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六十六节志向不同

第六十六节志向不同

    熙童指着云烨的身后慢腾腾的说:“那个死胖子也来了,他就是一只专门吃死尸的秃鹫。“”他要是不来,你们两个在这片地方跟本就立不住脚跟,怎么来的还要怎么回去。“云烨用刀子将上面那层已经烤熟的羊削了下来装在盘子里递给满身都是血污的熙童。

    熙童放下烤肉,拎过来一个酒坛子,撕开上面的封蜡猛猛的喝了一口之后抱着酒坛子人有些萎靡,寒辙也抱着一个酒坛子 失去了说话的兴致。

    云烨把烤肉的活交给了刘进宝,盘着腿在毡子上坐好,对俩个如同被寒霜打了的兄弟说:“见识大食人的凶悍了?听郭平说你们算得上死伤惨重啊,怎么样?想当国王的心稍减了没有?”

    寒辙扭头看着走近的何邵,指着他问云烨:“有了这个死胖子难道说你就能扭转我们的颓势?优素福在你这里惨败,这样的惨败我就不信他能淡定下来,接下来一定会向我们开战,你走了,倒霉的还是我们,我们以后的日子难熬了!“”我婆娘把你们请过来帮我,兄弟自然是感激不尽,情义归情义,国事归国事,这两者不可混为一谈,北庭都护府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战略目标,自然就要回国,这一点不容置疑,你们在这片土地上肆虐了一年多,也捞的差不多了吧?够了就收手,一个回藏南当神棍,一个回河北当土豪,都是不错的选择,为何一定要来到这里当什么国王,这是给子孙招祸啊。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自己当国王的想法的?寒辙,我知道你干这些事情就是吃饱了撑的,熙童,让你婆娘消停一下啊,你不是只有她一个婆娘,你后面还有二十几个婆娘呢。小铁现在还躺在驼城上昏迷不醒呢,你疼老婆,难道说就不疼儿子?”

    熙童皱皱眉头正要说话,远远地就传来何邵公鸭一样的声音:“熙童兄,寒辙兄,万万不可离开这片风水宝地,其中缘由且听小弟一一道来。

    小弟盘恒在西域已经一年有余。对这里的风物人情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西域之地乃是富庶之地。物产很丰富,不管是麦子,还是棉花,或者是山里的玉石,铁矿,铜矿,都不是咱们中原能比拟的,两位只要能在这里站稳脚跟,小弟就能打通从这里到中原的商道。

    你们负责在外面抢劫,小弟负责向中原贩售。再时不时的借用一下云烨的威风禁止西域的商贩进入中原,哈哈,你们想想,我们会发多大一笔财啊!“

    重新肥起来的何邵喘着粗气艰难的坐到毡子上,今天走了十里路。确实要命。

    云烨看着正在那手抓羊肉吃的何邵,只想一巴掌抽死他,自己正在劝说他们两人离开,这个混蛋什么都没有听清,以为三个人正在商量发财大计,所以废话张嘴就来。

    寒辙笑道:”正有此意,何兄果然是商贾中的大人物,随便说说就立刻为我等兄弟找到了一条发财大计,小弟求之不得,想必熙童兄也没有什么意见吧?“

    熙童大笑道:”正该如此,我等兄弟纵横西疆,各个都是英雄好汉,只要我们联起手来,定能大大的发财,何兄放心,抢劫杀人之事就交给为兄来做,只要你能把货物运到长安贩卖就成,却不知云侯意下如何?“

    何邵拍着肚皮非常的开心,云烨说了很久都没有让这两个桀骛不驯的人物答应合作,自己不过三言两语就成功的达成协议,剩下的就是股份分配这样的小事情,这个世界果然是利益动人心啊。

    云烨的脸色黑的就像锅底一样,眼看着他们三个人喜气洋洋的拿着酒坛子碰来碰去的喝酒,自己此时却愁肠百结,这三个人现在都疯了……

    事情脱出了自己的控制范围就不去控制,熙童,寒辙都不愿意离开,他们不知道西域马上就会成为战国时代,只要十六王到了西域,还想发财,能保住命再说吧。

    仰面朝天的躺在毡子上,难得今天是个好日子,天上没有云彩也没有沙子,小苗把夫君的脑袋搁在自己的腿上,两个人都不愿意搭理那边正在喝酒的三个人。

    明白人说糊涂话啊,何邵不一定不知道自己的心思,但是他故意装疯卖傻的想要和熙童,寒辙取得联系,其中有没有自己参加并不重要,自己摆明了是要回长安的,新来的北庭都护何邵有一万种办法可以让他混进这个发财的小群体里。

