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七节破阵子

第三十七节破阵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云烨没有能演人,倒是被古人严重的演变了,这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

    讨小老婆这种事情说实话对于勋贵来说不比买一匹好马更重要,但是这次不同,云烨以前总是关心小苗的生活起居,虽说就是看中了小苗的一身好武艺,有小苗在后宅待着,自己干什么都放心,现在好了,一个咸湿的大叔关心一个小姑娘,最后把小姑娘关心成了自己的小老婆,这就对云烨的冲击非常大了,

    不谈道德感上的缺失,光是事情的本身就把云烨推上了道德的审判台,那种赤身裸体站在朱雀大街上的感觉再一次光临,让他无处躲,无处藏。

    现在能做的就是闭嘴,彻底的闭嘴,只要自己显露出半点的不愿意,就会将小苗的清白完全的葬送掉,大唐社会对男人的花心抱有足够多的宽容,但是对于女子的德操,却要求的非常的苛刻,两位公主不过找了一个和尚当情人,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大唐的上流社会中,听说现在正在感业寺做最深沉的忏悔。

    传的太恶心了,辩机和尚的床上动作,都被好事者完整的用幻想补充了出来,所以当辨机被斩的时候,长安的大街小巷充满了恶意的猜想。

    所以云烨做的只能是闭嘴,家族变得很大,所以就有了它自己的规则,并且这些规则会超越云烨这个主人自己的权限。

    爱情对云烨来说并不是必需品,他更多的时候需要的是亲情而不是爱情,在孤单的时候联姻就是促成亲情的另个法宝。

    事情很不正常,但是云烨已经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事情了,小苗这时候正在战场上苦苦厮杀,一千九百里的征途,七道防线,都需要她依靠自己的武力冲杀过来,在没有大唐军士这样强悍的装备的情况下战斗估计进行的异常惨烈。

    将驼城的前进的速度调整为三级,这已经是驼城的最高速度了,只有抢在大食人到达悉蜜言城之前将小苗她们接出来,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否则,吐火罗,大食联军会将她们死死地困在活路城,巴格兰城,昏磨城之间,最后依靠优势兵力将他们生生的磨死。刘方,单鹰贺天殇这些人自己损失不起。

    那里的形势过于复杂了,大食人,吐火罗人大勃律人,突厥人在三角洲地带杀的天昏地暗,力量最薄弱的,就是小苗的天使军,自己进入珊莎国之后,因为这个国家的不抵抗,唐军可以在沙珊国自由的行军而不受阻碍,大食人的统帅优素福似乎准备先处理掉钻进自己势力范围内的小虫子,而后再挟大胜的威势向驼城扑过来。

    巴格兰城如今正笼罩在黑烟之下喊杀声充满了整座谷地,莫阿斯举着自己的长剑,在人群中奋勇厮杀双手剑破开吐火罗人的木盾,强大的力量将他的胸骨破开,粉红色的内脏清晰可见没时间惊讶,突厥人已经在身后不到百里的地方了,天使军只有奋力的劈开一条道路,才能有活路,大盾已经被他背在自己的后背上,激烈的战事已经让他忘记了满身的伤痕,薛西斯率领的骑兵正在发起最后的进攻马蹄踏在大地上就像是惊雷一般。

    小苗已经破阵,单人独马冲出了战阵甩一下头上的汗水,圈回了战马,又向混乱的战阵里冲了进去,莫阿斯他们依然被困在军阵里出不来。

    长长的马槊就轻易地撕开了吐火罗人的盔甲,马槊的枪刃轻轻地破开了敌人的咽喉,这是小苗从单鹰那里学来的,能少用一分力气就少用一分力气。

    自己冲杀的太快了,无意中就和自己的队伍分开了,不像单鹰骑着马走在战场上,就像是国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地,只要自己的部下遇到了危险,碰到了阻碍,他就会过去将最强悍的敌人杀死,破开吐火罗人的战线,然后就再一次冷静的巡视着战场。

    莫阿斯正在和一个粗壮的吐火罗人作战,两个人凶悍的打法让他们周围五米之内一个人都没有,小苗摇着连枷纵马从那个吐火罗人的身边飞驰而过,带刺的连枷头重重的敲击在他的头上,吐火罗人的脑袋顿时就像桃花在盛开。

