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十五章 痛快!(上)

第十五章 痛快!(上)

    刘闯不禁一惊!

    不过,他并未慌张,当黑影出现的一刹那,身体已本能做出反应。

    两腿弯曲,身体随之向前倾,后背成一道流线弓形,一脚迈出的刹那,手中铁脊长矛随之向前一探,口中爆发出一声沉雷般的巨吼。

    “哈!”

    长枪贴着刘闯的头皮擦过,铁脊长矛也闪电般刺出。

    噗的一声轻响,刘闯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铁脊长矛刺入对方身体的感受。伴随着一声凄厉惨叫,刘闯脚下一个滑步,单臂用力,竟把对方生生挑起,而后狠狠砸在地上,顿时声息全无。

    说时迟,那时快。

    若用最简单的文字描写,也要十数字才能说个清楚。

    但实际上,从黑影出现,到刘闯把对方击杀,不过两息的功夫。

    刘闯把对手击杀后,裴绍的jǐng告声才传入耳中。不过,刘闯已是全神贯注,整个人如同一头噬人的猛虎,立于山门之外。

    “敌袭!”

    刘闯大吼一声,整个寺庙顿时陷入混乱。

    与此同时,从黑暗中冲出十余道黑影,扑向刘闯。

    更有数十道黑影翻墙跳进了寺院,朝着院中的麋家家丁便冲了过去。

    麋家家丁大都睡得很熟,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令他们顿时慌乱不已,仓促应战。一边是偷袭,一边又是毫无防范。只一眨眼功夫,就听到一连串凄凉的惨叫声响起,十几个麋家家丁倒在血泊之中。

    刘闯舞矛应战,虽然对方人数众多,却丝毫不惧。

    “稳住!”

    他大声吼道:“不要慌,结阵迎敌。”

    铁脊蛇矛在他手中,犹如一杆招魂幡。

    只见他身形灵动,面对十几个敌人的攻击腾挪躲闪,每次铁矛刺出,必然会斩杀一人,死死将山门守住。

    裴绍三人,也跳进了战团。

    三人组成了一个简单的三角战阵,将十余名贼人拦住。

    可是,贼人的数量实在太多。刘闯虽然守住山门,还是不断有人翻墙而入,冲进战场中厮杀。

    一时间,浮屠寺庙中喊杀声不断。

    麋涉这时候也清醒过来,从大殿中冲出后,看到眼前一幕也有些慌乱。

    他是麋芳看好的人,却毕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状况。一般而言,麋家的货物在徐州境内无人赶来招惹,所以一直以来,麋涉也顺风顺水,没有遇到过什么状况。而今是他第一次遭遇这样的事情,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眼见贼人翻墙而入,人数越来越多,麋涉脑袋里一片空白。

    “麋涉,点火!”

    常胜一刀劈翻一个贼人,见麋涉呆愣在那里,忙大声叫喊。

    “啊?”

    麋涉一怔,但迅速反应过来。

    院子里黑漆漆一片,也看不清楚敌我,自然让人感到慌张。麋涉扭头,看不远处有一堆篝火点燃,便健步上前,从篝火中抄起一根火把,纵身跳入院中,来到一个草棚前,把火把扔在草棚里。

    那草棚废弃多年,但里面还是有许多干草。

    火把落在干草之上,顿时燃烧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寺院中浓烟滚滚,火光闪闪,把寺院里的情况照映清楚。

    几十个山贼打扮的人,正疯狂扑杀麋家家丁。

    麋家僮客虽着手抵抗,可由于不明敌情,不免有些慌乱。

    火光一起,僮客们的心顿时稳定下来。麋家招收僮客,也有一些规矩。没本事的人,根本做不得僮客。眼见敌人暴露踪迹,僮客们便有了主张。虽是仓促应战,但三五一群,迅速组织起了抵抗,与山贼缠斗在一处。

    裴绍三人已斩杀近十人,身边横七竖八倒着尸体。

    草棚被点燃之后,裴绍三人也是精神一阵。只要能分清楚敌我,这三个人便没有太多畏惧。

    “伯林,帮助孟彦,奴心随我退敌。”

