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十章 颍川陈长文(下)

第十章 颍川陈长文(下)

    麋涉等人虽然对刘闯态度发生变化,但却无改刘闯目前的状况。

    车队在渡过淮水之后,直奔淮阴县而去。

    在傍晚时分,便来到淮阴县城之外。

    “大熊,你们今晚便在城外扎营,看护车仗。

    我入城和对方联系,待明rì把货物交接后,你们可以在城里玩耍两rì,三rì后咱们回转朐县。”

    “要在这里,停留三rì?”

    “是啊!”麋涉对刘闯的态度,发生巨大变化。

    若在此前,他根本不会与刘闯做什么解释。但是现在……

    麋涉道:“咱们这次来淮阴,是以货易货。

    呵呵,明rì对方收到货物之后,还要做些准备,把咱们需要的货物准备妥当,估计也要一两天时rì。只有收到对方货物,咱们才能回去……不过这次差事,倒也顺利,想必不会出现差池。”

    易货贸易!

    东汉末年,经济崩坏。

    特别是在董卓发放了无文小钱之后,令整个社会的货币体系彻底崩坏。

    许多商家交易时,或以真金白银来作为交易货币,或者就是以货易货,而不愿使用市面上流通的钱币。

    也难怪,自桓帝起出现桓帝五铢钱之后,东汉的货币体系历经剪轮五铢、挺环五株、四出五铢,再到董卓的无文小钱,五铢钱虽然作为主要的流通货币,但信用已经跌至谷底。甚至到了三国时期,五铢钱也一度混乱不堪,使得当时的经济发展,受到难以估量的巨大破坏。

    刘闯没有再去询问,麋涉说这些,已经给足他面子。

    于是便答应下来,和裴绍三人自顾自返回小帐歇息……这一路颠簸,也着实有些辛苦。

    就这样,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麋涉带着一些人来到营地,把营地中的货物拉走。

    而后,他就宣布大家可以zìyóu活动,除了一些麋家护卫留守营地之外,似刘闯裴绍等人,还有一些僮客管事,都离开营地,步入淮阴县城之中。

    淮阴始于秦,历经四百年光阴,已初具规模,成为淮河下游一座大城。

    不过这个‘大’,也是相对而言。若与朐县相比,淮阴无疑是一座大城。可若是与雒阳、长安……甚至下邳相比,也不过一座小城而已。四百年光阴,淮阴县城依旧保留着极为明显的楚地风韵。刘闯是第一次来淮阴,对淮阴县城一无所知。但看裴绍轻车熟路的模样,却不是第一次前来。

    “前面,便是千金浦。

    相传当年韩信落魄时,得瓢母一饭之恩,方得活命。

    后来功成名就后,便回乡寻找瓢母,却苦寻不得……最后不得不将千金置于河中,顺河而下,算是偿还瓢母一饭之恩。似韩信这等有情义的人物,方为真英雄,令人为之唏嘘感叹。”

    裴绍站在这名为千金浦的河边,感叹不已。

    刘闯却嗤之以鼻,轻声道:“有什么好唏嘘,说穿了,也不过是沽名钓誉之徒。”

    裴绍露出不快之色,“你怎可这般说淮阴侯?”

    “本来就是个沽名钓誉,识人不清,不知天时的狂妄之辈。

    想当初他韩信用兵数十万,坐拥齐鲁之地……大可以左右逢源,取渔人之利,谋取天下。偏为了一个劳什子一字并肩王,帮助高祖成事;后来更不知天时,看不清楚局势。连留侯都要退隐,偏他还要争那劳什子虚名。到头来,被吕雉所害……你说他是英雄末路,依我看,是咎由自取。”

    “你……”

    裴绍大怒,却拙于口舌。

    刘闯冷笑道:“想当初他明明有机会逐鹿天下,偏为那虚情假意而协助高祖。

    人言楚霸王有妇人之仁,他韩信便是个果断之人吗?该得的却要让走,到头来倒霉的便是自己。

    我是觉得,大丈夫生于世上,便要勇于争先。是我的,谁也得不走,不是我的,也要争他一回,免得到了最后,空悲切不说,还要落个被女人所杀,尸骨无存的结果,岂不是一桩憾事?”

    裴绍,不由得沉默了!

    历史上韩信曾有许多次机会逐鹿天下,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放弃。

    可不管是什么原因,天下最终是刘邦获取。成王败寇,当初他韩信也是一方诸侯,刘邦又怎可能容他活着?哪怕是吕雉不杀他,恐怕刘邦也会寻由头,早晚取他人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韩信在后世曾被许多人称赞,可是在刘闯看来,始终都是一个失败者。

    我才不要做韩信!

    他rì若有金鳞化龙之时,我怎地也要争他一回,哪怕最后落得个粉身碎骨,也绝不会轻言放弃。

    看着潺潺流淌的河水,刘闯在心中,暗自起誓。

    “这位兄台好见解!”

    刘闯等人正要离去时,却忽听有人在身后说道:“在下方才听闻兄台言语,倒是颇有收获。”

    停下脚步,刘闯回身看去。

    只见一个青年书生,站在不远处,正朝他拱手一揖。

    这青年的年纪,大约在二十五六的模样。

    看他相貌,颇有几分姿容,只是面黄肌瘦,把那几分姿容也抹消的干干净净。

    “你是……”

    青年见刘闯搭腔,忙上前几步,面带笑容道:“在下淮阴步骘,是本地人。

    方才见几位兄台相貌不俗,故而忍不住生出亲近之意。看几位兄台似乎是第一次来淮阴,不知是否需要向导?在下不才,对淮阴了若指掌,各处风景和典故,也了然于胸。若几位兄台不弃,在下可为几位做些指引。我淮阴美食,天下闻名,不过若不熟悉,却难吃到正宗。”

    裴绍闻听,眉头一皱。

    “确是个牙人。”

    他沉声道:“这厮好没有眼力价,我虽不是淮阴人,但是对淮阴也不陌生。

    大熊你若是想要找那美食,我便带你去就是,不必找个牙人领路,平白花费钱两,岂不可惜?”

    青年白净的脸上,闪过一抹羞红。

    他眼中流露出黯然之色,轻声道:“既然如此,却是在下冒昧了,打搅之处,还望三位海涵。”

    说完,他转过身,步履蹒跚便要离去。

    裴绍带着裴炜和常胜也准备走,哪知道刘闯脸上却露出古怪笑容,冲着那青年道:“若求先生指引,需几多钱?”

    “啊?”

    青年一怔,愕然回身。

    裴绍则一脸不快之色道:“大熊,我说过我对这里非常熟悉,不用人来向导。”

    刘闯笑道:“裴老大,你所知者,估计不外是一些酒肆jì馆。

    我听人说,淮阴风光秀丽,许多地方都有典故流传。若只是吃酒,倒不需要人来指引,但若是走访名胜,还是找个本地人向导为好。这位兄弟,却不知要你向导一rì,需几多钱呢?”

    青年顿时露出惊喜之色,连忙道:“所需不多,一rì五十钱足以。”

    裴绍还想开口,却被刘闯拦住。

    只见他从怀中拿出钱袋,取出一百钱递给那青年,“既然如此,便烦劳先生两rì,还请先生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