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五十三节一线曙光

第五十三节一线曙光

    “卑沙,登州,莱州,明州,杭州,泉州,漳州,广州。”老程的手随着云烨的笔慢慢的滑动,沿着广袤的海岸线走了一圈之后,老程半响没有说话,最后把自己粗大的手指点在岳州上狠狠的敲击了两下说:“这里不能放弃,沿汉水北上,四十天可到京师。”

    云烨点点头,老程将那张地图卷了起来,凑到火盆上眼看着它化为灰烬,又用火钳子捣的稀烂,然后笑着对云烨说:“既然你来了,这里的烂事情就交给你,老夫回家去歇息一阵,处默告诉我说应该去玉山修养一阵子,我还是放心不下秦老哥,总要在他临走之前好好地喝一杯。”

    老程说完话,就吩咐亲卫给自己卸甲,换了一身棉袍,披上裘皮大氅,拍拍云烨的肩膀就走了出去,出了帐篷就看见旺财朝他哕哕的叫唤,高兴地在旺财的大脑袋上捋了捋,就跨上自己的乌骓马,信马由缰的向程家庄子走去。

    原打算在左武卫停留一天,结果用了三天时间才把这里的事情弄清楚,好多人不愿意远游,当云烨把那里的待遇说清楚之后,所有的人就齐齐的闭上了嘴巴,周重很奇怪,越是和自己亲近的人,分配的地方就越是遥远,广州,泉州他知道,那里也是通都大邑,可是去明州,卑沙之类的地方就很想不通。

    当他发现那些平日里不对付的家伙全部都被留在了京师和洛阳,就好像明白过来了,那些去了偏远地方的人,才是将来几家人用得上的人,升迁的速度一定会非常的迅速,那些留在长安和洛阳的家伙。就等着在这两个地方慢慢腐烂吧。

    三天后,云烨抱着文书出现在房玄龄面前,老房摊开云烨的文书,瞅着上面密密麻麻的人名字皱着眉头道:“这么多的人都需要外放?左武卫本来就不好惹,你这么做,会不会引起兵变?那些杀才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云烨叹了口气。把最后一本文书摊开来放在房玄龄的身边说:“以理服人,以利诱人,总有些愿意去海边执役,大唐现在,海上的收益已经占到国本的一成,就该有些长安人士去那里任职,一旦地方上的势力在那里占到了绝对优势,后果不堪设想,对国朝的海运并没有多少好处。这也是无奈之下掺沙子的办法。”

    房玄龄在仔细的研判了半个多月之后。才将这些文书送到李二的桌案上。他签署的意见是中平,意思这样的安排可有可无,但是却没有指出那里不合适。

    兕子勤快的帮着父皇研磨,李二在批阅奏章,批阅到云烨的这张文书的时候,忽然叹了口气对兕子说:“请你母后过来,又有人欠揍了。”

    长孙到来之后,瞅了一眼文书说:“有什么不妥吗?他要是不这么干才会让人忧心。房玄龄,杜如晦。我哥哥,他们那一个不是这么做的,门生遍天下,云烨没有谋求关内和外地的权利,而是在谋求对海洋的掌握,这样做虽然新鲜。却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现在是兵部尚书,注定了他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过独夫的日子,手底下好大一群人呢,妾身知道他就会这样安排得,所以。又送了一百三十名内府淘汰的官员,让他安插一下,能者多劳吗,和我们玩这手,他还是太嫩了些。”

    李二嘿嘿一笑,手刚伸出来,长孙就把一个厚厚的帖子放在皇帝的手上,李二翻看看了良久,又把云烨的文书翻开,划掉了一些人的名字,又添加了一些,就在云烨的文书上批了红字,而后扔在一边。

    长孙给李二端来一杯热茶道:“掺沙子而已,幸好海港的事情都属于岭南水师和东海水师掌管,属于皇家内务,否则,妾身这就算是越职了,明天早朝但愿没有言官说妾身牡鸡司晨。”

    李二笑道:“不知你发现了没有,云烨身上的那股奇怪的特质似乎在慢慢的减少,别是咱们已经将这小子身上的仙灵之气慢慢消耗掉了吧?”

