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五十六节渊盖苏文之死(2)

第五十六节渊盖苏文之死(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狄仁杰坐在待贤坊的街道中间,街道上空荡荡的,今天但凡不需要出门的就不会出门,颉利家的大门关的紧紧地,高建武家的大门也关的紧紧地,其余人家的大门同样如此。

    没关系,狄仁杰知道在每一扇大门背后都会有一双双警惕的眼睛在看着自己,兵丁在挨家挨户的搜索,不求搜出什么东西来,这些人降俘也不担心自家会被搜出什么东西来,他们只担心家里会多出什么东西出来,这是最简单的栽赃,也是最有效的栽赃。

    渊盖苏文家门打开了,青衣布裙的荣华胳膊上挎着一个小包袱从院门里走了出来,她没有理会狄仁杰,只是简单地在旁边的登记簿上签了名字,然后就上了一辆来接她的马车,期间没有回头,也没有丝毫的留恋。

    狄仁杰看这荣华的马车远去,忽然站了起来推开了渊盖苏文家的大门,院子里非常的荒凉,破败的花园里长满了荒草,只有前厅还算是干净,渊盖苏文正坐在阳光里一个人饮酒,一袭白衣包裹着他枯瘦的身躯,显得很大,看看衣服的式样,这该是他以前的衣衫,那个时候的渊盖苏文定然是一个丰神如玉的翩翩美少年。

    现在不同了,他的头发已经半荣半枯,身体蜷缩在白衣里,显得非常的滑稽。

    “这些酒我就不请你喝了,酒里有马钱子,我喝了会止痛,你喝了会要命。”渊盖苏文抬手喝干杯中酒,朝着狄仁杰笑一下,就继续喝酒吃饭,从刚才那一瞥里,狄仁杰看到了渊盖苏文眼底的红斑,就算是不懂医学的他,也知道这个人命不久矣。

    “当初你师父将我们夫妇关在囚笼里任由我们在里面生儿育女,以前我认为这是奇耻大辱·现在想通之后,我倒是要感谢他,给了我最后的机会。

    现在你又派兵将我困在这座宅子里,是不是也想看我们如何的生活?算了·你是晚辈,老夫还想要点脸,就把荣华打发走了,少年人,陪我坐坐说说闲话吧。”

    狄仁杰摇摇头道:“我需要等一个残酷的凶手出现,就不陪你聊天了。”

    “你这样等着就能将凶手等出来?”盖苏文停下手里的酒杯转头看着狄仁杰。

    “是的,我感觉我是凶手邀请到这里来的·既然是他请的客,总不能不见我这个客人吧。

    ‘何以见得?”盖苏文的兴致好像更加的浓厚。

    “六起凶案啊,死的人数也越来越多·最后这起灭门案死的人最多,凶手作案的手法好像非常的仓促,第一具尸体上他有耐心割二十三刀,到了后面就逐渐在递减,到了第六具尸体的时候已经简化成四刀了,到了最后一具尸体,直接就是咽喉中了一刀,与那三个小偷武侯的死法同出一辙,还以为是凶手不耐烦了·最后经过测算才知道原来是他需要赶时间,一定要赶在某一个时间回来,我无意中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圆圈·惊奇的发现,这六起凶案的发生地,都在一个圆线上·于是我就冒昧的来到了这个圆的圆心,想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整个长安需要在开坊市之后报备身份的只有待贤坊。“

    听完狄仁杰的叙述,盖苏文点点头说:”时间确实是个大麻烦,每一个凶案发生的时间太集中了一些,这是破绽。“

    狄仁杰出于礼貌回答了盖苏文的话,并不表示自己有义务陪他闲谈·朝盖苏文点点头,就要出他家的院子。”其实你不用太麻烦·过了今晚一切就会烟消云散。“盖苏文摊开双腿闭上眼睛晒太阳,就像是一头慵懒的老狗。

    狄仁杰的耳朵前后动了几下,想问问他到底知道些什么,又硬生生的忍住,推开门走了出去。

    狄仁杰走了之后,盖苏文就站了起来,他真的非常忙碌,不断地往一个架了漏斗的竹管里添加火油,他从不在晚上点灯,但是朝廷配制给他的灯油却从不缺少,日积月累就积存了好几大缸。

    坊市的水龙车就停在盖苏文家的后院,因为只有他家比较空旷,盖苏文不需要人服侍,所以他就把所有家将都撵去了荣华那里,荣华每天都会给他送饭,有时候会陪他住一晚上,大部分的时间里一座三进的大宅子只有他自己如同孤魂野鬼一样的活着,所以救火队将装满水的水龙车放在他家,也就顺理成章了。

    每辆水龙车,只能添加一小部分火油,刚好是每个水桶的三成,油比水轻,油漂浮在上面。水龙的出水口在底部,刚开始喷出去的会是水,到后面喷出去的将会是火油。而那个时们已经形成惯性思维,还是会将那些火油用压力杆子推!出去用来救

    盖苏文好不容易灌好了油,就已经喘息的如同老牛,肾脏的部位传来剧痛,他已经三天没有小便了,有谁会知道宽大的衣袍底下会有一个鼓鼓涨涨的肚子?

