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五章 龙蛇九变(上)

第五章 龙蛇九变(上)

    “宫黎,住手!”

    刘闯背对,看不到身后状况,可麋缳却看的清清楚楚。

    那骑士从地上站起来后,看着前腿折断,已经残废掉的战马,顿时恼羞成怒。

    本想教训刘闯,在美人面前露些脸面。哪知道却被刘闯反击,折了坐骑不说,还在美人面前丢了脸。这骑士名叫宫黎,是麋缳二兄麋芳妾室的远房亲戚。因家道中落,所以投奔朐县麋家。若是从这层关系算来,这个宫黎,倒可以算得上麋缳表兄,故而平rì也极为嚣张。

    如果在往常,麋缳这一声呼唤,宫黎说不得会颠颠的罢手。

    可这时候,宫黎是急了眼,哪里听得进麋缳阻拦。只见他拔出宝剑,垫步上前便向刘闯砍来。

    刘闯从那金锋之气便觉察到了危险,按道理说,他有各种闪躲的办法,可偏偏身前站着麋缳,他若闪躲过去,便很有可能会伤到麋缳。刘闯心中顿生杀意,两腿微微向下一弯,两脚错动,身体好像弹簧一样向后一靠……这就是龙蛇九变中,牛形引导术里的莽牛靠。在大牢的三天时间里,刘闯对记忆中的龙蛇九变,进行了一个非常系统的了解,乃至于熟练……

    后世末武时代,武术已演变成为舞术。

    而武术的真谛,格杀搏斗逐渐被湮没,甚至失传,只存在于民间的少数国术高手的手中。

    只要是读过武侠小说的男人,心里便有一个武侠梦。

    可惜在后世,武侠梦只能是一个梦,除了国术的没落之外,更有世俗法规的束缚。刘闯更是因为身体的缘故,从未接触过武术。没想到死了一回,重生之后,竟然有机会接触到真正的搏杀术。

    东汉时的武术,更准确应该称之为搏杀术,是**裸的杀人技法。

    而刘闯所学的龙蛇九变,更是一种极其高明,集搏杀引导养气修身为一体的功法。所谓龙蛇九变,便是模仿九种动物的动作而产生的搏杀术。当然了,其中还牵扯到炼气的法门,若练到高深处时,威力惊人。这种功法,和后世所言的五禽戏很相似,但威力似乎更大……

    刘闯,也就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已练到了第四变,莽牛变。

    这刘闯联系龙蛇九变,已有十二年。

    按照他的记忆,五岁时开始修炼第一变鸡形引导术,又名金鸡变;七岁时转而猴形引导术,又名苍猿变。至此,刘闯的成长还算正常。可谁想到在他八岁开始修炼马形引导术后,体型开始发生变化。吃的越来越多,长的越来越高,体型越来越胖……而至十二岁开始修炼莽牛变,至今已有五年。按道理说,他早就应该晋级到虎形引导术,也就是第五变猛虎变了。可因为性子胆小谨慎,体会不出猛虎出山时那睥睨天下的气势,便迟迟滞留在莽牛变。

    刘闯接受了这具身体,同时也承受了这具身体的记忆。

    他性子沉冷,或者说有些淡漠……虽然算不得睥睨天下,可是这胆子却大得惊人。

    否则的话,他不可能杀死那么多人。

    这骨子里的冷酷,让他逐渐触摸到猛虎变的真谛。只不过重生时间尚短,刘闯还无法突破。

    牛形,练力!

    刘闯虽然还不能说完全掌控了这具身体,可对这具身体中所蕴含的神力,却极有信心。

    他这一退,宫黎的剑随之落空。

    而刘闯却趁此机会抢入宫黎怀中,后背有一个极为微小的抖动,便狠狠撞在宫黎的身上。

    耳边传来喀吧一声轻响,那宫黎惨叫一声,便飞出去十几步远,蓬的摔在了地上。刘闯这一记莽牛靠,何止六七百斤的巨力,结结实实撞在宫黎身上,直接就撞断了宫黎两根肋骨。而巨大的冲击力,更使得宫黎口吐鲜血,在地上滚了十几滚,才算停下来,再也无力站起。

    “少……管事!”

