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一章 余孽(上)求推荐!

第三十一章 余孽(上)求推荐!

    “三娘子!”

    那柔柔的声音,刘闯就算不去看,也知道是谁来了。www燃*文*[百书斋baishuzhai.]

    麋缳笑靥如花牵着马进来,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婢女。那匹黑马,看体型比珍珠还要大一圈,神骏异常。进了庭院,黑马就显得有些焦躁……刘闯家的院子本来就不大,一匹青骢马,加上一匹珍珠,已经让院子显得有些拥挤。黑马一进来,让这院子就更显得狭窄。

    “这是……”

    管亥没有去理睬麋缳,目光直勾勾盯着那匹黑马。

    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黑马的来历不凡。管亥忙走过去,想要仔细观瞧,却听黑马突然间希聿聿一声长嘶,猛然挣脱了缰绳,仰蹄就踹向管亥。

    管亥吓了一跳,连忙闪身躲避。

    那黑马却不罢休,摇头摆尾,便撒起花来……

    刘闯也吃了一惊,忙垫步上前,一把将麋缳抱开,转身对着黑马,脚下一顿,发出一声巨吼。

    黑马却没有畏惧,反而露出兴奋之色。

    青骢马和珍珠这时候都退避到院子的角落里,显然对这匹黑马有些畏惧。

    “笨熊小心,这是西域象龙!”

    不等麋缳说完,那匹马仰蹄就踹向刘闯。

    刘闯倒也不慌张,一个小跳步,闪身躲过黑马攻击,疏忽转动,脚踩九宫,便出现在了黑马身侧。

    象龙马,有两层含义。

    一是说这马神骏,似蛟龙一般,堪称龙马;而另一个意思,则是说它天生力大,有龙象之力。

    由此可知,这象龙的不凡。

    乍见攻击落空,这象龙却不惊慌,脚下横跨,巨大的身体夹带着千斤之力,呼的就横撞过来。

    刘闯这一次没有再闪躲,口中爆发出一声低吼,两脚恰如生铁生根,身子一抖,竟迎着那龙象的身体靠过去。

    麋缳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忍不住捂着小嘴,露出惊恐之色。

    “笨熊……”

    她想要跑过去阻拦,却被管亥拦住。

    “三娘子不要过去,孟彦正在和这畜生角力。

    他娘的,这畜生的感官好生敏锐,竟然觉察到我身上的血腥气,产生狂躁情绪……不过,若孟彦这次能把它收拾住,这畜生以后都会老老实实,一辈子都不会背叛孟彦,你这时候可别过去。”

    麋缳小心肝噗通直跳,她连连点头,可是脸上依旧露出焦虑之色。

    刘闯和黑马撞了一下,也试出这畜生的气力惊人。若是他身体大好,倒是可以和黑马好生角力。只是现在,他内腑受伤,不敢太过用力。所以虽抗住了黑马的一次撞击,但时间久了,恐怕也不是对手。

    三娘子哪儿找来这畜生,比之珍珠还要厉害!

    刘闯心知不可以恋战,待黑马旧力消失,新力未生的一刹那,猛然后退一步,身形呼的扑出,抬手就抱住了黑马的脖子。他双臂用力,使出老罴缠身,身体一抖,力由腰腹起,脚下一个错步,身体一转,口中一声暴喝,就听噗通一声巨响,黑马希聿聿长嘶,被刘闯生生摔倒在地。拉牛牛la66

