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十三章 湖海之士(下)

第十三章 湖海之士(下)

    麋涉是真有些担心了!

    如果只是和步家冲突,问题倒是能够解决。在淮yīn和麋家交易的人,本身也是广陵望族,地位比之步家,不晓得要高出多少。到时候只要请得那家人出面,步家绝不敢再穷追不舍。

    可如果杀了人……

    刘闯笑道:“麋管事说笑了,那可是在闹市,好端端我怎会杀人?”

    “那你们……”

    “只是贵人相助罢了,步家那些废物,焉敢再出来闹事?”

    “贵人?”

    麋涉闻听,顿时一愣,“何方贵人?”

    刘闯微微一笑,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姿态,轻声道:“广陵陈元龙。”

    嘶!

    麋涉倒吸一口凉气,惊讶看着刘闯。

    只是刘闯没有再和他解释,只轻轻一点头道:“麋管事,我们转了一天,也累了,先回营歇息。”

    说完,他拔脚就走。

    裴绍也唤上了裴炜和常胜,连忙跟上。

    陈元龙?

    那岂不就是陈登!

    刘闯知道陈登其人,却不清楚陈登在徐州的声望。

    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一位名人!也许在刘闯看来,陈登更像个有能力的投机主义者。可是在麋涉眼中,陈登和他背后的陈氏家族,便是徐州最大的豪强,哪怕陶谦在世,也不敢招惹。

    陈登此人,机敏高爽,博览载籍,雅有文艺。

    刘备曾说过:若元龙文武胆志,当求之于古耳,造次难得比也。

    也就是说,陈登这个人文武双全,胆略和志向过人。这样一个人物,也只有古人圣贤可以相比,当世之中,没有人能够与他相提并论。

    麋家是东海豪强,可陈登却是徐州望族。

    怪不得刘闯三人能平安无事出来,原来是陈登出面……不对,陈登此人素来骄横,放眼而今徐州,除了刘使君之外,便无人能入他法眼。而且此人眼界很高,非高士不得与他同席。

    这么一个人,为什么会为刘闯出头?

    麋涉越想,就越觉得不正常,心里面便有些紧张起来。

    回去后,要禀报二老爷知晓此事。看起来,刘闯这厮并非如表面上看去那么简单!先是在淮水河畔赋诗,引来陈长文与之相和。而今又有陈登为他出头……嗯,这家伙,定不简单!

    回到营地之后,刘闯自回小帐歇息。

    裴绍和裴炜常胜两人也进了自家的小帐,方一落座,就听常胜道:“裴帅,这个刘闯,不简单!”

    裴绍一怔,抬头问道:“伯林此话怎讲?”

    常胜笑了笑,而后一脸若有所思之状道:“裴帅难道没有看出,那刘闯方才与麋涉说话时,借了陈登的势。”

    “哦?”

    裴绍仔细回忆,而后笑道:“如何借了陈登的势?”

    “那陈元龙是什么人,想来裴帅也听说过。

    此人家世深厚,更兼文韬武略过人。虽则年方二十七岁,确是徐州治下难得的贤才。我听人说,便是那刘玄德对此人,也非常尊重。麋家虽说是东海豪强,可论底蕴,远不如陈氏。

    刘闯方才含糊其辞,说什么陈登为他出头。

    可实际上,陈登真是为他出头吗?呵呵,恐怕在陈登心里,十个刘闯也未必比得上一个步家的废物。偏偏这种情况下,刘闯借了陈登的名头。麋涉比你我更清楚陈登代表的实力,他回去后,也肯定会把这件事告诉麋家之人。我敢肯定,这刘闯回去后,必会得麋家重视。”

    不等裴绍开口,裴炜一声怪叫。

    “这厮,竟如此jiān诈?难道不怕麋家人找陈登询问?”

    常胜哈哈大笑,“奴心,你以为陈登,会向麋家人解释吗?”

