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章 汉有三仁焉 ,子奇伟丈夫(中)

第三十章 汉有三仁焉 ,子奇伟丈夫(中)

    “可这个和投奔刘备有什么关系?”

    管亥正色道:“刘备何许人也?织席贩履之辈,如何能与中陵侯相提并论?

    中陵侯,那可是济北贞王之后,正经的汉室宗亲,皇亲国戚【百书斋最新更新baishuzhai.】早在桓帝之初,中陵侯就游历大学,上书言事。后在颍川被举为孝廉……大熊,不对不对,孟彦,你要知道那颍川是什么地方,乃天下读书人向往之地。颍川书院,更聚集了天下俊彦,能够在颍川被举荐孝廉者,哪个不成就一番事业?后来,中陵侯曾三迁尚书令,拜侍中之职,朝中权奸谁人不惧?

    后又出任京兆尹,只是当时朝政败坏,要出千万钱。

    中陵侯何等人物?怎可能做这种事情,于是称疾不肯听政,后被先帝拜为谏议大夫……”

    说到这里,管亥发出一声叹息。

    “怪不得大刘一直不肯接纳我的帮助,原来是这个原因。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当年中陵侯因大贤良师之事获罪,大贤良师甚至为此感到可惜。至于前往颍川灭你满门,实乃十常侍所为。”

    汉室宗亲,皇亲国戚?

    刘闯听完管亥这句话之后,顿时心潮澎湃。

    以至于管亥后面说了些什么?他并没有听进去,目光下意识落在手中那一卷族谱上面。

    济北贞王,那又是谁?

    他抬起头,轻声道:“亥叔,我并没有怪你。

    时也命也,父亲得罪了十常侍,才有此灾祸,乃十常侍之罪,与你何干?你是你,黄巾是黄巾,你代表不了黄巾,又何必这许多的顾虑?我只知道,你待我甚好,我我刘闯的亥叔。”

    管亥激动了!

    他用力点点头,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半晌后,他站起来道:“孟彦,你先静一下,我去找你叔父……大刘说说话。”

    如今,刘勇已经说破了刘闯的身份,再以叔父相称,就有些不太合适。

    哪知道刘闯道:“请你告诉我叔父,这些年多亏了他的照顾,我才能无忧无虑的长大……在我心里,他就是我的叔父。若有朝一日我能归宗认祖,一定会禀报父亲,将他列入我刘家族谱。”

    刘勇为什么出去?

    其实,刘闯能猜出一些端倪。

    换做是谁,做了这么多年的叔父,和刘闯相依为命,如一家人一样。如今突然转换了身份,刘勇变成了家臣……哪怕刘勇在心里一直恪守这样的礼仪,可心里面终归会有些不好受。

    管亥身子一震,扭头看了看刘闯,便迈步走出房间。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刘闯仍旧觉得脑袋里乱哄哄,有一种堕入梦中的感受……好半天,他总算让自己平静下来,打开手中的族谱,就见上面第一个名字,便是高祖刘邦的名字。高祖刘邦之下,则是淮南厉王刘长。在刘长的名字下,又分了几个分支,其中有一个名字,刘闯感到非常的眼熟。

    淮南王,刘安。

    那不就是编撰《淮南子》的人,后因为牵扯造反被杀?

    刘闯愣住了,继续往下看。绿色小说lvsexs刘长膝下三子,长子淮南王刘安和另一个儿子的名字后,都没有留下记录。也就是说,刘安和刘长的小儿子,当初都因为造反的事情受到牵连,没有留下子嗣。

    济北贞王,刘勃……这也是刘长名下三支当中,仅存的一支。

    刘长?