    “不管他是神仙还是鬼怪,到了大唐就只能守着大唐的规矩做人,有这样的变化说明他已经彻底的变成大唐人了,变成了妾身学生,变成了您的大女婿,这没什么不好的,知道争权夺利是个好事情,全长安的人都在干这事,多一个他有什么好奇怪的。

    就是把事情干的粗糙了一些,白痴都能看出他想干什么,给军方在平日里找些能升迁的途径,也不错,大唐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军功让他们去争。”

    李二笑着喝口茶,指着文书道:“不知道他看到文书成了这幅样子会不会折损了他的锐气?难得想干点事情,我们不好过份打击他,好歹给他留些颜面。”

    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

    文书很快就回到了房玄龄的手里,老房看了很久之后,苦笑一声,就在上面用了印鉴,而后命疍吏送到门下省审核。

    褚遂良笑眯眯的看过之后,又在上面用了印鉴,就派人火速把文书送到云烨手里。

    云烨关着门在兵部看了一整天,茶房送热水的时候,都能看见云烨铁青的脸,整个兵部在阴云的笼罩下鸦雀无声了一天,就算是胆子最大,什么都不在乎的段虎,都不由自主的收起连自己的大嗓门,谁都看得出来,长官今天的心情很差,非常的差。

    茶房一出去,云烨立刻就揉揉脸颊,明天自己就会成为笑柄,想要安插部属,结果在自家的窝里被皇帝塞进来上千个沙子,这是标准的偷鸡不着蚀把米。

    卑沙?这地方能弄过去三十个人吧?登州?莱州?五十个,反正那里是河北地,作用并不大,都给皇后了,明州?不成,牛见虎好不容易才把这个地方弄得像点样子,现在百废待兴,必须是自家人过去,泉州?这可不成,这里是岭南水师的驻锚地,谁敢进来老子和他拼命,杭州也不行,这里是货物的集散地,不能给,漳州,那里风高浪急,想要修建海港,前期填海的费用就能让人崩溃,送给皇后了。广州?冯盎在这里经营了几十年,老子一个人应付起来太吃力,把皇后拉进来,形成三国之势,最妙不过了。

    谁说老子吃亏了?老子跟本就没想着能把所有的海港拿下来,有明州就足够了,只有这样才能和岳州形成一个一条线,傻子才会想着将帝国的海港一口吞下来,那样会活活噎死人的,现在居然还能捞到一个泉州,杭州,小半个广州,便宜占大了。

    没有人的时候,云烨很想放声高歌,在屋子里转了十几个圈子,还是抑制不住高兴地情怀,就阴沉着脸,推开大门走了出去,平日里出皇宫好歹会和守门的侍卫打个招呼,但是今天,一声不吭的就出了皇城。

    阴沉的脸能骗得过别人,却骗不过旺财,旺财能感觉到云烨的心里在唱歌,所以不断地拿大头去蹭云烨的胸口,想要听得仔细些,云烨无奈之下只好牵着旺财去了西市,刘进宝和家将战战兢兢地跟在后面,不知道侯爷去西市做什么,只知道侯爷今天很不对劲。

    看见什么都买,不管是毯子还是果干,进了自家的香水店都没有空手出来,狠狠地买了两瓶子最昂贵的骗人香水,回头就赏给了那个笑的很甜美的胡姬。

    买了两大车东西,辛月和那日暮,铃铛,小苗在货物堆里翻检了良久,辛月才对云烨说:“夫君今天的兴致很高啊,妾身早就想要这个胸围子了,难得您居然敢进入到妇人家才去的成衣店里买东西,小心明天被御史弹劾。”

    好心情果然是瞒不过自己人的,云烨张着嘴笑道:“御史明天一定不会弹劾我,因为他觉得我很可怜,你去把小武叫过来,问问狄家是不是有子弟要出仕,趁着机会好,莫要错过了,把这话也给程家,秦家,尉迟家说一声,牛家就算了,他家的人丁太单薄,咱们自己家也要安排一下,给我一个名单,一起加进去,现在机会难得,满朝文武没人敢招惹你已经发狂的夫君。哈哈哈哈哈。”云烨纵声狂笑。

    只安排三百八十个人,皇帝居然按照五百人的空额给的,皇后的人选自然不能算进去,现在多出来的名额,可以正大光明的照顾一下自己的老部属了。

    家里很是热闹,程夫人骑着马就赶过来,尉迟恭亲自过来了,他出身不好,一直在朝堂上混的不太好,总是受排挤,手里好多老部下没出安排,听云烨说现在是个好机会,哪里肯错过。至于秦家,病重的秦琼还是派人送来了一个纸条,云烨看过之后,就一把火烧掉了,没想到老秦居然还留了后手。

    文书上最后的一点空隙也被云烨利用了一个干净,只要请皇帝复核一下,就能立刻去吏部领取告身,自己的计划也就会彻底的得到实施。

    只要这一步迈出去了,云家联盟在海洋的话事权,在五十年之内无可动摇!(未完待续……)

    ps:  第二节

    \

    “梦”     “小”“说” “网”

    “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