    裴绍大吼一声,手中长枪一振,便将一个贼人刺倒在地。

    “裴帅,多小心。”

    常胜见情况明朗,也就不再紧张,提刀向山门冲去。

    只是,当他冲到山门外时,却吓了一跳。眼前的景象,即便常胜是个有故事的人,也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草棚的火光忽明忽暗,但是把山门外的景象却照映清楚。

    山门外,倒着十余具尸体。

    看他们的伤口,全都是一击毙命,毫无拖泥带水的嫌疑……

    近二十个山贼把刘闯困在中间,正疯狂围攻。而刘闯就好像一个跳动的精灵,在刀光剑影中腾挪闪躲。他身体始终保持着前倾的姿势,脚下更灵活多变。错步、滑步,后退,挺进……刘闯弓着身子,一手铁脊蛇矛,一手持一口缳首刀,在人群中不断闪动。铁脊蛇矛吞吐寒芒,每一次探出,必然会刺杀一个山贼。那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连贯,就好像跳舞一样。

    山贼人数虽多,却奈何不得刘闯。

    反而贼刘闯的击杀之下,不断有人倒在血泊之中。

    这厮,怎地恁悍勇?

    常胜愣了一下,立刻提刀杀入人群。

    “孟彦,我来助你。”

    刘闯此时已杀红了眼,更记不太清楚,刺杀了多少人。

    听到常胜的叫喊声,他连忙向后一个退步,不等山贼反应过来,猛然有一个跨步,蛇矛呼的探出,带着一股罡风,狠狠刺入一个山贼的胸膛。手臂一振,蛇矛退出……就在山贼慌乱之际,刘闯已退到了常胜身边,把手中缳首刀往常胜手里一递,背靠着常胜,发出一声咆哮。

    “杀!”

    蛇矛凶狠贯入一个山贼头目打扮的贼人胸口,刘闯双手一合阴阳把,蛇矛一振,便把那贼人甩飞出去。

    “里面情况如何?”

    “裴帅正带人抵抗,不会有事。”

    刘闯点头,那张敦厚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嘴角只微微一翘,而后大吼一声,又杀向山贼。

    交手之初,麋家商队的确损失不小。

    不过,幸亏刘闯裴绍等人反应及时,刘闯一个人便堵住了山门,使得贼人只能翻墙而入,极大程度的减少了寺院中的压力。而裴绍则是沉稳干练,麋涉点燃草棚之后,便迅速辨明局势,率领僮客进行反击。所以,在经过最初的慌乱之后,山贼人数虽众,竟占不得便宜。

    刘闯有接连刺杀数人之后,山贼的攻势随之放缓。

    伴随远处一声呼哨响起,山贼齐声呐喊,停止了攻击……

    刘闯追了十几步,便迅速退回山门。他和常胜躲在山门后向外张望,之间在百米之外,山贼们也点亮了火把,黑压压一眼看去,至少有二三百人之多。常胜的脸色,随之变得难看。

    “伤亡如何?”

    麋涉和裴绍裴炜也来到山门旁,看到外面的情况,不由得眉头紧蹙。

    听刘闯询问,麋涉轻声道:“死伤不少……这次出来,除了民夫之外,一共有百三十护卫……方才仓促迎战,护卫死伤过半,民夫也损失近半……他娘的,这些山贼没长眼吗?连麋家商队也敢拦截,真是不知死活。”

    刘闯侧脸看了麋涉一眼:麋家?

    他心里冷笑一声:看起来,麋家的自我感觉似乎不错……不过对于这些山贼而言,也就是一只肥羊而已。

    但这些话,他没办法说出口。

    心里犹豫一下,问道:“这里距离曲阳,有多远?”

    “大概二十里左右。”

    “把寺庙少了吧。”常胜突然开口。

    麋涉一怔,“把寺庙烧了?”

    “二十里,这种天气,想来这浮屠寺起火,曲阳方面也能有所觉察。

    贼人势大,单凭咱们这些人,恐怕难以抵挡。把寺院烧了,说不定会让那些贼人感到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