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五十七章 神亭岭(一)为盟主悍戚贺,感谢!

第五十七章 神亭岭(一)为盟主悍戚贺,感谢!

    “我和你一起去!”

    “啊?”

    刘闯鬼使神差,脱口而出。

    步骘则一脸疑惑,看着刘闯有些奇怪。

    我去找我妹夫,你跟着过去干嘛?虽然说你有招揽我的想法,但也不必要这样子积极啊!

    刘闯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连忙道:“而今江东兵荒马乱,子山你又有麻烦在身。何遂被杀,孙权岂能善罢甘休?我以为,咱们最好结伴而行,这样子相互也能有个照应,免得发生意外。”

    这一番话,说的义正辞严,让步骘感动不已。

    他连连摆手,“公子岂可轻身涉险?我一个人,不会有事。”

    “好了,此事就这么说定,子山勿再推辞。不过,咱们不可以大队人马行动,我这就去和叔父商议。天亮之前,咱们动身启程。早一日到神亭岭,早一日脱离险地,免得夜长梦多。”

    说完,刘闯不等步骘反对,就转身大步离去。

    神亭岭!

    居然是神亭岭……

    要知道,三国演义中,刘闯最喜欢的一个情节,就是神亭岭之战。

    那里有他最喜欢的两名三国武将,一个是孙策孙伯符,另一个则是东吴第一猛将,也是刘闯最喜欢的一员武将,东莱太史慈,太史子义。

    历史上,孙策在这一年攻占曲阿,奔袭吴郡。

    刘繇在吴郡兵败,命手下大将张英断后。时太史慈为张英部曲,执掌斥候兵马。在神亭岭下与率十三骑巡视地形的孙策相遇,双方一场大战,最终不分胜负。神亭岭下子义战霸王,也是刘闯最喜欢的一个桥段。只是,他有些记不清楚神亭岭之战究竟是发生在什么时候?

    渡江时,已经七月,也不知道神亭岭之战是否结束,太史慈是否已经归降孙策?

    毕竟。史书也好,演义也罢,都没有明确时间。此前听闻刘繇败走豫章,刘闯以为这神亭岭之战已经结束,所以就没有在意。可现在。听闻刘繇兵马尚屯驻神亭岭。他就心里一动。

    小霸王孙策?

    他根本没有机会招揽。

    别说孙策,恐怕连太史慈,也难以收服。

    但是他并不想错过这么一场盛会,能够亲眼目睹太史慈和小霸王孙策一战。说来也是幸事。

    所以,他主动向步骘提出,一同前往神亭岭,找步骘的妹夫萧凌。

    当然了,这里面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刘闯害怕步骘出事。他费了这么大的周折才招揽来一个步骘,如果就出了什么意外,他心里又怎能舒坦?便走一遭,权当是保护步骘的安危。

    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了刘勇管亥二人。

    当然,他不会说是去看人打架,只说要保护步骘前往神亭岭。

    “这厮怎地如此麻烦,便走了就是,跑去神亭岭作甚?”

    管亥一听。就不乐意了。

    而今他们干了好大的买卖,如果出事,岂不是麻烦?说句不好听的话,他们现在身处险境,在江东多停留一日。就多一分危险。管亥心里有些不高兴,更不愿意让刘闯过去冒险。

    刘勇则蹙眉沉思,半晌后道:“孟彦,你怎么想?”

    “神亭岭据此不算太远。骑马也就是一两天路程……我想保护子山过去,不过不用太多人。带几个人随行就好。”

    “这样啊……”

    刘勇沉声道:“我与你去,再让李伦张超张承三人跟随足以。

    对了,换上曲阿骑队的盔甲,这样路上也能安全一些。不过咱可要说好,速去速回。接了那萧凌就走,千万不要在那边停留。”

    刘勇也去吗?