    这一幕,别说是麋缳看得目瞪口呆,就连管亥也张大了嘴巴。

    刘闯用的是摔跤中的十字固锁,前世他见人用过,不过却是第一次使用。

    连人带马都倒在了地上,黑马长嘶不止,四蹄乱弹;刘闯也倒在地上,两手十指交叉紧握,手臂死死锁住了黑马的脖颈。那黑马先是长嘶,后是悲嘶,和刘闯硬是僵持了近十分钟。

    渐渐的,刘闯有些顶不住了,只觉呼吸急促,五脏六腑传来灼热的感觉。

    他连忙放开手臂,一个懒驴打滚站起来。

    而另一边,黑马也腾地一下子站起,仰头长嘶,吓得青骢马和珍珠希聿聿悲鸣不止……

    踏踏踏……

    黑马迈步,朝刘闯行来。

    刘闯这时候,正按着胸口,剧烈咳嗽不停。

    麋缳脸色苍白,想要跑过去阻拦黑马。哪知道管亥依然攫着她的胳膊,不让她靠近刘闯。

    “亥叔,你松手!”

    “三娘子……啊……”

    管亥正想要开口解释,哪知道麋缳抬脚就踹在他迎面骨上,疼的管亥一呲牙,手上一松,麋缳便挣脱了他的大手。

    “三娘子,别过来。”

    刘闯突然一声沉喝,麋缳立刻停下脚步。

    黑马象龙,踏踏踏走到了刘闯跟前,距离刘闯大约两三步左右,然后歪着脑袋,打量刘闯。

    “孟彦,伸出手,慢一点!”

    管亥在一旁连忙支招,刘闯深吸一口气,缓缓把手伸出去。

    “三娘子别担心……你没看到刚才这畜生起来时,眼中已没了之前的那股子凶性。

    这时候需要慢慢安抚,你若是上去,便前功尽弃……他娘的,我这一辈子都没有遇到这样一匹好马。

    对了,三娘子刚才说,这畜生叫什么?”

    麋缳一怔,小胸脯一挺,傲滋滋道:“象龙!”

    “象龙?怎么听上去这么耳熟……好像是纯种的西域汗血宝马,大宛良驹。”

    “嘻嘻,亥叔眼光不错,的确是汗血宝马。

    就是当初冯奉世从大宛国带回来的象龙汗血宝马……我听人说,好像和吕温侯的赤兔不相上下。”

    “象龙,没错!”

    管亥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真的是象龙……”

    旋即,他一脸的羡慕之色,“孟彦真是好运气,居然得到了象龙认主……以后不管是谁,都休想再让象龙臣服了。”

    这时候,象龙打了响鼻。

    硕大的脑袋往前探,用鼻子在刘闯的手上嗅了嗅,而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刘闯的手。

    “成了!”

    管亥一声大喝,“这马,算是服帖了。”

    刘闯的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笑容,上前一步抱着象龙的脖子,用手轻轻拍打它的脸颊。象龙也把脸贴在刘闯的脸上,好像小孩子一样发出一连串嘶鸣,似乎是在对刘闯撒娇一样……

    “三娘子,这马是哪儿来的?”

    “我二兄的宝贝,不过他说了,前几天你受了委屈,所以把这匹马送给你,权作是赔礼了。”

    “送给我?”

    “是啊!”

    麋缳咯咯笑道:“我还是头一次看二兄这么大方……不过他让我把象龙带过来的时候,那脸色可真不好看。”

    麋芳这么大方吗?

    刘闯脑筋一转,立刻想明白其中缘由。

    麋芳,这是想要拉拢他……其实,不用这么麻烦,你把三娘子给我就是了!不过,既然你把象龙送来,那我就不客气了。权作是你那天胳膊肘往外拐的惩罚,本少爷原谅你就是。

    若麋芳知道刘闯这么想,定然会暴跳如雷。

    刘闯才不会在意麋芳是什么意思,送上门的宝马良驹,如果再还回去,可是要天打雷劈的!

    “对了,你要的东西,做好了!”

    麋缳走到珍珠身边,指着珍珠背上的包裹。

    管亥一蹙眉,心里忍不住大骂:败家小娘子,真是败家小娘子……这白龙马虽然比不得象龙,也是百里挑一的宝马良驹。你居然把它当成驮马,简直是败家到了极致,败家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