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二十五节妖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辛月今天很早就起来了,因为今天家里有大笔的进账要收账房的眼睛已经开始冒金光了,一万枚金币啊,想想就让人热血往头上涌。

    辛月这些年算是有了一些见识,一万枚金币已经不太能撩拨她的心弦了,夫君说这是自己卖了一个山洞赚来的钱,还需要给老兵们一人分五十枚金币,辛月对这一点也没有什么意见,他只是奇怪什么样的山洞能值一万枚金币。

    不过夫君赚钱从来都是赚的这种没名堂的钱,既然是人家巴巴的把钱送上门了,不收也不好,袁天罡要求云家接收这些钱财的提议已经说过三回了,那个时侯夫君生死未卜,就算是给辛月一座金山,她也没什么兴致,现在云开雾散,自然就会将心思都用在这个家庭的收入上了。

    袁天罡在日头刚刚露出山头的时候就带着两辆马车匆匆的来了,在老钱的指引下将马车领进了院子,一见到辛月袁天罡甚至来不及客套立刻道:“云夫人,家叔承诺的金币已经运到,不知家叔的欠条可在?”

    辛月笑着施礼道:“您是我家侯爷的老朋友了,既然到了家里,还请进屋喝杯热茶慢慢叙谈不迟。”

    辛月说的客气,没想到袁天罡摇摇头道:“夫人的好意老袁知道,可是兹事体大,由不得贫道不谨慎,咱们还是交割完毕之后再喝茶。

    “唉,夫君把山洞买便宜了。”辛月在心里哀叹一声,她见袁天罡如此急着完成交易,就知道自己夫君又被这些该死的老道骗了,尽管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山洞。

    不知不觉的话语里就带着几分气恼,袁天罡也是老熟人了倒也不必客气遂笑着说:“我家的夫君是个出了名的败家子,好好地山洞就卖了一万枚金币,到让你们捡了便宜。”

    袁天罡惊愕的看着辛月说:“夫人何出此言,那个山洞对我们来说是无价之宝·对您家里来说无非就是多了几块水晶而已,一万枚金币已经狠多了。”

    “水晶啊!”辛月尴尬的笑笑,如果真的全是水晶的话,就算是装满了山洞也值不了几个钱。

    “您以为里面会有什么?”这一回轮到袁天罡发脾气了。

    就在两人相对无言的时候账房前来禀报·说金币已经查验完毕,一枚不多,一枚不少,成色还不错,百挑一检验过绝无问题。

    袁天罡这才有一丝笑容浮上脸面拱手对辛月说:“云夫人,既然金币没有差池,不知家叔的手书可否交还贫道。”

    辛月的柳眉一挑·想想实在是没道理发作,就从袖笼里掏出袁守城写的那张欠条放在桌子上,袁天罡见到欠条·立刻拿起来仔细的辨认了一下,确定这个就是叔叔的手迹,这才将不安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从怀里掏出火折子,将欠条点着以后,眼看着这张用麻布写成的欠条变成灰烬,立刻就拱手告辞,一刻也不愿意在云家停留,西王母的圣堂正在全力建设·那座洞窟是整个圣堂计划里最后的一道不安定因素,现在既然已经消除了,自然没有时间和云家的妇人多磨牙。

    “生意做的连一点人情都没了·老钱记住了,咱家以后不做这种丢人的生意,人家都说买卖不成仁义在·现在生意做成了,还翻脸不认人的真是少见。”

    “夫人啊,现在长安城的风气不对,一个个都变成了这种市侩模样,像咱家这样的忠善人家已经不多了。‘

    辛月在前面走,老钱就在后面跟着,八个家将抬着两个大箱子吃力的跟在后面·主仆二人一唱一和的咒骂完袁天罡就已经到了宝库的门口,今天家里人全·小丫还有一个月就要嫁人了,这时候忙着进宝库再偷点东西,狄仁杰今天打算进宝库去找俩味药材,紫苏孙思邈那里已经没有了,他记得家里的宝库里似乎还有一些,阴干的紫苏叶子是安胎的好东西。

    今天是太子殿下准许李烟容到云家玩耍的好日子,辛月答应给她从宝库里挑一样漂亮首饰所以早早的就和云寿站在宝库跟前等着。

    看到李烟容他们进了宝库,正陪着小武站在宝库外面的贺兰也要进去,刚迈开脚步,就被小武一把拎了回来,见贺兰委屈的想哭,小武面无表情的对贺兰说:”你以后记住了,云家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没有规矩的家庭,其实啊,在这个家里,规矩是最多的,只不过没有明说出来,是要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自己去遵守的。

    现在能进这个宝库的,只有他们四个,我不能进,师父最疼我,也不准我随便进宝库,但是你姨p随时随地进去,这就是我要守的规矩。!

