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一节苍蝇!

    杜如晦一个人跪坐在高台上,面前有一碗酒,天上有一轮上弦月,酒碗里也有一轮上弦月。老夫子就直挺挺的跪坐在那里,似乎非常的孤独。”驼城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安慰不同的人一定要用不同的办法,对于程处默你只需要用最粗暴的法子对付他就成,因为他爹从小就是这么安慰他的,没事干崩一脚,程处默就上墙了。

    对于杜如晦这样的老夫子,就不能粗暴的对待了,必须讲道理,可是他自己就是出了名的人精,你要想安慰他,无论如何需要比他高明才是。

    好在云烨还知道剽窃,一首《月下独酌》就成功的将杜如晦的心思从三万多个死人身上拉了回来,抬头瞅了一眼云烨翘起了大拇指,一面品味着这首诗,一面不自觉地端起酒碗,轻轻地啜了一口,心情虽然还是有些沉重,至少此时已经有了饮酒的想法。”大唐军队大规模杀俘,开国以来只有三次,第一次就是在李元吉在河北杀窦建德部署,那一次杀了一万七,第二次是陛下在洛阳杀王世充旧部,杀了一万二,第三次就是杜如晦在西域,坑杀了三万三千六百名大食人,老夫比息王和陛下合起来杀的都多。“

    云烨躺在毡垫子上,双手结在胸前,不住的把玩手指,玩了一会转过头对老夫子说:”我在高丽杀的人之多你想不到,侯君集在草原是怎么杀人的,你也想不到,牛进达杀了多少人你也不知道,现在张俭也在新罗杀人。你也不知道吧?这些都是我们将门的秘密,你们文官是不可能知道的,其实让我来下手,也没有什么问题,了不起就是一个数字的增长罢了,反正不管是在高丽,还是在南海。我杀的人还少了?

    大王城变成了地狱之城,螃蟹岛上阴风惨惨。白骨遍地,据说白日都能听见鬼哭,这就是我干的,反正已经有了屠夫的名号,你就不应该帮着我遮掩,我打算拿血手人屠这个名号去吓唬人,生生的被你给搅黄了。

    怎么样,听了我的话,是不是觉得亏得慌?好心帮忙结果人家还不领情。”

    杜如晦呵呵一笑,又小口喝了一口酒。砸吧了两下嘴唇品味完美酒笑着对云烨说:“三十来岁的人,怎么还是一副小儿心态?罪过不是简单地叠加,你常说压垮骆驼的是最后一根稻草,所以老夫这头老骆驼想帮你这头年轻骆驼分担一点重量,你的路还长远。不像老夫已经走到了尽头,就算是史笔如刀有能耐老夫何。”

    云烨烦躁的在毯子上翻滚两下,敲敲自己的脑袋道:“你们怎么都要对我这么好?老牛是这样,老程是这样,太子如此,魏王如此,娘娘也是这样,老魏那样一个方正的人,对我也只有警告,从未有过实质上的伤害,这样下去,你们就不担心会养虎为患吗?”

    “养虎?你高看你自己了,你最多算是一头猎狗,一头聪慧的猎狗,不过还好,你这头猎狗这些年东奔西走的咬人,都是为了这个国家,私心很少,算得上是这个国家和族群的猎狗,不是皇家或者别的什么人的猎狗,就因为你心里有这份大义,才能让我和老房,老魏,这些人在很多事情上对你退避三舍,能避免和你起纷争就避免,你难道真的以为我们几个人都是吃素的不成?”

    说道慷慨激昂的地方,老杜一口抽完碗里的酒,长长的打了一个酒嗝冲着漫天的繁星大声道:“世人诽我,谤我,史书咒我,骂我。那又何妨?我杜如晦自问清清白白,坦坦荡荡,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族群,我背负恶名又如何,哈哈,云烨,你说的没错,老夫在退隐之时还能大放一次异彩,变成神憎鬼厌之人,正好和过往做一个交代,老夫不亦乐乎!”

