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三节不死不休

第四十三节不死不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圣德女王同时有三个丈夫,金龙春,钦饭,还有乙祭,!谁艚想到一次小小的劝降,圣德女王同时就失去了正夫金龙春和副夫钦饭,另外一个副夫正在国内主持朝政没有来,否则的话,牛进达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圣德女王彻底的变成了寡妇。

    不要以为争宠这种事情只有女人会做,男人做起来更加的没头脑,两军阵前如此危险的地方变成了圣德女王后宫丈夫们的争宠的舞台。

    一段段文采飞扬的文字,一段段义正言辞的谴责,一阵阵悲天悯人的劝告,都不足以打动牛进达那颗冷酷的心,两个绝美的少年在八牛弩的狂响中变成了两堆支离破碎的烂肉,牛进达自己出身于书香门第,却无缘与这些高深的东西,成为了他这一生中最大的遗憾,所以见不得别人在自己面前卖弄学问。

    战争在一瞬间就开始了,死了丈夫的善德女王在八牛弩唱响的第一时间就发动了猛烈地进攻,骑兵,这样的地形条件下自然会出动新罗人引以为傲的骑兵,当年在大唐皇帝征伐高丽的时候,协助大唐进攻高丽的就是这支骑兵,他们成功的将渊盖苏文死死地拖在了元山,让大唐的军队能共横扫整个辽东。

    率领这支骑兵的统领就是大将军金庾信,牛进达认识,刚才就是这个家伙第一个上前劝降的,看在这家伙早年对大唐的忠诚的份上,牛进达没有下令杀了他,只是杀了两个见到没有危险,跑上前来争宠立功的王夫。

    士气这种东西从来都是一鼓起,二鼓衰,三鼓竭,士气落了下去想要再鼓起来难度不是一般的大,金庾信好歹也是新罗名将,知道这个道理这个时候唯有用鲜血刺激自己的士卒才能榨出他们最后的勇气。

    一刀砍翻了一个犹豫不前的部下,金庾信的骑兵终于可以冲锋起来了,两里地,战马刚刚跑起来就遇到了一道铁丝网这道铁丝网并不高,只要战马跳跃一下就能飞过去,大多数的骑兵都能过去,当然,也有好多的人过不去,被铁丝网紧紧地缠住,躺在地上挣扎。”第一道铁丝网为何不往高里拉一下?:牛进达回头问身后的校尉。

    “回禀大帅这是第一道铁丝网,目的就是为了防止骑兵逃跑,不是用来阻拦他们进攻的现在他们的战马速度已经跑起来了,自然可以轻松的越过来,但是想要回去,就难了,战马没有速度就再也不可能跳过这道铁丝网,他们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下马彻底的破坏掉铁丝网,而不是这样横冲直撞,不过,大部分的骑兵都会忽略掉这个小小的细节

    年轻的校尉呲着牙嘿嘿的笑着向自己的大帅解说了这样做的目的。

    无数的骑兵从四面八方越过了铁丝网向结成圆阵的唐军杀了过来,就像是海浪在拍击大海里的礁石。

    “投石机发射!”在骑兵越过第三重铁丝网的时候,牛进达下达了攻击的命令无数的独臂投石机立刻就开始工作,缠绕在独臂上的皮绳立刻就开始运作,配重青石落下长长的臂稍立刻就带着一颗黑乎乎的罐子转了半圈之后狠狠地将他甩了出去。

    当罐子还在半空飞舞的时候,军士已经将配重压了下来,将臂稍复位,又一个罐子沿着刚才的角度再一次被甩了出去。

    牛进达本来想问问罐子里装的是火药还是火油的时候,发现一颗罐子已经重重的砸在第一道铁丝网跟前,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有一些液体飞溅出来无数只罐子掉在地上,或者掉在人的身上都会碎裂,一些胆大的新罗骑兵自诩武艺高超,甚至会巧妙-地利用连枷击碎这些从天而降的罐子,虽然有人被这样的罐子砸死,但是在这些见惯了生死的新罗人面前,这样的死伤根本就不足以论。

    “闪开,这是火油,小心敌人放火,快走!”金庾信抬手嗅了一下溅到身上的液体,不由得大吃一惊,急忙催促部下快点离开这片死亡之

    除了金庾信就只有唐人知道这样做的目的在哪,当新罗骑兵填满了二三道铁丝网之间的空地的时候,一颗巨大的火药弹带着火花在人群里炸响的时候,巨大的爆炸气浪一下子就将附近的战马和骑兵撕成了碎片,红中泛黑的火焰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一道火墙平地里升起,生生的将新罗骑兵的队伍斩成了两截。