    陈登是个极其自负的人,更兼负豪气,骄横过人。

    他做事,根本不会顾及别人看法,麋竺如果真的过去询问,十有仈jiǔ也是吃一个闭门羹。

    这,就是世族子弟的骄傲。

    裴绍轻轻点头,露出若有所思之状。

    半晌后,他突然开口道:“伯林,你想说什么?”

    常胜是裴绍的下属,但实际上,又是裴绍身边的智囊。

    这家伙原本是豫州寒门子弟,读过书,识得字,颇有几分见识。

    常胜道:“裴帅,之前亥帅决意报恩,宁可留在那穷乡僻壤,让弟兄们着实心寒。

    汝南都帅和辟帅相邀,说实话我原本赞成前去。可现在看来,似乎也不必急于决定……今曹cāo迎还汉帝于雒阳,声势正隆。其麾下兵强马壮,绝非都帅和辟帅可以抗衡。原本咱们投奔汝南,是因为走投无路,不甘心。但我觉得,这刘闯颇有意思,不如留下来再观察一下。

    若都帅成事,咱们前去投奔,都帅也会重用。

    若他们成不得事,咱们便过去了,也用处不大……但说心里话,我以为都帅他们难成大事。”

    裴绍,沉默了!

    他闭上眼睛,半晌不语。

    片刻后突然开口道:“伯林的意思是,亥帅之所以留在朐县,是另有打算?”

    常胜点点头,“想当初,咱们随亥帅纵横青州,官军莫不避让。可自从北海之后,先有曹孟德打压,后有徐和谋逆,数万大军而今只剩下咱们这些人。想来亥帅也因此变得谨慎,不愿意轻举妄动。

    既然如此,咱们便等上一等,再看一看局势。

    若亥帅别有谋划,还不如留在这边辅佐亥帅……依我看,是个龚都刘辟,也比不得亥帅之能。”

    裴绍没有开口,只轻轻点头。

    半晌后,他说道:“既然伯林这么说,那咱们就再等等?”

    ++++++++++++++++++++++++++++++++++++++++++++++++++++++++++++++++++

    淮yīn步家,没有再出来闹事。

    不过,他们随后赶去步骘家中,却发现步骘带着他的婶婶和小妹,已弃家而走,不知去向。

    到头来,那份地契还是没到手。

    不过对于步家而言,地契没到手就算了,反正步骘一家人已经跑了,那块土地便归于他们所有。如果步骘不知死活,再回来闹事。凭借步家在淮yīn的能量,收拾步骘倒也不是难事。

    而刘闯等人的身份,步家随后也打听出来。

    可步家如今已经没落,如何比得上如rì中天的麋家强势。加之陈登的jǐng告,倒是让步家不敢轻举妄动,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至于步家人的真正想法?没有人知道!刘闯更不会在意。

    东汉末年,三国时期,似乎除了一个步骘之外,步家再也没有杰出人物出现。

    而在三国之后,淮yīn步氏也随之湮没于历史长河之中,再后来,更没有听说过相关的信息……

    对于这样一个家族,刘闯又岂能放在心上。

    一夜好睡过后,第二天他jīng神抖擞起床,收拾了一下行李,便牵着珍珠出营,和麋涉等人汇合。

    看得出来,麋涉对他的态度,的确是有不小变化。

    此前,麋涉对刘闯始终有一丝疏离感,甚至在言语中还会带着些许不屑。

    可今天,麋涉虽然依旧没有太过于亲热的举动,但在举止中却不经意的,增添了几分敬畏。

    昨rì借力,大功告成!

    刘闯心里暗自得意,不过在表面上,依旧是一派平静之sè。

    在收整了营地后,商队便缓缓启程。

    当天渡过淮水,至淮水北岸休整一夜,第二rì便踏上回归的道路。

    只是,这回程之路似乎并没有来的时候那么顺利,到第三天的时候,一场大雨倏忽达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