    刘闯感觉这个名字非常陌生,有点记不起他的来历。如果不是这族谱,刘闯甚至有可能不知道这世上,曾有刘长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不过说起来,这刘长也就是刘陶的这一支的祖先。

    刘邦膝下,子嗣众多。

    但经过吕后之乱,其子嗣几乎灭绝。

    这种情况,和后来的武则天执政颇为相似。只不过武则天做的没有吕后这么毒辣……

    记忆中,刘邦众多子嗣,最后是有代王刘恒接掌帝位,也就是史书中文景之治中的汉文帝。

    刘长和汉文帝是一代人,也就是说济北贞王刘勃和景帝是平辈。

    刘闯细数刘勃的子孙后代,最终在第十八代找到了刘陶的名字。也就是说,刘闯是济北贞王刘勃的十八代子孙。根据这个族谱,可以看出刘闯是根红苗正的皇二代!只不过,刘闯不知道而今的汉帝究竟是多少代子孙,所以也弄不清楚,他和汉帝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把族谱重又收好,刘闯这心里更是感到激动。

    刘备,靠着一个子虚乌有的中山靖王刘胜之后,就打下了偌大基业。

    而今自己可是有真凭实据,岂不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管亥说的不错,刘备织席贩履之辈,的确是不值得投靠。而且,如今的刘备还没有发家,距离他建立蜀汉基业,还有十几年的时间。他在徐州,也不过是暂居而已……之后惶惶如丧家之犬,四处逃亡,可怜至极。

    刘备很有韧性,问题是值得他去投奔吗?

    刘闯最初想要投奔刘备,一来是对刘备熟悉,二来是重生之后,对这么陌生世界的恐惧。

    试想,任何一个人发现自己重生在一千八百年之前的世界,第一个念头肯定是惶恐不安。如果这时候,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而且前世对此人还颇有好感,自然会生出投奔心理。

    可现在……

    投奔刘备真的合适吗?

    投奔他之后,难不成要随着他颠簸流离十几年吗?

    刘闯用力甩了甩头,把这念头抛开。

    静下心来仔细考虑,他现在投奔刘备,绝不是一个最佳的选择。

    可是,不投奔刘备,又该如何是好?

    “少爷,该吃药了。”

    刘勇端着药碗,复又走进房间。

    刘闯连忙站起身,走过去把药碗接过来,轻声道:“叔父,人说一日为父,终身为父……我叫你一声叔父,这辈子你都是我的叔父。别叫我什么少爷,就像从前那样唤我就行。等将来回到颍川,我一定会把叔父的名字列入族谱。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在称我少爷,我受不起!”

    刘勇身子一颤,虎目含泪,用力点了点头。

    “该换药了,你坐下来,我来为你换药。”

    刘闯把药水喝干净,坐下来背对着刘勇。背上的青棱子已经消肿不少,刘勇细心为刘闯换了金创药,而后又把消过毒的白布,按照刘闯说的方法包裹在伤口上,如释重负的出了口气。

    “孟彦,先休息吧。

    对了,三娘子送你的参丸这两天不要服用,等你内腑伤势好妥当了,再开始服用参丸,否则对你身体没有好处……有什么事,叫我就是。”

    “叔父,我想知道,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嗯?”

    “我是说,这次咱们可是把刘备得罪狠了,以后说不得就无法在朐县立足……如此一来,该何去何从?”

    刘勇闻听,顿时笑了。

    “刘备得罪便得罪了,怕他作甚?

    至于咱们,自然是回颍川。回到颍川之后,去寻访老爷昔日的好友。我还记得,当年老爷与荀氏八龙乃忘年交。荀氏乃颖阴望族,到时候可以找他们帮忙,荀氏绝不会推辞……此外,老爷和颍川钟繇乃总角之交,钟氏也是颍川望族,只要他两家出面,归宗认祖便不困难。”

    荀氏八龙,颍川钟繇……

    刘闯倒吸一口凉气,暗道一声:原来便宜老爹的人脉,竟然如此广阔?

    同时,刘闯也能够听出来,刘勇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去投奔刘备……的确,刘备虽然占居徐州,可说到底比起刘陶,这身份地位相差太远。也许日后刘备会比刘陶更有名气,但是在这个时期,两人有天壤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