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章 老罴出囚笼(上)

第三章 老罴出囚笼(上)

    第三章老罴出囚笼(上)

    阙宣是谁?

    刘闯还真不知道这个人,甚至没有任何印象。

    包括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似乎也不清楚阙宣的来历。也难怪,原主人说穿了很像后世的宅男,除了练武之外,就是和‘小姐’出游。所以在他的记忆,没有任何有关阙宣的资料。

    黄召道:“不过那害你的人,想来也没太多手段。

    若换做是我,当初把你抓进来的时候,有很多办法坏你性命。就算要今日害你,只需让小吏在你饭食下毒,何必要个行伍人出面?很简单的事情,被他们弄得复杂无比,生生坏了大事。”

    刘闯虽然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点头,同意黄召的这番话。

    画蛇添足,这些人的行为,充分演绎了‘画蛇添足’这个成语的含义。黄召说的没错,杀一个人不需要那么复杂,有太多方法取他性命。就比如说,如果换个人送来那盘鱼,刘闯未必会在意。这些人偏偏要和‘小姐’扯上关系,却不想引发出这具身体原主人的强烈反抗。

    刘闯心里冷笑一声,拿起一方粗布擦拭手上的油腻,而后在床褥上坐下。

    “黄先生,阙宣究竟何人?”

    躺在褥子上,刘闯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黄召一怔,旋即露出一抹古功意,“你这小子,竟不知阙天子?”

    “我叫刘闯,我尊你先生,你怎可以还是‘小子,小子’的唤我,这算不算失礼呢?”

    “这个……”

    黄召哑然而笑,“倒是我疏忽了,对了,我听那贼曹唤你大熊,可是你的表字?”

    “这个,尚无表字。”

    黄召看着刘闯道:“看你模样,已过了及冠年纪?”

    “今年十七,已经及冠。”

    “那可有表字?”

    刘闯摇摇头,“尚无表字。”

    “那不如,我赠你一个?”

    刘闯眉头一皱,心里有些不快。

    这黄召,好无礼!

    要知道,古人表字,多是长辈或贤能赠予。你一个身份不明的家伙,竟然要赠我表字,着实无礼。

    不过没等他开口,黄召似乎也觉察到了不妥,连连摇头道:“还是算了,我虽年长与你,但听方才那朱贼曹说,你家尚有长者。想来你家长者,已经有了腹案,我刚才那些话,倒是有些冒昧了,你也不要见怪。那阙天子,名叫阙宣,乃泰山人氏。兴平元年,此人曾聚众数千人在徐州作乱,自称天子,甚至攻破了任城、费县等地,也算是有些本事……

    但此人连胜之后,有些忘乎所以,竟率部杀入下邳……他若在泰山作乱,陶谦那老儿未必会在意。可他攻入下邳,便是挑战了陶谦的权势。他手里那些兵马,又如何是陶谦老儿对手?”

    刘闯恍然,哪能听不懂黄召话含意?

    陶谦吗?

    虽然后世人对陶谦的感官很普通,甚至有不少人觉着,陶谦引狼入室,是个昏庸老儿。可事实上,能在东汉末年这个乱世做到一方诸侯,又有哪个简单?

    “如此说来,阙宣被陶谦所败?”

    黄召道:“这是自然……后来阙宣逃往郯县,被陶谦部将曹豹所杀。所部在阙宣帐下大将张闿的率领下,被陶谦所并。所以说,这人若不知天时地利人和,早晚会招来灭顶之灾。原以为阙宣死后,其部曲已经不在。不过看今日情况,似乎还有后人在世,仍旧怀有勃勃野心。”

    张闿?

    刘闯脱口道:“可是那个杀了曹嵩一家的张闿吗?”

    “正是。”

    黄召笑道:“窃以为,所谓张闿谋夺曹巨高财货,未必是实。

    当初张闿投降陶谦,本就迫于无奈。我听人说,阙宣在世时,对张闿颇有恩义,那张闿又岂会轻易投降?若是如此,张闿杀曹嵩一家,也在情理之。曹操借口报仇,杀入徐州……陶谦请来刘备等人抵御,虽令曹操收兵,但也令他对徐州的掌控大大削弱……阙家趁此机会生事,所为不过重整旗鼓。只是我有些想不明白,你又如何妨碍了阙家,令其对你产生杀意?”