    酒喝得有点急,云家的烈酒就不是这么一个喝法,老杜踉踉跄跄的回了自己的房间,不过心结好像已经解开了,今晚大概能睡一个好觉。

    云烨彻底的摊开身体,仰面朝天的看着天上的明月,懒洋洋的不想离开,酒意上涌,冲着漫天的繁星妩媚的笑了一下,就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那日暮坐在床前靠在栏杆上睡的死死地,云烨只觉得口渴的要命,赤着脚从床上跳下来,抱着茶壶咕嘟嘟的猛灌,正在喝水的时候,却听见一声尖叫,小苗端着一个饭盘站在门口,眼睛死死地盯着云烨。

    外面的寒风涌进来,云烨这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犹豫了一下,还是感到口渴,这个时候喝水比较重要。

    “死丫头,不知道把门关上啊,风吹进来了,昨晚帮着夫君擦身子的时候没见你反应这么大。”那日暮一个箭步冲过来咣当一声就把门关上,再回来给云烨披上衫子,埋怨道:“口渴你叫唤一声我帮你拿过来就好,自己光着钻出来好看啊。”

    “渴死我了,你昨晚就没想起来给我灌水?”云烨把眼睛一横,斜睨了那日暮一眼。

    “灌了,都喝两壶了,再喝的话,担心您尿床!”那日暮捂着嘴巴开始笑,后来可能觉得自己说的笑话非常的好笑,笑的身子软软的往下坠,坐在地板上还上气不接下气的指着云烨说:“天底下第一位尿床的大将军,哈哈哈哈哈。”

    小苗的脸涨得通红,她现在还非常不习惯云烨和妻妾们之间的调笑,非常辛苦的忍着笑意。云烨没好气的接过小苗手里的木盘对她说:“想笑就笑,别忍着,知道你快不成了,这不是没尿床吗,有什么好笑的。“

    话音刚落,小苗就笑的前仰后合,估计发现了笑点所在,和那日暮抱着就笑的快要昏死过去了。不管这两个傻婆娘,云烨把饭盘放在桌子上,依然是千古不变的羊肉汤,这东西喝一两回是享受,要是一天吃三顿,就要了命了,可是肚子里空空的,敌不过强烈的饥饿感,云烨稀里哗啦的就吃完羊肉汤,一碗羊肉,两个面饼,还是感觉有点饿,想要小苗再去端一碗,却发现两个婆娘不笑了,在桌子底下嘀嘀咕咕的,朝桌子底下瞅瞅,发现那日暮指点着自己的胯间,正在对捂着眼睛的小苗咬耳朵……

    胡乱洗了一把脸,穿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把空间留给两个诡异的女人,小苗把脑袋埋在那日暮怀里不肯露头,那日暮不断地冲着丈夫抖眉毛。

    驼城已经在走路,晃晃悠悠的,地平线上有两大群人围着两座小山包如同蚂蚁一样的搬东西,那该是熙童和寒辙,小山包就是云烨给他们留下的甲具和武器,这些东西都是唐军看不上的废物,虽然价值不菲,一旦要云烨把这些东西全部运回长安,那就是彻底的把豆腐弄成了肉价钱不划算。

    只要是回家,就没有人嫌路远,在战场休整了三天,伤员全部都上了驼城,好些人躺在甲板上晒太阳,顺便小声地算计自己到底立了多少军功,回到长安能得到多少赏赐,三年多的辛苦如今终于结出最甜美的果实,这是他们应得的,没什么不能说的。

    大量的武器被消耗掉了,背负驼城的骆驼也感到轻松,脚步迈的轻快,远比来的时候走的快捷。田元义不再卡驼城上的补给了,再有半个月就能回到碎叶城,到时候要什么有什么,所以,不管是驼城上的伤员,还是驼城底下的骑兵,日子都好过了许多,伤员居然每人分配到了一个罐头,坐在阳光底下,拿手从黑瓷罐子里捞出一块块果子塞嘴里,日子逍遥无比。

    进入阿拉木图,气氛就非常的不好,这里来了很多奇怪的人 ,都是大唐的官吏,胆子大到了想要检查大军的地步,程处默不愿意,人家就找了一大群人死死地挡在大路上,准备死谏,还说不管是谁进了王爷的地盘都要受到盘查。

    当驼城走过来的时候,云烨丝毫没有打算让驼城停下来,那些拦路的人跑了一大半,但是也有些不信邪,这都是在国内养成的坏毛病,老百姓现在都不怕军队,踩坏了秧苗都要赔偿,所以他们以为驼城也会在最后关头停下来,云烨只不过是在吓唬他们。

    驼城没有停,直接从那些躺在地上的人身上踩了过去,等到驼城走远,阿拉木图的官员想要给那几个人收尸,这才发现,地上只有几张破破烂烂的人皮……

    十六王的人这么快就已经开始接手封地了?云烨怀着这个疑问,继续前行,当他来到碎叶城的是时候,怒火几乎让他失去了理智,自己留守的官员,被人家高高的挂在路边的木头桩子上。人虽然还活着,也只剩下一口气了,碎叶城城头挂着一个奇怪的旗号,什么火凤国,从来没有听说过。”全军戒备,准备攻城!城破,三天后封刀!“

    ps:

    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