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二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上)

第二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上)

    第二章我命由我不由天(上)

    黑衣人没有回答刘闯的问题,却饶有兴趣打量刘闯半晌。

    “倒生的一副好皮囊,胆色也不错。

    不过你那日被送进来的时候,已经注定死路一条。听我劝说,不如看开一些。而今年月,似你我这样的小人物,怎是那些大人物的对手?该吃喝时便吃喝,总好过做一个饿死鬼。”

    刘闯神色一冷,看了看食盒里的酒食,伸手把里面的酒肉拿出,倒在角落里。

    “我命由我不由天,真要我死,拿命来换。”

    说完,他不再理睬黑衣人,缓缓退回去,靠着土墙坐下。

    好皮囊吗?

    刘闯到现在还不清楚,他究竟是长得什么模样。

    不过想来也不太差,否则这黑衣人也不会夸赞他生得‘好皮囊’。死过一回,便更加珍惜生命,刘闯嘴角微微一翘,闭目凝神,不再言语。莫名其妙被人陷害,又莫名其妙的被人算计。

    这笔帐肯定要好好计较,但前提条件,便是要活下去。

    如何才能活下去?

    刘闯已经有了主意……

    这是最坏的年月,也是最好的年月,是一个‘杀一是为罪,屠万即为雄’的年月。

    想杀我?那就准备好被我所杀!

    黑衣人见刘闯不说话,不由得愣了一下,旋即笑着摇摇头,便悄然无声的复又退回囚室阴影之。

    我命由我不由天吗?

    这与大贤良师的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又是何其相似。可惜这少年晚生了十年,否则必能成就一番事业。

    想到这里,黑衣人又摇头苦笑。

    自身尚且难保,又何苦为他人操心?可恨薛州,明明说好了在朐县碰面,却突然失约,以至于自己受此牢狱之灾。幸好还没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否则必有杀身之祸,的确有些麻烦。

    不成,要想办法通知薛州,让他救我出去。

    这牢狱多待一刻,便会多一纷险,朐县绝不是什么久留之地。

    黑衣人闭上眼睛,开始盘算计较。

    大牢又恢复早先的寂静……静的,让人有些心悸。

    夜越来越深,囚窗外传来了刁斗声响。

    梆!

    一更天了。

    牢房外幽暗的甬道里,传来一连串的声响,似乎是有人打开了牢门。紧跟着,脚步声传来,听上去有些杂乱。有人在低声交谈,声音很小,让人无法听得真切。刘闯靠墙而坐,好像睡着一样,一动不动。脚步声越来越近,刘闯的身体也随之微微低了一下,看上去好像没有任何变化,可实际上,身体却已经绷紧,进入一种最佳的攻击状态,随时会发出致命突袭。

    “就是这里。”

    来人在牢门外停下脚步,低声交谈。

    “看样子已经昏过去了……嘿嘿,我就说主公太谨慎了些,不过是个没胆匪类,又何必要咱们四人行动?”

    “休啰唆,赶快动手,把这厮解决了再说。”

    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紧跟着有人拿出钥匙,打开牢门。

    刘闯的眼角微微一跳,心里顿时紧张起来。他微微睁开眼,从眼睛的缝隙向外看,就见四个身着青色短袄襜褕的男子,手持尖刀迈步走进囚室。月光皎洁,把这四个人的相貌照映清楚。刘闯原以为自己不会害怕,可真面对对方的时候,誓还是忍不住渗出汗水,感到了一丝紧张。

    居然派了四个人行动,看样子那陷害他的人,是铁了心要置他于死地。

    想到这里,刘闯身子轻轻动了一下,身上的镣铐哗棱棱一声轻响,令那四个人立刻停下脚步。

    不过,见刘闯没有动静,更传来低弱鼾声,四个人又松懈下来。

    “放心吧,阙叔在酒食里下的药可以蒙翻一头老虎……赶快动手,不要在耽搁时辰。”

    苍老的声音响起,脚步声陡然加快。

    一名男子翻腕子亮出了手尖刀,快步向刘闯走来。越来越近,刘闯甚至已经可以感受到这男子身上的杀气。眼见男子到了跟前,举刀便要落下。说时迟,那时快,刘闯忽然动了!

