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一节杀一是为罪

第四十一节杀一是为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走一路就抢劫一路,吐火罗的城邦城主总是在换,所以!要杀很少的人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云烨对此很满意,程处默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自从来到西域杀人已经杀的麻木了,作为将军,杀多少敌人都不会感到厌倦,因为这是自己自己功勋的来源,现在不一样了,云烨冷酷的下令自己的骑兵部队必须满足驼城的一切需要,田元义就像是一只吸血鬼不断地向骑兵们提出各种各样的需求,从铁钉到粮草无所不包。

    不管自己送去多少物资,田元义总会笑眯眯的向自己递上新的单据,现在好了,找到了一条可以一劳永逸的办法,敌人自己搜刮自己人这样就能极大地减轻程处默的负罪感。

    父辈遗传下来的武勇,并不是要自己拿去杀戮平民的作为大唐的职业军人,程处默从来对杀戮平民这一点充满了抵触情绪。

    在洗劫了三座城邦之后,田元义终于告诉程处默大军的物资已经备齐了,从现在起,骑兵用不着听从他的指挥了。

    “每个民族都有软骨头,都有被眼前的利益蒙蔽住双眼的人,这样的人才是我们西征的最大助力,拿着本来就属于他们的权力,来安抚他们,我认为以后要大力的推行,同时要向国内汇报这种事情,自己的国民需要对这样的事情有一个清醒的认知。”

    云烨和杜如晦在巡视粮草,在仔细检查了所有的物资储备之后,杜如晦长吸了一口气这样对云烨说。

    云烨在苦笑,他到现在才明白后世为什么进行爱国主义宣传了,杜如晦已经考虑到了这样的问题,大国民全体需要学习。

    牵头的骆驼昂嘶一声,驼城又开始了缓慢的移动,长长的队列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带给吐火罗人最强烈的震撼。

    张俭回到自己的帅帐·卸下了身上的甲胄,这还是半个月以来他第一次将沉重的甲胄脱下来,四个美丽的高丽女奴用坐撵将张俭抬起来走到热气缭绕的浴室,开始帮他洗澡。

    酸臭的大脚踩在女奴饱满的胸膛上·接受女奴最温柔的按捏,张俭仰着头,呆滞的看着房顶,连日的征战已经将他最后的一丝精力都榨的干干净净。

    新罗人,百济人终于后退了,尸山填不满高丽王都得壕沟,公输家族的人十年前亲自设计的平壤城防·确实坚不可摧。

    牛进达的援军还在艰难的跋涉,层出不穷的叛乱让援军不得不进攻前进,张俭知道他们的行军是多么的艰难·所以从来不催促,牛进达不是一个新兵,知道平壤的情形该有多么的危急。

    张俭只是很奇怪,打仗向来乱糟糟的新罗人,这一回为什么会如此准确的知道自己的城防部署,每一次的攻击都恰好击打在自己防守最薄弱的地方,接连激战了十五天,大军死伤惨重,大唐的军人凭借着自己强悍·这才勉强击退了敌人的攻击,这是为什么?

    躺在自己的大床上,无意中看到了帮着自己收拾桌案的高丽女奴·张俭痛苦地闭上眼睛,到了现在么只要是高丽人,都是自己的敌人。

    亲兵队长走了进来·张俭面无表情的下令道:“将这所大宅子里的高丽人全部杀光,我睡醒之后,我们就搬去军营。”

    看到那个自称从来听不懂唐人语言的女奴开始发抖,张俭就再无犹豫,亲兵队长答应一声,就拖着那个美丽的高丽女奴去了后院……

    满世界都是敌人,都是对大唐充满了敌意的国家和人·过多的情绪只会影响自己作战,张俭认为自己此时此刻·最需要的就是充足的睡眠,只有保持一个强健的身体,才能应对接下来的狂风暴雨。

    就在睡着的那一刻,他仿佛闻见了浓重的血腥味,这股子浓重的血腥味里似乎夹杂着一缕甜香……

    整整睡了四个时辰,张俭起来的时候发现天色依然黑乎乎的,侧着耳朵倾听了梆子声,这才确定现在是四更天的时候。

    站在门口的卫士听见张俭咳嗽了一声,就推开门走了进来,点着了蜡烛之后就开始伺候张俭穿衣。

    “不穿便服,着甲吧。‘张俭淡淡的吩咐一声,就伸开双臂让卫士替自己着甲,卫士笨手笨脚的,勒束甲丝绦的时候,几乎将张俭勒成两截,张俭拍掉了护卫的手,自己解开甲胄,重新勒好了丝绦,就开始坐在桌子边上享用自己的早餐。

