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四十七章 何谓顺势而为?(上)

第四十七章 何谓顺势而为?(上)

    徐盛是个不太善于表达的人。

    而刘闯,更不是一个长于交际的人……否则的话,他前世也就不会那么少的朋友。

    两个都不太会表达的人撞在一起,于是就产生了种种误会。

    徐盛是觉得:你快来挽留我啊,你只要挽留我,我就答应了……你不开这个口,我怎么留下来?

    而刘闯却是那种:你得把话给我说清楚才成啊!

    你不把话说明白,我又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想?我希望你留下来,可我如果开口却被你拒绝,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两个爱面子的家伙,就这么阴差阳错的产生了误会。

    如果不是麋缳反应及时,说不定刘闯就要和徐盛擦肩而过。

    麋缳知道,刘闯很欣赏徐盛。但是,这个虽然性情大变,可是有些东西却没有改变的家伙,如果没有人在里面穿针引线,恐怕也不会轻易表达。就好像当初,麋缳如果不是逼迫刘闯做决定,恐怕这个木讷的家伙,到最后也不会说出‘缳缳我喜欢你’这种羞人却甜蜜的话语。

    刘闯憋在心里的这口气,一下子顺了。

    至于小豆子和徐盛,发展势头很不错……

    看着小豆子能够找到幸福,刘闯这心里面,也挺快活。

    海船在海上走了两天,在六月二十三,终于抵达盐渎……盐渎,也就是后世的盐城。它始于西汉年间,以产盐而著称。东汉时,盐渎被划拨到广陵郡之下,不过随着汉室糜烂,盐渎盐场也逐渐被废弃。特别是在桓帝之后,盐渎遭遇麋家挖角,已经几近停产,更无人过问。

    换句话说,盐渎已经成了一处边荒。

    不过盐渎出过不少能人。

    其中在东汉最有名的人物,恐怕就是后来建立了吴国,与曹魏、蜀汉三足鼎立的孙权之父,孙坚孙文台。时光和年间,海贼肆虐。孙坚为盐渎丞,也是第一位被记载于盐渎史书中的县丞。

    天蒙蒙亮,刘闯站在甲板上,看着一艘艘艨艟载着人马,缓缓向岸上行去。

    盐渎的盐场几乎废弃,但空气中,仍旧弥漫着丝丝咸味……这座支撑了汉室四百年盐业,保证两淮食盐供应的重镇,远远看去,已呈现出沉沉暮气,看上去有一种凄冷荒凉的感受。

    “公子,咱们登岸吧。”

    薛文走过来,轻声道:“勇叔父和亥叔父都已经上岸,三娘子她们也已经上船,只剩下你和文向几人。”

    走了两天的海路,在郁洲山吹了五天海风,刘闯突然有种恐惧感。

    广陵郡,可不是一个熟悉的世界。

    从朐县离开,他就等于步入了这个陌生的世界。之前连番搏杀,让他没有时间去感怀,而现在,他有些恐惧了!可是再恐惧,也要上岸……如果是在一千五百年后,茫茫大海或许充满了机遇。可是在这个时代里,大海就是死亡的代名词,真正的机遇,还是在眼前这片大陆。

    也许日后会有机会去探索海洋,但目前而言,时机尚不成熟……

    想到这里,刘闯深吸一口气,从海船跳上艨艟。

    象龙马也上了船,随后薛文和徐盛紧随刘闯身后,乘坐着艨艟,缓缓驶向海滩。

    身后的海船,在刘闯等人上岸后,缓缓驶离。

    当海船消失在海平线之后,刘闯突然展颜笑道:“诸君,从现在开始,咱们就是一支孤军了。”

    “哈!”

    众人轰然而笑。

    刘闯翻身上马,盘龙棍扣在另一匹驮马上,而后催马而行。

    麋缳和小豆子还是乘坐马车,不过车两边却多了一队护军。徐盛受命,领一队骑军负责车仗安全。

    管亥则为先锋,领一队马军。

    其余皆为步军,分为两队,分别由刘闯和刘勇统帅。

    二百多人的队伍,比之先前那孤零零几十个人显然雄壮不少。但刘闯却不敢掉以轻心,越是这种时候,就越是要小心谨慎。任何松懈,都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从朐县一路过来,刘闯已经经历了不少场面。与刚从朐县出来时的那份青涩相比,如今的刘闯,显然多了些沉稳。

    “黄先生,咱们怎么走?”

