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一节畅想

    (有读者说唐朝没有宗人府,只有宗正寺,这是对的,宗正寺管辖的就是皇族,说穿了就是管宗族里所有事情的机构,宗人府是一种口语化的称呼,作者在力求将这些复杂的东西简单化,在这里先做下说明。)

    “贞观二十年仲夏,有黑衣人纵跃于皇宫,喧闹于帝居之侧,帝大怒,将黑衣人全部弃市,擒太子承乾,魏王泰,蓝田侯云烨于宗人府,京畿哗然。

    时有皇亲长孙氏窃窃焉,后选宫人,有一女子光华夺目,美艳不可方物,时太子,魏王,蓝田侯游冶皇家园林,偶见之,惊为天人,遂生好逑之心。

    互不相让之下,遂以从人之武力定胜负,美色惑人,可怜两百从人无辜命赴黄泉之内,美人婉转投缳于梁柱之间,昭昭白日之下竟有如此之恶事,夫子曰:耻!”

    颜师古因为两百余具尸体之事问遍了长安勋贵,却无一人胆敢告诉他实情,最后好不容易从长孙无忌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怒不可遏,铁笔直书,发誓要将这三个色胆包天的混账牢牢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并且做好了接受这三人的反击准备,特意刻了竹简送进皇宫,作为备注,自己整日留在家中,等候恶徒上门,痛斥之后,就欲自戕,彻底的绝了三人想要篡改的心思。

    李二看了竹简之后嘿嘿一笑,就命人送去存档,没有做半点的解释,自己头上的丑事已经数不胜数,也不在乎这一点,至于那三个混账纯粹是自作自受,李二不觉得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地方,说太子准备谋反,还不如说他们三个是混账,这样挺好。只是他的眼睛落在桌案上的一株九死还魂草的时候,目光顿时就黯淡了下来,长生真的如同云烨所言就是一个笑话。

    万民宫的夜晚亮如白昼,四面玉牌发出白色的光芒,将整座大殿照的光辉无比,从长安街上抬头就能看到这座辉煌的宫殿,现在万民宫已经很少有人叫了,当初连皇帝名讳都没有避讳的宫殿名字已经逐渐的被世人遗忘,取而代之的就是光明殿。

    “史书上有臭名声的人多的是,多我们三个也不算的什么,反正我从来没指望被史书颂扬,被颂扬的人一般情况下日子过得比较恓惶,相反,顶着臭名声的杀才一个个活的生龙活虎的祸害人间,所以我才不在乎。”

    云烨脸上贴满了纸条,只要一说话,那些纸条就四面飞扬,将手里的纸牌恨恨的甩了出去。

    李泰的嘴里就有点发苦,这样豪迈的说自己不介意遗臭万年的话他可说不出来,因为他一门心思的想要当学问一途的圣人,品性不能有瑕疵的。

    李承乾早就被帝王术训练的皮厚心黑,听到自己的臭名声之后连个表情都没有,只要能当上皇帝,说的再难听一点他也不在乎。

    “其实也简单,你们三人中有两个脸皮厚的,一个脸皮薄的,只要把这个故事重新解读一下就好,比如真正抢夺美女的是承乾和云烨,青雀与他们两人完全不同,只想保护那个女子不受伤害,也想阻止他们两个的从人相互攻伐,结果……”

    长孙冲的脸上的纸条也很多,至于程处默那里就只能看见白茫茫的一片,眉眼什么的早就看不见了。

    李怀仁砸吧两下嘴说:“坐牢其实也不错,如果有两口就喝,有你们陪着一辈子不出去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李泰撇撇嘴不肖一顾的说:“你那个小心眼的大哥怎么还是在针对你啊,你又不是王世子,将来继承你爹爵位的是他,老防着你干什么?你的那个伯爵的爵位也不错啊,是你自己弄来的,这些年咱们几个除了云烨以外,就数你放马血战的次数多,武安伯的招牌也是响当当的,我们认的也是你武安伯,你留在河间王府做什么,外面又不是没有宅子住,想要搬出来和我们几个谁说一声都能给你准备一份家当,至于死气掰咧的受那份罪。”

    “已经搬出来了,净身出户啊,家里的东西我一样没要,现在就靠我那点俸禄过活,日子过的恓惶,以后喝个花酒,开个场子的时候付账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河间王的子孙过的不如王屠户,你是活该啊,你老婆也是个能干的,想干点什么就让她去找辛月商量,这点破事请还轮不到放在我们兄弟的桌子上说。

