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十六章 次奥,都不是一般人(下)求推荐

第十六章 次奥,都不是一般人(下)求推荐

    刘闯的脑筋飞快转动,设计出各种可能来……不过,一切都只是他的推测,没有证据又有何用?

    对了,那个黄召又是什么来历?

    张闿是阙宣的部曲,恐怕没多少人知道,偏偏这黄召知晓!

    此人神秘出现在朐县,身上有许多疑点,让人不得不认真思索。

    黄召,何人?

    +++++++++++++++++++++++++++++++++++++++++++++++++++++++++++++++

    麋涉不可能一直陪着刘闯,说了两句之后,又跑去忙碌起来。

    这时候,却见裴绍带着裴炜和常胜二人来到刘闯身边。三人也不说话,就静静看着刘闯……

    “你们干什么?”

    刘闯被裴绍看得有些发毛,忍不住发问。

    裴绍与裴炜常胜二人使了一个眼色,两人立刻退到两边jǐng戒,裴绍则一屁股坐在刘闯身边。

    “你,猜出我的来历了?”

    刘闯长出一口气,一脸苦笑,伸出手指了指裴绍脖子上那根黄色头巾。

    “裴老大,我知道你是个有信仰的人,可你也不用学那些和尚道士一样,表现的那么明显吧。

    你看你脖子上的黄巾,还有奴心和伯林脖子上的黄巾……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裴老大,我又不是傻子,又怎可能看不出你们是太平道的信徒?对了,亥叔难道也是太平道信徒吗?”

    刘闯说的很随意,倒是让裴绍放了心。

    他解下脖子上的黄巾,脸上露出一抹回忆之色。

    半晌后,他轻声苦笑,把黄巾揣进怀里,而后叫了一声裴炜和常胜,“把太平巾收起来吧,以后贴身放好就是,莫再系在身上。回去以后,让大家也都解下太平巾……他娘的,连孟彦这混小子都能看出端倪,大家以后还是收敛一些,免得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听到了吗?”

    裴炜和常胜一怔,立刻把脖子上的黄巾解下。

    原来,这玩意儿叫太平巾……看起来,还是太平道信徒独有的一种信物呢。

    刘闯笑了笑,没有再去理睬。

    裴绍则轻声道:“既然你看出来了,为何不去报官?”

    “好端端,我报什么官啊!”刘闯一脸不可思议之色,看着裴绍说:“你们对我又没有恶意。再说了,有亥叔这层关系,我也不可能跑去报官。反正,你们不害我,我管你们的来历?”

    “我叫裴元绍!”

    噗……

    刘闯喝了一口水,却因为裴绍这一句话,一下子喷出来。

    裴绍,裴元绍?

    三国志里没有裴绍的记载,可是三国演义里,确有他的登场。不过,他不是应该呆在汝南吗?三国演义中,关二哥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在砀山遭遇山贼拦路。关二哥斩裴元绍,收周仓,古城与张飞相会,后来又在砀山和赵云相逢,最后保刘备入西川,建立蜀汉。

    裴元绍,是赵云的马仔。

    虽然没有真正登场,但也算有名有姓。

    难道裴绍,就是那个被关羽斩杀的倒霉蛋,裴元绍吗?

    “你这算什么意思。”

    裴绍一脸不快。

    我这么郑重其事的自我介绍,你却一口水喷我脸上,算什么事情?

    刘闯连忙摆手,“抱歉抱歉,只是想到了一些事……不是有意喷你!对了,你既然叫裴元绍,怎么又改名裴绍?”

    东汉年间,双名为贱,单名为贵。

    也就是说,裴元绍这个名字,其实是一个贱名。

    裴元绍眼睛一瞪,“我若不改名裴绍,岂不是暴露身份?”

    呦!

    看起来裴元绍在黄巾军里,也算是一个人物。

    不过大哥啊,你带着一根太平巾招摇过市,也就是朐县便宜,盐水滩更是一帮子作奸犯科的亡命之徒,所以没有人理睬。若不然的话,就你那根太平巾,和自报家门又有什么区别?

    掩耳盗铃耳!

    不过这些话,刘闯自然不会说出来,抬手示意裴绍继续。

    只是好不容易才酝酿出来的心情,被刘闯这一口水喷的……烟消云散。

    裴绍擦了把脸,指了指裴炜,“奴心原本是张曼成张大帅麾下黄巾力士,后张大帅战败,奴心便投奔青州我的帐下;伯林则是豫州雒阳人氏,本是我太平道雒阳道大帅马元义的外甥。因唐周告密,马帅举家被杀,伯林父子逃奔颍川,后跟随波才举事……皇甫嵩火烧长社,伯林父亲战死,伯林便随溃兵流落青州,投到渠帅帐下。至于我所说的渠帅,想必你已猜出。”

    次奥!

    刘闯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

    还都是名人……张曼成,马元义,波才,皇甫嵩!

    直到此时,刘闯才真切的感受到,他距离三国历史,竟然是如此接近。

    此前虽说有麋缳在,可是刘闯对三国的感受还不是那么真切。麋芳在朐县不假,和刘闯没有任何交集;而此后陈群也好、陈登也罢,包括步骘在内,也都是匆匆错过,没有进一步接触。

    说起来,刘闯最亲近的人,居然就是眼前这三个家伙,还有朐县的朱亥。

    黄巾军有张角三兄弟一手打造,有南北之分。

    南方大帅,便是张曼成;北方大帅,似乎叫做张牛角。

    大帅之下,为渠帅;渠帅以下,称小帅。据说黄巾军最兴盛的时候,有三十六路渠帅,一百多路小帅。

    朱亥,竟然是这三十六路渠帅之一。

    而裴绍,很可能就是那一百多路小帅中的一个……

    黄巾起义失败之后,三大将军故去,南北大帅战死。三十六路渠帅死的死,降的降,活下来的没有几个。

    朱亥是渠帅吗?

    倒真是出乎刘闯的意料之外。

    这么说的话,朱亥至少应该有些名气才对,怎可能默默无闻?除非,这‘朱亥’之名是假名。

    ‘亥’……

    三国时期,有名有姓,名字里有一个‘亥’,同时又是黄巾将领的,似乎只有一个人符合。

    刘闯看着裴绍,轻声道:“亥叔,可是假名?”

    “啊?”

    “好了,你不说就算了,我回去之后,自会询问亥叔。

    其实,你就算不说,我大概也能猜出一个端倪。亥叔来自青州……我想他的真名,应该是叫管亥。”

    噗通!

    裴绍一屁股从车板上掉下来,坐在地上,露出惊骇之色。

    “你……”

    “好了好了,你不用回答……裴老大,要说起来你也算是一方豪杰,怎地这么沉不住气呢?

    你就算不承认,看你这表情,我也知道我说对了!”

    “可是,可是……”

    裴绍有些结巴了!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刘闯是怎么猜出的答案。

    据他所知,刘闯虽不是朐县人,可自从来到朐县后,就没有再走出朐县一步。他也不是什么书香门第,就是一个普通百姓。问题是,一个普通百姓,又怎可能一下子猜出朱亥身份?

    这家伙,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也许是刘闯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实在太大,让裴绍三人都有些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而刘闯自己呢?

    也被这推测出来的答案弄的心烦意乱。

    亥叔,竟然是管亥……三国演义里,管亥曾率数万黄巾围攻北海,北海太守孔融求来刘备援兵,管亥被关羽所杀。但在三国志里,管亥并非关羽所杀,而是率部离去。可不管怎么,这都是一个能统领数万人马,更可以和关二哥交手几十个回合的猛人,怎会出现在朐县?

    一时间,刘闯也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