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五十九节帝王哀

第五十九节帝王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从日出走到日落,只走出了不到五十里,这是驼城最大妁短处,想要救援郭孝恪,这样走下去,需要整整四十天。

    现在的局面已经很明朗了,西域人和突厥人,吐蕃人目的就是想要摧毁大唐,但是在第一时间里,他们并没有占到便宜,大唐也不是一味的在防守,程咬金的大军已经迅速的挺进到了大非川,一路上攻城拔寨迅如烈火,九曲岭阵斩吐蕃噶伦金珠,一场大火将鄯城(西宁)烧成了白地,在遇到气疫之后才不得不将大军退到山口,与松赞干布对峙于大非川,尽管松赞干布已经再三的向程咬金说明进攻沙洲的乃是吐蕃大族所为,自己对藏北的部落没有多少控制权,并且派了使者进京,想要说明吐蕃的复杂现状。

    皇帝李二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关上了和谈的所有门窗:“吐蕃人可以挑起战争,但是,想要停止战争那需要朕的同意!”

    李靖的大军已经出了玉门关,在独山岭构筑城寨,已经派斥候前往乱石城准备与许敬宗前后夹击吐蕃的先头部队。

    张亮疯狂的在新罗,百济沿海进行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海军陆战队到处,人畜皆灭,一度沿着汉江侵扰汉州城,新罗女王善德不得不将自己的行宫搬到熊津城。即便如此的危急,善德女王也没有撤会正在和张俭大战的军队,她清楚地知道,一旦这一次攻唐失利,等待她的将是如何恐怖的惩罚。

    最难缠的就是室韦人和人,这些浑身穿着兽皮的野人,挥舞着石斧从山林里嗷嗷叫着冲了出来,他们作战悍勇之极,常年和严酷的生存环境打交道磨练出来了一副钢铁一样的身板,契艰难的应对着这些神出鬼没的野人,不得不一次次的重新构筑新的防线。

    李二的心中像是有一团烈火在燃烧,国内的建设只进行了一小半就不得不匆匆的将自己政策的重心从民事转向军事·说起来非常的轻巧,但是大唐到底蒙受了多大的损失只有他自己知道。

    李二只要把户部的折子看一遍,他的怒火就旺盛一分,河道·沟渠,道路,水库,城池,桥梁,甚至运河都已经停止了施工,大笔的钱财从这些地方抽回·流向了军工制造以及各种军需品的购买上,他将内府的钱财抽调了三成依然不能满足军需,自古以来打仗就是在打钱粮·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大唐能同时供应五条战线作战而不必穷搜国内。

    “债券?”李二终于从一大堆令他烦恼的奏章里发现了一个不同的奏章,翻到第一页看看署名,上面写着狄仁杰的名字,他对这个年轻人非常的有好感,所以在处置待贤坊大火的事件上才对这小子网开一面。

    “如今举世攻唐,边疆烽烟四起,国库供应已经日益艰难,我大唐已经到了需要做出变革,臣以为这场战争乃是你死我活之争·必将长久的维持下去,我大唐想要取得最后的胜利,首先就要保证有足够的国用·如今国内的各路建设已经停止,户部已经到了寅吃卯粮的危急时刻,微臣以为·我大唐民间富庶,朝廷只需要发行一些债券,自然能够渡过这几年的……”

    李二从奏折里拿出一张汇票,这张汇票上已经被涂改过了,上面的汇票二字变成了国债二字,汇兑十枚银币的字样换成了三年后汇兑十二枚银币的字样,下面还多了购买人的身份和信息。

    李二不断地翻看着这张所谓的债券·最后放在一边叹口气道:“难道朕已经到了要向臣民借钱才能支持国运的地步了吗?”

    离开桌案,李二再一次遥望着龙首原上的烽火台·南海现在也有战事了,不过不要紧吧?大帝号在哪里呢,有他坐镇南海,大食人为何还要来搅局?难道朕的大唐也妨碍到了你们不成?

    战事不歇,狼烟一日不停,这是典律里的规定,它旨在提醒帝王万万不可忘记自己身处在危难之中。”陛下,杨妃娘娘请您去温室散散心,娘娘移栽的一棵香蕉树,今年居然开花了,这是大喜的征兆,杨妃娘娘特意在温室准备了几样酒菜,请陛下共饮一杯。“

    断鸿从偏殿走了出来,好不容易看到皇帝闲了下来,赶紧上前禀报。”也好,朕这就过去,不过香蕉树开花这不过是平常的事情,谈不到什么祥瑞,很久没过去了,饮一杯酒也好,你去请皇后和阴妃一起过来吧。”

