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五章 麋缳夜奔(下)

第三十五章 麋缳夜奔(下)

    刘勇恍然,立刻表示同意。

    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他有些看不明白。

    但他相信刘闯,这孩子自从恢复了记忆之后,就表现出不同寻常的智慧和见解……换句话说,刘闯长大了,他已经能够思考问题。而这方面,刘勇并不擅长。搏杀于疆场之上,决胜于搏杀之间,才是刘勇的长处。他只是轻声叮嘱刘闯,“既然事情有变,孟彦可要多加小心。”

    “嗯,若有可能,让亥叔这两日去盐水滩坐镇,咱们随时准备出发。

    家中的重要物品,也一并送去盐水滩……万一情况发生变化,说不定还会出现不必要的波折,咱们要提前做好准备才是。”

    刘勇点头,“放心吧,我会安排此事。”

    就这样,刘闯一早就来到神农堂。

    他并没有马上进入麋缳说的那家酒肆,而是走进神农堂,装作抓药的模样,暗中观察情况。

    一切都很正常,酒肆里人并不多,三三两两,都是些普通食客。

    刘闯在神农堂里买了两副金创药,看时间差不多,就拎着药包,装作无事的模样慢悠悠走进酒肆。

    麋缳还没有来!

    刘闯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一旦发生事情,这里可以迅速跳出窗子,沿着小巷逃离。

    他不是提防麋缳,而是担心其他变故。

    毕竟昨天晚上过来通知他的人,不是麋缳,而是小豆子。

    小豆子跟随麋缳多年,和当初那个差点把刘闯害死的麋家丫鬟芽儿差不多,算是麋家的老人。

    芽儿可以为了情郎,盗取麋府财货。

    那么小豆子……

    哪怕小豆子年仅十四岁,跟随麋缳也有四五年的时间,甚至和刘闯也很熟悉。但刘闯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小心翼翼坐在酒肆一隅。大约等了半个小时,麋缳的身影,出现在酒肆门口。

    只是,刘闯发现在麋缳身后,竟然还跟着两个麋府家丁,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笨熊?”

    麋缳看到刘闯,露出一副惊喜模样。

    这一幕落入刘闯的眼中,心里面更感不安。

    如果不是发生变故,麋缳又何必这样演戏?她越是如此,刘闯就越是心神不宁。当然了,他脸上还是露出一副惊喜之色,站起来和麋缳招了招手,“三娘子,你怎么在这里,来吃碗蜜水?”

    麋缳扭头,和那两个家丁交代了两句,便迈步走进酒肆,坐在刘闯对面。

    “笨熊,出事了。”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当麋缳单独面对刘闯的时候,才露出了一抹惶恐和焦虑之色,言语中更显得很不客气。她深吸一口气,轻声道:“笨熊,你现在听我说,别说话。

    大兄要把我嫁给刘备作妾,而且刘备也同意了。

    他们准备在刘备从广陵返回下邳的时候,就操办此事。我大兄的脾气,你想来也清楚……虽说你现在出身不同,可是和刘备相比,还是有些差距。所以,大兄一定不会同意你我之间的事情。你若前去提亲,甚至会有性命之忧……别看大兄平日里很和蔼,但实际上,却是一个极其狠辣的人。这关系到他的前程,还有我麋家的未来,我敢肯定,他不会放过你。”

    哪怕是早有心理准备,当刘闯听完麋缳这番话以后,还是免不了心头一震。

    “那怎么办?”

    这时候,有伙计送来蜜水,摆在麋缳面前。

    麋缳喝了一口蜜水,贝齿咬着朱唇,轻声道:“过几日,大兄要我随二兄去郯县。

    所以这两天,我出门不太方便,就算是出来,也会有人跟随。笨熊,你敢不敢冒一回险呢?”

    “你说!”

    “三天后,卯时。

    我会借口遛马,带珍珠出城。

    到时候,咱们在十里坡相会,而后逃离朐县……我可不想嫁给那个快要做我父亲的刘玄德。只是我敢肯定,一旦大兄发现,绝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咱们可能要面临大兄的追杀,甚至刘备也会派人拦截。笨熊,你要想清楚。如果咱们这样做的话,你便会有性命之忧。”

    麋缳的脸上带着笑容,看上去好像是和刘闯谈笑。

    不过,从她的眸光中,却透出了一抹坚定决绝之色,更带着一丝期盼。

    她想知道,刘闯会怎么决定。

    笨熊会不会因此而退缩……

    只要刘闯露出半点犹豫之色,麋缳就会改变主意。

    当然了,她绝不会去嫁给刘备,但她却希望,刘闯能够毫不犹豫,这样才配得上她的付出。

    刘闯,笑了!

    “缳缳,你不负我,我绝不负你。

    三天之后,卯时十里坡,咱们不见不散……至于你大兄!到时候谁敢拦我,先问我宝刀是否答应。”

    言语间,没有流露出半点迟疑,更不见丝毫的犹豫。

    一股淡淡的杀气,充斥在话语中。

    麋缳顿时笑了,只是和之前相比,她此刻笑得,无比欢快。

    “那我走了。”

    “三娘子,你要小心。”

    “嗯,若有变故,我会让小豆子和你联络。

    而今家中,除了小豆子之外,很难有我相信之人。笨熊,你这两天也要多小心,莫露了破绽。”

    “我知道!”

    麋缳如释重负般,站起身,和刘闯笑着道别。

    目送麋缳背影远去,刘闯的脸色,突然间变得格外难看。

    果然是出了岔子……正如麋缳所言,刘备现在羽翼初成,绝不是他一介平民可以相提并论。麋竺商人习性,会选择哪个?显而易见!若刘陶活着,麋竺必不敢生事,甚至会受宠若惊。问题是,刘陶已经过世十二年,颍川刘氏,更消失多年……麋竺,又怎可能会有忌惮?

    幸亏三娘子机警,把消息传递出来。

    如若不然,他冒冒失失跑去麋府,很可能会如同麋缳所说的那样,成为麋竺刀下的亡魂……

    只是这样一来,的确是要费些周折。

    麋家在东海郡实力强横,特别是在朐县,更可谓是一手遮天。

    如何才能避过麋家的耳目逃离出去?

    刘闯不由得眉头紧蹙……

    不过,三天时间,说不定也够了!

    依稀记得,吕布出兵夺取下邳,将张飞击溃,便是这一两日光景。若如此的话,刘备必然无暇顾及他,麋竺也会手忙脚乱。到那时候,徐州必然一片混乱,而沛县定然守卫松懈。

    过沛县,而后西行。

    只要过了沛县,就进入兖州治下,想来也就安全了……

    嗯,就这么做。

    马上回去,和叔父亥叔商量这件事,要有一个妥善安排才行。

    想到这里,刘闯也有些迫不及待,站起身来唤来伙计,会了帐,便匆匆离去。

    他前脚刚走,从窗外突然间闪出一个人来。

    伙计正在收拾东西,被那人吓了一跳,定睛看清楚后,他笑骂道:“张队率,怎地这般神秘?”

    那人脸色阴晴不定,听伙计开口,强笑了一声。

    “没事,路过这里而已,正要去衙门应卯……小八自去忙吧,莫要管我,我这就要走呢。”

    伙计答应一声,端着餐具走了。

    而那人则手扶窗栏,片刻之后,脸上闪露出一抹果决之色。

    建功立业,就在今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