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五十八节驼城起

第五十八节驼城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狄仁杰霍然一惊,仔细看看盖苏文的笑脸,大吼一声:!退!后撤!”亡命的拖着身边准备抓捕盖苏文的张永禄向后退去。

    见到长官在撤退,周围的官兵也跟着后退,只听轰的一声,整个大地变得白亮一片,不知何时六道白亮的水柱变成了六道蜿蜒的火龙,一头扎进了高建武的宅子,原本已经快要熄灭的大火猛地一下腾起一个巨大的火球,火焰从门窗以及顶棚窜了出来,映红了半边天。

    张永禄手脚酸软,刚才如果不是狄仁杰拖他一把,自己这时候已经被喷出来的火焰吞噬了,眼看着盖苏文半靠在柱子上被火焰覆盖,自己竟然无能为力。

    待贤坊的对面就是嘉会坊,一个妇人带着一个七岁的幼童,站在二楼的平台上,浑身上下一片缟素,待到对面的待贤坊大火开始燃烧的时候,两串泪珠顺着妇人的脸颊流了下来,嘴角血迹隐现,妇人捂着嘴不断的抽泣着跪了下来,幼童想要帮姆妈擦干眼泪,却越擦越多。

    “你终于不用再受苦了,你完成了你的陈诺,你说话总是那样的算数,我只希望你在地下不要等我,你是英雄,就该像英雄一样的活着,你以前和云烨说醒握杀人权,醉卧美人膝,才是英雄的活法,你在地下就该这样活,等我到了地下,就让你枕在我的膝盖上,为你梳理额头的乱发…···

    狄仁杰的头疼的厉害,这样的大火绝对不是一时半会能熄灭的,从更多的地方调派了水龙队,在检查过水箱之后才开始救火,如果别的水龙里面再喷出火油,待贤坊就要不成了。

    天亮的时候高建武的家已经被烧成了白地,现在还在燃烧的是盖苏文的家,六辆爆开的水龙车将盖苏文的家也彻底的毁了。

    一把大火最终烧掉了小半个待贤坊才缓缓熄灭,此时已经是两天以后皇帝大怒,下诏惩治官员,狄仁杰作为主事官员,自动承担了所有责任被降职一等以观后效,出人预料的是获罪最深的不是他,而是都水监的黎大隐,被皇帝发配到玉门关戌守边疆。

    带着一身烟尘和满脸的黑灰狄仁杰回到家里,躺在软椅上愣愣的看着天空。

    小武拿着热毛巾帮他擦脸,一边小声的说着安慰的话。”盖苏文原本就是猛虎一样的人,没到停止呼吸的那一刻谁都不能小看他要杀高建武自然就会做完全的准备,更何况他自己本来就不想活了,这样的人才是最恐怖的师父当年在辽水上将他禁锢的好好地,不是也让他逃脱了吗?没必要伤怀。”这一回非常的侥幸,你不知道当时有多危险,我以为大火已经要被扑灭了,所以离火场非常的近,没想到盖苏文早就在水车上做了手脚,开始喷出来的是水,后来喷出来的是火油,整个天地都被六道火龙照亮了如果不是盖苏文提醒,我也会有危险。“”盖苏文提醒你?“小武停了下来,疑惑的看着狄仁杰这种事情不该发生才是,盖苏文做那样的准备就是为了多拉走一些人陪葬才”是做了交换,他让我给他摘一朵牡丹花回来我照做了,然后他就让我快跑!我不是为盖苏文的生死或者为降职一等难过,我只是疑惑在盖苏文的眼中,我的身价只值一朵牡丹花。”

    小武下意识的在狄仁杰的脑门上拍了一巴掌说:“幸好他不恨你,如果是师父,八成就没有这种好运气了,不过啊这朵牡丹花对他一定非常的重要,人到了他的地步什么生死仇怨都应该看得很淡了,他只想不带着遗憾离开,所以那朵牡丹一定有一个故事,他可能希望你把这个故事讲给另外一个人听,别人是傻子,弄不懂,我夫君是聪明人,一定能猜到他的心意。这也是他为什么会挑选你的原因。“

    狄仁杰叹了口气对小武说:”给我换套衣服,我要去嘉会坊一趟,既然我同意了交易,那就要把交易彻底的完成。”

    小武点点头说:“什么英雄好汉,什么将相帝王,男人家只要情长就是好男儿,哪怕是敌人这样做了,也该受所有人尊敬······”

    云烨现在就受到了所有人的尊敬,整座守捉城都在他的咆哮下瑟瑟发抖,城墙上挂满了人头,不远处的驼城正在缓缓地移动,它现在围成了一个圆圈,正在向里收缩,圆圈里有两千多突厥人的骑兵正在左冲右突,等到驼城围拢到强弩射程的极限的时候,就停了下来,在云烨的咆哮声里,万箭齐发,这股突厥人遭受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打击,不到一柱香功夫,就死伤殆尽,连一匹站着的马匹都没有。!