    早餐很不合胃口,喊了一声荷姬,见护卫奇怪的看着自己,这才想起自己昨晚睡觉前发布的那道命令,苦笑一声,老天终归不许自己和高丽人有任何的联系,哪怕荷姬已经怀!自己的孩子。

    为了保证荷姬的安全,特意没有教她唐人的语言,没想到人家早就会,自认为已经固如金汤的大将军府,谁知道早就漏洞百出了,五蠡司马早就警告过自己,当时没有当一回事,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

    天边出现了一道鱼肚白,天就要亮了,张俭拿起自己的横刀挂在腰上,骑着马出门的时候对护卫队长说:”将她厚葬吧!“说完话就打马向正阳门奔了过去。

    正阳门就是战事最惨烈的地方,城墙上斑驳的血迹还没有干透,引来一大群的苍蝇,密密的覆盖在城墙上,准备在血迹上产卵。

    苍蝇总是和死亡密不可分,苍蝇最多的地方,就是死尸最多的地方,自从听到突厥人惨败于云烨之手,新罗人和百济人就发了疯,总想在最短的时间里将自己全歼于平壤,他们只有夺回平壤,再将自己的战线推到鸭绿水江畔,隔着大河,背靠着险要的群山才有和大唐作战的本钱。否则,当大唐从西面和北面收回自己的精锐,等待新罗和百济的只有死路一条。

    不知道此时的新罗女王该是如何的后悔,也不知道胆小的百济王会是如何的恐惧。

    不管是后悔,还是恐惧,到了极致之后就会变成一种歇斯底里的仇恨和疯狂,这一战,两个国家的王都已经亲自上了战场,准备毕其功于一役。

    张俭心里苦涩的要命,连续十五天的强力作战,自己的部下已经疲惫不堪,整座平壤城只有不到三万守军了,五万多大军已然损失过半了。

    军中的火油,弩矢,火药早就用光了,在元山作战的时候就已经耗去了大半,这十五天,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并且保证城池不失,仅剩的一点火药弹也已经用的干干净净了,现在守城,自己就再也没有什么利器可供借鉴了,只有凭借手里的横刀,马槊和敌军做殊死的战斗。

    头顶有一行大雁排成人字形,缓缓地向南方温暖的地方飞行,张俭不由得向南边望去,张亮的水师再也不能给自己提供援助了,新罗人早就把河道彻底的封死了,如果是大海,张亮还不在乎,现在将海船开进内河就完全是自寻死路了。

    云烨好运气啊,在那样的情形下还能以弱胜强,不知道他的驼城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他凭什么强悍到令人发指的地步的7突厥人的骑兵出了名了强悍,他是怎么做到人突厥人乖乖受死的?

    这事让张俭挠头的厉害,东面的局势本来和西面非常的相似,都是一部分被包围在城池里,另一部分准备去援救,西面被包围的郭孝恪听说已经战死了,并且全军覆没,云烨却力挽狂澜,在最后的时刻反败为胜,并且正在向西推进。

    难道说,自己也需要战死不成?”大帅,敌军今日似乎非常的平静,好像没有攻城的打算。副将王君可见张俭上了城墙,匆匆的赶过来禀报。

    “君可,你去休息吧,现在由我来接手城防,五蠡司马那里去了?”张俭没有看到五蠡司马不由好奇的问王君可。

    “张泰去了城里休憩,末将见他实在是困倦的不行了,这才替换一下他。”王君可连忙把话说清楚,他不想让张俭以为张泰在偷懒。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墙角的一张毯子忽然被掀开了,张泰盘着腿用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张俭问:“内奸找到了没有?”

    张俭点点头说:“找到了,已经杀了。”

    张泰叹了口气又说:“这件事情难为你了,内奸不除,军心不安,但是我老张也晓得你的难处,你张家子嗣艰难,现在好不容易才有了一点喜讯,被这样生生的断送了,你就是想要骂我两句,我也绝无怨言。”

    “现在不是生儿育女的好时候,只要我们打赢这一仗,孩子将来总会有的。”张俭对张泰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丝毫都不感到奇怪,五蠡司马有一项职权,就是专门说这些事情的,他有督查大将的权利。

    张泰冲着张俭抱抱拳头说:“此事到此为止,你我三人知道就好,既然您已经睡醒了,现在就轮到我睡了。”

    说完就一头倒在地上盖上毯子继续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