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四节配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牛进达站的高,自然看得就远,新罗人的战斗意志超出的预料之外,在这样铁与火的生死炼狱他们依然死战不退,见到前面修罗地狱一样的场景依然还能有勇气跨进铁丝网,这本身就说明他们已经准备为胜利作出牺牲了。

    怎样才能把钉子钉进木头?没有别的好办法,只有用铁锤一锤锤的钉进去,一锤子打不垮新罗人的意志,那就两锤子,三锤子好了。

    热气球上又响起了尖利的哨子声,校尉狞笑着对牛进达说:“大帅,您老且请安坐,请看孩儿们如何杀敌。”

    牛进达捋着长须满意的点点头,刚才那一战,虽然时间短促,但是战事却在最短的时间里就发展到了极致,这深得兵法的三味。

    看到求战的年轻人,老牛笑的越发的开心,拍着膝盖说:“只管去做,老夫就坐在这里看着,小儿女建功立业向来是老夫所喜闻乐见的。”

    校尉喊了一声诺就大踏步的走到军阵前面,摘取了一面黄色的旗子面向八牛弩军阵大声的喊道:“火药弩,标高三,五百步,火油弩,标高二,三百步,发射!”

    牛进达摇摇头,这样机械性的重复,应该对金庾信这样的悍将不会有多少杀伤力的,但是牛进达并不打算调整,能让年轻人快速的成长起来就是此战的最大收获。

    金庾信艰难的在弩箭中前行,不断地有部下倒在前进的路上,终于靠近了铁丝网,飞爪紧紧地扣在铁丝上,金庾信将飞爪的绳子拴在马鞍上,催马向回走,同时干这件事情的还有无数的人,这样做非常的痛苦,头上不断有弩箭掉下来·掉下来之后还会爆炸,每一声爆炸之后,就会有人命被带走。

    这需要极大地勇气才能克服,人类天生就对巨响和爆炸充满了敬畏·从雷声到火山爆发,都被赋予了强大的神话色彩,现如今这些神迹就降临在自己的头上,到了这个时候还能谨遵军令的军卒堪称悍卒。

    遇袭不乱,处变不惊,置死地而后生,这就是牛进达对新罗人的评价·眼看着这些悍卒纷纷倒在前进的后上,心中充满了酸涩,一条条强大的生命比不过一个小小的火药弹·这枚价值三百枚铜钱的火药弹就能将百战余生的悍卒撕成碎片,价值是不对等的。

    战争的形式正在改变,到目前为止,金庾信这样的悍将被一个年轻的校尉逼迫的亲自上了战场,-目同敢死队一般的亲冒矢石,这是旧军人的悲哀。

    突施死了,死的像是一个笑话,满大唐都在说这个笑话,但是老将们却齐齐的闭上了嘴·尉个恭哼哧了好久才挤出一句话:“小王八蛋回来之后,老夫要揍他一顿!”

    “确实要揍一顿啊!”牛进达自言自语了一句,云烨的新式作战办法·彻底的将原来的作战方式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也就是说自己这些人也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总觉得哪里不对,棍棒胜于拳头·弓箭胜于棍棒,难道说这就是进步?现在看到一个奶毛都没有消褪的小伙子骑着金庾信这样的老将痛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老牛高兴起来。

    热气球上又传来刺耳的哨子声,一个铜管从天而降,亲卫拿到牛进达面前,扭开铜管,倒出纸条·上面只写了简单的几个字:“三道铁丝网已被破除。‘

    牛进达咧嘴笑了一下,就把纸条递给了校尉·校尉的脸顿时变得通红,拱拱手就快速的跑了出去,见到校尉已经有些恼羞成怒了,愤怒的吼着要求八牛弩加快射速的时候,牛进达站了起来,制止了校尉的怒吼,命令自己的骑兵出动,沿着最外围的三道铁丝网做骚扰性的进

    ‘武器有的时候固然重要,但是必要的身体接触一样非常的重要,战场之上千变万化,作为一位优秀的统帅如果只想依靠强大的武器来获胜,未免太小看天下英雄了。

    五蠡司马冯源笑着接口道:“大帅您自然是百战之名宿,梁科这些后辈小子还需要您的指点,战阵从它诞生之日起,就成了一种勇气智慧的较量,没有您这样的老帅照拂,那些年轻人成不了大气候。