    刘闯惊愕看着黄召,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张闿杀曹嵩,其背后真的如此复杂吗?反正在刘闯的记忆里,张闿杀死曹嵩,不过是为了曹嵩的财货。但后来这张闿再也没有出现过,是被曹操所杀,亦或者是被陶谦杀死?史书没有任何记载。至于阙宣,若不是黄召今天说起,刘闯甚至不知道历史上真有这么一个人。

    阙宣、阙天子、阙叔、张闿……

    刘闯躺在褥子上,闭着眼睛,脑袋里却不停浮现出这几个名字来。

    按道理说,他不过是个普通人,怎么会和阙宣这些人扯上关系?而且,刘闯也无法想象,以这身体原主人的宅性,能碍着阙宣这些人什么事情。他心里充满疑惑,甚至没有留意到黄召在一旁偷偷关注。突然间,刘闯脑袋里闪过一道灵光,莫非这件事,和那位‘环小姐’有关?

    嗯,倒是有可能!

    以原来那个刘闯的宅属性来看,肯定是在不知不觉,妨碍了阙宣后人的事情,以至于有这场牢狱之灾。

    不过,哪有怎样?

    刘闯嘴角一翘,闪过一抹森然笑意。

    既然你招惹了我,那就等着我的报复吧……但愿得,这阙家的人,不要太过无能。毕竟这也是刘闯重生之后,要面对的第一个对手。若是太无能了,又如何起到磨刀石的效用呢?

    ++++++++++++++++++++++++++++++++++++++++++++++++++++++++++++++++++++

    朱亥的及时返回,的确让刘闯的环境发生了变化。

    小房囚室的土墙倒塌,自然也惊动了朐县县长黄革。当他听闻有贼人出入大牢如入无人之境的时候,更勃然大怒。要知道,他是朐县的父母官,虽说而今世道混乱,汉室威严不复当年。可他毕竟是这一县之长!而今居然有强人闯入他治下大牢杀人,实在是太过猖狂。

    县长一怒,动静自然不会小了。

    在发生刺杀后的第二天,黄革便开革了名当值狱吏,更严令贼曹朱亥,彻查刺客的同党。

    朱亥自然不会心慈手软,调动麾下人手,把个朐县搅得鸡犬不宁。

    平日里在朐县游手好闲的泼皮,都得到了朱亥的关照。

    但谁也没想到,正因为朱亥这么一闹腾,竟歪打正着的发现了刘闯被冤枉的线索。原来,朱亥在收拾一个泼皮的时候,无意间从那泼皮口得知,县城里有一个名叫张胜的破落户,在前些时候酒后失言,说他找到了一条财路,还勾搭上了一个女子。据泼皮交代,张胜口所说的女子,正是那个被杀死的麋家娈芽儿。朱亥闻听之后,就立刻生出一丝警惕。

    随后,朱亥带人在伊芦乡把那张胜找到,三木之下,张胜吐出实情。

    这家伙虽说家道破败,却生了一张好面皮,还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他勾搭了麋家娈芽儿之后,便唆使芽儿从麋家偷来贵重器皿,再通过伊芦乡的黑市卖出。一次两次还好,时间久了,张胜的欲望越来越大,而芽儿也越来越害怕,于是就趁着和张胜幽会时,告诉张胜她不想再做,并提出要张胜与她私奔。

    东汉末年,似芽儿这样的奴婢,大都属于主人家的私产。

    麋家虽不是什么官宦家族,但也是朐县有数的豪强。其三代经营,资产逾亿,门仆更多达数千人。

    张胜如果拐带走了芽儿,就等于得罪了麋家。

    若张胜是真喜欢芽儿也就罢了,问题就在于,他只是想通过芽儿捞钱,顺便满足一下生理欲望,对芽儿并无爱意。芽儿三番两次催促张胜,甚至威胁张胜,使得张胜起了杀心,将芽儿杀害!

    只是,张胜并不清楚是谁栽赃嫁祸刘闯,他杀了芽儿后,便逃到伊芦乡,根本不清楚后面的事情。

    如此一来,所谓刘闯杀人,便水落石出。

    黄革虽说算不得清官,但也不算糊涂。得知刘闯与杀害芽儿的事情没有关系,立刻下令释放刘闯。

    于是,在入狱七天之后,刘闯便重获自由。

    当朱亥把他从牢狱接出来时,刘闯站在大牢门口,忍不住一声大叫。

    七天,整整七天!

    也许对许多人而言,七天算不得什么,可是对刘闯来说,这七天的时间,让他和这具身体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更通过这七天时间,从黄召的口,对这个时代有了一个大致了解。

    这七天对刘闯来言,可谓至关重要。

    所以当他从大牢里走出来的那一刹那,甚至感到有些恐惧。

    因为他很清楚,从他迈出大牢的那一刻起,他和这个时代,就算是真真正正,连接在一起。

    从此,这世上再也没有那个来自于后世的公务员刘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