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十六章 次奥,都不是一般人(上)求推荐

第十六章 次奥,都不是一般人(上)求推荐

    周一,周一,周一哦!

    又是新的一周开始,七天博弈重新拉开序幕。

    老新拜求大家周一能够给力支持,努力冲击双榜,拜托了!

    ++++++++++++++++++++++++++++++++++++++++++++++++

    乌云散去,皎月当空。

    雨后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佛寺大殿被大火笼罩,火光熊熊。

    山贼已经退走了,留下遍地尸骸。

    刘闯等人便坐在一辆大车上,看着四处忙碌的人们。战事结束,但还要进行收尾的工作。清点尸体,查探伤亡,列出名册……此次麋家商队共派出一百三十名护卫,另外还有一百多个民夫和驭手。一场血战之后,护卫死伤过半,民夫和驭手更死伤近八十人,可谓惨重。

    护卫死了,记下名字,尸体埋好也就是了。

    回去后查看这些护卫的家眷,给些钱帛便算了结……可民夫和驭手死伤这么多,就变得非常麻烦。

    车马谁来驱赶?

    货物谁来装卸?

    一系列的事情,都需要麋涉来解决,让他手忙脚乱。

    “已经派人前往曲阳通知,最迟天亮,曲阳那边就会有人来接应。”

    麋涉愁眉苦脸,看着那些车仗垂头丧气。这次行商,本想在麋芳二老爷面前表现一下,却不想闹出这么大的差池,让麋涉也有些惶然。他走到车旁,坐在车板上,哭丧着脸和刘闯说话。

    经过这一战,麋涉不敢再小觑刘闯。

    以前,总以为刘闯胆小如鼠。可方才大战的时候,刘闯哪里有胆小的样子,俨然就是一个杀神。

    死在刘闯手中的山贼,近三十个。

    这若是放在军中,至少也是个队率的功劳。

    麋涉对刘闯的态度,随之发生了变化……他看得出来,凭刘闯这一身武艺,定能搏出一个功名来。而刘闯虽说是靠着麋家吃饭,但毕竟不是奴仆,也非僮客。zìyóu身,没有束缚,将来的成就,谁能知晓?所以,麋涉更不想去得罪刘闯,言语中除了客套,更多了几分敬畏。

    “那些贼人,弄清楚是什么来路?”

    刘闯把玩半截蛇矛,片刻后扔在地上。

    这半截蛇矛,就是他那支铁脊蛇矛。一场大战之后,蛇矛已断为两截,无法使用。

    铁矛太硬,缺少韧xìng,特别是在战场上和对手硬碰硬的话,很容易折断。真正的好枪好毛,大都是用特殊的树木作为枪杆。到后世,铁枪铁矛逐渐被淘汰,被木制大枪慢慢取代……

    不过,好的枪杆,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够制成。

    比如唐代最为著名的马槊,以柘木最佳;而至明清两代,制作枪杆的最佳材料,则是牛筋木。刘闯家里那杆大枪,便是以牛筋木制成,据朱亥说,其制作工艺jīng湛,当世少有可比。

    在这场大战前,刘闯对兵器的重要xìng还不清楚。

    但经过了这场血战后,刘闯算是明白了,在这个时代,一支趁手的好兵器,是何等的重要。

    要尽快突破瓶颈,练成苍熊变!

    刘闯暗自下定决心,必须尽快提升实力,方可以真正掌握那杆盘龙枪。

    麋涉道:“是羽山贼。”

    “哦?”

    “方才抓了几个活口,已问出来历,却是羽山贼。

    可惜,没问出他们为何要偷袭我们……那几个都是小喽啰,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说是得了命令,在这里偷袭。可能那两个头目清楚一些,可惜被你和裴老大斩杀,也无法问出口供。”

    山贼头目下令攻击的时候,只有刘闯裴绍四人在山门旁。

    所以麋涉也没有听清楚山贼头目的喊话,故而更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一个什么‘太子’存在。

    刘闯倒是听说过羽山贼,那是一伙强盗。

    因聚众羽山,故而得羽山贼之名,据说有数千人之众,在东海郡颇有实力,是仅次于郁洲山海贼的一股力量。

    羽山,位于朐县境内,同时也是东海郡最高峰。

    其横跨朐县和郯县两地,但却从没有听说过,他们对麋家动手。

    一直以来,羽山贼和朐县、郯县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而朐县和郯县则因为兵力不足,所以也没有出兵镇压,形成一种潜在的默契。可现在,羽山贼竟然对麋家商队动手了……

    而且是在明知道是麋家商队的情况下动手,不免让人有些惊讶。

    这羽山贼,想干什么?

