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二节倒计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城墙颤抖了起来,这是大队骑兵出动的征兆,骑弓的射糙够远,突厥人只能骑着马靠近城墙绕着圈子借助战马的速度将羽箭远远地抛射入城,他们很有默契,对于这种战术驾轻就熟,战马还在奔驰中羽箭就脱离了弓箭,雨点般的砸向城池。

    “立盾!”校尉大喊起来,郭平迅速的将大盾立了起来,身边的新兵也学着他的样子立起了大盾。但是这个家伙竟然将盾牌竖的直直的,头上没有遮蔽物,这是在找死。

    郭平一脚就踹在新兵的肚子上,这家伙身子一矮,盾牌一下子就倾斜了,密集的箭雨敲打在盾牌上让他一动都不敢动。

    不断的有闷哼声传了过来,总有些倒霉蛋会被箭雨射到盔甲的缝隙处受伤,郭平看着在箭雨里穿行的校尉羡慕极了,他的身上穿着一袭黑色的甲胄,听说是他父亲在辽东执役的时候云帅赏赐的宝甲,不但轻便,还非常的结实,放下面甲,拿一只手护住眼睛就能在箭雨里穿行而毫发无损。

    校尉嘴里不断的喊着话:“撑住盾牌,突厥人没有多少箭,他们都是穷鬼,只要撑过这一波,就轮到我们发威了,奶奶的,和我们大唐比富裕,这是找死。”

    校尉说些什么不重要,但是这个时候有人帮你在漫天的箭雨中扶正偏侧的盾牌这就足够了,郭平趁着箭雨稍稍稀疏的空挡,小心地从盾牌缝隙里朝下看,他突然发现,一个光头大汉骑着一匹大马靠近了城池,手上的弓箭似乎特别的粗大,不好他的目标就是校尉。

    郭平将大盾背在背上,用力的在城墙上蹬了一下扑在校尉的身上,同一时间他好像觉得自己身后的大盾像是被巨锤敲击了一下,嗓子眼一甜·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校尉扶住郭平大吼了一声,手里的强弩闪电般的攒射了出去,这一次他没有任何的保留,弩弓上的三支弩箭全部被他射了出去·顾不上看战果,摇着郭平的脖子问他是不是还活着。刚才郭平的一口血全部喷在了他的肩膀上。”校尉,别摇了,再摇我就要被你摇死了。“郭平结结巴巴的说出一句话。

    校尉愣了一下,接着就抱着郭平在他的盾牌上敲得梆梆响,大盾上赫然插着一支拇指粗的黑羽箭牢牢地钉在盾牌上,用力拔都拔不下来。”狗日的射雕手·老子和他没完!“校尉这才有功夫看城下的那个光头大汉,短短的功夫,那些骑兵已经退下去了·城墙不远的地方倒卧着一匹马,马上却没有人,那个射雕手还是活着被别的骑兵驮走了。”火油准备!攻城队上来了!”郭平冲着自己的部下嘶吼了一嗓子,就抛掉大盾,端起一罐子火油就沿着城墙用力的砸了下去,瓦罐磕在城墙上碎裂开来,火油四处飞溅,同一时间几十个这样的罐子同时磕碎在城墙上面,十几条火把扔了下去·大火立刻就腾空而起,城墙底下传来凄厉的惨叫声,上百个活人在火海里嘶喊挣扎·不一会就悄然无声了。

    城上的空气似乎都在燃烧,郭平很想扯掉猪嘴畅快的喘几口气,一想到外面浓郁的尸臭加上烤肉的气息·就再也没胆子将猪嘴扒下来。

    一个石弹砸在垛堞上,将红土砌成的垛堞砸的粉碎,狗日的投石机又上来了,死死地贴在滚烫的矮墙根,郭平觉得自己快要被烤熟了。

    外面的大火依旧不熄,火油早就该烧完了,现在燃烧的只会是人油·闭上眼睛感受着石弹轰击下的城池,总感觉在下一刻·这片城墙就会坍塌。

    战场上不该闭眼睛的,再危险也不能闭眼睛,郭平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就赶快睁开了眼睛,他发现城门口竟然聚集了好多自家的骑兵,他们身上似乎还绑着火油桶,这要去烧掉突厥人的投石机?早该这么做了!

