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四节南巡

    第二天就是大朝会,还没有进宫门,长孙冲就拦住云烨小声说:“你捅了马蜂窝,现在所有人都在痛斥你的残暴不仁,你昨晚回去没有下杀手吧?”

    “下什么杀手?我老婆喜欢看那些歌姬被挂起来的样子,买回家把她们挂起来看看不成么?谁这么多事啊。”云烨笑着问长孙冲。

    “没下杀手就好,只要人活着怎么说都好,今日在朝堂上你就忍忍算了。”长孙冲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之后又开始劝慰云烨。

    “你拉倒吧,把我名声弄臭的就是你老爹,现在还要我忍,我忍的了吗?”

    看到云烨嘀嘀咕咕的往万民宫走,长孙冲有点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云烨进了万民宫就阴着脸站在朝班里谁都不理会,身边人也和他离得老远,都知道这位最近脾气不好,昨晚刚刚把几个歌姬挂在家里晾晒了一晚上,就是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上官仪怒气冲冲的走到云烨面前还没来得及张嘴,就听云烨冷冷的说:“这里是三品官的位置,你一个五品官到这里干什么,无礼,还不退下!”

    一句话把上官仪噎的说不出话来,正准备要争辩,就看见宦官宫娥已经出来了,翅屏一出,皇帝就已经从屏山后面转出来坐定,上官仪只好退回自己的地方。

    宦官没开口,李二倒是先说话了:“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临淮,泗州,盱眙这三个地方出事了,朗朗乾坤之下,居然还有官员将富庶的地方治理的民不聊生,现在好了,老百姓都被逼得上山当了强盗,下湖当了湖匪,视我官家如寇仇,众卿家,给朕想个法子,太平盛世的总是造反,这让朕这个皇帝很难堪啊。

    上个月退役老兵聚众谋反,张俭提了三颗人头来见朕,说是平息了这场祸乱,但是他也要求朕给他一个交代,为何他麾下的老兵应得的钱粮没有到位,为何老兵出征之时妻子会受到奸辱?

    是啊,朕也觉得难以回答,赏赐的钱粮户部派发下去了,朕批示过的,为何就没了踪影?然后就派了人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结果昨日有了结果,哈哈,朕的地方官还真的是活的精彩啊,夜夜笙歌,诗唱酬答过的逍遥无比。

    没了钱粮就从老兵的钱粮里扣除,歌姬没有韵味,就去找良家妇女,朕这个皇帝都不敢这么干,他们就已经这么做了,刑部,大理寺是不是也该给朕一个交代?”

    皇帝点一个名字,一个部门的大佬就出班拜服在地上,都知道皇帝的脾气,越是说的平和,心中的怒火就越是旺盛。

    “今天是大朝会,是我们君臣见面的日子,本不想说这些不好听的话,现在看来不说是不成了,以前你们总说武将骄横,只有文官才是好样的,现在看起来你们之中也有无耻之辈啊,礼部,吏部,刑部,会同大理寺也该看看文官了吧?不要把目光总是盯在武将的身上,他们犯了错,朕自然会处理。

    今天朕说的多了些,把事情挑开了说,大唐的律法不是只对武将有用,对文官同样有效,该治理离吏治了。”

    好好地朝堂因为李二的一番话就掀起了惊涛骇浪,李二到底是李二,在求长生不成,立刻就冷静的把目光转向了现实,又回到了他皇帝的位置上。

    大事可以遮掩小事,比如云烨家发生的事情就是小事,上官仪所在的吏部,这一次彻底的成了风暴的中心,大清理已经不可避免,在这样的大势之下,上官仪只能乖乖地闭嘴,努力的让自己忘记那几个命运悲惨的歌姬。

    回到兵部以后,这里自然欢腾一片,考功司立刻将这些年可考可不考的功绩全部拿了出来,请主官批阅,既然现在军方系统没了多少牵制,加强一下自身的力量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所以云烨在兵部大堂上忙碌了整整一天,只要不是太离谱的事情,用印签押就是了,这些官职最高的也不过是城尉一类的小官,职位不过八品算不得什么事。

    大军出征刚回来,到处都需要安插有功的将士,能被推举的不能说都是有功之臣,八九成还是有的,军中不但讲究军功,更讲究面子。

    整个兵部都在忙碌,这一忙碌不觉得就到了天黑,云峥打算今天把所有的事情办完,所以就没有准许兵部的人离开衙门,在衙门里吃了一点晚饭,就接着开始干活。

    李二在幽深的宫禁里呆坐了良久,就起身溜达,他其实不喜欢留在光芒大作的大殿里,站在万民宫前俯视整个长安,此时的长安宵禁时间未到,兴化坊,平康坊那一带灯火通明,游人如织,他仿佛还能听见丝竹之音,和脂粉的香气。

