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一节郭平的一天

第一节郭平的一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龟兹城的大火从突厥联军到来的第一天就没有熄灭过。!

    郭平射出了自己手里的最后一支弩箭,然后就冲到了垛堞口,用一把叉子奋力的将敌人的梯子推翻,气都没机会多喘一口,就捡起来盾牌,立在这个缺口上,上面的立刻传来叮当不绝的响声。背靠着盾牌蹲好,从怀里掏出一个饭团子塞嘴里,从早上到下午,自己一口东西没吃,这个饭团子都已经馊了。

    满天都是大石头,这是突厥人的投石车,自从城上八牛弩的弩矢用尽之后这个东西就能靠近城垣了,突厥人的投石车不大,投掷的石头也不大,也就人头大小,可是数量很多,躲是没办法躲了,龟兹的城墙又不是关内的城墙有藏兵洞,这里的城墙就是一道两丈高的土墙。

    能不能被石头砸到那得看运气,石头的运气就不好,连续被两块石头砸到,胸骨已经露出来了,半个脑袋也消失不见了。只有手脚还能无意识的抽动几下。

    叫什么不好非要叫做石头!

    郭平的运气很好,离他最近的一个石头也足足有一丈远,石头雨不下了,城外响起了牛角号,三短一长,这是突厥人撤退的号角,郭平将蜷缩起来的双腿仲直,转过头从盾牌的缝隙里看着突厥人潮水般的退了下去。

    他看看倒在城头的胡人,发现他们穿着白袍子,这就不是突厥人,该是昭武九姓的人才对,刚开始的时候自己还有心思割下脑袋或者耳朵去报军功,随着时间的延长,谁都没有兴趣做这件事了,这时候能喝一口清水,吃完面条就算是最大的享受了。

    城头响起了校尉的呼喝声:“第一队整队,第二队整队,第三队整队·报数嘴巴被打坏说不了话的旁边的帮着报数。”

    郭平竖起耳朵倾听,三个百人队在数到六十一的时候就没了动静,昨天还有一百七十三人,今天战损了整整一百一十二人。

    生死平常事而!郭平很想这样说一句·当初自己进入军伍的时候老兵就是这么说的,当时老兵没有说的慷慨激昂,只是说的非常平淡,就像是在说我已经吃过饭了一样的平淡。

    石头的尸体被辅兵们拖了下去,他身上的甲胄被解了下来,一个辅兵将石头的甲胄穿在自己的身上,顺便拿过石头的横刀和长矛就坐在郭平的身边。

    辅兵从革囊里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生西瓜递给了郭平笑着说:”我在城里征用那些胡人的宅子的时候·从花园里发现了西瓜,就是没到时间白茬子,随便吃一点。“

    郭平知道这是新兵的示好方式·昨天的时候石头还答应回到三原以后,请他去渭河边上偷看女人洗澡,那些女人白花花的身子好看极了。

    西瓜淡而无味瓤子就像是破棉絮,好在瓜皮的水份很足,润润嗓子也不错。

    辅兵又偷偷摸摸的塞给了过郭平整整一个基数的弩箭,他一摸弩箭,发现上面的油脂都没有清理干净,二十四枚一尺六分的短弩一支都不少。”从哪拿来的?这东西不是已经限量供应了吗?“”俺在后勤上当差,是俺姐夫给俺找的差事·现在俺姐夫被将军调到了城北,不知道怎么样了,这些弩箭都是他留给俺的·弩箭俺用不来,还是交给你比较好。“

    郭平点点头,低下头撕下一块麻布开始擦拭这些弩箭上的油脂·他刚刚发过誓了,再也不会问那些新来的士兵的名字,问一个,死一个,不吉利。

    星星出来了,远处的突厥人并没有离开,看着城外星星点点的篝火似乎一直要接到天边·也不知道那里到底有多少敌人,最开始进攻的人是吐谷浑人·这些人很好对付,只要杀掉为首的将领,他们就会溃散。

    接着上来的是薛延陀人,他们的身体都很强壮,光着上身就冲了上来,胸口全是连片的黑毛,这些家伙的脖子很粗,锋利的横刀都不能一刀将他们的头颅卸下来,反而有可能卡住刀锋,自己的队正就是这么死的,那是一个很厉害的老兵,就这么停顿了一下,就被薛延陀士兵的连枷打碎了脑壳,郭平认为,杀这些家伙最好的武器就是投枪,身子粗壮目标大,投枪一尺多长的枪头很容易刺穿他们的身体,就算是他们穿着皮甲也是一样。

    昭武九姓的弯刀很厉害,今天大半的人都是死在弯刀之下的,伤口都在铠甲掩护不了的关节和咽喉上,对付他们最好使用这样的短弩,如果是淬了毒的短箭最好,只是大帅不允许自己的部下用毒,不像北庭的邢些`,他们就能使用毒箭,这种短弩的箭就算是遗失也不打絮胡人又没有这样的东西,弩箭比他们骑弓用的箭要整整的短上一尺,拿到了又如何,难道拿手扔过来?

