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二十一节公私不分

第二十一节公私不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信使带回来的首级被传讯九边,西疆首开大捷,让大唐!所边军对自己眼前的战局变的有信心起来,只要最强大的两个敌人被赶跑,剩下的这些疥癣之疾迟早会统统去根的。

    李治羡慕的要死,坐在魏征的下首不断地怂恿魏征将治所迁移到云中,张谏之也信心满满的劝谏魏征,他认为长城已经修筑好了,就该发挥一下作用,用来抵挡一下室韦野人问题不太大。

    魏征宠溺的看着李治,好半响才说:“小治,你是一个好王爷,以前不知道,到了北地才知道你这些年是如何的辛苦,总以为你是一个油滑的小子,没想到你在京城做的那些事情都是为了晋阳的百姓,这里几乎年年有灾荒,岁岁有饥寒,你们能让百姓吃饱肚子就非常的不简单。

    虽然你是一个不错的王爷,但是啊,不要和云烨做的事情去比较,凡是他做的事情没有任何的可以借鉴的意义,也就是说,他能做到的事情,也就他自己能做到而已,换个人就会惨败。

    你们将自己修筑的长城和驼城相比其实是非常错误的,不说别的光是造价一项,一百个这样的云中长城也没办法和驼城比拟。

    那座驼城集中了大唐最先进的所有工艺,从钢铁到武器再到补给和运输,甚至到人员的配备,再到权力的大小,都不是咱们小小的云中能媲美的。”

    李治疑惑的说:”不外乎一座城池而已,就算是能够动,他也追不上敌人,只能被动的防御,凭什么可以阵斩十万,咱们也有火油,火药,我们也要杀掉十万室韦人。“

    魏征捋着胡须笑道:“所以云烨才自己钻进人家的口袋里,引诱他们过来攻打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突厥人,吐蕃人明明知道这个驼城不好对付,依然要豁出命去攻打这样一来,云烨的计谋就简单的达到了,驼城就是用来消耗突厥兵力的。

    咱们的对手不同,室韦人是野人,他们只知道抢劫和杀戮,跟野兽没有多大的区别,他们不会豁出命去来攻打自己攻不下来的城池遇见这样的城池他们就会自动避开,从山林,从悬崖从暗河地洞里找出通道来攻击我们的薄弱处,他们对财物的要求甚至超过了对胜利的要求。”

    李治忽然笑着说:“我有好多的美酒,是从云家的酿酒作坊里弄来的,不如我们拿它做诱饵,勾引室韦人来抢夺,我听说一小坛子云家的烈酒就能换两个室韦女人。就算是他们不上当,我们也可以拿酒和他们做交换,一坛子酒,两个女人等我长大以后,我就不相信室韦人还能剩下多少,他们年纪最长的人也不过才四十岁十年之后,室韦人要是能剩一半,就算他们聪明而我一定会把这项政策在云中施行下去,说不定我还会给做这个买卖商人提供补贴。”

    魏征摇头笑道:“不愧是书院的弟子,一个个都鬼精鬼精的,你想怎么做就去做,反正老夫把这里的事情忙完了就回到城门上当城门官,那是一个不错的职位。”

    李治笑着感谢了魏征的支持,这个计策从书院出来的时候他就想施行了总是碍于皇家的颜面不好大规模的展开,现在有魏征做幌子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战场上做交易这简直骇人听闻,但是出现在云中却显得和谐无比,你去抢劫大唐的商贾百姓,李治在这边收购你抢来的东西,货币就是烈酒,室韦人从喝到第一口烈酒就彻底的爱上了这个味道,喝了酒之后全身上下暖洋洋的如沐春风,醉陶陶之间,一个寒冷的夜晚就过去了。

    只是最近不太好抢劫了,大唐的骑兵非常的凶悍,再加上他们不能距离交易地点太远,总有些出去抢劫的人回不来了,没有东西换酒这可是大事故,好在,女人也行?这就大大的激起了部落们购买烈酒的欲望,部落里的女人用处不大,拿来换酒也是很好的一个出路,不但能减少粮食的消耗,还能有效的去除妇孺,让部落变的更加强大。

    李治以前也不相信会有这么愚蠢的人,当那些常年累月和室韦人做生意的商队告诉他这个现实的时候,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商队帮着他做了好几次交易之后他才算是彻底的相信了。

