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十七节爆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李元祥憧憬着自己的王国,云烨却不得为突然到来的新情况做艰苦卓绝的抗争。

    当骆驼纷纷哀鸣着跪倒在地,将自己的脑袋掩盖在厚厚的驼毛底下的时候,田元义就向云烨禀报了黑风暴即将来临的消息。

    事实上用不着田元义多说,地平线上一道黑色的土墙横推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这是黑风暴来了。

    黑风暴的风力不大,驼城完全能够预防,恐怖的是浓密的沙尘,在这样的天气条件下能见度极低,这对一心想要防守驼城的云烨大军极为不利。

    禄东赞是行军打仗的行家,焉能轻易的放过这样的天赐良机,彪悍的吐蕃人已经站在壕沟边上,兴奋的做好了冲锋的准备。

    突厥人站在上风口,他们的脸上蒙着黑布,壕沟上面已经迅速的构筑了十几条小桥,只要黑风暴到达,就要发起最迅猛的攻击。

    “对付上风位的突厥人用火药弹,对付下风位的吐蕃人就用火油弹,铁丝网做好准备,这样的天气里让敌人不能靠近驼城才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程处默随时待命,黑风暴不可能持续太长的时间,一旦黑风暴结束,我需要你立刻出击,这一次打击的重点是吐蕃人。

    其他的就没有什么好说的,按照以前演示好的继续做就是了。驼城,到底还是还是迎来了他的第一场残酷的战争。”

    泥石流的破坏力要比洪水的大,同理,裹挟着砂石灰尘的黑风暴却要比同样大小的风狂暴一百倍,从远处的沙漠进入绿洲,也只不过稍稍的变缓了一些,随着时间的推移它还是带着各种怪啸将驼城覆盖的严严实实。

    突厥人的马队也在第一时间冲过了小桥,这一次大不相同,穿着红衣的狼骑对不断爆炸的地面视若无睹,死命的抽着战马想要把速度加速到最大,只有在最短的时间里走最多的路,这样才能减少埋在地里的火药对自己的伤害。

    战马在黑风暴的簇拥下,快的就像是闪电地堡里的军士甚至都来不及做出反应就看到一匹匹的战马从自己的头顶腾跃而过。

    用最快的速度将手里的弩箭射了出去,点着火药之后就沿着事先挖好的沟渠回到了驼城。一边走一边将沟渠里面的火油桶打翻,等到他们进入驼城之后,突厥人的红衣骑兵已经追杀到了驼城的边上。

    看不清人,只能看见一些隐隐绰绰的黑影,再加上顶着风,强如八牛弩在飞出数十丈的时候早就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无数条飞爪勾在了巨盾的上方突厥人想要将巨盾拉开,这样骑兵就能进入驼城里面作战了,在这样的天气里出动战马根本就是在孤注一掷,这场仗打完,战马也就基本上废掉了,由于吸入了过多的灰尘,它们会死的非常痛苦。

    天色顿时就暗了下来,云烨嘴上带着猪嘴,眼睛上戴着眼镜,穿上盔甲之后呢整个人看起来诡异无比,不断地在驼城主城的方格上走来走去直到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后,这才放下心来,那道沟渠里的火油应该能将突厥人进攻的队形分割成两部分吧?

    突施就在大队里指挥着士兵一次又一次的向驼城冲锋,三道铁丝网构成了三道死亡的屏障,战马撞到上面就会被死死地缠住在经过努力挣扎之后全身上下的皮肤就会被倒刺割开······

    突施看到了沟渠里面的火油,想要大声喊叫,刚一张嘴,沙子就灌进了喉咙,只能迅速的闪到一边,橘红色的火苗腾空而起,被大风吹得远远地-了出去三尺宽的沟渠变成了一片火海。

    有了这道红色的背景,驼城上的弩箭就开始变得有的放矢起来百十步的距离大风对八牛弩弩箭几乎没有影响,当突施拿沙子扑灭火焰的时候,被大火隔开的另一部分进攻者就变成了一地的残尸,突施想起禄东赞那张悲愤的面孔,咬咬牙,继续下令强攻,这一回,无数的火箭随着大风远远地向驼城扎了过来。

    这样的天气里根本就无法顶着大盾前进,不一会,驼城就处处燃烧起了大火,就连格子底下的骆驼都有些不安起来。

    陈数将毯子盖在火箭上,悟了一会发现火焰熄灭,就开始继续对付下一个火箭,郭平手里两只小盾牌,不断地帮着陈数格开火箭,这些箭已经被风吹的飘忽不定,射在铠甲上都不要紧,就是上面的火油非常的讨厌。