    牛进达用望远镜看着年轻的校尉带着骑兵在圈子外面厮杀,虽然没有出现一两个勇冠三军的人物,却一个胆怯的都没有,锋利的战刀不断地在火焰中闪烁着光芒,虽然在小范围内迅速形成六花阵以多打少有点丢人,遇到一两个强悍的新罗人还会被人家逃出去显得弱了些,总体上倒是的中规中矩,遏制住了金庾信的疯狂进攻,这样的场景不出在正前方,而是普遍的出现在。”猛将去了哪里?“牛进达似笑非笑的看着冯源:”我大唐的勇猛男儿去了那里?我记得这样的男儿我大唐应该最多才是。“

    冯源笑着回应道:”大帅有所不知,现在军中选拔将官,不再是以勇猛论英雄,您想要看到薛仁贵,薛万彻那样的猛将,恐怕要失望了。”强兵,强兵!没了强兵,何谈血气之勇,今日之战,最出彩的是新罗人而不是我大唐将士,好男儿视生死为等闲事,慷慨悲歌的悍将才是军中之魂,郭孝恪他们虽然死的惨烈,但是他们的事情能让大唐人胸中的血气为之一荡,将士们白衣素冠,郭孝恪万世流芳,足以为吾辈楷模。

    云烨就算是万里征战无敌于天下,五万大军在沙漠里虎视鹰扬视天下英雄如同无物,屠杀雄才如同屠狗,那又如何,老夫就是不服他,战刀下拼出来的英雄才是英雄。

    云烨的胜利只能表示大唐军械的胜利,算不得英雄!”

    老牛越说似乎越生气,重重的一拳砸在身边的座椅上。

    “云帅在西域扬我国威,仅凭麾下五万熊罴之士就令西域诸国不敢往东多看一眼,这是何等的威风,大帅对晚辈弟子过于苛求了。”

    不论金庾信如何努力拼杀,对于机变百出的唐军依然束手无策,战场上手弩弩箭横飞,不管多么强大的战士先是被弩箭杀,杀不死再用小型的火药弹杀,等到强大的战士变成半残了,才会有人上来补上一刀。

    这样的场景在自己的身边到处都是,金庾信怒吼一声,远远地将手里的连枷扔了出去,砸倒了一位偷偷摸摸准备袭杀自己副将的唐军,眼看着那个唐军吐着血从马上掉了下来,心中才感觉好受一些,听到了自己军阵中的鸣金声,缓缓地退出铁丝网地带,回到了本阵。

    “这样的厮杀没有任何的意义。”善德女王一上来就定下了说话的调子,现在大家能谈的只有撤退或者休战。

    金庾信死死地盯着善德女王说:“如今将士的士气刚刚被点燃,贸然撤军是对战死者的亵渎,请陛下给末将一点时间,末将一定会击破唐人的军阵。”

    善德摇摇头道:“金将军,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唐人这是在故意要我们流血,刚才在你突破三道阻拦之后,他们才派出少量的军队出来和你作战,而我们在能挤到一线的兵力太少,如果去的人太多,那些人立刻就会遭受唐军的火药弹的袭击,你总是用同样的人手和他们作战,这就是添油战术了,我甚至认为,他们是在拿我军在练自己的兵。”

    金庾信何尝不知道这些,眼看着自己的努力都化作东流水,战死的将士遗骸依然在扑倒在战场上,再看看自己破破烂烂的左手,不由得悲从心来,泪流满面。

    上大等毗昙朝着金庾信拱手说:“将军,您已经尽力了,天地可鉴,神鬼尽知,您也许还不知道,就在此刻,张亮那个恶魔再一次杀进了我国,攻城掠地无恶不作,他的食人儿更是吃人吃的肆无忌惮,大军所到之处犹如鬼境,将军,求您了,我们回去。”

    金庾信悲伤地指着善德女王和上大等带着哭腔哀求道:“我们再试试,再试试,作战不能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那里都不尽力,哪里都会打不下来,唐军强悍,我们在起兵的时候就已经很清楚了,没有哪一支唐军是好对付的。

    您总是想带着大军到处救火,这是行不通的,他们三支军队轮番的和我们作战,最后被拖垮的只会是我们,不如先忍一忍,拼着伤亡惨重也要灭掉一支敌军,伤敌五指不如断其一指,这个道理以陛下的睿智不会不明白吧。

    让陛下在这片大地上疲于奔命就是唐军的奸谋,您万万不可中计,上大等,下关受到骚扰,伤害,金庾信感同身受,虽然哪里是您的封地,请您暂且忍一时之伤痛,日后金庾信一定会赔偿您的损失,只求您再给我们一次机会,让我们试试夜间的攻击,如果夜袭还是不成,我们就一起回国等死吧,大唐的皇帝一定不会放过我们。”

    “金庾信无理!”上大等毗昙大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