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十一章 淮阴步子山(下)

第十一章 淮阴步子山(下)

    “哦?”

    “刘使君为人谦和,有长者之风。

    但他声名不显,当初陶使君将徐州让给他,本也是无奈之举。凭他而今的实力,根本无法震慑徐州豪强,哪怕有麋家之助,也难有大作为。偏刘使君野心甚大,又将吕布引来。看似吕布是一强援,实则是一头吃人猛虎。徐州战乱,只在旦夕,便是刘使君恐怕也自身难保。”

    吕布之患,在徐州并不是一个秘密。

    步骘说出这番话语,其实也是劝说刘闯,不要投奔刘备。

    因为从刘闯刚才的话语中,他听出了一些端倪。

    对于这个豪爽的胖子,步骘也颇有好感,实在不愿意让刘闯陷入这个泥潭。否则的话,步骘又怎可能说出这些话来。

    刘闯何尝不知道,这徐州不是久居之地。

    可他却清楚,刘备虽然无法在徐州立足,但是在将来,确是蜀汉之主,与曹cāo齐名的奸雄。

    他不知道该如何劝说步骘,难不成告诉步骘,他知道刘备将来会成为汉昭烈帝?

    恐怕连刘备这时候,也不是太清楚未来的发展吧……

    “呵呵,当然了,这也只是我一家之言,胡乱猜测罢了。

    孟彦贤弟也不必太往心里去……天色不早,咱们今天便这样吧。明rì一早,我在千金浦等候,到时候再带你们去转一转其他去处,也是别有滋味。我家中还有事情,便与孟彦告辞。”

    刘闯也没有挽留,与步骘道别之后,便返回营地。

    “大熊,那厮似乎颇有本事啊!”

    在回去的路上,裴绍忍不住开口道:“我看他举手投足,言谈举止,与先前那陈群不遑多让。”

    “呵呵,我倒是没有留意这些,只觉得此人见识不俗。

    今rì回去早些休息,明rì一早还要玩耍……这次出门,收获不小,着实见识了不少事情。”

    裴绍是想要探刘闯的口风,可惜刘闯根本不接招,让他好生难过。

    不过,他对刘闯的态度倒是发生了一些改变,至少不会再把刘闯当作一个不学无术,大手大脚的败家子。

    ++++++++++++++++++++++++++++++++++++++++++++++++++++++++++++

    第二天,天还没亮,刘闯就起身了。

    在小帐中打了一趟龙蛇九变,只是在练到跨步拧身的时候,气息便会随之中断。

    龙蛇九变引导术自有其独特之处,整套引导术,完全是以气息为主。若气息中断,便无法继续修炼下去。刘闯知道,这也是猛虎变和苍熊变的瓶颈所在。想要突破,就要不断强大气息,磨练筋骨,强壮气血。但这个过程,无法一蹴而就,需要慢慢打磨,不停的修炼才成。

    最重要的是,修炼龙蛇九变,不能心急。

    有道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越是着急,就越是进展缓慢。

    刘闯别的没有,可这耐性却是足够。否则的话,前世他也不可能隐忍一年,才下手报仇雪恨。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前世在闲来无事的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阅读佛道经典。

    所以在面临这种平静的时候,刘闯非但不着急,反而任其发展。练不下去就不练,但是心态一定要保持好。否则的话,这功夫越来越危险,弄个不好瓶颈无法突破,还要搭上性命。

    练完龙蛇九变,天已经大亮。

    刘闯出了小帐,把裴绍三人叫上,临出营门的时候,还在伙房里拿了几张热乎乎的肉饼,用布包裹起来。

    “这一大早,子山恐怕也没有吃早食。

    一晌午空着肚子陪我们转悠,若不吃饱了肚子,岂不是麻烦?”

    裴绍连连点头,“大熊这话说的在理。”

    他已经不再纠结于昨rì刘闯的大手大脚,更好奇那步骘,还有什么稀奇之处。

    “大熊,昨rì步子山那番话,你以为如何?”