    同时,刘闯也有些奇怪,他和羽山贼从没有交集,为何那羽山贼口中的‘太子’要对付他?

    羽山贼所说的‘太子’,会不会就是阙天子余孽?

    此前阙天子余孽就曾陷害刘闯,甚至还派人刺杀刘闯……这里面,信息量似乎很大。

    可细想过来,刘闯实在是想不起来,他何时得罪过阙天子余孽,亦或者那所谓的羽山贼。刘闯以前胆小怕事,从不与人争执。这样说起来的话,就更不可能和那阙天子余孽有交集。

    而自刘闯重生以来,除了在马场和宫黎发生过争执外,便是在淮yīn与步家五虎交恶。

    步家五虎,是淮yīn老牌望族,哪怕是没落了,也不太可能成为阙天子余孽。若真是如此,恐怕陈登第一个不会放过步家,怎容得步家在淮yīn嚣张跋扈?不是步家,那就剩下宫黎了。

    但宫黎是麋芳的亲戚,麋家现在一心想要投靠刘备,又怎可能和阙天子余孽有牵连?

    这件事,真的是越来越复杂。

    刘闯轻声问道:“麋管事,那羽山贼一直盘踞羽山吗?”

    麋涉一怔,想了想之后摇头道:“那倒也不是……早年间我从未听说过羽山有山贼出没,好像是兴平元年,曹孟德兵发徐州退兵之后,这帮山贼才占居了羽山,此后便一直盘踞在那里。”

    兴平元年?

    也就是公元194年喽!

    刘闯努力回忆,这公元194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

    曹cāo伐徐州,陶谦向刘备求援,而后刘备到了徐州后便一直没有离开过……而曹cāo伐徐州的原因,据说是其父曹嵩途经徐州时被陶谦部将张闿所杀。后张闿率部不知去向,更引发徐州战事。

    阙天子阙宣,张闿,太子……

    刘闯突然间打了个寒蝉,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古怪的念头:莫非那羽山贼,就是阙天子余孽?那那羽山贼的头目,就是杀害曹嵩的张闿?

    记得黄召曾说过,张闿曾是阙天子部曲,后归顺陶谦。

    若张闿是个忠义之人,倒是很可能会为阙宣报仇。但陶谦当时掌控徐州,是朝廷册封的徐州牧,一方诸侯,绝非张闿可以对付。于是,张闿便杀了曹嵩,驱虎吞狼,想要为阙宣报仇。

    之后,陶谦实力大损,张闿便盘踞羽山,号羽山贼!

    如果这么推断,倒是可以解释清楚。

    不过,不管羽山贼是不是阙天子余孽,刘闯更在意的,还是那个‘太子’。

    他,为何要杀我?

    “麋管事,我记得宫黎好像也是这两年投奔二老爷的吧。”

    “哦,是兴平元年……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大老爷和二老爷在下邳听命,宫黎少爷带着一封书信,还有十几个护卫前来投奔。宫娘子原本是泰山郡人氏,早年嫁给二老爷后,就和家中失去了联系。当时宫黎少爷投奔时,宫娘子还很激动,专门派人前去下邳告之二老爷。”

    难道说,宫黎就是‘太子’?

    想当初自己出狱后,和麋缳一同前去马场。

    刘闯根本就不认得宫黎,可是那宫黎却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跑过来寻刘闯麻烦。

    后来,宫黎被刘闯打伤,更被刘闯打死了一个管事。

    若不是当时一个名叫张承的管事出面阻止,说不得事情会闹得很大……

    张承,张闿,宫黎!

    刘闯有一种直觉,他捕捉到了这其中的关系。

    如果宫黎是阙天子余孽,甚至有可能是阙宣之子的话,那太子之名,倒也说得过去。麋涉也说了,当初宫黎来投奔麋家,就是靠一封书信。而麋芳妾室宫娘子,和家族失散多年,根本不认得宫黎。

    假设一下,宫黎确有其人。

    但是在途中被羽山贼所害,而后阙宣之子凭借那封书信,冒名顶替前来投奔麋家……那所有的一切,就可以解释的清清楚楚。

    至于宫黎为何要找刘闯的麻烦?

    不重要!

    重要的是,宫黎冒名顶替投奔麋家,所为何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