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七章 飞熊降世(上)求推荐票!

第三十七章 飞熊降世(上)求推荐票!

    ()麋府中阁,灯火通明。

    麋竺坐在灯下,手捻胡须,正捧着一部尚书读得津津有味。

    中阁大堂里,除了麋竺之外,还坐着一个人。只是他看上去很紧张,虽然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但一会儿扭动一下,一会儿扭动一下,每一个动作,莫不显示出他内心中的惶恐和不安。

    如果刘闯在这里,一定能认出这个人,正是**。

    麋竺似乎心无旁骛,捧着书卷,不时点头,脸上露出一抹激赏之sè,口中更不时发出‘啧啧’声音。

    而**则坐立不安,紧张看着麋竺。

    “张队率,我记得你和刘家,关系不错。

    前些rì子,羽山贼作乱时,你第一个站出来,带着巡兵离开……据我所知,在此之前,你一直对朱亥执弟子之礼。按道理说,你不应该出卖他们,怎么这一次,却跑来我这里告密呢?”

    就在**快要忍耐不住的时候,麋竺突然放下书,目光清冽,看向**。

    “啊!”

    麋竺突如其来的问话,让**没能反应过来,随后更是面红耳赤。

    不过,他早已经料到会有这样的问话,所以很快就平静下来。沉默一下,他抬起头向麋竺看去。

    “我虽与朱贼曹学艺,但并未获得真传。

    朱贼曹眼中,只有刘闯那个胆小鬼,从未把我放在眼中。我自问资质不逊sè那个刘闯,可他却从未正眼看过我。前次我甚至不惜弃了前程,愿意随他归隐,可到头来,还是得不到他看重。

    孟彦,孟彦,孟彦……

    他眼睛里,只有刘闯一人,根本不会在意我为他做出什么样的付出。

    既然他不把我当作弟子,我又何必再把他看作老师?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朱亥既然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也不必对他忠心耿耿。小时候曾听先生说过一句话:天下熙熙为利而去,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而今业已及冠,若再不把握机遇,就只能终老朐县。

    大老爷乃徐州名士,更为我东海翘楚。想来也知道我的事情……我张家在朐县,也算小有名望。可我不过旁支庶出,根本不得家族看重。我不甘心如此蹉跎一世,大丈夫生于世上,当有所作为。故而今rì前来投奔大老爷,为rì后谋划,更想要在刘使君面前,求进身之阶,还望大老爷成全。”

    一开始,**说的吞吞吐吐。

    但随着他放开心情,言语也就变得流利许多,甚至是出口成章。

    麋竺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看着**连连点头。

    这厮,是个真小人!

    出卖朋友,也能这么理直气壮,的确是个人物。我而今在刘使君帐下效力,身边也的确是缺少可用之人。这家伙能识文断字,倒也可以做个帮手。在我手中,他也休想折腾出花样。

    “**,可有表字?”

    “尚未得字。”

    麋竺笑道:“既然如此,我便赠你一表字如何?”

    **大喜,连忙起身道:“多谢大老爷赐字。”

    麋家在朐县的实力,远非张家可以相比。而且张家也没什么出众人才,更不能和麋家相提并论。麋竺这一番话,也表明了招揽之意。**rì间在偶然机会下,听到刘闯和麋缳的谈话,不惜出卖刘闯朱亥,为的不就是这么一个机会?有麋竺支持,**rì后前程自然光明。

    麋竺想了想,沉声道:“诗曰:有鹙在梁,有鹤在林。维彼硕人,实劳我心……就叫公美,以为如何?”

    这是《诗·小雅·白华》中的诗句。

    **虽识文断字,但是却没有读过《诗》,自然也就不太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不过麋竺赐字,也代表着把他视为心腹。**求得便是这么一个机会,连忙起身拜倒在地上,向麋竺道谢。

    “大老爷,出事了!”

    门外,传来一个惶急声音。

    麋竺自然听得出,说话的人乃是他心腹,麋泽。

    “公美,且在这里稍候,我马上回来。”

    麋竺起身走出中阁,片刻后回来,脸上已经没有了和蔼之sè,yīn沉沉的,好像滴水一样。

    **忙道:“大老爷,可是剿杀朱亥不利?”

    麋竺摇摇头,沉声道:“盐水滩那边,我派麋涉领五百人剿杀朱亥刘勇,问题应该不大。我只是有些吃惊,以麋沅的本领,带了一百五十人去捉拿刘闯,竟被他逃走,甚至还擒下了麋沅。

    这厮,竟如此剽悍?”