    魁梧壮硕的身体,好像一枚炮弹一样飞出,撞在那男子身上。

    刘闯行动的一刹那,手肘向前,正捣在男子的心窝上。好像被一柄大锤击,男子甚至没能来得及做出反应,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身体飞出,蓬的便摔在一旁的枯草堆里,眼见着就没了生气。

    其余三人也是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过他们不动,却不代表刘闯会停止攻击……他撞死了一个杀手之后,身体在地上一滚,顺手抄起那杀手掉落在地上的尖刀,猛然长身而起,抬手一击,尖刀便没入另一个杀手的面门。

    杀手发出一声惨叫,仰面倒在地上。

    脑门上,还插着一口尖刀,刀柄裸露在外,轻轻摇摆。

    这说起来,似乎很慢。

    但实际上不过三五息的工夫……剩下两个杀手也反应过来,年长的杀手二话不说,挺刀便刺向刘闯。而这时候,刘闯刚站直了身子,眼见这杀手冲过来,脚下一个错步,双手一缠,把手腕上的镣铐缠在手上,迎着那尖刀便挥出。铛的一声响,尖刀刺在镣铐上,火星飞溅。

    刘闯则趁着杀手一愣神的功夫,脚底下一划,抬肘便打在杀手脸上。

    杀手的脸,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凹陷,眼眶、鼻子还有颧骨在刹那间被打得粉碎,眼珠子更爆裂出来,一头便倒在地上。四个杀手,瞬间被刘闯击杀三人……剩下那杀手刚打算动手,却见三个同伴便被刘闯杀死,顿时被吓傻了。刘闯的杀人手段,实在是太过凶残,而且干净利落。

    除了最先被他杀死的那个杀手死相好看一些之外,另外两个杀手,无一不是被打得面目全非。

    当刘闯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杀手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谁让你来杀我?”

    刘闯沉声喝问,可是杀手却大叫一声,转身想走。

    浓眉一蹙,刘闯迈步想追。却听得哗棱棱一声响,身比被腰间的锁链扯住。原来,在他不知不觉杀了三个人后,已经无法继续前进。这锁链一响,好像提醒了那个杀手。他猛然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刘闯,脸上顿时闪过一抹狰狞之色,探手从身上取下一支手弩,对准刘闯。

    “小子,去死吧。”

    他取出一支弩箭,想要搭在手弩上。也许是太紧张,亦或者是被刘闯吓破了胆,以至于在搭箭的时候,手一抖,弩箭便掉在地上。他连忙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再次取出一支弩箭。

    刘闯见此,也是一惊。

    这家伙居然有弩箭……若是刚才这几人在牢门外用弩箭攻击,只怕他此刻已经成了死人。对方显然是做了万全准备,是定要将他杀死。杀手站在牢门口,刘闯身上挂着锁链,根本无法再向前半步。眼见杀手搭上弩箭,刘闯也急了!死过一回,才重生两日,怎可以这么死了?

    他迈步想要向前,可是锁链牢牢的拖住了他的脚步。

    铁锁华棱棱直响,钉在土墙上的铁钉,更因为刘闯的挣扎,开始松动起来。

    手弩,已经对准了刘闯。

    杀手看着刘闯,露出一抹狰狞笑容,“就算你再厉害,也难逃我家主公的算计,给我去死吧。”

    机括张开,弩箭嗖的射出。

    刘闯双目圆睁,眼见弩箭向他飞来,便狠狠在地上一跺脚,只听轰得一声响,伴随着他这跺脚发力,身后的土墙似乎有些无法承受住从锁链上传来的巨力,突然塌陷一角。土墙倒塌,烟尘弥漫,将刘闯的身形笼罩在尘烟之,更遮挡住了那杀手的视线。杀手也大吃一惊,露出慌乱之色。他撤步闪身便想要从牢房里退出来,哪知道一只脚才卖出牢室的大门,一个巨大的黑影从烟雾冲出来,眨眼间便到了他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