    回到了前厅,盖苏文哆嗦着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用小勺子挖了三勺马钱子粉,小心的用另外的一张纸刮掉勺子上多余的药粉,最大的剂量就是三勺,不能多,也绝对不能少,干吞马钱子粉或许只有他干的出来,他的身体失去了排水的功能,这个时候每增加一点水分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煎熬。

    口水把药粉送了下去,盖苏文就虔诚的祈祷,只希望自己能挺得过这一遭,他不需要别的,只想祈求上苍能多给他一晚上的时间。

    胃部像是在着火,这是一种非常熟悉的痛感,盖苏文佝偻着身子两只手紧紧地抓着柱子咬着自己的衣衫不允许自己喊出来。马钱子的毒性发作之后,会给他带来三个时辰的麻痹感觉,这个时候他是感受不到任何痛楚的,他需要的就是这三个时辰的时间。

    为了这三个时辰的安宁,他需要忍受足足两个时辰的痛苦作为交换。今天的剂量实在是有些大,胃部已经开始出血了,为了不致于损失药效,他将溢出嘴角的毒血又咽了回去,整个人颤动的就像风中的树叶。

    傍晚的时候,盖苏文缓缓地坐了下来,汗水浸透了衣衫,脚底下也有一滩水渍,这是他唯一能够排水的方式,身体变得松快下来,只是眼睛变得更加的通红。

    不敢耽搁时间,疲惫的身体需要尽快恢复休整,今天的时间太宝贵了,在手指中间夹了一根线香,想想觉得不妥,有多夹了两根,这才倒在软榻上,甜甜的睡去。

    梦里不知年月,盖苏文在躺下的一瞬间就重新回到了自己最甜美的时刻,那时候威严的父亲会站在房檐下背着手督促自己练武,头上的束发布带随着晚风轻轻地飘荡,周边跪坐着无数的家将,家臣。”儿子,这一招叫做八方藏刀式,就是要敌人分不清你要从那里出刀,做到攻其不备出其不意,你在干什么,刀尖就在你屁股下面,我站在这里都能看见,难道你打算从裤裆的部位出刀不成?这一招多用两次,我渊盖家族岂不是要断后?

    看着,八方藏刀式该是这样使的······“

    那时候的荣华真美啊,平壤的金达莱开放的时候漫山遍野都是,穿着红裙的荣华在花丛中奔跑,无论她怎样躲藏,自己都能在第一时间抓住她,她假装要亲吻自己,然后会刁蛮的咬住自己的鼻子,直到自己完全投降才会松嘴,继续刚才的游戏。

    荣华总能咬住自己的鼻子,她不知的是,很多时候都是自己把鼻子凑上去的······

    美梦做到尽头总会出现云烨的那张阴险的脸孔,没有理由,没有道理的拿着金针狠狠地刺进了自己的腰部……

    其实用不着线香,在它即将燃尽的时候,渊盖苏文就睁开了眼睛,直挺挺的从床上立了起来,褪掉自己的衣衫,跳进了一个装满清水的大木桶,将自己一股脑的埋进水里,直到快要淹死了才探出头来大口的喘气,这个时候的感觉就像是新生一般。

    今天擦洗得很仔细,盖苏文厌恶的看着自己的大肚子,就是它害的自己以前的武士衣装再也穿不上,今天是个大日子,怎样也要讲究一下仪表才成。

    当长安烽火台上传来警讯狼烟的时候,他和荣华抱头痛哭,终于等到了一个大变革的时代,那些蠢货在高丽苦苦抵挡大唐精锐兵马的时候干什么去了,非要等到走投无路的时候才知道反抗?

    自己能做的不多,或许什么都做不了,大唐如今依然在借用高建武的名义号令高丽,自己如果斩掉高建武,一定能让高丽变得纷乱起来,只有高丽的局面到了到了不可收拾的时候,自己的儿子逢吉才会有回到高丽的可能。

    二更鼓响,盖苏文穿好了衣衫,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肋间插着两把刀,后背上也绑着两把刀,不断地抽插过战刀,每一柄刀的位置都非常的合适。

    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天上的明月,说了一句话:”今日且看我渊盖苏文为高丽斩除国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