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三节娃样子

第四十三节娃样子

    十五天的时间,对于生活极度丰富多彩的长安人来说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太子,魏王,云烨争女人打破头的事情,已经没人提起了。

    至于死了多少人谁知道。但是大家对那个投缳自尽的美女却浮想联翩,这得美丽到何种程度才能让长安城里最大的三个纨绔打的头破血流?

    其中最兴奋的就要数那些青楼里的老鸨子们,书院的学生是不介意在可以时间写点东西挣些钱的,更何况自己写的东西还能配上曲子在歌剧院演出,这实在是太让人兴奋了。

    什么?这是关系到太子,魏王,还有自己的老师?

    有什么关系,书院里没规定不许传这些事情,越是大人物造成的影响就越坏,书院子弟必须秉笔直书,彻底揭露勋贵们腐朽和无耻的生活,于是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出现了十几种真相,其中最让长安百姓称道的是一个无忧子的家伙写的一部叫做《离恨天》的剧本。

    大戏上演之日,云烨特意去看了,结果差点被气死,辛月她们也气得当场就要将剧院烧了,云家不要了。

    舞台上的李承乾和李泰都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只是爱慕那个叫做簪娘的女子,开始的手段并不激烈,只是当大胖子云烨画着花脸带着恶奴上场的时候,整部戏的场景才被推到*。

    大胖子云烨仗着自己被皇帝宠爱,抢先从皇帝那里要来了簮娘,并且对着李承乾和李泰百般炫耀,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云烨转身问李泰:“这剧本谁写的,够砍头了。”

    李泰和希帕蒂亚看得津津有味,不耐烦的回答说:“杀不了,是上官仪写的。我爹也看过,我娘还说写得好来着。看戏,看戏!下回该找个更加英武的人来演我比较好。这一个一看就一身的脂粉气。”

    虽说改了名字,换了时代。可是你他娘的倒是把场景换的好一点啊,皇宫里肯定不行,但是用云家庄子的远景也不合适吧?

    “凄惨惨奴家束手无策,冷清清四海皆孤寂,闹哄哄一场皮影戏,可怜怜红颜自薄命……”一场断肠曲,一首离魂歌。把一个美人儿彷徨无计的场景描绘的让人潸然泪下。

    皇帝说到底是被愚弄了,那个和尚现在成了什么云烨不知道,只是觉得成为飞灰的可能性很大,太子。李泰,还有自己三个人都被揍的如此之惨,那个和尚一旦成为李二泄愤的目标就可想而知了,光天化日之下杀一个所谓的高僧不合适,更何况在一开始。李二自己说番僧乃是绝世高人来着,这时候再杀,就显得自己很蠢。

    十五天期限到来的时候,云烨还打算和那个番僧辩论一番,重新宣扬一下自己的正面形象。但是这事好像没人提起,上了一回早朝,发现朝堂上一片平静,李二闭口不谈番僧的事情,房玄龄这样好记性的人好像也忘了这回事,长孙和无忌只是大谈要将东京搬迁到涿州的必要性,因为他的老家赵州就在涿州附近。

    大家都想赶快把这件事糊弄过去,只要皇帝不提,大家乐的装聋作哑。

    好不容易等到簮娘将一匹白绫很熟练的抛上梁柱把自己挂在上面的时候,辛月的一张脸就已经变成紫青色的了。小苗的手上甚至抓着一截子椅子扶手,那块木头被她生生的扯下来了。

    辛月的眼睛里胡冒光芒,咬牙切齿的说:”她喜欢挂,起就让她挂个够,一天不挂十次就不算挂,老钱!去把那个妓子买下来,今天回去就挂到房梁上。”

    诰命夫人发话了,老钱摩拳擦掌的带着几个人就去了,他也觉得不弄死这个败坏侯爷名声的贱婢简直对不起自己。

    希帕蒂亚惊讶的看着辛月说:“她就是一个演戏的,你挂她干什么?”

    辛月冷冷的道:“演戏就该好好的演戏,拿我云家当排场, 本身就是找死,挂一个不解恨,老赵,告诉老钱,能买的都给我买下来,云家的房梁多,挂一个看起来太孤单。”

    李泰笑着对云烨说:“这下好了,演戏演得连命都没了,嫂嫂的怨气深重啊。不知道上官仪怎么应对。”

    云烨笑道:“死不了人,你嫂嫂也是聪明人,大闹一场可以,但是杀人这种事情,她不会做的,不过那些人恐怕是要被你嫂嫂挂几天消气才成,这样也好,风气要是不刹一刹,谁知道以后会出现什么样的流言,云家宁肯被人当成恶霸,也不能被人当成软蛋,上官仪这些人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如果是书院的学生,或者百姓写的,你嫂嫂一定会看的开心,更不会往心里去,百姓们胡诌两句谁会当真。

    一旦这东西出自官员之手,那就有不简单了,听你说他们还拿去请陛下和娘娘看了,这就说明啊这是有目的的,说不定人家正在等着你嫂嫂这么干呢,好把事情闹大。

    所以啊我也很好奇,想看看他们到底能把事情闹到多大。”

    “我大哥成了好色之徒,我成了好色之徒,你倒是聪明,现在要改换门庭当恶霸了,这主意不错,我那些弟弟啊,真是不知所谓,清流的一个剧本,几首诗赋就能改变大势?

