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十七章 负豪气者张三将军(上)

第十七章 负豪气者张三将军(上)

    天还未亮,明月将沉。

    一夜大战过后,死去的安息,而活着的也疲惫不堪。

    就连刘闯这种体质极好的人,也有些撑不住,便牵着珍珠躲在残垣断壁中避风。裴绍三人,则酣然入梦,远处不时会传来伤者的呻吟,给这黎明前的寂静,又平添了几分惨淡愁云。

    蓦地,刘闯睁开眼睛。

    他站起来,纵身跳上一面残断的山墙举目眺望,就见地平线似有烟尘滚滚,如雷铁蹄声隆隆作响,由远而近,越来越清晰。

    蹄声,也惊动了麋涉。

    他连忙跑过来,站在刘闯身边,紧张不安的朝远处眺望。

    铁骑,倏忽而至。

    一杆旗幡映入刘闯眼帘……不过,那旗幡的形状很怪异,看上去是一张白色的牦牛皮制成,上面也没有任何标志。牦牛皮下,系着两根白色的长尾,毛绒绒就好像是狐狸的尾巴一样。

    旗帜随风飘扬,那牦尾更飘飞空中,非常醒目。

    “是刘使君的白眊精兵!”

    麋涉看清楚旗幡后,不由得喜出望外。

    “孟彦快看,那是刘使君麾下白眊精兵,是刘使君派人来接应咱们了!”

    白眊精兵?

    刘闯心里不免感到有些疑惑。

    他从未听说过有白眊精兵。他倒是知道一些三国时期的精锐兵马,比如公孙瓒手下的白马义从、袁绍手下的先登营和大戟士、吕布帐下陷阵营、刘备手下的白耳精兵,以及后来的无当飞军等名称。

    不过,这白眊精兵,又是什么来头?

    既然是刘备的兵马来了,刘闯这心里自然也就松了一口气。

    他跳下断壁,拒绝了麋涉邀请他一同前去迎接的美意,而是静静站在断壁前,看着那一队铁骑来到近前。

    “麋涉,押送货物可还好吗?”

    麋涉迎上前刚要开口,却见一匹乌骓马从骑队中飞驰而来,眨眼间就到了麋涉身前。马上骑士喝住战马,而后纵身而下。火光照耀下,却把那人照映得非常清楚。八尺开外的身高,跳下马足有190公分左右,比刘闯的个头还高。头戴一顶雁翅镔铁兜鏊,苍帻抹额。浓眉下生就一双虎目,高鼻梁,燕颌短髯,肤色略黑,不过却透出一种极为健康的古铜色光泽。

    这大汉相貌堂堂,长的很威武。

    身披狻猊镔铁宝铠,外罩黑缎子缀花战袍,腰系墨玉双鱼辔,脚下蹬一双白底黑牛皮战靴。

    站在那里,活脱脱一尊黑铁塔般,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刘闯站的有些远,但依旧能够感受到这大汉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逼人气势。

    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人来,心里不由得一颤,刘闯暗道一句:不会这么巧吧,难道是他?

    不过,这大汉的言语,却让刘闯觉得有些不高兴。

    这边刚经历一场血战,你这家伙跑过来不问伤亡,开口只关心那劳什子货物,令人感到心寒。

    麋涉一见这大汉,也吓了一跳。

    忙上前一步,躬身道:“回三将军话,货物安好,没有任何损失。”

    “嗯,没损失就好……否则的话,可要耽搁兄长大事。”

    三将军!

    麋涉这一开口,这大汉的身份,也就呼之玉出。

    除了那燕人张飞,刘备帐下,又有谁能担得起‘三将军’这个称呼呢?这家伙,就是张飞?

    刘闯的眼睛顿时眯成一条缝,上上下下打量起那人。

    只是,三将军却没有理睬刘闯,目光扫了一圈,便破口大骂道:“真是一群废物!区区羽山贼,就让尔等狼狈如斯……亏子仲夸口你麋家在徐州如何了得,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麋涉闻听,心中大怒。

    可他跟随麋芳rì久,自然也知道眼前这位三将军的脾气,就算是心中再不满,也不敢表露出来。

    这时候,远处又出现一支人马。

    三将军扭头看了看,正准备转身上马,目光却突然凝固。

    “咦?”