    原本就没想能说服他们两个,云烨不过是想做最后的努力,何邵的到来彻底地让这个努力成了泡影,也罢,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不说那些恼人的事实,四个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非常好,杯筹交错之间太阳已经西下,瞅着天边的红霞,云烨在熙童,寒辙,以及何邵的肩膀轻轻地按了一下,指着营寨的方向说:”明天我就要走了,云家的势力也会彻底的从西域清空,你们的生意就不要算我了,既然你们喜欢,那就去做吧,只是小心十六王,他们没有一个善与之辈。

    这一次的出征,或许是我最后的一次出征,从今后我想做一个田舍翁,这些年总是东奔西跑,老祖母没时间孝敬,幼子无人教育,妻妾嫁给我也在独守空帷,说起来这辈子过的很亏,迷迷糊糊地就已经人到中年,现在好了,可以老老实实地过几年安生日子。

    你们还有在荆棘里开路的勇气,只愿上苍能够保佑你们心想事成,我回到长安之后你们记得给我来信,好让我知道你们还活着……“

    说到这里云烨的眼睛里已经有泪花闪现,强自一笑,一口喝干了坛子里的残酒,踉踉跄跄的就往大营的方向走,小苗赶紧搀扶住云烨。”小烨!‘熙童喊了云烨一声。

    云烨停了一下,朝后面摇摇手,就慢慢爬上旺财宽阔的后背,不用催,早就想回驼城的旺财就带着云烨一溜烟的向驼城奔去。

    “我家侯爷给诸位留了些东西,等我们明日走了之后,你们就能去拿了。”说完这些话,刘进宝朝他们三人拱拱手,也跨上自己的战马迅速的离开。

    回到了驼城,整个驼城一片死寂,将士们也一个个阴沉着脸,其中以程处默的脸色最难看,范弘一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他确实说不出来话,一天之内杀了三万多降俘,不管是谁心里都不会太好过,杜如晦很给云烨面子,为了不让云烨难堪,请他去安抚招待自己的盟友,自己接手了驼城的政务,请出皇帝的旨意,命令范弘一将三万多大食人带到山脚分割开来,然后用五个时辰的时间,将这三万多人全部杀掉,唯一的原因就是没有办法将这三万多俘虏全部带到大唐,杜如晦固执的认为,这些人迟早会是大唐的祸害,也不能放在西域,这只会大大的增强十六王的实力。

    “杜老贼丧尽天良!”程处默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迸出这几个字。

    “你还要杜相怎么做?他原本用不着背负这样的恶名的,陛下一道手书下来,我们难道不做了?睁大眼睛看清楚,那些大食人对我们充满了仇恨,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媾和的可能,以前我想避免这样的情形发生,还是杜相点醒了我,他手里就有陛下的旨意,每战不留降俘!

    我们故意放走突厥人已经在朝中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一次倘若再对大食人心慈手软,信不信,回到长安之后,你程处默所有的功劳都会化作东流水,这一次杜相没有做错。

    我知道你们对奋勇作战到最后一刻的大食人心存敬意,这是军人的想法,不是政客的想法,现在,战争结束了,你就必须把你军人的思想往政客这一面修正,回到长安你就少出门,给你令箭,你连夜带着两万骑兵开路,我们从现在起要全速回国,驼城上的补给已经到了一个危险的境地了。”

    程处默用马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拴马桩,害的这匹庞大无比的顿河马连连后退。程处默什么都喜欢大的,尤其是战马,打扫战场的时候,他一眼就看中了这匹马。据说这是大胖子优素福的坐骑。这匹马体重足足有两千斤,几乎超出别的战马四成。

    见程处默要往这匹马背上爬,云烨一把就将他拽了下来:“不行,这匹马不能给你,你还是骑你那匹乌骓,这匹马我有用处。“”又怎么了,人杀了也就是了,怎么连马也不给我,这是我的战利品!“程处默终于爆发了。”我知道!这匹马的用处大着呢,咱们远征到了大宛,难道就不给陛下带两匹宝马回去?看看你的告身,还是从五品,丢不丢人啊,长孙冲都已经是正四品的银青光禄大夫。“”还不是拍皇帝马匹得来的!“程处默咕哝道。”你还说对了,这匹马我就要拿去拍皇帝的马匹,最丢人的是我还要帮你去拍!趁着这个机会把你的官职弄到四品,你不要再惹我生气了,我今天还一肚子的不舒服。“

    程处默到底还是一边用马鞭抽击空气,一边骂骂咧咧的向骑兵的营地走去……

    ps:

    第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