    那就更好了……

    刘闯道:“如此甚好,有叔父相随,我也就放心了。

    亥叔你明天带其他人追赶车队,务必尽快离开江东。而后在历阳等候我们,多则十日,少则几天,我们定会赶去和你们汇合。”

    管亥还是有些不太情愿,可既然刘闯已经决定,他只好答应下来。

    一夜无事,第二天寅时,天还未亮。

    刘闯等人换了衣甲,骑着马先行离开。不久之后,管亥带领其他人,则匆匆启程,追赶车队。

    +++++++++++++++++++++++++++++++++++++++++++++++++++++++++++

    他们这一走不要紧,却急坏了曲阿县令。

    句容何氏见何遂久不还家,于是派人前来打听。可问题是,这已经过去了两天……曲阿县令听说何遂没有到家,顿时有种不祥预感。他连忙派人四处寻找,在距离句容大约六十里出的一个山坳谷里,发现了已经开始腐烂的何遂等人尸体。一时间,曲阿句容两边都大惊失色。

    曲阿县令不敢懈怠,忙派人前往丹徒,禀报孙河。

    孙伯海得知何遂被杀的消息后,也吃惊不小。

    要知道,当初孙策渡江之后挥兵东进,就是何家人抢先打开句容大门,令孙策兵不刃血占领句容。而句容,又是曲阿西面门户。句容被孙策占领,等同于打开曲阿大门……刘繇本打算以句容为依托,和孙策死战。哪知道句容突然失守,令他全盘计划落空,只得匆忙逃走。

    孙策能够夺取曲阿,句容何氏,劳苦功高。

    更不要说何氏与孙家三世之交,何遂和孙权还是好朋友。

    发生这种事,孙河也不敢轻易决断。

    他一边派人打探消息,一边又命信使飞报吴郡,通知孙策孙权兄弟。

    一时间,丹阳地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不过,这一切与刘闯已没有关系。

    就算孙河追查到他的身上,他此刻已经不在孙策的控制范围内,来到神亭岭刘繇军的大营。

    方经历一场惨败,可以看得出,刘繇所部士气低落。

    主将张英,奉命驻守神亭岭负责掩护。但实际上,他已经做好撤退的准备,随时打算逃走。连主将都无心交战,其部曲也就可想而知。刘闯五人陪着步骘来到军营外,很快就找到萧凌。

    萧凌年方十九。血气方刚。

    看身高。大约在175公分左右的样子,身体并不算魁梧,相貌也颇为清秀,丝毫看不出是曲阿的豪侠。

    只是。这样一个看上去单薄秀气的少年,确是军中斥候。

    萧凌如今在军中充当队正,手下有八名斥候,一看就知道是那种老兵油子,但似乎对萧凌颇为尊敬。

    看到步骘前来。萧凌也很吃惊。

    “兄长何以来此?又怎地是浮屠教装束?”

    刘繇手下,有一人名叫筰融,原本是徐州人,因推行浮屠教而闻名。

    后他触动了陶谦的利益,于是挟信男信女捐献的财物逃至江东,投奔到刘繇手下做事。不过,在年初孙策率部渡江时,筰融薛礼被孙策打败,目前下落不明。所以。萧凌对浮屠教并不陌生,当初曲阿县城里,也有不少浮屠教信徒……只是萧凌却不知道,步骘何时加入浮屠教。

    步骘脸上,露出悲愤之色。

    “这话。说来就长了。”

    “怎地,莫不是家中发生变故?”

    “子升可还记得那何遂?”

    “何遂?”

    步骘道:“刘使君败走曲阿之后不久,何遂就找上门来,诬我与山贼水贼勾结。将我打入大牢,更将我髡钳押送句容。若非刘公子恰好路过曲阿。我如今已经在句容,受那何遂羞辱。”

    萧凌长的很清秀,但却是个火爆脾气。

    他听步骘说完,不由得气得拍案而起,“何遂贼子,焉敢如此猖狂。”

    “放心吧,他以后已经猖狂不得。”

    步骘咬牙切齿道:“不过若非孙氏,步骘焉得如此被人羞辱?这份羞辱,我定牢记在心。终有一日,我会再去句容。若不把那何氏满门除掉,此生无颜去见祖宗。”

    这也是个狠人,动辄就要灭人满门。

    刘闯等人坐在一旁,也不禁暗自咋舌。

    这时候,萧凌上前向他一礼,“多谢刘公子,为我兄长出了这口恶气。”

    刘闯连忙起身搀扶,他个子比萧凌高一头,故而伸手搀扶时,也没有发力。却见萧凌身子一沉,硬要拜下去。刘闯连忙使力,总算是将萧凌拦住。不过这一下,他也试出了萧凌的力量。

    别看他身体单薄,可这力气却不小。

    若非刘闯反应及时,险些拦不住他……

    殊不知,萧凌也暗自称奇,这刘公子倒是好力气,我使了八分力,居然被他轻松拦下。

    “兄长,那家中可还好?”

