就再也停止过。

    无舌先生浅尝即止,点点头就去了后院忙自己的事情,袁守城和剩下的四个弟子悲哀的看着一群人在那里大快朵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是这条虫子将一个老道活活的绞死了,全身的骨头几乎都断了,解救下来的时候,整个人如同一个肉口袋一样,内脏从嘴里不断的流出来,几乎将血全部都吐出来了。

    五十个胡人,活着回来的只有三个,野人的叫声引发了雪崩,就在大家仓皇逃命的时候,不断的有胡人被那些野人一样的东西抓起来扔到悬崖底下,如果不是云烨给袁守城他们准备了绳子和钩索,说不定就会全军覆没。自己的努力只给云烨带回来一盘子好菜而已。

    “以后这东西不能叫做雪蛆了,我们需要给他起个好听的名字,不如就叫做雪龙,蛆这种东西怎么都不会让人有胃口,开春了,我们也去抓一些回来,送回长安,当作土特产献给陛下,云家每年都要在陛下大寿的时候上贡,太费钱了,送这东西就好,雪龙啊,味道又好,陛下一定会喜欢的。“

    云烨的话匣子一打开,众人就开始胡说八道,一个个志得意满的准备等到春天就去雪山上抓虫子,捉野人,然后去天池看景致。

    “那日暮也去,那里到了四五月份的时候有非常多的蝴蝶,最大的蝴蝶比巴掌还大,色彩斑斓看起来非常的漂亮。“

    云烨笑着在翻检盘子找肉吃的那日暮头上拍拍,笑得非常开心。

    “云侯,你难道就不担心遇到这些怪物?它们真的会吃人。”袁守城觉得云烨实在是太托大了。

    “不会的,老先生,只要我们不在这些虫子发情期上雪山就不会有问题。我刚才看到了这条虫子身上的生殖器官在外露,这东西和蛇差不多,只有在发情的时候才会露出这东西来。哈哈,怪不得会发红,原来是在发情。你们打扰人家传宗接代,不找你拼命找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