    再看看自己的脚下,六部衙门漆黑一片,这么说也不准确,至少兵部的衙门里还是处处灯火,不断地有疍吏抱着文书匆匆的来往于各个房间。

    李二很想看看云烨在干什么,就在断鸿的陪伴下悄悄出了宫门,不用出皇城,只需要走一柱香的时间就会到兵部衙门。

    走在青石铺就的路上,李二的心情似乎变得好起来了,身后的侍卫越跟越多,到了最后侍卫的数量超过了百人。

    抬手阻止了那些侍卫,李二和断鸿悄然进入了兵部衙门,守卫全部被下令闭嘴,不一会皇帝就已经把兵部转了一大圈。

    官吏们在忙碌,李二就好像老农看到自家的老牛在耕作一样舒坦,最后来到兵部的大堂前,就听见云烨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河西地乃是战略要地,这里的将校首先需要的就是勇猛,他们要防备的就是吐蕃人,还需要随时随地镇压羌人,所以勇猛还是需要放在第一位,从这些将士中挑选人才,首先要做的就是看军功,同等条件下军功优者为先,同等军功,勇猛者为先,就按照这个方略去挑选。

    地方府兵,适当的增加常备军力,即使是农忙时也要保证一半的兵力在军营里,无非就是多损耗些钱粮,保证地方上不出岔子才是第一要务,把这事也当做条例下发吧。”

    李二听得连连点头,对云烨处理事情的方法很是赞同,正要离去,大堂的门却打开了,书吏抱着文书出门,乍一见李二在门外,腿一软,就跪了下来,手里的文书也洒了一地。

    李二笑了一下,拍拍书吏的肩膀,没等书里从巨大的眩晕中清醒过来,抬腿就进了大堂,原本还想夸奖云烨两句的,一抬眼看到云烨把两只脚翘在桌案上正在悠哉悠哉的端着茶壶喝茶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挨揍挨得少是吧?”

    云烨听到李二的声音立刻就把脚放了下来起身施礼道:“陛下,夜寒露重的您怎么来了?”

    “年纪大了,整天昏沉沉的觉也少了,就出来走走,唉,你也是堂堂的兵部尚书,就不能有点规矩?整天这样放浪形骸的终究不好。”

    李二抬起手本来想揍=抽一巴掌的,但是看到云烨在向自己问安,这一巴掌却无论如何都抽不下来,语气也变得缓和了。

    “不知您老人家把妖僧杀死了没有,他不是说自己可以起死回生的么?”

    “呵呵,一刀就杀死了,仵作解剖开他的尸体发现与常人无异,搜检他的行李,从里面找出来很多的彩色药丸,经过牲畜试毒之后发现,都是大毒之物。这一次是朕自找其辱啊,好好地皇家规矩被朕给毁了,承乾为此铤而走险,人心试不得啊。

    记住,以后你要是遇到和朕同样的情形,万万不可设局试探,如今想起来,朕还是遍体生寒,如果你和青雀没有那样做,而是选择了另外的做法,叫朕和皇后如何自处啊?与其这样,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你们能有本事瞒哄朕和皇后一生,不见得不是我们的福气。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总是会相互变幻,有的人他昨日的忠诚未必不是出自真心,但是到了今日他却能立刻背叛你,最近朕总是想起侯君集,昨日又去秦府探望了叔宝,没几天好日子了,老一辈的人开始凋零了,迟早有一天朕也会老去。只要不出现停尸不顾束甲相攻的争局,就是上天对朕最大的奖赏了。”

    把椅子搬过来请李二坐下,云烨忽然道:“陛下,既然京师里待烦了,不如由臣陪着您咱们去南海钓鱼如何?大帝号还在南海上飘着呢,您只是在湖泊里乘坐过,去见见大海有什么不好的,反正京城里的事情就这样了。您在那里办公不是办公呢?

    您打下了如此辉煌的江山,不去四处看看太可惜了,现在我大唐不缺少您出巡的那些钱粮,广州开埠已经近千年,它如今的辉煌不下于长安,如今丝绸之路已经完全被海运替代,外面的国家能输入的东西越来越少了,臣以为,长安的没落已经不可避免,这不是陛下您的一纸诏书,或者迁徙一些大户来长安就能避免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