    以后该喝的花酒接着喝,该开的场子继续开,少喝一顿就算我们兄弟丢人。”

    长孙冲放下手里的纸牌,把脸上的纸条子也揪下来,神秘的对其余几个人说:“你们关在牢里的时候,我听我爹说,朝廷打算将南海上的一些海岛卖人,你们说这事是不是冲着远岛去的?烨子,南海的事情你最熟悉,说说那里的情形。”

    既然要说正事,几个人都把手里的纸牌放下,打算听云烨怎么说,包括李承乾都把耳朵竖了起来,说到底没当上皇帝之前,什么可能都会发生,留一个退路没什么错。

    “南海上的岛屿卖人?谁敢买?那里可是真正的天高皇帝远,陛下的旨意想要传达到远岛,没有一年的时间根本就不可能。

    知道南海有多少岛屿吗?那里是万岛之地,卖的光吗?你就算把大唐现在所有的百姓都迁过去,也填不满那些岛屿,贞观十九年咱们的人口加起来还不到一万万,这还是这些年百姓不愁吃喝百姓们猛生孩子的结果。

    我当年之所以选择远岛,就是看中那块地方的便利性,只要向深海再前进几千里,还有更多的海岛,最大的一块地方不比中原小多少,卖海岛,卖一百年也卖不到远岛,你们就放心吧。”

    程处默愣愣的问了一句:“有那么大?”

    李泰从窗台上拿了一块晒干的馒头慢慢嚼着说:“可能比那还多,没去过那地方的人,根本就没办法想象,我看到的海岛就数不胜数,大哥,你以后当皇帝了就该好好地把那里开发一下,现在大湖那些地方已经日益繁华,岳州已经成了通都大邑,据说人口已经超过东都洛阳了。

    以后再要开发,就该是岭南,慢慢的往南推,这是几百年的事业,其实父皇的心思就不在于阗以北,那里是苦寒之地,根本就比不上南方富饶。

    不说别的,光是从安南拿回来的稻种,就能保证一年俩熟,北方除了沙子牛羊还有什么,谁稀罕那几头破骆驼。”

    “地不在大而在精,我们不能把所有的地方全部占光,终究不能把别的种族都赶走,这样做到最后,那就真的举世皆敌了,如果常年战乱不断,这不是一个国家的常态。封王只会分配到荒原,不可能再分封在中原。”

    李承乾第一次当着众人说出了自己的政治主张,如果不出意外,跟前的这几个人就是自己最核心的统治班底,把自己的主张早点说出来,让每一个去考虑,到时候一旦施行起来,就不会太突然。

    李二自然是宏图大略的,在他的统治下,帝国进行了无限制的扩张,版图现在早就超越了两汉,达到了自己能控制的极限,但是这样的控制是脆弱的,是不可能长久的。听李承乾话里的意思,他要做的就是有选择的开发富饶之地,将蛮荒之地分封给诸王做为国家的屏障。

    这样的分封朱元璋干过,云烨是清楚的,燕王朱棣还是推翻了正统王朝,这样做的变数太大,封王的权利要远远的大过节度使,这是一个弊端。

    中国自古以来的统一都是由北向南,从来都是北方人统治南方人,这和军事有关,与富饶无关,不管南方的百姓创造了怎样的灿烂文明,都敌不过来自北方的铁蹄,几代人,十几代人创造的灿烂文明,都会被野蛮的铁蹄踏的粉碎。

    “军权!军权绝对不能和治权同时赋予一人,除非这个人是皇帝,我甚至认为,刑律应当是一个独立的部门,不应该受到三省的牵制!这样一来,军权,治权,法权这三个权利应当是一个帝王最强有力的支柱,缺一不可。否则,就是在自取灭亡。”

    长孙冲用树枝在地上寥寥几笔就把帝国的疆域图画在了地上,指着晋阳,洛阳,长安这三个地方说:“三都的格局太小了,我以为,帝国的东都应该在涿郡,南都应该在广州,再加上西都长安,才算的上真正的三都,这三个地方应该修筑秦时的驰道,如果能以钢铁为轨,三十里设一驿站,由骏马拖拉车厢,这样一来,一日夜间可走千里,皇帝巡视自然会非常的快捷,如果地方有变,中枢军队弹压,也能快速的抵达,就能将事态控制在萌芽状态。

    我x夜为我的想法折磨,不能安然入睡,如果此生能达到这个目标,我死而无憾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