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十二章 赠金(下)

第十二章 赠金(下)

    “我怕?”

    裴绍的脸顿时涨的通红,瞪着刘闯,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小子太可恶了,我只是好心提醒,却被他这般奚落,实在是气煞人也。

    可不知为何,裴绍心里对刘闯又多了些许好感。这小子倒真是胆大,天晓得那些朐县人为何说他胆小如鼠。这般样子若是胆小如鼠,那天底下还有不怕事的人吗?想到这里,裴绍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有再开口。看得出来,刘闯这是下定决心,要为步骘兄妹出头了!

    刘闯说完之后,也没有再理睬裴绍。

    “大兄,可还好吗?”

    步骘被打得鼻青脸肿,却没有半点惧色。

    看着步仁步勇两兄弟,他忍不住啐了一口唾沫,“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与婶婶让着你们,躲着你们,却不是怕你们,实在是不想生事。可你们却这般咄咄逼人,实不为人子。”

    步骘并不是个长于言辞的人,否则也不会在三国演义中,被当做反面角色,被诸葛亮辩驳的哑口无言。不过越是老实人,发起火来就越是凶狠。他冲上去,一脚便踹在了步勇脸上,把步勇踹的满脸是血,呼痛不停。

    亏得少女反应及时,把步骘拉住。

    步骘又狠狠踹了步勇几脚,这才算是松了口气,脸上旋即露出一抹黯然之色。

    他拱手一揖,“家门不幸,却让孟彦看了笑话。”

    刘闯只笑了笑,而后看了步仁和步勇一眼,“子山接下来,有何打算?”

    步骘犹豫一下,回头看了看身边少女,脸上流露出一抹怜惜之色。

    他咬了咬牙,轻声道:“今rì若非孟彦出手相助,我便要被他们打死……步家人看样子已不把我们当做族人,是铁了心要谋夺婶婶手中的田契。若继续留在这里,只怕会招惹更多是非。”

    刘闯心里一动,恨不得大声道:来投奔我,来投奔我吧!

    可这也只能是心里的意淫……他现在一无权势,二无金银,便是他自己,也要为五斗米折腰,又如何能收留步骘一家人?估计就算他开口,步骘也不会同意跟他走。倒也不一定是看不起刘闯,更多是害怕给刘闯添麻烦。这一点,刘闯倒是能想的通透,故而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步骘拉着那少女的柔荑,轻声道:“淮阴,是呆不下去了。

    小鸾,咱们这就回去,劝说婶婶和咱们离开这里,若不然的话,这些人肯定会得寸进尺。”

    “可是,我们去哪里?”

    少女怯生生开口,声音非常好听。

    柔柔的,带着些许淮南口音,好像黄鹂鸟儿鸣唱。

    “徐州,咱们是呆不下去了……依我看,这里早晚会被战乱波及,现在离开倒正是时候。咱们渡江,去曲阿!我在那边有一好友,正好可以投奔,先求个容身之处,再做其他打算。”

    “渡江吗?”

    少女显得有些担忧,“可咱们哪儿来的路费?”

    从淮阴南下,前往曲阿,必须要渡过大江。且不说别的,一家三口的渡江费用,也都不在少数。

    步骘已沦落到给人当牙人的地步,有哪儿来的积蓄?

    只是这时候,步骘不想让步鸾担心,于是咬咬牙,轻声道:“小鸾不用担心,我手里还有些钱,足够咱们前往曲阿。”

    说罢,他再次向刘闯一揖,“孟彦拔刀相助,这份情谊,骘牢记在心。

    他rì若有机会路过曲阿,定要与我知道,骘定扫榻相迎,以偿今rì恩义……不过,步家虽已没落,比不得当年声势,可毕竟在淮阴也是百年大族。孟彦最好尽快离开,以免受到牵累。

    骘还要回家收拾东西,便不啰嗦,今rì与君一别,他rì再聚,骘定不忘孟彦之情。”

    说完,步骘拉着少女就要走。

    却听刘闯在身后道:“子山,且慢走。”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刘闯当然清楚,他不可能带着步骘一起走。虽然早有准备,可心里面还是有些失望。不过,也算不得大事!人各有志,留一份情谊在,说不得rì后便能够用上。

    他转身朝裴绍看了一眼,犹豫一下后道:“裴老大,身上可有钱帛?”

