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十三节高调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要惊讶,年轻的将军,一支不能自己自足的骑兵怎能被称之为骑兵呢?想想看,他们要在高原上作战,要在沙漠里作战,要在草原上作战,要在广袤的大地上奔驰,速度是他们的最爱,这个时候什么是他们最大的阻碍呢?”

    “补给。”

    说得对,我年轻的将军,高贵的战士像风一样的掠过草原·马蹄下就是俯首可拾的鲜花,不远处就是他们想要征服的敌人,这个时候,肚子却饿了,回头发现背着粮食的人还远在十里之外,怎么办呢?看看他们。“

    田元义指着正在挤马奶的骑兵对陈数和郭平说。

    一个骑兵见平台上有人看自己,就举起刚刚挤出来的马奶朝平台上的三个人晃一下,然后给马奶里添加了一点面粉搅一下,然后就一饮而尽。

    田元义边走边对两个年轻人解释骑兵的自给自足:“他们每人都有两匹母马,知不知道,一匹马一天能挤出三四斤奶,两匹马的奶只要做成简单的乳酪,就能满足他们大部分的需求,更何况马背上还有炒的很干的牛油炒面,这些炒面里还有茶叶的粉末,所以连续吃五个月,虽然让人恶心,但是对他们的身体却没有半点的害处。

    战马给他们提供了食物,水,而战马所需的就是遍地的青草,或许还有一点豆料。“说着话从旁边的一个篮子里摘了两根黄瓜递给了已经傻掉的两个年轻人。

    因为他们看见好多的军士正在给骆驼挤奶,还有一些军士正在把晾晒好的奶干收起来放进一个个大木箱子,大木头格子的边缘挂满了篮子,每个篮子里都郁郁葱葱长满了蔬菜。”就算是吃的能解决,可是武器怎么办?火药这东西用起来很快,守城的时候如果我们一直都有充足的武器,安西军根本就不可能全军覆没。

    “郭平有些愤怒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切,这座驼城过于奢华了,像一个花园多过像一座军城。”我们有武器作坊·火药这东西平时都是按照原料储存的,到了战时,随用随制造,只要我们的原料充足·火药这东西我们从来不缺少。“”为什么安西军没有?“陈数和郭平一下子就吼叫起来。

    田元义摊开手说:”没办法,郭帅是普通的侯爵,他的身份不足以让安西军拥有火药作坊,你们也知道,火药的制造从来都是帝国的最高机密,我不能带你们去看,五蠡司马我们还是不要招惹为好·你们是百战的勇士,大帅看在郭帅的份上才允许我带着你们参观这些机密部分,出去了不要乱说·自己知道就好,免得都水监没事干去找你们的麻烦。”

    “云帅故意让自己身处危局,就是为了将所有的敌人都吸过来,然后一点点的用驼城这盘大磨将他们全部磨成肉泥?”郭平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田元义笑着说:“这座驼城上所有人的吃喝拉散都归老夫管辖,所以这座城池到底有多大的能力老夫知道的清清楚楚,现如今,我们身在野马滩,这里到处都是碎石,却也到处都是青草·碎石对战马来说就是天然的屏障,但是对骆驼来说这样的地面却是最好的坦途。

    军务老夫不懂,那是军务司马的事情·老夫今日的职责就是让你们放心的吃你们的两个鸡蛋和一碗骆驼奶,多喝点,身子才会好起来·才能重新拿起武器杀敌。”

    重新回到自己的木头房子跟前,陈数咬了一口黄瓜对郭平说:“还看不出来啊,人家是故意的,故意把自己塞进狼嘴里,好把西域所有的狼群全部招过来,这样一来就等于把所有的敌人都挡在了这里,好等着关内大军过来将这些狼群全部踩死·西域的战事也就结束了。”

    “我明白,我只是觉得我爹爹他们战死的太冤枉了·明明只要往后退缩,就能在驼城的庇护之下大杀四方,我爹偏偏选择了死守,给其余的大军争取时间,他老人家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坚持没有太大的意义。爹啊,你死的好冤啊。”

    话音未落,他的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记耳光,杜如晦低头看着哭嚎的郭平说:“谁说你爹爹死的没一点意义?谁告诉你你爹是白死的?

    三个月前驼城还只能进行短距离的行走,动不动就会翻倒,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准备好,在这没有战事的三个月里,驼城做了无数次修改才有今日的辉煌,这个驼城与其说是云侯他们构建的,不如说是你爹和两万将士成全了驼城,云侯之所以没有马上离开龟兹,而是把战场选择在这里,就是为了告慰你爹的在天英灵。再敢说这种丧良心的话,小心老夫!活@死你。“!