    这是在投石机做准备的间隙集结的队伍,过一会开始扔石头的时候,会将这支骑兵彻底摧毁的,郭平的担心明显是多余的,城门一打开,这些骑兵就冲了出去,他们的弩箭很多,一出城就有一片箭雨飞了出去,突厥人在城外游弋的骑兵,也迅速的迎了上来,两队骑兵相遇就像两拨相撞的波浪,溅出无数的水花,不过这里溅出来的只会是鲜

    骑兵的速度很快,长枪扎完人之后就会随手抛弃,这时候上场的只会是横刀,横刀几乎用不着挥舞,只要横在手上就能划开突厥人的皮甲,最后再给他们的身体留下一道非常长的伤口。

    大唐的骑兵都有一副非常好的鞍鞯,马镫的长短也非常的合适双腿借力,所以每回骑兵相撞,占便宜的都是大唐骑兵。

    穿透了敌阵之后他们并不恋战,开始追杀操持投石机的突厥人,顺便把火油罐子砸碎在投石机上,点着火之后就快跑,大队的突厥骑兵已经包抄了过来。

    自己的投石机终于发威了,郭平看着从自己头顶飞过去的砖石瓦块,眼泪差点掉下来,有这东西早点用啊,老子的部下都快死光了才拿出来。

    突厥人的投石机在熊熊的燃烧,轮到大唐的投石机发威了,突厥骑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偷袭得手的大唐骑兵钻进城池,自己站立在投石机的射程之外,无奈的射着箭,想要多留下一些人。

    头顶的太阳已经走正了,暴烈的阳光直直的射了下来,没处躲,没处藏,墙下的尸体还在燃烧,这样也好,烧掉之后至少就没有那股子臭味了。

    风从南面吹了过来,郭平卸掉猪嘴,猛猛的吸了两口空气,这才感觉自己的肺在隐隐的作痛,将大盾架在脑袋上好歹能遮点阴凉,刚才数了一下,自己的人手又折损了三个,两个中箭,一个中石头的,中箭的已经被抬下去疗伤了,中了石头的被辅兵抬走了,估计拿去烧了。

    浑身的衣衫都被汗水湿透了,趁着饭团子还能吃,郭平三两口吃掉了,校尉疲惫的钻了进来,坐在郭平的身边说:“娘的,这身盔甲牢靠是牢靠啊,就是不适合在这里穿,你摸摸我身上,都他娘的能烙饼了。”

    郭平掏出水囊从校尉的头顶浇了下去,校尉摇摇脑袋上的水,喘了口气说:“我本来该在岭南水师执役的,算是接替我老子的班,谁知道我从小就怕水,我爹把我扔进水塘里想让我学会游水,结果差点淹死,从那以后他老人家就绝了送我去岭南水师的念头,把我送到沙漠里,说这里没水,说不定能活的长久,我弟弟代替我去了水师,听说现在混得不错,过两年就能当舰长。”

    郭平摇头道:“什么人什么命,我家的老头子比你家的还狠,我已经考上了玉山书院,想做文官,老头子硬是不让我去,非要我来军中,否则,我这会该在玉山书院里逗熊猫玩。”

    校尉一轱辘爬了起来怔怔的看着郭平说:“你老子的脑袋被门夹了?”说完这句话觉得不合适连忙解释道:“我是说你爹是怎么想的,玉山书院是谁都能进去的?怎么就白白放弃了?当大头兵很好玩吗?”

    郭平摇着头说:“他老人家说我们郭家深受皇恩,需要尽心竭力的报答皇恩,他老人家就是从大头兵做起的,作为大头兵的儿子,我也只能当一个大头兵。”

    校尉挠挠头,忽然小声问郭平:“你老子不会就是大帅吧?”

    郭平苦笑一声不言语了,想起自己在家里的绝食抗争,想起母亲哭泣着哀求老爹让自己去玉山书院读书,再想起老爹掷地有声的回答,心里就充满了苦涩之意。

    “我郭家既然已经吃了行伍这碗饭,那就一代代的吃下去,这事没得商量!”

    郭平无意识的拍着自己的盔甲道:“他还不准我去别的大帅麾下,我其实很想去云帅的麾下,听说他正在筹建驼城,一旦建成之后就会天下无敌。真的想去看看,反正都是杀敌,用武器杀死还是用手掐死有什么区别么?为什么我们不拿出自己的长处来杀敌呢?

    咱们军中的火药也有,干嘛非要到最后才拿出来?人都死光了,要武器还有什么用处?云帅的一句话我就非常的赞成,能将敌人消灭在地平线上就算是最好的将军。

    说着话不是因为我怕死,我们郭家就没有怕死的人,我只是受不了我身边的人一个个的战死而我却无能为力。“

    郭平的眼圈红了起来,校尉拍着他的肩膀说:”老一辈的人有他们的想法,咱们改变不来,没关系啊,老头子们总要变老致仕的,天下还是我们的,咱们好好混,混到咱们说了算了一天,老头子就是想说道几句,也没了权利,哈哈哈,那个时候我们就做出一番大事给他们看。

    郭平朝东边瞅了一眼说:”还有三十五天半,我们就能看到驼城到底是怎么个无敌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