    皇帝走到哪里,断鸿就跟到那里,沿着太液池吹着徐徐的凉风,见到荷叶绿绿的铺满了荷塘,已经有!露出水面,蝴蝶翩翩的在花间飞舞,李二这才发现夏天!已知不觉的到来了。

    不由得止住脚步,对断鸿说:“国事艰难,朕竟然已经错过了如此多的美好事物,袁守城来信说:”自己已经找到了神仙地,见到了雪龙,见到快要成人的精怪,见到了神威如狱,也见到传说中的巨兽,据他说,道门已经准备在北庭修建神宫,供奉西王母,想要在那里修行,期望有一日能够得道成仙。

    呵呵,得道成仙又如何,满地锦绣又如何,朕还不是忙的昏天黑地,不知寒暑,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的精彩,朕却无暇欣赏,断鸿,等过上几年,你也如同无舌一样去逍遥自在吧,这座皇宫困住朕一个人就够了。“

    听到皇帝说的凄惨,断鸿跟着垂泪道:”陛下万万不敢这样想,您还有忠诚的将士在外征战,勤劳的大臣在国内牧守,娘娘们各个贤良淑德,陛下更是纬天一宇,威名远播,奴婢不愿意离开陛下身边,伺候陛下到天荒地老才是奴婢的心愿。“”哈哈哈,也就是说说罢了,朕见到夏花绚烂一时心有所感罢了,走,朕去看看杨妃是怎么把香蕉树养出花来的,云家都没这本事!“

    李二似乎从来都不缺少雄心壮志,虽然一时之间陷入了低迷,转瞬间就变成了雄霸天下的帝王,举世攻唐带给他的烦恼立刻被他远远地抛诸脑后,杨妃确实很久不见,如果今日时间允许,留宿在她那里也不错,她就是闲的无聊才会摆弄花草,女人闲下来就会生闲事,李二觉得再给妫‘一个孩子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主意。

    辛月整理完了家里的账簿,也接见了从西域回来的商队管事,听到西域的格局大变,反而没了当初的慌乱,只是执行家法的时候愈加的严格,既然家中的男主人征战在外,辛月就谢绝了一切访客,带着铃铛忙里忙外的操持家务。

    夏收就要开始了五月底麦子已经泛黄,稻子也低下了禾穗,关中农事不敢耽搁,一旦大雨来袭,一年的辛苦就会毁于一旦,家里在山地上重的玉米现在正是泛青的时候,总是有狗熊和野猪来毁坏庄稼,老兵们已经抓到十几头野猪了,怎么这东西还是不长记性,今天田里的管事来报,又有一垄玉米被野猪拱倒了。

    云寿现在又带着家将去收拾野猪去了,今晚不回了,辛月去老奶奶的房间请过安之后,又去检查了家里所有闺女的闺房,这是她每天都要做的事情,揍了小丫一顿,再把李佑撵走,两个人面孔红红的钻在闺房里一定没有干好事情。

    两个蠢货,三个月的时间都等不及了吗?到时候用大马车拉走爱干什么就干什么,万一有了身孕,李佑三年的辛苦就白挨了。

    被人家用鸡毛掸子撵出来的李佑呵呵笑着接受老钱的祝贺,指着小丫的绣楼说:”别说出去,丢人啊,被嫂夫人撵出来了,跑的慢了些,脊背上挨了两下,我带来的东西你一会等嫂夫人消了气送到小丫房里,刚才见她被打惨了,又不敢阻拦。“

    老钱哈哈笑着说:”王爷的佳期好歹也就剩了三个月,夫人这是害怕你们小儿女情浓出了岔子,时间短,眨眨眼也就过去了,小娘子那里老奴自然会照应。“

    李佑呵呵笑着出了云家的大门心情极为舒畅,有能为自己着想的长辈是好事,李佑才不在乎多挨两棍子,好多时候这种揍都是自己找

    看看日头时间还早,看样子今天在云家是混不到吃食了。只好带着随从打马去了书院,今晚就打算在书院安身了。”李佑,你弟弟在垒假山,一边流泪一边流汗,不知道垒的是汗山还是泪山,说他流泪他居然不承认,非说是汗水流进眼睛蛰出来的眼泪。“希帕蒂亚抱着一摞子书从教室里走出来就看到了东张西望的李”为何?“李佑大为吃惊,狡猾得像狐狸一样的李治也会这么凄惨?”听说他在蛊惑李纲先生买北地出产的羊毛的时候出了岔子,被管事发现了,然后李纲先生就说他是一个坏蛋,要他选择,要么把山羊毛退回去重新拿绵羊毛回来,要嘛就去垒假山,结果,你那个财迷弟弟选择垒假山。

    他那样缺钱你们这些做哥哥的也不知道接济一点,看他吃苦你们不心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