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三章 从今以后,你的命归我!(上)

第三十三章 从今以后,你的命归我!(上)

    ()张承面如死灰,目光呆滞。レ思路客レ

    他只想到了刘闯,却忘记当rì朐县城门下,他冷箭shè伤管亥的事情。再想想刘闯和管亥的关系,张承哪里还敢奢望刘闯救张超,刘闯就算是不杀他,都已经是万幸,一时间心灰意冷。

    与其被人羞辱,倒不如来个痛快!

    张承一咬牙,手腕一翻,手中顿时出现一支锋利的匕首,反手就要自尽而亡。

    哪知道,眼看着那匕首就要没入胸口,一支大手蓬的一下子攫住他手腕,紧跟着轻轻一抖。张承就觉得一股巨力涌来,匕首再也拿捏不住,当啷就掉在了地上。他睁开眼睛,就看到刘闯那张圆圆的胖脸上,正带着一抹极为古怪的笑容,眸光上上下下打量他,似要看穿他的内心。

    “我自知难逃一死,难道还要羞辱我不成?”

    张承瞠目,厉声喝道。

    他用力甩手,想要挣脱刘闯的大手。

    可是刘闯那只手,好像是一支铁钳一样,纹丝不动。

    管亥笑道:“原来还是个烈xìng子……小子,你想死我不管,不过等你兄弟好了之后再死不迟。”

    “朱亥,你……”

    张承话说一半,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管亥。

    “你刚才说……”

    “两军对峙,各为其主。

    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哪里来的那么多怨恨?大丈夫胸怀宽广,我若如你所想小肚鸡肠,恐怕根本活不到现在。不过,你这小子倒是有些胆量,明知道满城都在缉拿你们,居然还敢带着一个伤者跑来找我们……呵呵,就冲你这胆子,我喜欢你,这一次就帮你一回。”

    “我……”

    人生起伏实在是太快太刺激,刺激的张承有点发懵。

    刘闯这时候松开张承的手,弯腰从地上捡起那支匕首,在手里把玩了一番,突然问道:“看你方才用匕首的架势,好像专门练过?”

    张承愣了一下,旋即点头道:“我父当年未从阙宣起事时,我曾于偶然机会,拜一军吏门下学用此物。只可惜尚未出师,我父便随阙宣起事。那军吏便说,我和他缘分已尽,不知所踪。”

    有道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张承刚才取匕首的动作非常诡异,刘闯也好,管亥也罢,都算得上是高手,却没有看清楚他是如何取出匕首。

    那个军吏教张承的,恐怕并非普通剑术,而是刺杀之术。

    “那你的箭术,也学自那个军吏?”

    “正是。”

    刘闯心中感叹,这世上还真是有奇人异事。

    一个军吏,竟然jīng通刺杀之术,可见他本领不凡。

    “我再问你,当rì在城门下,我手里有阙黎做人质,你怎就毫不犹豫,将他shè杀?”

    张承听了,露出一抹苦笑,“阙黎并非我主,当年我父因受阙宣恩义,故而举家相从。那阙黎不学无术,根本就是个废物之才。其实羽山军中真正做主的人并非阙黎,而是他叔父阙霸。

    阙霸同样野心勃勃,当初扶立阙黎也是无奈之举,内心里早就下定决心,要除掉阙黎。

    我父当rì曾有吩咐,若有机会,便除掉阙黎……那天那种情况,我没有其他选择。事关我羽山军生死存亡,又岂是一个阙黎能够让我束手就擒?我若就擒,恐怕我羽山军就要全军覆没。所以那天不管怎样,我都会杀了阙黎,以免他动摇军心。哪怕背上弑主之名,亦在所不惜。

    只是……”

    张承苦笑一声,低下了头。

    哪怕他背上了弑主之名,羽山贼也难逃覆没厄运。

    要知道,他们这一次的对手不是陶谦,而是比之陶谦更加狡猾,更加厉害的刘备刘玄德。

    刘闯倒是没什么感觉,可管亥却眉头紧蹙。

    弑主,在这个时代,绝对是罪不容恕的罪名,从某种程度上,更代表了品行,会被人耻笑。

    吕布若只是反出并州军,可能情况会好很多。

    他最大的过错,就是杀了丁原,以至于落得一个三姓家奴的骂名。

    张承比不得吕布勇武,偏偏又做出弑主行为,自然引起管亥的反感,甚至有一丝深深的厌恶。

    刘闯凝视张承,而张承也不畏惧,昂着头迎着刘闯的目光,眼睛不眨一下。

    片刻后,他突然道:“你回去吧。”

    “

    啊?”