    马场门口的冲突,终于惊动了马场中的人。

    最早出现在宫黎身边的四个男子,眼见宫黎倒地不起,胸前还沾着鲜血,也不禁吓了一跳。

    宫黎也没想到,这个前不久还被他欺负的没有还手之力,胆小如鼠的刘闯竟然会做出这样犀利的反击。一直觉得,这厮虽有一身力气,而且整rì习武,可胆子太小,难成大器。原本想着好好教训刘闯一顿,谁想到这厮竟然做出了反击,而且出手如此狠辣,与从前大不一样。

    一种从未有过的羞怒,涌上心头。

    宫黎嘶声吼道:“给我杀了他!”

    四个马场管事二话不说,便向刘闯扑来。

    一旁麋缳也大惊失色,连忙闪身拦在了刘闯身前,刚要开口阻止,却不想一支臂膀环在她腰间,刘闯把麋缳抱起,推到一旁,看着那四个扑来的马场管事也不说话,双膝一屈,噌的便扑上前去。

    这四名管事,不一般!

    只看他们沉稳步履,便知道他们武艺不俗。

    不过,这四个管事似乎是以宫黎马首是瞻,从他们刚才的行动来看,根本没有在意麋缳的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刘闯自然不可能让麋缳出面。

    眼见一个管事已到跟前,不等对方动作,他猛然一个高抬腿,“野马踏营!”

    一只脚蓬的踏在地上,那管事只觉脚下地面一震,心头不由得顿时一乱,刘闯的拳头已经到了跟前。蓬一声闷响,管事只觉胸口被一只大铁锤砸中一样,哇的喷出一口鲜血,便倒地气绝身亡。

    一招,只一招!

    那管事就被刘闯打得吐血而亡。

    剩下三名管事一愣,就是在这一愣的功夫,刘闯却错步闪身,犹如一头苍猿在山间跳跃,呼的便出现在另一名管事身前。不过,这管事显然已有了准备,见刘闯靠近,二话不说就拔出宝剑,分心便刺。

    “扎花环。”

    刘闯此时,竟变得格外平静。

    先前一拳打死那管事,好像没事儿人一样,面容平静,双手传花蝴蝶晃动,啪的打在管事的手腕上,旋即错身一闪,便闯入管事中宫,抬肘刺在管事胸口,而后猛然回步旋身,蓬的一声,单脚落地,双拳一前一后摆在身前,眼中透出一抹森冷杀意,凝视剩下两个管事。

    苍猿探爪,内闪肘刺胸。

    和先前的莽牛靠一样,这同样属于龙蛇九变中的杀招。

    刘闯虽然得到了龙蛇九变的传承,但若说灵活运用却还远远不够。只是这具身体,十二年间从未间断龙蛇九变的练习。以至于每一个动作,只需要刘闯念头一起,身体便会做出反应。

    被刺中胸口的管事,直挺挺倒在地上,胸口呈现出一个明显的凹陷。

    从外表来看,便知道他的胸骨已经被彻底击碎。刘闯连杀两人,只觉胸中有一股气息往头顶撞,忍不住仰天发出一声怒吼,双脚连环踏动,每一步迈出,身上的杀气就会增加一分。

    猛虎下山,睥睨天下。

    这世道不是你杀我,便是我杀你,容不得半分心慈手软。

    既然如此,便做一个杀人之人……

    如果说在此之前,刘闯心中还存有几分顾虑的话,当宫黎那一声大吼‘杀了他’出口时,刘闯再也没有任何顾虑。不杀人,便被人,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杀了你,就看谁比谁更狠。

    积压在胸中的一股闷气喷薄而出,刘闯身体猛然舒展,腾空而起,“虎跨涧!”

    “傻熊,快停手。”

    “刘兄弟,手下留情……”

    眼见刘闯又要杀人,麋缳在经过最初的震惊之后,也反应过来,迅速扑上前,一把抱住了刘闯的胳膊。

    与此同时,从马场中飞奔而出一名男子,眨眼间便到了跟前,拦在刘闯和那两个管事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