    一个月来,杀不光的突厥人不断地出现在守捉城附近,又开始重复去年的那一套,不杀光这些游骑,云烨就没办法去救援远在龟兹的郭孝恪。

    两千多枚人头垒成了京观,就矗立在守捉城外的荒原上,腐肉发出的臭味勾引的野狼群在远处发出此起彼伏的嚎叫。

    “呵呵,云侯神威老夫今日算是见到了,只是老夫没有想到驼城还能用来打伏击,这样干净利索的战阵,老夫还是头回得见,云侯如此匆匆的清除了这里的后患难道这就要打算去救援郭孝恪?

    老夫只是问问,在这里云侯才是主帅,老夫无意问责,只是想知道咱们这样匆匆的赶去龟兹城就不担心中埋伏?郭孝恪的两万大军身处数十万敌军的包围之中,他已经坚持了快两个月了,那些西域人为何到现在还没有攻下龟兹城?”

    杜如晦坐在云烨的座位边上看着烦躁的云烨发问。

    “他们是要围城打援,整个西域成建制的大军只有我们和郭孝恪,再加上乱石城,乱石城只守不攻他们是没有丝毫办法的。所以只能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他们就不担心撑死?

    我的驼城和我的大军都不是他们所熟悉的大唐军队,如果他们在戈壁上流窜还真的会让我头疼,既然他们抱成团想要和我硬碰硬的打一场阵地战,本帅求之不得,让他们得逞一次又如何。“云烨对自己的军队非常的有信心,自己这些年就没有干别的,就是在打造一支火器部队,论到正面的杀伤能力,自己的军队绝对是天下第一。

    现在又有了驼城这个最佳的防御工事,就算是面对再多的敌人,云烨也想去试试,看看是敌人的身体强悍,还是自己的火药,火油厉害。

    杜如晦眼看着那两千突厥人是如何被轻易消灭掉的,对云烨军队的战力已经有了一个新的评价,既然主帅已经下定了决心,自己只能同意,他是被险恶的局面强行留在西域的,既然回不去,不妨就帮着云烨处理一下各种政务,在这方面,云烨拍马都赶不上杜如晦,更何况他最近也被极度想获得承认的无舌拉到地窖里感受了一回神光,老家伙毫无根据的就开始赞同无舌的见解,现在一天要是不在神光里沐浴一会,就全身不舒服。

    云烨没在高昌留一兵一卒,只要他敢留下,这些人就会成为牺牲品,重新回来的西域人绝对会对他们施行最残酷的刑罚。

    大唐派驻北庭的人员,不管是文官还是吏,都是能骑马抡刀的家伙,人才难得,云烨把这两千余人全部塞到了驼城上,从现在起,北庭的治所就在驼城上。

    杜如晦一夜之间签发了三百余张委任状,都是品级不超过七品的小官,在羁縻州,他和云烨两个人有足够的权利任命官员,俩人不约而同的将最高的品级定在七品,敢分封五品官只有侯君集那样的笨蛋才会做。

    热气球从昨晚就被放上了天空,和长安的热气球不同,驼城上的热气球上拴着一根绳子,一直垂下来连接到了一个最大方格上,还有一根铁线从最顶上连接到云烨的那间木头屋子里。如果有警讯,就会有一个竹管顺着铁线滑到地面上,敌人想要突袭驼城除非是在有沙尘暴的天气里,不过按照驼城的条例,这样的天气是不允许行军的。

    郭孝恪那里不知道怎么样了,倔强的老家伙在发现敌人像他扑来的那一瞬间派出了斥候向四方告警,文书里却一个字都没有提到援兵这回事。

    云烨从他的文书里嗅到了浓浓的死意,两万人守不住吐蕃人,任由吐蕃人长驱直入,这本身就是大罪,如果他的治所不在龟兹而是在于阗他就能和乱石城相呼应,向北防卫吐蕃人,向西防卫突厥人,就算是打不过,被人家突破了,那也是敌人的力量过于强大,自己寡不敌众,将来回到长安,一定不会有人在这件事情说他一个不字。

    现在,既然是策略上的失误,他这个主帅就责无旁贷了。

    云烨可以不在乎郭孝恪的死活,两万将士跟着他踏进鬼门关是何等的无辜。

    驼城踏上了戈壁上,浩浩荡荡,天上的老鹰都远远地躲开,程处默的骑兵不断地在驼城的前后左右奔驰,清剿检查热气球指明的可疑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