    黄劭取出一副牛皮地图,看了两眼后道:“走高邮,而后直奔江水祠。”

    “不是说走海陵吗?”

    “海陵等于绕了远路……咱们现在人马增加忒多,沿途必须要有一些补给……走海陵虽然快,但是却有些危险。海陵那边距离东陵亭太近,而东陵亭作为江都要地,必然驻有兵马。

    以前,咱们全是马军,可以避开东陵亭守军。

    可现在……”

    黄劭一指身边兵马,轻声道:“这么多步军,走海陵肯定会惊动东陵亭守军,绝非上上之选。

    咱们换上官军打扮,走高邮可以方便一些。

    既然躲不过去,不如大胆行事……只要能顺利到达江水祠,就算是大功告成。”

    听了黄劭一番解释,刘闯不再疑惑。

    他们在盐渎稍事休整,又补充了一些辎重粮草,便浩浩荡荡向西挺进。盐渎县令对于这么一支兵马,也没有太过在意。一来,他无力抵抗;二来,这支兵马是汉军打扮,虽然来路不明,但在这个时期出现在盐渎的汉军,十有**是刘备的手下,他又何必去枉做恶人呢?

    反正,盐渎也没什么值得重视!

    以前这里还有个盐场,可是现在,盐场都已经停工了,他这个县令也就失去了最后的兴趣。

    +++++++++++++++++++++++++++++++++++++++++++++++++++++++++++++++++++

    而此时,徐州局势再次发生了变化。

    袁术被刘备敲了一记闷棍,正准备找回场子,哪知道刘备却撒手撤退,跑回去和吕布争夺下邳。

    吃了亏的袁术,怎能善罢甘休?

    他立刻命纪灵为先锋,自钟离渡过淮水,占领虹县。

    陈登屯兵于夏丘,倒也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可是面对咄咄逼人的袁术兵马,陈登还是感到吃力。

    于是,他迅速派人回家,向其老父陈珪求教。

    陈珪的回信只有四个字:顺势而为。

    什么叫做顺势而为?

    说穿了,就是谁拳头大听谁的……陈家作为广陵世族,在徐州拥有无与伦比的影响力。陈珪的态度非常清楚:谁也不帮!我只做我的本份,其他事情,与我无关。这徐州,不管是姓陶、姓刘还是姓吕,到最后都得要拉拢我陈家。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去在乎什么人来统治?

    只要你们不影响我陈家的利益,我就谁也不帮。

    当然了,如果统领徐州的人值得我效劳,我也不介意偏帮一下。

    吕布,世之虓虎,名声太差,自然入不得陈家法眼;而刘备有仁厚之名,倒是值得帮衬……可问题是,你刘备的名声虽然不错,可你现在却是个丧家犬,我就算帮你,也必须小心。

    陈登领悟到了陈珪的意思,立刻派人向下邳呈报。

    吕布虽得了下邳,但是在夺取下邳的晚上,他那老丈人曹豹死于张飞之手。

    这也就断了他与徐州本地世族联络的一条通路……正在为难的时候,陈登突然派人前来。虽说陈登并没有标明效忠的意图,可是在吕布看来,这无疑是广陵陈氏对他释放出的善意。

    有陈登,胜曹豹百倍。

    “君侯对陈氏,当加以厚待。

    然则陈氏可用却不可信……所以在与陈氏接触的时候,还是要多加小心。陈登其人当加以笼络,但要小心提防。君侯可以辟他为徐州别驾,试探一下陈登的态度,而后再做打算。”

    陈宫对陈登这所谓的投诚,并不是特别相信。

    不过吕布却没有听进去,在他看来,陈登能向他呈报,从某种程度上也是向他表明忠心。

    既然如此,吕布又怎能拒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