    小苗趁着敌人散开的机会对满身脑浆的莫阿斯说:“冲出去!”说完手里的马槊就划出了一个大圆圈,荡飞了两把砍过来的弯刀,拨转马头再一次充当起了锋矢阵的箭头。

    “冲出去!”莫阿斯大叫一声,用巨盾挡在身前,重重的向吐火罗人刚刚结好的军阵撞了过去,连日来的厮杀,已经彻底的将莫阿斯身上嗜血的一面激发了出来

    薛西斯的马队像兀鹰一样的在外围盘旋,他们收起了自己长刀,坐在马上不断地拉弓射箭,密集的长箭雨点般的向敌人倾泻了过去。

    敌人的投石机开始向混乱的战阵投石头了,这是巴格兰城城主能想到的唯一一种可以大量杀死敌人的办法。

    巨石漫天乱飞,不断地有人被巨石碰的骨断筋折,要是不小心被巨石砸结实,成为肉泥就是唯一的下场。

    莫阿斯大喊着要自己的部下散开,他已经眼睁睁的看见有两个和自己同时从奴隶市场被买回来的兄弟被乱石砸成了肉酱。

    一块巨大的城砖从天而降,带着风声向正在疏散部下的莫阿斯落了下来,眼看着就要落在莫阿斯的脑袋上,从旁边横过来一柄马槊,挑在城砖上面,城砖翻滚了一下从莫阿斯的耳朵边上擦了过去,小苗胯下的战马却嘶鸣着倒在了地上,刚刚挑飞了城砖的小苗慢慢站起来,只觉得胸口闷的厉害,嗓子眼一甜,一口血就喷了出去。

    莫阿斯大叫一声,将自己的大盾抛掷在缓缓倒地的小苗身上,一块拳头大小的碎石重重的砸在大盾上,碎石变成更加细小的石块,大盾也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凹坑。

    莫阿斯来不及检验小苗的伤势,将小苗背在自己的身上,用布条绑牢,抛掉了手里的长剑,抽出两尺长的短剑咆哮着要自己的部下向前冲锋,这个时候向后走比向前还要危险。

    自从小苗落马之后,单鹰就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优雅姿态了,手里的强弩响了三次,就有三个穿着铠甲的敌军军官,从马上掉下来,单鹰骑在马上挥舞着自己的陌刀,代替了小苗的位置,继续向前冲锋,在砍杀了十几个敌人之后,吐火罗人终于奔溃了,开始有大量的逃兵转头向自己的城池跑去。

    单鹰的战马也混在这些人群里,手里的链子锤已经被他缠绕在了胳膊上,眼看着城门就要缓缓关闭,胯下的战马嘶鸣一声,从敌人的头上跨越了过去,就在城门还有俩尺就要合拢的时候,他手里的链子锤毒龙般的飞了出去,击打在正在指挥部下关门的敌将头上,脑袋碎裂,无头的尸身倒在地上,脖腔里的鲜血喷泉一样的飙出来,恐怖的场景吓傻了那些关门的军士,就在这个时候,单鹰的陌刀借助马力重重的劈在了城门上,轰鸣声中,整扇城门被巨大的力道劈的猛地向里荡开,单鹰手里已经扭成麻花般的陌刀被单鹰甩了出去,两个呆立在门口的吐火罗人被陌刀砸在身上被它远远地带走。

    战马昂嘶一声人立而起,两只前蹄重重的踏在另外的一扇城门上,整座城门顿时就被单鹰彻底的打开。

    薛西斯的骑兵紧随着单鹰的战马,洪水一般的冲进了巴格兰城···.…

    小苗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了伊利斯姐妹泪水涟涟的眼睛,感觉自己的嘴里苦涩的厉害,见到小苗醒了过来,伊利斯就叽里咕噜的说了好长的一段话,小苗没心思听她的废话,指指自己的水壶,表示自己要喝水,口渴的很厉害。

    一气喝了半壶水,发闷的胸口才算是好了一点,这才想起自己拿马槊挑开那条城砖的事情。

    “莫阿斯没被石头砸到吧?”小苗赶紧问伊利斯,当时她光顾着难受了,没看结果。

    “老奴没事!”莫阿斯的声音从屋子里响起。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小苗笑的开心极了,只要人没事,城池没有攻下来,等自己好了还不是一样能攻下来。

    小苗忽然愣了一下,疑惑的对莫阿斯说:“你是自由人,以后不要再说什么老奴的话。”

    莫阿斯摇着头说:“从现在起不是了,我就是您的家奴,这一次没有人逼迫我,我是心甘情愿的交出自己的自由的,我的小姐。

    莫阿斯此生此世,必将守护着您,今后您的快乐将士莫阿斯最大的快乐。“”不成的莫阿斯,我不会和你签署契约的。“小苗顿时大急,云家好像只有只有一个奴仆那就是老钱,莫阿斯再去,家里不能有两个大管家。”这是心灵的契约,我的主人,不是写在羊皮上的契约,直到死亡,这个契约才能解开,他已经写在莫阿斯的心上了。“莫阿斯躬身一礼,就笑着准备出小苗的房间。”我马上就要成亲了!“小苗红着脸小声的对莫阿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