    “把你弟弟留下,然后回去召集你的人,去伊芦乡薛家店找黄管事,就说是我介绍过去,让他妥善安置。待你兄弟的伤势稳定,我自会派人把他送去。不过你记住,从今天开始,你的命是我的……你shè杀阙黎我不管,但如若你将来敢背叛我,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追杀到底。”

    说着话,刘闯气运丹田,脚下就是一顿。

    他脚下的青石,立刻四分五裂。

    张承吓了一跳,也不赘言,跪在地上蓬蓬蓬朝着刘闯磕了三个头,而后站起身,头也不回就走了。

    “真要帮他?”

    管亥轻声道:“此人弑主,绝非善类。

    他今rì敢弑杀阙黎,明rì就有可能背叛你……孟彦,我知道你是个有心思的人,只是这么一个人,你可要小心一点。”

    刘闯道:“老虎吃人,是那人打不过老虎。

    可若是身怀伏虎之术,就算那老虎再凶猛,也只能老老实实听话。张承这个人本xìng并不坏,若不然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跑来县城里为他兄弟求医。能做出这种傻事的人,又怎可能会做弑主之事?除非,他根本不把那人当成主人……亥叔你放心,我自认不会看错了人。”

    刘闯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个程度,管亥心里虽有不满,但也只能忍住。

    他低头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张超,“那这小子怎么办?”

    “请张先生来吧……张承不是说了,张超一直呆在羽山,从未来过朐县。

    张先生的医术不错,想来为他治疗,当不在话下……只是,这一回又要有劳亥叔你破费了。”

    管亥笑着摇头,“认识你叔侄,算是我倒霉。”

    他上前一把将张超抱起来,“就让他在我房间里休息,待会儿你去找张先生,先把他救活再说。”

    ++++++++++++++++++++++++++++++++++++++++++++++++++++++++++++++

    刘勇练功回来,刘闯正好带着张先生过来。

    询问了一番之后,刘勇也就不再过问。刘闯陪着张先生进屋为张超治伤,管亥把刘勇拉到一旁。

    “我总觉得,那张家小子不是善类。

    孟彦帮助那张家小子,会不会惹祸上身呢?”

    刘勇往房间里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孟彦不是小孩子,分得清轻重。

    他明知道那个张家小子做了那事,还坚持帮那小子,就说明那个小子,是真的有可取之处。我也不喜欢那小子,但孟彦有句话倒是没说错:他能为兄弟出生入死,就算坏也坏的有限。

    对了,有件事我要和你商量。

    孟彦之前就想和你说,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老管,咱们在门口说话,顺便帮孟彦看着。”

    “你还真相信孟彦……就不怕他看错了人?”

    刘勇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脸上带着一抹笑意。

    “若他看错了,咱们改过来就是。”

    那话说的轻松,但管亥却忍不住打了个寒蝉。

    在那笑容的背后,管亥看出了刘勇的心思:如果张承这些人真的不可以相信,就由我们杀了他们,为孟彦解决后患。

    其实,这不也正是他们应该做的事情吗?

    管亥晒然而笑,“还是你看的清楚。“

    说着话,他在门廊上坐下,轻声问道:“怎么,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刘勇也坐下来,看着院门外,“老管,我叔侄的身份,你已经知道了。

    我和你交个底儿,我们不可能一直留在朐县。孟彦现在是有几件事情还没有解决,所以一时走不开。但不管怎样,我们今年肯定要走,回转老家颍川。孟彦马上就要十八岁了,还没有回家祭过祖。我想着,在他十八岁之前归宗认祖,也算是了却了我这心里的一桩心事。

    只是,他舍不得你,有心邀请你,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年纪小,脸皮薄……我就代他把话说明:你知道孟彦的出身,回家之后,肯定要重立门楣。

    可当年老爷一家被十常侍灭门,家里除了我和孟彦,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虽说回去之后,可以找老爷的朋友帮忙,但毕竟还是要靠自己。所以我就想邀请你我们一起回去,如何?”

    刘勇说罢,目光灼灼凝视管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