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二十三章 郁洲山(下)

第二十三章 郁洲山(下)

    “嗯?”

    “我知道大当家实力强横,藏身海外,官府也无可奈何。

    但据我所知,郁洲山的人口这几年不断增长,如今好像有五万人之多,已经可以媲美一个县城。如此多人口,又该如何生存?靠郁洲山那点土地?亦或者是去开发其他的岛屿?海外看似安全,实则凶险甚多。若我为徐州牧,只需下令沿海戒严,就足矣令郁洲山陷入困境。

    失去辎重补给,郁洲山真能固若金汤?”

    戒严,并不是海禁。

    只要增加一些兵马,在东海郡和广陵郡沿海设置烽火,便足以让薛州难受。

    而今是东汉,不是后来的大航海时代……东海的航海业并不发达,制造海船成本极高,更无法向外海发展。也就是说,郁洲山的未来,从一开始就局限在徐州的内海海域,生存空间不大。

    薛州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他猛然转过身,凝视着刘闯,半晌后说:“孟彦何以教我?”

    “以目前的情况,唯有上岸。”

    “哦?”

    “但大当家要明白,郁洲山上岸的代价会是什么?以郁洲山数万民众,任何一座沿海县城都不可能接纳,因为作为外来人口,你们的数量实在是太过庞大,很难进行妥善的管理。

    所以,你们上岸之后,只可能依附于那些豪强世族门下。

    呵呵呵……说一句难听点的话,只要你们上岸,就别想获得自由,从此以后再难有所作为。”

    黄劭沉默不语,薛州则一言不发。

    两人相视片刻,薛州道:“那我该如何是好?”

    “说实话,我还没有想好!”

    “你……”

    “不过我可以保证,只要我想出解决的办法,会在立刻通知大当家,不知大当家以为如何?”

    薛州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脸色,显得有些阴晴不定。

    许久后,他再次开口道:“若孟彦能为我郁洲山五万百姓想出一个出路,我薛州愿意举岛相投。”

    “当真?”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刘闯脸上笑意更浓,“那我一定会尽快想出主意。”

    说完,刘闯牵着五花虬走了。

    薛州神色复杂,看着刘闯一人一马消失不见,扭头对黄劭说:“老黄,以后就请你留守薛家店,如何?”

    黄劭轻声道:“老薛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你说呢?”

    薛州笑了笑,沉声道:“不过这小子的确不简单……郁洲山如今,的确是面临他所说的困境。别看这两年的情况还算不错,大家过的也都很逍遥自在。可这是因为,朝廷无力插手徐州。徐州内部,也是混乱不堪,哪怕陶谦执掌徐州的时候,也无法令各郡保持统一的政令。

    可一旦朝廷稳住局面,或者说徐州局势稳定,我郁洲山恐怕难以继续逍遥……

    况且,岛上人口不断增加,对岸上的依赖也就越来越大。上岸,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如今时机还不到。再过三五年,一旦岛上生活变得困难,手下这些个兄弟怕是我也无法压制。”

    黄劭毕竟是初至郁洲山,对郁洲山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

    不过,既然薛州承认刘闯那番话有道理,也从另一个方面表明,郁洲山的情况真的很危险。

    “他,真能想出办法?”

    薛州一怔,脸上露出苦涩笑容。

    “不知道!”

    他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不过,我愿意等……他从未去过郁洲山,却能够看出我郁洲山的危险,说明这小子的确是有些门道。妈的,这小子在朐县生活这么久,我居然对他一无所知。按道理说,似他这样的人物,至少能闯出一些名号来……可为什么从没有听人提起过呢?

    这次如果不是老黄你出事,我可能要错过这个机会。

    虽然我现在也不敢肯定,他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但我想赌一下,为我郁洲山的未来赌一下。不过,他的时间不多,三年之内,若他不能够成就气候,到时候我也只能选择另一条路。虽然那条路会让我们失去很多,但总好过在那荒岛之上忍饥挨饿……三年!希望我这次没有看错人,也希望他能够闯出名号!对了,以后就请你代为关注,若他真有危险,就帮他一下。”

    黄劭用力点头。

    就算薛州没有这个吩咐,他也有这个打算。

    三年……不晓得三年之后,这小子又会是什么样子……

    ++++++++++++++++++++++++++++++++++++++++++++++++++++++++++++

    刘闯没有去盐水滩,和薛州分开之后,便匆匆赶回朐县。

    回到家,他换了一件衣服,把甲子剑放入刀囊,跨在马背上,便翻身上马,直奔县衙而去。

    “亥叔不在县衙?”

    “是啊,县尊有令,让朱贼曹在城门值守……

    大熊兄弟,这两天也真是古怪。县尊似乎很焦虑,似乎要出什么大事。你见到朱贼曹,帮忙打听一下。如果真的要发生事情,就请你代为传个消息,免得我们在这里整天提心吊胆。”

    刘闯答应了那衙丁的请求,拨马往城门方向行去。

    “没想到,这胆小鬼真的变了!”

    看着刘闯的背影,一个衙丁忍不住发出感慨,“当初这小子空有一身气力,却胆小如鼠。

    不成想被人陷害了一回,居然变了性子……他娘的,我几乎快认不出他来,真是世事无常。”

    “切,依我看大熊以前未必就是胆小。”

    一个老衙丁道:“咱就不说老刘如何,他的本事你我也见识过,他娘的当初一人一枪,就跑去十里坡杀了十几头恶狼,算是为咱朐县除了一大害。就说朱贼曹,那也是一等一的好本事。

    一个人能斩杀几十个盗匪,那是什么本事?

    大熊在他二人身边,又岂能是胆小怕事的人?只不过人老实,所以才不想和人发生争执。可被人欺负狠了,差点丢了性命……狗急了还能跳墙,再老实的人若是给逼急了,也会跟人拼命。我听麋家管事说,大熊这次随麋家护卫,在浮屠寺一个人就杀了三十多个盗匪,比朱贼曹还要狠辣。

    你们几个小子,以前可是欺负过大熊。

    小心点,到时候大熊找你们算账,有你们的罪受……”

    两个衙丁听了,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蝉。

    刘闯在浮屠寺斩杀三十余盗匪,已经在朐县传开了。不过,那毕竟是传言,他们也没有亲眼看到过。

    但是这两个衙丁,却见过那牢狱之中,被刘闯打死的四个刺客。

    想想以前,他两个还真没少欺负过刘闯。

    而今刘闯性情大变,更杀人如麻……两个衙丁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面面相觑,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出了一丝恐惧。

    “老马,我看大熊兄弟对你挺尊敬。”

    “废话,我又没欺负过他?”

    “呵呵,以前我们两个是有眼无珠,得罪过大熊兄弟……其实,我们也挺后悔,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向他道歉。老马你既然和大熊兄弟关系好,就帮我们说说呗?了不起,以后下个月你值守的活计,我二人顶下就是。虽说大熊不是咱朐县人,但终究是在这里长大,也算乡亲。

    呵呵,乡亲嘛,又有什么解不开的仇,你说对不对?”

    老衙丁笑得脸上皱褶层叠,好像一朵盛开的菊花,“既然你们这么说,那我回头就与他说说?

    大熊那孩子虽然看着粗豪,但也是个知书达理的人,肯定不会与你们计较。”

    “那是,那是……如此,就拜托你了!”

    三个衙丁在衙门口外打屁闲聊,刘闯已骑马来到城门口。

    “亥叔在吗?”

    他拉住一个门丁问道。

    哪知道,那门丁却脸色一冷,看了刘闯一眼之后,寒声道:“什么亥叔?休要在这里闹事!”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