    孤阴不生,独阳不长这在汉地几乎是一个常识,但是在这些崇拜力量的野人眼里,女人确实是一种拖累,他们要和冰雪严寒作战,还要和野兽作战,最重要的还需要面对无处不在的饿,饥饿的时候确实会让人做出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包括出卖自己的母亲和姐妹,现在为了烈酒,也一样。低下的生产力造就不出丰富优美的情感。

    云烨的驼城正在进行大扫除,等了整整五天,天上终于不再下沙子了,这都要仰赖一场不大的雨水,当黄泥点子从天而降的时候,一直把嘴藏在肚子下面的骆驼齐齐的朝天嘶鸣,像是在迎接新生,雨水逐渐从浑浊最后变得清澈,最终形成了一张密密的斜斜的雨网,充斥在整个天地间的土腥味在短短的时间里彻底的消散了,整个大地都在接受这一老天的恩赐。

    “突施算是逃过一劫啊!”杜如晦伸出手接住外面的雨水对云烨说。

    “不单是突施,我估计禄东赞也是一样,不过在这次的沙暴中他们的战马损失严重,想要快速行军那是在做梦,只要保持每日四十里的速度,总会碾压的他们无处藏身,最后让他们避无可避的去西征,一无所有的人才能爆发出最强的战力。”

    杜如晦笑了起来,指着西面对云烨说:“李靖现在不知道该是如何的恼怒,不败的战神从来都别人帮着他收拾残敌,没想到他也有帮着你收拾残局的一天,就是不知道他和禄东赞谁更加的快一些。”

    李靖真的就像杜如晦所说的,怒火万丈,见到吐蕃人在第一时间就悍然发动攻击,陌刀队卡在黑石山口,居高临下三步一挥刀,挡者披靡,一丈长的斩马刀从高处落下几乎有雷霆之威。

    骑兵随后从山谷里涌出来轻易地截断了这群吐蕃人所有的退路,李靖看了一眼旗号,就下令将这些吐蕃人就地歼灭,禄东赞已经带着大军从白羊原钻进了茫茫群山,翻越一座雪山就能回到吐蕃,这些人是没有办法翻山的老弱。眼看着最后一个吐蕃人翻倒在地上,李靖的失望之色更加的浓厚了,禄东赞宁愿翻越雪山也不愿意和自己打照面。

    最满意目前现状的就是那日暮,再有十几天自己就要临盆了,在驼城上出生的孩子才是草原上的人,尤其现在又是军阵上,只有草原上的王才会有这样的待遇。

    “现在不要总是吃那么多,奶豆腐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心孩子太大了,不好生。”宦娘总是在耳朵根子上唠叨,自己又不是没生过孩子,干嘛要这样唠叨自己,夫君已经有半个月没见到了,有点想念,是不是该过去看看?

    想起来了,那就去,反正都在驼城上,前几天夫君军务繁忙不敢打扰,现在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那日暮骄傲的扶着肚皮,在丫鬟的搀扶下提着一个篮子就向中军大帐走去。

    听到军士们都喊自己夫人,那日暮就笑的很开心,在这座驼城上,只有自己一个夫人,她不太喜欢别人称呼她为二夫人,或者姨娘之类。

    从菜地里摘了一些新鲜的蔬菜,都是夫君喜欢吃的,他最喜欢吃生菜,这一点那日暮觉得是受了自己的影响。

    见到那日暮进来,云烨身边的幕僚就匆匆退下,将大堂留给了夫妻二人独处。

    云烨笑着打量一下那日暮,扶着她坐好小声说:“还有几天就要生了,就不要到处乱跑了,原本想能在这里让你把孩子生下来,可是军情紧急,我们终究还是要出发的,辛苦你了。”

    那日暮笑着不说话,她喜欢听丈夫说战事,只要说到战事。夫君身上总有一种让她不能喘息的魅力存在,她知道夫君不需要她给出意见,只需要有一个听众就好。

    云烨拿起一根黄瓜咬了一大口说:“知道不,小苗他们已经打下来了一个国家,现在正在向天竺进发,把天竺打穿之后就到了大食了,只有到达大食,他们的任务才算完成。还有寒辙和熙童这两个家伙,将莎栅国彻底的搅得混乱了起来,一个神棍,一个强盗,再加上蛮横不讲理的突厥人,莎栅国的灭亡就在眼前。

    国家的仗打的差不多了,现在要干私活了,京城里的大户人家都等着呢,何邵已经快赶到于阗了,总归有很多人需要红利,知不知道,有时候我发现这公事和私事几乎就不可能分开。

    瞧!这是李家族长给我写的信,要我准备一大块,一大块的土地,他准备将这些土地分封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