    你现在倒是好心,我大哥本来打算等他们闹到*的时候一网打尽的,被你这么一搅和,说不定就有几个缩回去的。”

    “你也要打击百姓说话的权利吗?”希帕蒂亚怒冲冲的盯着李泰看。

    “这是私人恩怨,怎么和百姓扯上关系了。好些事情你不明白,不要随便说话啊。”

    “可他们是戏子。”

    “那也是被利用的戏子,就像凶手手里的刀子。”

    希帕蒂亚不再说话,但是脸上的悲悯之意却无论如何掩饰不住,就在自己的故乡,自己因为学说的关系被人家草率的定为异端,她甚至做好了和狮子搏斗的准备,被自己的信徒簇拥着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被接纳,被尊敬,这让她已经把这片土地当成了自己的学术故乡,在她看来,这是一片完美到极致的国度,有睿智的君王,有聪慧的大臣,有好学的学生,还有淳朴的百姓,这里没有斗兽场,这里没有火刑柱,这里的宗教只会教会人们如何善良,所以她不能容忍这片国度有任何的瑕疵。

    李泰看的有些不忍,握住希帕蒂亚的手小声的说:“我只愿你看到这个世界光明的一面,不愿意你看到他黑暗的部分,你躲在我帮你构建的光明世界里安心做学问,不要感到难过。”

    看着希帕蒂亚把身子依偎进李泰的怀里,云烨对这两个恶心的人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因为戏台底下已经哭闹成了一片,云家的家将蛮横的拖着七八个人往外走,老钱老赵走在最后,鼻孔朝天根本就不理会一个中年胖子。

    说来好笑,剧场里的人还没有散尽,却没有人出来帮那些人,反而加快了步伐离开剧场。

    老钱这些年早就养成了坏脾气,拱手对那个胖子说:“你刚才也看见了,这些人被云家买下来了,你出不起高价,怨不得老鸨子,至于云家把这些人买回去嫁给下人,还是拿绳子勒死都是云家的事情,死几个歌姬,云家还担待得起。”

    “老夫记得你云家当年为了一个歌姬一怒掀翻豪族,为何到了今日就轮到你云家荼毒这些可怜人了?告诉我,这是何道理?”

    老钱听着胖子的咆哮嘿嘿一笑道:“我家主人当年之所以那么做,是因为不想这个世间没有一个公道,现在,我家依然在要一个公道,只要公道在手,做什么不行?”

    “这些歌姬只是在唱歌,讲故事!”

    “把我家老爷弄成一个花脸胖子就不成,云家的脸面被你们丢尽了,还不许我们讨个公道吗?知道您是官,所以才回答您两句,您可以接着找歌姬来演戏,我家也会接着收歌姬,没关系,小钱而已。”

    老钱说完话就带着家将扬长而去,只留下那个胖子哆嗦着手指着老钱的背影大喊:“老夫要弹劾云烨!”

    云烨回到家就看到一个壮观的场景,满院子挂满了人男男女女都有,老钱收买的很彻底,乐师都没放过,快二十个男女被绫子从两个肩膀底下穿过去,高高的挂在一排木架子上,那些人连戏服都没脱,已经被吓得不会说话了,只知道哭泣。

    云烨站在前面看了一遍笑着说:“别怕,不杀人,夫人喜欢看你们挂起来,那就每天挂一个时辰,等她气消了,就还你们身契,放你们自由,苦熬几天,落一个自由身也没什么不好,算得上是一个大机缘。”

    云烨还没有抬步就听一个脆生生的女子问道:“侯爷所言当真?”

    抬头看看那个女子云烨点头道:“云家做事霸道些,却不会言而无信。拿你们来也就是做个娃样子,让别人住嘴而已难为你们做什么。”

    ps:

    武者,就是借用天地间的力量提升自己的力量,而这方世界,武者把这一点演化到了极致,开发出了荒的力量,进而爆发出凌驾各种力量的天地本源之力!

    而大如这片天地,浩瀚强者如繁星般点缀在任何地方,而想要活出尊严,只有踏上那虚无缥缈的武道一途,追寻着荒的本质,成就强者!

    书名《荒武雷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