    “嗯?”

    “我是说,关于刘使君的那番评论。”

    刘闯想了想,轻声道:“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子山所言刘使君而今所面临困境倒是不假,只不过刘使君此人性情坚韧……不是他拿不到徐州,而是徐州不是刘使君化龙之地。风云未起,焉知刘使君rì后,没有腾飞之时?”

    裴绍愣了一下,点点头,没有再言语。

    四人再次进城,直奔千金浦。

    远远,就看到步骘站在千金浦,正呆呆发愣。

    刘闯上前道:“子山兄,怎地在此发愣?”

    “啊……”

    步骘回过头,露出赧然之色,“原来孟彦兄弟……呵呵,只是在想一些事情,一时间有些出神,贤弟勿怪。

    对了,今天咱们就在城里走走,我带你们品尝一下淮阴小食。”

    刘闯倒无所谓,他今rì来见步骘,说穿了只是想要和步骘进一步结交。

    至于是游山玩水,还是在城中小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和步骘拉近关系,打好基础。

    淮阴城不大,五个人在明媚的阳光里穿大街走小巷,领略着这座有四百年历史的古城风韵。

    虽说汉代秦,已有四百年。

    但这淮阴城里,却依旧保留许多当年楚国风韵。

    步骘滔滔不绝的讲述着淮阴城的历史,便是裴绍三人,也不禁听得入神。

    倒是刘闯,并没有听进去。

    他在暗中观察步骘,不由得暗自感叹:这同样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史书说他性格宽雅深沉,能够折节降志,屈己辱身。刘闯觉得,步骘比那个能忍受胯下之辱的韩信更强悍,因为他时时刻刻能够调整心态,能够明白自己的处境,做出各种适应的举动,这绝对是个人才。

    要不要把他引介给刘备呢?

    不过看步骘的态度,似乎对刘备没什么兴趣。

    就如步骘昨rì所说的那样,而今的刘备,还没有安身立命的资本。

    窃据徐州,对刘备而言并非一件好事……刘备真正的崛起,是在他获得皇叔身份之后。可在此之前,刘备虽然有些名气,但却无法真真正正的震慑住那些真正的牛人。仔细想来,刘备初期似乎只有关张和孙乾简雍跟随。到了徐州之后,也只有麋家兄弟,才算是舍家投奔……

    其余时候,则多是吸纳一些黄巾余孽,刘辟龚都之流。

    而他真正崛起,却是在获得皇叔称号,遇到了诸葛亮之后。

    所以,此时的刘备,恐怕真不能吸引步骘。哪怕步骘是个落魄士族,也未必能看得上刘备。

    可惜,真的是可惜了!

    五人在淮阴城走了一个晌午,都有些累了。

    于是,便在一家小食店中歇脚。

    这家小食店,位于淮阴闹市,不远处便是千金浦所在。

    正午时,也是淮阴最为热闹的时候。商铺纷纷开张,过往行人川流不息,呈现出一派繁华景象。

    裴绍要了一坛子淮阴特产的兰英酒,又点了几个小菜,便坐在酒店里一边歇息,一边聊天。

    刘闯做出一副虚心的模样,不断向步骘请教。

    而步骘也接受了刘闯这一份善意……说实话,他不是没想过刘闯这样待他,是另有图谋。可回家后仔细一想,他一介穷书生,刘闯又图他什么?要钱没钱,要权没权,人家至少还能雇佣他做事,可是他呢?若不是刘闯昨rì雇佣他,更爽快的把佣金支付,恐怕昨天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家交代。

    想的多了,却是想的有些多了!

    步骘和刘闯说笑着,目光在不经意间扫过外面的街道。

    突然,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紧跟着呼的一下子长身而起,快步向外面走去。

    “子山,子山兄发生何事?”

    刘闯连忙呼唤,可是步骘却恍若未闻。

    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冲到了街上。顺着步骘走的方向看去,刘闯眉头一蹙,紧跟着也站起身来。

    “大熊,发生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