    “回去!”金庾信亡魂大冒,直到这一刻他才清楚的知道唐军到底要干什么。太晚了,骑兵善于!冲却不擅于掉头,一匹马从开始起步到完全跑起来需要足够大的空间,一时半会那里能够掉的过头来。

    数十匹战马浑身都是熊熊的火焰,刚才粘在身上的火油此时发挥了最大的效力。疯狂的战马和数十个疯狂的火人在第一时间就将战阵冲击的稀里哗啦,当他们的身体靠在铁丝网上再也不能动弹的时候,新罗人的骑兵终于想起了这些黑黑的罐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了。

    当这些罐子再一次从天而降的时候,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落在地上碎裂开来,然后再将落地的那片区域变成一片新的火海。

    哀嚎,来回的奔突,战马的嘶鸣声,在铁丝网之间回荡,火焰外面的大队新罗人只能隔着火焰看着自己的战友在火焰里挣扎。

    “冲出去”!金庾信的嗓音都已经变得凄厉起来,他推开围绕在身边的亲卫,亲自驱赶着十几匹战马,猛烈地向回头路冲了过去,战马撞在铁丝网上,被烈火烧的发了狂性,丝毫不顾铁丝网的纠缠,将铁丝网的立柱连根拔起,身上缠满了铁丝咆哮着继续往前冲,有些战马的脖子已经被铁丝生生的勒断了,脑袋偏在一边,被其余的战马继续拖着走,有的战马的肚皮被铁丝网上的尖刺生生的撕开,内脏拖在地上沾染上了火油,在地上燃烧,走了几步之后就轰然倒地。

    金庾信见战马已经冲开了铁丝网,长啸一声带着剩余的部下洪水一般的沿着战马冲开的道路向前奔跑,身后又有弩箭的尖啸声传来……

    火药弩箭在烈火中爆炸,火焰猛然间熄灭了,又在一瞬间迅速的爆燃,金庾信亲眼看见自己的卫队长被弩箭上的火药炸的四分五裂,自己的左臂上也有火焰在燃烧。

    顾不上理会这些,只有跑出弩箭的射程才是安全的,金庾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出来的,直到自己被外面的新罗人将他扶住,往他的胳膊上浇水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平安了,只是自己的左臂却传来一股烧肉的焦臭味。

    再一次回头望去,跟随自己闯出来的只有区区的一百多人,其中一半人的身上还带着火焰,不管往他的身上浇多少的水,都无法熄灭身上的地狱之火。

    唐人的军阵寂静无声,他们只是在看着大火在燃烧,铁丝网之间已经没有了惨呼声,偶尔有一两匹着火的战马在奔跑了两步之后轰然倒地。

    善德女王眼睛里噙着泪花,恨恨的将自己的马鞭不断地抽击在马鞍上,她很想哭,但是却强自忍住,咆哮着对金庾信说:“你不说在平原地带骑兵是无敌的吗?”

    上大等毗昙劝说道:“陛下,此战非军主作战不利,乃是因为唐人的计划过于歹毒的缘故,那些火油唐军以前就使用过,是我们疏忽了,怨不得军主,首战失利算不得什么,五十骑兵我们还损失得起,只要接下来小心从事,我们一定能够反败为胜。”

    金庾信满脸漆黑,看上去就如同恶鬼,慢慢的剥掉自己的铠甲,只见胳膊上的甲胄已经深深地烙进肌肉里,伸张了两下左手,感觉左手还能用,就吩咐部下将甲胄重新给自己披好,沙哑着声音对善德女王说:“陛下,我们没有退路了,不管唐人如何的强大,我们也必须死战到底,否则,高丽的命运就是我们的命运。

    微臣这就收拢部下,做第二次冲锋,微臣知道陛下在害怕,微臣刚刚也感觉到了无边的恐惧,可是陛下,我们万万不可停止战斗,这个时候必须继续进攻,不能因为爱惜军卒的性命就放弃进攻,否则,平壤的战局就会重现此地。”

    金庾信俯首拜了一拜就用右手扯着战马的缰绳再一次跨到马上,破破烂烂的左手伸出自己的长刀,和准备随自己再次进攻的新罗勇士的长刀磕碰一下,拉转了马头,面对剩下的骑兵大声吼道:“此战,不死不休,此战,破釜沉舟!”

    说完话自己带了一下战马,义无反顾的再一次向大火刚刚熄灭的战场杀了过去,这一次他准备先清除掉那些害事的铁丝网,这些不起眼的小东西尽然葬送了自己最精锐的五千部下,他很想看看自己破坏掉唐人的防御之后,他们是不是还有传说中那样强悍的战力。

    愤怒使得他忘记唐国是如何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