    今天的粮食供应还是只有米汤,郭平理解将军的苦衷,北庭的援军过来至少需要一个月,甚至更久,大家需要节省粮食,才能撑过这一个多月。

    听说北庭的云帅和郭帅不和,他们一个看一个不顺眼,郭帅认为云帅是一个胆小如鼠的年轻人,云帅说郭帅是一个只知道往前冲的老蛮牛。郭帅一怒之下就把状纸递到了陛下的面前,结果郭帅就脱离了云帅的指挥,安西军从来都是独立存在的,没听说会受谁的指挥,这是校尉在开会的时候说的小话,郭平作为新队正听到过。

    跟着郭帅就没有向着云帅说话的道理,哪怕云帅的爵位比郭帅的爵位高,哪怕郭帅带着大家陷在敌人大军的包围中也没有人埋怨过,大帅这几天也在开始巡视城头了,鼓励大家再坚持一段时间,北庭军就会开过来,到时候大家一起合起伙来将这些胡人杀光。

    说来奇怪,是个人都知道郭帅已经和云帅撕破了脸皮,却没有一个人怀疑过云帅会故意不过来救援,就连军中的厨子都不会这么想,所有人只会掐着指头计算云帅已经走到那里了,毕竟从高昌走到龟兹,足足有一千六百的路,中间还有一片沙漠呢。

    “再熬过三十六天,云帅的大军就会过来,我们就出城杀个痛快!”郭平忽然转过头对旁边打瞌睡的新兵高兴地说了一句。

    早上的时候又是一顿稀粥,不过每人会多两个饭团,要不然一天两顿稀粥好汉也会饿的趴下。郭平迅速的喝完稀粥,吃了一个饭团,将另外一个饭团包好揣进怀里,这是自己的午餐,只要突厥人开始攻城,自己这些人就没有午饭吃了,自己已经在城头上作战七天了,,再坚持三天就会轮换下去,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坚持过这三天。

    辅兵们忙碌了一晚上,破损的缺口已经用铁丝网拦住了,铁丝网后面还堆积了无数削尖的梁柱,一看就知道是从人家房子上拔下来。

    郭平又接到了一个新的命令,就是他需要带着他的百人队重点防守城墙的拐角处,这个地方很糟糕因为拐角的关系,整个队都被支应在最前面,也是最危险的地方,这是要他的一个队当做两个队来使用。

    郭平刚要张嘴说自己只剩下七十一个人了,担负不了这样的重任,但是看到校尉赤红的眼睛,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校尉从自己的箭囊里抽出五支弩箭放在郭平的手里说:”活着给老子抗住!“说完就走了。校尉是世家子,他老子好像是子爵还是男爵来着?郭平分不清楚这两个爵位到底哪个大一些,只知道又一次校尉喝醉了吹牛说大帅见了他爹爹也要拱手喊一声‘亭度”先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该死的西域从太阳出来的那一瞬间就变得炙热起来,城墙底下的尸体经过一夜的发酵已经变得臭气熏天,为了不至于中了尸毒,郭平需要戴上猪嘴,也只有戴上猪嘴,刺鼻的恶臭才会减少一些,有些胡人的尸体的肚皮涨的非常大,将皮甲都生生的撑开了,郭平转过脑袋不想看到那一幕。

    因为那个肚皮快要爆开了,果然砰的一声巨响之后,花花绿绿的内脏就飞扬的到处都是,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有成群的苍蝇轰的一声飞了起来,几乎遮挡住了郭平探查的视线。

    昨日大帅用箭射出文书告知对方可以收敛他们自己人的尸体,这个时候城上不放箭,这是两军交战的常用办法,一旦起了瘟疫,对两军都没有好处,但是突厥人似乎没有反应,他们根本就没有收敛自己人的意思。

    “娘的,等到仗打完,老子恐怕要泡在香水里才能去掉身上的臭味!”

    突厥人推着投石车缓缓地从远处过来了,后面还有大群的士兵在步行,郭平数了数,足足有上万人,比昨天的五千人多了一倍,看样子今天的日子不好过啊。

    “准备寻找遮挡物,身子不可露在外面,垛堞不可靠,一旦投石机开始打击,将身子紧紧地贴在墙根,不能跑,一旦投石结束,就要迅速的站起来作战!听到了没有?”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