    杜如晦走了,陈数才敢把嘴角流血的郭平扶起来,俩个人并排坐在平台上,瞅着忙碌的军士,忽然觉得这座驼城和自己变得亲切起来了。

    云烨不慌不忙的和吐蕃人,以及突厥联军对峙,但是朝廷那里已经开了锅了,八百里加急的红翎急使将郭孝恪全军覆没的消息送到长安之后,立刻就传出来云烨的大军也被突厥人和吐蕃人联合困死在野马滩,四十余万大军围困下的四万人,情形甚至比郭孝恪当时的情形还要糟糕。

    天下震动!自李二登基以来从来没有如此高级别的将军战死沙场,更没有成建制的军队被人家全部消灭,郭孝恪的死,第一次让大唐国内的百姓感受到了战事的残酷。

    现在,云烨的大军为了将突厥人和吐蕃人阻挡在玉门关外,再一次身陷重围,这个消息如同阴云一般笼罩在所有人的头上。”驼城到底如何?杜如晦在云烨军中的事情必须封锁,不得泄露出去!“李二焦躁的在万民宫的大殿里走来走去,七月的长安骄阳似火,但是李二自己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炎热,整个心似乎都被西域的战报冻成了冰疙瘩。

    都是那道军令害的,拒强敌于国门之外,这道没有写入任何军令条例的命令,大唐的将军却都在坚决执行着,郭孝恪为了这道命令战死在龟兹城,麾下两万人只有两人得活,云烨为了这道命令自愿陷入重围,张俭为了这道命令,正在经受新罗百济两国的疯狂攻击,锲必为了这道命令死守朝阳岭,两个儿子全部战死都没有后退一步,至于岭南水师,早就穿过海峡,浩浩荡荡的杀向大食海域,准备进行最残酷的报复。

    有这么多思思遵守自己命令的将领,李二一会感到无比的自豪,一会儿又感受到了无比的酸楚之意,对一个将军来说没有选择才是最恐怖的,郭孝恪已经陨落了,云烨那封平铺直叙的奏章铺在龙案上,李二看一次,眼泪就流一次,世间最感人的语言莫过于真实而已。”臣见郭孝恪之时,只余三两块未完全烧化的残尸,其余已经烧化的骨灰,已经被风吹走,惨烈者莫过于张庭月,问侥幸生还的校尉陈数说,张庭月全身着火依然挥舞陌刀酣战不休,战事过后,臣亲自踏上城墙只见张庭月已成焦炭矣,惟口中符印信尚在,臣自他口中取出之时依然留有余温,韩晃身中箭矢无数,军士给他擦抹入馆之时,自他身体里剜出来的箭头足有半斗……“

    长孙轻轻地念着云烨的奏章,念到此处已是泣不成声。”贼人凶悍,攻城之时悍不畏死,龟兹城下尸积如山几与城墙齐平,突厥人弃尸不顾,状若疯狂,如此悍贼,微臣万万不敢任其长驱直入我大唐境内,必誓死将之阻挡于国门之外,如此,臣,虽死而无憾事矣!“

    李二接着长孙继续念了下去,而后掩上奏章,对长孙说:”朕的将军没有贪生怕死的,此乃大唐百姓的幸事,也是朕最大的幸事,举世攻唐,我大唐国内依然歌舞升平,百姓安居乐业,都是这些英勇的将士拿性命拼出来的。

    来人,传朕旨意,着礼部,鸿胪寺,共同制定奠仪,朕三日后要亲自在龙首原遥祭阵亡的战魂,从即刻起,朕将停食三日,以示感同身受。“

    传旨的不只有李二,皇后的谕令也在同一时间下达,准备沐浴净身停食三日与皇帝共同祭奠英灵。

    这一旨,一谕发布之后,紧接着太子的教令也明发天下。”皇帝一家三口准备三天不吃饭,你怎么也不吃饭?“小武拿着一只鸡腿啃了两口之后才问依然在发呆的狄仁杰。”你已经有了身孕,就多吃点,我这几天一点胃口都没有。“狄仁杰把盘子往小武的身前推一下,勉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小武嫣然一笑,放下鸡腿,净了手,轻轻地抚摸一下自己已经有些隆起的肚皮对狄仁杰说:”不管事情如何变幻,有一点绝对不可能有半点的改变。“

    狄仁杰木讷的摇摇头说:”这一回师父那里根本就没有半点花招可以耍,现在能做的就是硬扛过突厥人和吐蕃人的联合攻击,拖延时日等待李帅他们率领大军救援。“

    小武又拿了一根鸡腿放在狄仁杰的饭盘里说:”师父才不会不会自蹈死地,无论这个理由多么充分,师父也不会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