    现在我给你说说你要守什么规矩,第一,云寿是你的夫君,你想要什么可以告诉他,让他帮你拿,但是绝对不能自己去拿。

    第二,不要事事和李烟容比,他爹爹是太子,将来会是皇帝,你爹爹只是一个无赖,这个没法比,云家人的性子和善,所以我就给你找了一个安乐窝,只要这一辈子安分守己,富贵一生没什么问题,你和你母亲一样都不是聪明人,你要想你弟弟和你母亲过上好日子,切记要向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学习。“

    贺兰咬紧了嘴唇,眼泪都下来了,小武依然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说:”我和你其实和这个家里的人相比都是异类,我有一个善于教诲弟子的师父,你没有,只有我这么一个二姨,我教人只教一次,一旦你不见容于云家,你唯一的出路就是回到蜀中,随便找个农夫嫁掉,记住了?“

    见贺兰连连点头,小武这才放过贺兰,从自己的头上抽出一根金步摇插在贺兰的头上,见她一副低眉顺目的小媳妇模样,这才搂住贺兰小声说:”云家男人都是长情的人,你将来断然不会活的比别人差,二姨不会看错的。“

    两个人说着话就看见辛月她们从宝库里出来,狄仁杰手里捧着两包药材,胳膊上还挎着一个篮子,小丫撅着嘴被嫂子从宝库里轰了出来很不情愿,嘴里一直在唠叨:”小气的嫂子。红宝石都不给一串。”

    李烟容的脖子上多了一串绿珠子,每一颗都晶莹剔透,似乎有水光流转,映衬的那张小脸更加的白皙,而云寿的手上却空无一物,就在贺兰柔肠百结之时,李烟容从袖子里摸出一串珍珠亲自戴在贺兰的脖子上,拍着手笑道:“妹妹果然漂亮!”

    贺兰明明比李烟容大,但是这个时候只能屈膝蹲礼谢过李烟容的赏赐。辛月斜着眼睛将这一幕彻底的收入眼中,暗暗一笑,再瞅瞅傻头傻脑的儿子,就再也高兴不起来了,难道说云家的男人都是这样不解风情?自己丈夫可是大唐最聪明的存在啊。

    “我云家的男孩子为什么要讨好女人?”霸气的一塌糊涂的老奶奶如是说。

    老人家现在有足够的资格这样说,孙儿争气,眼看着侯爵就要变公爵,听说礼部已经在做传,鸿胪寺正在考证何样的县公才能彰显云侯的绝世功勋。

    云烨想要冠军侯这事,虽然说朝野皆知,但是礼部的尚书在朝堂上咆哮着说大唐何来冠军侯,关内侯的封爵,难道说大唐准备恢复汉制不成?大唐八百军州难道就找不出一个合适的封号?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小道消息传了出来,云烨原本能将这次冒犯大唐的所有突厥人全部斩于马下,就因为宠妾生孩子,为了宠妾和孩子的安全,云烨的大军生生的在碎叶城下多停留了两日,这才造成大队的突厥人逃遁进了小勃律,追随他们的少年王贺鲁开始向西征伐去了。

    这个消息传的太突然,此时再给一位骄奢跋扈的将军进爵是否合适,又变成了朝堂上的主流声音,风闻奏事的言官们终于显露出连自己的狰狞面目,将云烨的生平事无巨细的暴露在了大庭广众之下,一位帝国战无不胜的将军在一夜间变成了蝇营狗苟的囊虫,皇帝能强忍着不杀这样的败家子,已经是圣明烛照了,焉敢奢求其它。

    “这是谁啊?”李二莫名其妙-的问长孙,长孙也摇摇头,最后说:“听说最先从昭化坊传出来的消息,然后就传的人尽皆知。”

    ‘是不是朕对长安的百姓过于宽容了,他们怎么敢如此的评论一位为国征战的将军,传令长安府尹,必须全力追查,严惩不贷!妖言安敢惑众!“

    要是以后朕每回想要奖励一名臣子,岂不是都要被这些百姓们的言论所阻止,此风断不可长!”想清楚了这种行为的危害性之后,李二勃然大怒。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百姓想要说什么,说句您不喜欢听的话陛下,咱们还真的没有太好的办法,您打算去抓谁?怎么抓?您打算首开我大唐因言获罪的先例吗?”长孙知道李二只是在发脾气,所以就站在一边随意的说说。

    云烨到底怎么样,她心里清楚,皇帝也清楚,甚至云烨自己也清楚,封不封公爵的实在是多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