    裴绍一怔,从腰间解下一个牛皮钱袋来。

    “不太多,这次出门本就匆忙,只带了半金而已……孟彦若用,只管拿去。”

    半金,也就是七千五百钱。

    若按照正常汇率,一斤金是一万钱。

    但在民间,金价时常会有波动。太平时,一斤金可能只有六千钱,但若是在乱世,一斤金便能换来一万五千钱,乃至于更多。加之五铢钱贬值,造成了金价上扬。徐州相对好些,而淮阴地区,也没有遭受过太多战火波及,故而一斤金,也就是在一万二到一万三千钱上下。

    裴绍却是个爽快人,刘闯向他讨要,便二话不说拿出来。

    而刘闯呢?

    更没有和裴绍半句客气话。

    这种草莽汉子的脾气,刘闯多少也有了解。

    你若是与他客气,他便会不高兴,认为你看他不起。所以,没必要和他客气!裴绍既然把这钱拿出来,便已经表明态度。若再要客气,反而会让他心生不满,绝不是刘闯所愿结果。

    刘闯接过钱袋,在手里掂量一下,又解下腰间布袋。

    那布袋里,还有几百钱,是朱亥给他在路上使用……刘闯把两个钱袋子一并塞到步骘手中,吓得步骘连连摆手。

    “孟彦,这怎使得?”

    “大兄你才学出众,绝非池中之物。

    今rì便当作是小弟与大兄结一善缘,还望大兄万勿推辞。再说了,此去曲阿路途遥远,若只大兄一人也就罢了,还要带上你那婶婶和这位娘子,路上少不得要有花销。有道是穷家富路,大兄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婶婶和这位小娘子考虑。兜里有些钱帛,总不至于太难堪。”

    步骘的眼睛,红了!

    而一旁少女的明眸中,更是闪烁泪光。

    步骘看了一眼刘闯,而后深吸一口气,接过刘闯递来的钱袋子,揣在怀中,“孟彦,大恩不言谢!骘也不客气,只是将来孟彦若有用到我步骘之处,骘粉身碎骨,也难报答这份情意。”

    “好了,大兄莫再啰嗦,早些走吧。”

    “珍重!”

    步骘的声音有些颤抖,若不是他控制力不差,恐怕早就流下泪水。

    少女则瞪大眼睛,盯着刘闯仔细看了一会儿,又随着步骘向刘闯微微一福,转身匆匆离去。

    “这些人怎么办?”

    刘闯目送步骘兄妹背影消失,怅然若失。

    忽听裴绍开口,刘闯蓦地清醒过来。

    四周,有许多围观者,却一个个躲得很远,噤若寒蝉。步家两兄弟和一干泼皮躺在地上哀号不停,令得刘闯眉头一蹙。

    他突然一声苦笑,轻声道:“裴老大,看起来咱们要有麻烦了!”

    “麻烦?”

    裴绍眼中凶光一闪,“有甚麻烦,把这些腌臜货杀了就是。”

    “杀了倒是简单,可这样一来,恐怕会惹来更大麻烦……”刘闯目光扫过步仁步勇两兄弟,突然上前一人一拳,把两人打昏过去。

    子山,你倒是好算计!