    “出了这种事,怎可能会好?

    不过,我已安排小鸾和母亲随刘公子车马离开。我这次来,其实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请贤弟随我一同走。”

    “走?去哪里?”

    萧凌看了看刘闯,眼中透出戒备之色。

    步骘则没理他,沉声道:“我方才入营,见军中士气低落,营盘更杂乱无章。

    刘使君一而再败于那孙伯符,恐怕难以支撑太久。故而我希望贤弟随我一同离开,刘公子乃皇亲国戚,中陵侯之后。此次他返回家乡,准备重整祖业,归宗认祖……我已经决定,随刘公子一同前往颍川。只是心里放不下贤弟你,所以才求得刘公子随行,前来这边找你。”

    皇亲国戚,中陵侯?

    如果是在江北,步骘报出这两个高帽子的时候,一定会惹来旁人尊敬。

    可看得出来,萧凌似乎并不在意。

    江东不服朝廷教化,已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所以萧凌并未表现出激动之色,只是看了刘闯一眼,露出为难之色。

    “若我在曲阿,尚未从军时,兄长与我说这番话,我必然会追随兄长前去。

    可是现在……前次与孙伯符交锋,军司马与我有救命之恩。我若这时候离去,岂非是无情无义的小人?兄长,你去颍川人生地不熟,虽说刘公子照拂,却也是寄人篱下。倒不如留在这边,你我兄弟联手。定能创出一番事业。凭我胯下马,手中枪,再加上兄长谋划,何愁不会建功立业?”

    呦,这小子居然敢挖我的人?而且还当着我的面!

    刘闯脸色一沉。正要开口。忽听帐外传来一阵号角声。

    萧凌连忙起身,“兄长,军司马相召,我要前去应卯……你不妨好好考虑一下。再做计较。”

    说完,他便匆匆离去,只留下刘闯等人,面面相觑。

    “公子不必担心,我……”

    步骘也觉得有些尴尬。想要表明心迹。

    可没等他说完,就听到军营里传来一阵急促鼓声。

    步骘脸色一变,忙站起身来往外走。

    这鼓声,是出征鼓……也就是说,有战事将要发生。刘闯刘勇跟着步骘走出小帐,却见营中军士懒洋洋,根本没有出征的样子。一队骑军,呼啸着冲出辕门,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方才。发生了什么事?”

    步骘连忙向一名斥候询问。

    这斥候是萧凌的部曲,一脸无奈之色,“方才有人通禀张校尉,说是发现孙策带人,在神亭岭查探地形。军司马要带人前去捉拿孙策。可是张校尉说那是孙策的计谋,有陷阱……所以不肯发兵。所以军司马就非常恼怒,回来后就召集人手,要去神亭岭找孙策决一死战。可是两位军侯都不愿相随。萧队正也是,妄自出头。居然和军司马一同,前往神亭岭找孙策去了。”

    怪不得,刚才冲出去那支骑军,只有十几人,萧凌也在其中。

    步骘听罢,脸色大变。

    他忙回头想要与刘闯开口,却见刘闯面露古怪之色,轻声问道:“敢问你家军司马尊姓大名?”

    “哦,我家军司马名叫太史慈,字子义。”

    哈,哈,哈哈哈哈……

    刘闯忍不住大笑,这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萧凌就是太史慈的部曲。

    刘繇沿用的还是东汉兵制,五人为一伍,两伍为一什,五什为一队,两队为一屯,两屯为一曲,两曲为一部。一屯,即为一百人,一曲约两百到五百人,而一部,则是四百到一千人。

    但斥候军的一部人马,可能不足四百。

    特别是江东,斥候军的一部,甚至不足四百人。

    理论上,萧凌为队正,手下至少应该有五十人才是。但实际上,他只有八名骑军斥候,其余三十多人,多是步卒,为骑军扈从。这小子竟然是太史慈的部下,看样子太史慈混的,的确不好。

    史书中记载,太史慈与刘繇同郡。

    他后来渡江投奔太史慈,但是刘繇对他却无同乡之谊,颇为轻慢,不予重用。

    要知道,太史慈也算是大器晚成之人。少年成名,青年流离,而今已三十五岁,却只是一个小小的斥候军军司马。刘闯心里,顿时有些兴奋,不等步骘开口,便对刘勇说道:“叔父,咱们去看看?”