    同一时间这样做的还有很!多田元义都穿着铠甲拿着毯子扑火,他不担心这些火箭驼城上早就有关于这方面的应对,他只是担忧黑风暴对牲口的影响,骆驼没关系,人家能自己闭上鼻孔,不担心进沙子,但是这些母马就非常的成问题了,也不知道把绸缎绑在战马的嘴上管不管用,现在这个鬼天气,只要在风里面多停留一会,整个人就像是从土坑里钻出来的。

    大风虽然对突施的进攻很有好处,但是同样会给他造成损害,大型的攻城器械在这样的天气里根本就没办法运过来,云梯搭上驼城,巨盾后面就会有长枪刺出来,轻易地将攻城的勇士杀死,不管他是多么英勇的武士,在梯子上面都没有过多的躲闪余地。

    驼城的底裙是可以掀开的,当一些突厥勇士自以为找到了取得胜利的途径的时候,突施发现那些进入木格下方的人好像再也没有吧出来过,不管进去多少人,都好像一头踏进了地狱,再也不见有一人回转。

    突施的横刀重重的劈在驼城的护甲上,火星飞溅却没有多少损坏,一道道漆黑的钩链编织成一个巨大的链甲,这就是驼城的防卫。

    一条长枪毒蛇一样的从一个暗孔里钻了出来直奔突施胸膛,突施大吼一声,抛掉手里的横刀抓住长枪用力往外抽,长枪是夺回来了,但是也多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暗孔里喷出来的弩箭,突施勉强躲过要害部位,那支弩箭依然钻进了他的右肩,箭头从臂膀背后露了出来。

    主帅亲自上阵已经是兵家大忌,突施就是想近距离的仔细看看驼城,想不到差点丧命在驼城之下,亲卫们死命的保护着突施离开,突施看着用刀,用锤,用连枷,用长枪疯狂攻击驼城的部下,心里面百味杂呈,自从唐人有了这种会爆炸的武器之后,将士的骁勇似乎已经变得无足轻重了,尤其是当他看到无数个铁疙瘩飞出驼城之后,产生的绚烂火花的时候,无力感终于蔓延到了全身。

    假如说突施还能一度突击到驼城之下,那么处在顶风处的禄东赞就觉得自己生活在地狱,顺着风喷洒的火油,只要遇到火花,连空气都会燃烧,眼看着黑风暴的风头已经要过去了,天色从黑暗变成了昏黄,自己的进攻依然没有半点的进展。

    锐利的弩箭轻易地就刺穿了吐蕃人的皮甲,三棱锥只要扎进去,拔出来以后就会成为不断喷血的血洞,这样的弩箭禄东赞见过,云烨在长安射杀自己部下的时候,用的就是这样的弩箭。

    吐蕃太穷了,禄东赞相信,如果将唐军的配制给吐蕃人,吐蕃人必然无敌于天下,学问赶不上,见识追不上,一步错过,步步错,自己在长安的时候想尽了办法希望能去玉山书院一观,即使自己弄到了李二的诏书,那个可恶的李纲也毫不留情的拒绝了自己参观的意愿,并且不准自己靠近玉山书院的区域。

    当日的没有成功,造成了今日在战场上的束手无策,唐人的火油似乎多的无穷无尽,只要吐蕃人冲进了燃烧区,数十辆水龙车喷洒一阵子火油,立刻就会有火箭追随过来点燃火油,而那些身处燃烧区的吐蕃人只能扑倒在地上疯狂的扑灭自己身上的火焰。

    计策简单而奏效,禄东赞想要停止眼前这种无谓的死法,但是军令却传不出去,在不断地躲避火油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吐蕃人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分割成了四块独立的区域。

    禄东赞绝望的把目光转向城头,在忽明忽暗中,他看到了无数个投石机已经树立了起来,禄东赞想都不想拨转自己的马头就疯狂的往回跑,他的亲卫愣了一下,这是禄东赞第一次临阵脱逃。

    等到密密麻麻的火油弹被投石机扔到头顶上的时候,他们终于明白禄东赞为什么要临阵脱逃了,今天顺风,火油弹又轻,投石机的威力足足比以往大了两成。

    爆鸣声响了起来,云烨只看到一个巨大的火球被狂风吹得四散开来,并不知道这个火球意味着什么,只有范弘一清楚,瓮声瓮气的对自己的下属吩咐道:“记下来,大规模的使用火油会产生类似火药爆炸的效果。”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看四百步之外的那个大坑说:“或者更加的猛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