    他心里苦笑一声,已明白了步骘的想法。

    步骘方才带着少女匆匆离去,想来是希望刘闯等人把步家人拖住。怪不得他临走时说出了粉身碎骨也难报答的话语,这心里面怀得就是这么一个心思。罢了,送佛送到西,既然已经脱身不得,也只好硬撑着头皮帮步骘解决这个麻烦。否则的话,步家人追上步骘,会更危险。

    “奴心,速去营中通知麋涉,就说咱们在这边和人冲突,请他帮衬一二。”

    裴炜一怔,向裴绍看去。

    裴绍朝他点点头,裴炜这才转身飞奔离去。

    “你以为,麋涉会帮忙?”

    “不是他帮不帮的问题,而是他麋家脸面的问题!”

    刘闯笑了笑,反而没有了先前的慌乱。当下,他和裴绍常胜两人便守在闹市,以免步仁步勇兄弟去找步骘的麻烦。至于麋涉能不能解决这麻烦?刘闯倒不是特别担心。虽说步家是淮阴侯后裔,在淮阴县城颇有根基。但毕竟已经没落,而且不是一般的没落……麋家商贾出身不假,可麋竺乃徐州别驾,更兼家财逾亿,其势力之大,绝不是一个没落步家可以相比。

    不过,麋涉真会出手相助吗?

    说实话,刘闯心里也没有太大把握……

    他是在赌,赌麋涉会出手相助!

    麋家这时候跑来淮阴易货,相信也不会是普通的货物。

    刘备虽占据徐州,但实力却算不得强横。身为刘备最忠实的拥趸,麋家现在的所有行动,恐怕都是围绕着帮助刘备增强实力为主。所以从某种程度而言,麋家而今就是刘备的代表。

    自己虽麋家前来,相信麋家也不会任由自己被当地豪强所欺凌。

    那一来,刘备的颜面何存?

    刘闯想到这里,也就轻松下来。

    他和裴绍低声交谈,而常胜则站在一旁,保持jǐng戒状态。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嘈杂声。

    “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竟然在淮阴生事!”

    脚步声杂乱,人群蓦地向两边分开。紧跟着,就见一个彪形大汉,身披暗红色皮甲,赤帻抹额,手持一口缳首大刀,带着三十多个巡兵便闯进人群。那为首大汉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步仁步勇兄弟,脸色顿时大变。他二话不说,举刀遥指刘闯三人,厉声喝道:“便是你们三个杀才在这里闹事?”

    “闹事不敢,不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耳!”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那大汉脸色更加难看,恶狠狠道:“想逞英雄,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方。

    打了我兄弟还敢留下,你们三个倒真是胆大……来人,给我把这三个反贼拿下,若敢抵抗,格杀勿论。”

    大汉身份似乎不一般,开口就把刘闯几人定了罪名。

    刘闯眸光一冷,“阁下何人,怎可如此不问是非缘由?我等不过仗义出手,你又有什么证据,说我三人就是反贼。”

    说着话,他抬手压住了裴绍。

    因为在大汉要动手的一刹那,裴绍和常胜都做出准备搏命的姿态。

    大汉闻听,哈哈大笑,“不长眼的毛贼,连爷爷是谁都不知道,也敢在淮阴闹事?

    嘿,爷爷便是步家五虎之一,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步义大爷便是!至于证据……嘿嘿,真是笑话。你家步义大爷要抓人,还用得什么证据?在这淮阴城里,你家步三爷便是律法。”

    刘闯脸色微微一变,还想开口拖延一下时间,却听得人群外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步家五虎,好大名号。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步义有何德何能,敢说出这等张狂话语,难道就不怕为你步家惹来灭顶之灾?在这淮阴城里,你步三爷便是律法,可知淮阴也是我大汉治下!”

    “哪个混蛋,在此呱噪?”

    步义勃然大怒,回身向人群外看去。

    十数个跨刀负弓的护卫,簇拥一个年约三旬左右的男子从人群中走出。那男子分开护卫,走上前来,瞄了步义一眼之后,冷笑道:“某家广陵陈登,步三爷所言之混蛋,不知要治某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