    “看什么?”

    “孙策,江东猛虎之后,当世之狮儿,勇不可当。

    太史慈骁勇善战,也是一员虎将。此二人相见,必有一战……咱们正好可以去看看,这二虎相争,是何景象。”

    刘勇,是个武痴!

    听刘闯这么一说,顿时来了兴致。

    他露出一抹笑容,“既然孟彦有兴趣,那就去看看。”

    在他眼里,什么埋伏不埋伏,不过是浮云。他胯下马,掌中铁矛,就算千军万马,亦不畏惧。

    刘闯连连点头,忙使人牵马过来。

    “子山,咱们走!”

    步骘有些犯糊涂了,他不明白,刘闯为什么会如此兴奋。

    不过既然他主动提出,步骘自然欣然从命。反正,他本就是要请刘闯等人前去解救萧凌。

    “公子,那个太史慈何人?”

    “子山不知太史子义?”

    看着刘闯一脸诧异之色,步骘顿时产生一种莫名的羞愧感。

    太史慈很有名吗?我为什么要听说过他……可是听公子话中意思,这太史慈好像真的很有名。

    可既然如此,何以甘为军司马?

    步骘有些想不明白……

    “太史慈乃青州东莱郡黄人,兴平元年,亥叔曾率部围困北海,北海太守孔融派太史慈突围求救。太史慈突围之后,便赶到徐州,刘备派了三千人随他前往北海,解了北海之围……”

    兴平元年,陶谦犹在,刘备刚到徐州。

    步骘一脸茫然之色,他的确是不太清楚这么一件事情。

    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徐州的恢复上,怎可能会留意这么一件小事?整件事情中,似乎也只有孔融是个名人。那时候的刘备,根本不被步骘注意……当然了,步骘那时候也没工夫去留意刘备,他还要忙着赚钱,养活家人。这么说起来,这个太史慈,好像很普通。

    步骘不理解刘闯为什么会如此兴奋,而刘闯也无心与他解释。

    他生怕错过了这么一场精彩的战斗,问清楚了神亭岭的位置之后,他就上马冲出了辕门。

    步骘和刘勇等人,也随后紧跟。

    只留下几个斥候面面相觑:这年头,怎么这么多人赶着去送死?

    +++++++++++++++++++++++++++++++++++++++++++++++++++++++++++++++++++++

    神亭岭,是一个山丘,东西走向。

    这里最出名的一座建筑,就是建在岭上的光武庙。

    这一日,孙策率程普黄盖宋谦等十三人前来神亭岭查探地形,途经光武庙时,便动了游兴。

    自从渡江以来,孙策可谓是春风得意。

    他连战连胜,已经平定丹阳,夺取吴郡,打得刘繇狼狈而逃。

    接下来,他就要兵进会稽,解决王朗的兵马。只要夺取会稽,这江东六郡,他便得到三郡之地,足以在江东站稳脚跟。不过在出兵会稽之前,他还要解决神亭岭的张英所部。孙策并没有把张英放在眼中,在他看来,那张英徒有虚名,根本不值得担心。只要看过张英的营盘,就知道这帮子残兵败将已经没了斗志……接下来,就要找一个机会,将张英彻底击溃。

    站在光武庙前,孙策意气风发。

    他暗下决心,早晚要恢复父亲基业,建立不世功名。

    从神亭岭下来,孙策也是一派轻松之色。如果说先前还对张英有些忌惮,此刻他的思绪,已经转移到会稽方面。

    不出三日,必败张英!

    孙策一边想着,一边信马由缰前行,不知不觉便拉开了和程普等人的距离。

    就在他准备打道回营的时候,忽听一阵急促马蹄声传来,远处一员大将疾驰而来,“孙伯符,哪里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