    他轻呼一声,迈步朝刘闯走去。

    刘闯一怔,愕然看着三将军来到身前,正要开口说话,却听三将军道:“你这鸟厮何人?为何珍珠在你手中?”

    珍珠!

    刘闯先是一怔,旋即便反应过来。

    珍珠是刘备送给麋缳的礼物,这三将军自然不会陌生。

    说起来,徐州缺马。

    哪怕是刘备手里,也没有多余出来的马匹……否则的话,这位三将军也不会跑去劫走吕布的战马。

    似珍珠这样一匹好马,却出现在刘闯身边,自然会引起三将军的关注。

    刘闯刚想要开口,哪知道三将军竟破口大骂道:“如此好马,乃我兄长赠与麋三娘子的礼物。你有何德何能,焉敢据此宝马良驹……哼,看你这模样,便不是好东西,还不把马拿来。”

    说着话,三将军伸手就要夺过珍珠的缰绳。

    刘闯本来有些激动,毕竟眼前这三将军,是三国演义中真正的主角,也是刘闯重生以来,所见到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人物。说实话,刘闯原本对三将军的感官非常好,甚至可以用喜欢二字来形容。桃园三结义,三英战吕布,当阳桥头一声断喝,吓退曹cāo百万大军!

    这些脍炙人口的故事,在后世流传甚广。

    虽然刘闯知道这些大都是虚构而来,却不影响他对三将军的崇拜。

    只是三将军如今的态度,却惹恼了刘闯。

    这家伙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从他的言语便可以听出,他对麋家的不屑,还有那发自骨子里的骄横。

    珍珠,是麋缳所赠,怎可能被你抢走?

    你张翼德若是不满刘备赠宝马与麋缳,大可以找刘备抱怨,何苦在这里耀武扬威,嚣张跋扈?

    刘闯眉头一蹙,抬手蓬的便攫住三将军的手臂。

    看刘闯的打扮,应该是麋家护卫,在三将军眼里,也就是家奴而已。

    好马难寻,更何况是战马本就缺少的刘备?张飞原本就不赞同刘备赠马,只是当着刘备的面,他却不好阻拦。如今,这匹白龙马出现在麋家一个家奴手中,张飞也就不会再顾忌什么。

    先抢过来再说,想那麋竺也不敢啰唆。

    哪知道,刘闯却把他拦住,顿时令张飞心中大怒,眸光一冷,心中顿时腾起一抹杀意。

    “混帐东西,给我滚开。”

    张飞说话间,振臂想要把刘闯的手甩开。

    在他想来,一介家奴算得什么?就算杀了这鸟厮,看谁敢指责。

    哪知刘闯的手,如同铁钳一样牢牢攫住了张飞的胳膊。一股巨力涌来,令刘闯眉头轻轻一蹙。

    若非他练成猛虎变,气力惊人,张飞这一振,说不得便要崩开他的手掌。

    果然是蜀汉五虎将!

    刘闯虽然不快,也不得不在心中暗自称赞。

    不过,攫住张飞的手,却没有松开。他凝视着张飞,脸上毫无惧色,“珍珠乃三娘子暂借于我,若三将军喜欢,大可以去找大老爷讨要,何苦在这里为难自家一个小人物,岂不丢人?”

    “你,找死吗?”

    张飞目光阴冷,看着刘闯一字一顿。

    手臂上,肌肉虬结,青筋毕露,看那架势,便要打杀刘闯。

    刘闯只觉张飞的胳膊上传来一股力量,隐隐要崩开他的手掌。只是这时候,他绝不会退让半步。张飞话音落下,刘闯立刻回道:“若三将军想要指教,只管放马过来,看我可会害怕!”

    “找死!”

    张飞大怒,手臂猛然再次发力。

    刘闯只觉手指似要断裂,再也无法攫住张飞的胳膊,只得放开对方的手臂。

    那胳膊上传来一股巨力,令刘闯连退数步。

    就在这时,从断墙后转出裴绍三人,与刘闯并肩而立,怒视张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