    **嘴角一撇,沉声道:“大老爷,非是**背后说人坏话……麋沅虽是二老爷心腹,但说起本事,远不如麋涉厉害。此人也就是会些把式,不足以抵挡刘闯。大老爷久不在家,所以不太清楚那刘闯。之前这厮被人陷害,也不知怎地就xìng情大变……他以前胆小,但手上并不弱。非是我自夸,若真个火拼,这朐县城中,恐怕除了刘勇和朱亥,没有人是他对手。”

    “那你呢?”

    见**侃侃而谈,麋竺突然来了兴致。

    **道:“若单打独斗,十个**非刘闯对手。

    但若真要杀他,**倒是愿意请命,将此獠人头献于大老爷面前。”

    “那你需要多少人?”

    “请大老爷与我三百人足矣……同时,封锁城门,全城设卡。只要发现刘闯踪迹,就击鼓为号。**愿与大老爷立下军令状,刘闯他绝活不到天亮……不知大老爷可愿信**一回?”

    麋竺闻听,哈哈大笑。

    “**,我既然问你这些,自然信你有此手段。”

    他犹豫了一下,沉声道:“我府中尚有八百僮客,就一并交给你来指挥,务必要将那刘闯斩杀。”

    “喏!”

    **拱手领命,大步流星而去。

    麋竺在中阁踱步,片刻后沉声道:“麋泽!”

    “大老爷有何吩咐?”

    “你立刻带人去城外田庄,不必问三娘子态度,就算是给我绑,也要让她上车,连夜赶奔郯县。此外,田庄内三百僮客,还有十车彩礼,也都一并带上。到郯县后,与子方说明就是。”

    麋涉听罢,领命而去。

    麋竺则轻轻拍了拍头,坐下来长出一口气。

    突然,他冷笑一声,仿佛自言自语道:“区区鄙夫,也敢张狂……哼,这朐县不管怎样,也轮不到你一个鄙夫猖狂!”

    ++++++++++++++++++++++++++++++++++++++++++++++++++++++++++++++

    象龙在秦东门大街上急行,铁蹄声阵阵。

    朐县百姓,更是感到万分紧张。

    之前和羽山贼一战才过去不多久,刚恢复了平静,又突然间全城宵禁。

    里闾烈焰熊熊,令人们感到非常担心。没听说有战事啊?怎么突然间,又打起来了呢?

    一时间,人们关门闭窗,在屋内提心吊胆。

    身后的追兵,已经没了声息,刘闯突然勒住缰绳。

    象龙长嘶一声,四蹄稳稳落地。刘闯坐在马背上,脸上露出迷茫之sè……这个时候,城门已经落锁,又该从哪里出城?他看了一眼马背上的麋沅,眉头一蹙,一下子将他从马背上掀下来。

    蓬的一声,麋沅摔落在地,昏沉沉睁开眼。

    “说,麋竺是如何知我计划?”

    盘龙枪冰冷的枪锋,抵在麋沅的脖子上,令麋沅顿时清醒过来。

    “刘闯,你敢无礼!”

    话未说完,麋沅只觉肩膀一疼。盘龙枪毫不犹豫的刺入他的肩膀,把他生生钉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让麋沅发出一声惨叫。他瞪大眼睛,露出骇然之sè,看着刘闯,脑袋里一片空白。

    “我再问你一回,麋竺为何要杀我。”

    “大老爷听说你要带三娘子私奔,所以非常恼怒,于是命我前来杀你。”

    别看麋沅平rì里做出一副强硬姿态,可是却受不得半点痛。大枪刺透他肩膀,让他再也不敢硬气,连忙开口道:“大熊,非是我要杀你,乃大老爷差遣。看在昔rì情分上,饶我一命。”

    “是何人告密。”

    刘闯厉声喝道。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傍晚时,大老爷命人送三娘子去城外田庄,还让我兄长率五百锐士,前往盐水滩剿杀你叔父和朱贼曹。我只奉命杀你,其余事情,我真的是不清楚啊。”

    看样子,这家伙是真不知道。

    刘闯眼睛一眯,抬起大枪。

    “多谢孟彦不杀之恩,多谢孟彦不杀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