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六十一章 何不归去

第六十一章 何不归去

    ()我会说,蓝无常就是傲厂公吗?

    调戏我,哼哼哼……

    受伤了,眼泪汪汪,撅嘴握拳星星眼,满地打滚求月票!

    晌午时,下起小雨。

    入秋之后的雨水,颇有些寒意,落在人身上,感觉很冷。

    太史慈已经完全清醒了,神情落寞的坐在篝火旁,把根儿臂粗细的干柴折断,丢进篝火。

    场惨败,令他感到颓然。

    也许正如步骘说的那样,留在江东,已难有作为。

    刘繇空有扬州刺史之名,却无法控制局势。身边更多是无能之辈,怎可能挡住孙策虎狼之师?

    难道,真要归降孙策?就如步骘说的那样,做孙姓家奴?

    这让心高气傲的太史慈,又如何能够接受!

    “喝点水吧。”

    刘闯端着碗水,递给太史慈。

    太史慈抬起头,看了刘闯眼之后,接过来饮而尽。

    “子义将军,有何打算?”

    刘闯又递给他块干粮,自己拿着块半斤重的干肉,狠狠咬了口,“难道还要回豫章吗?”

    “回豫章,有用吗?”

    太史慈食不知味,咬了口干粮,眼满是迷茫。

    刘闯笑了,“刘繇藻厉名行,好尚臧否。然乱世之时,据万里之士,为方诸侯,废弃所长。孙策据三世萌荫,有周郎为臂助,尽得天时地利人和,刘使君想要击败孙策,几无可能。”

    太史慈,沉默了!

    他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心里终究是无法下定决心。

    “那刘公子以为,我当如何选择?”

    “其实子山已经说过,将军若要效仿卫青霍去病,需往北行。况且将军原本就是北人,长于马战,骑shè无双。留在江东,恐无将军施展才华之地。若往北方,无非袁绍和曹cāo两个人。

    袁绍多谋无断,轻慢高傲,非明之选。

    倒是曹cāo,奉天子以令诸侯,势已成。虽则比之袁绍尚有不如,但其人阔达!我曾听人说,想当年月旦评时,许绍曾与曹cāo句评语: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其人可成事。”

    太史慈丹凤眼微微闭合,轻声道:“如此说来,某当投曹cāo?”

    “呵呵,这个嘛……还要子义将军自己决断。”

    太史慈深吸口气,看了刘闯两眼,突然笑道:“却不知孟彦返回颍川,有何打算?”

    “这个,我尚未有安排。

    回乡之后,需归宗认祖,重建祖宅……想当年我家遭逢变故,想来宅邸已经荒芜,需重新修缮。另外还需拜访先父当年至交,以求能够尽快在家乡站稳脚跟。至于以后,尚未可知。”

    太史慈丹凤眼眯成条缝,“难道公子就不想投奔曹cāo?”

    刘闯笑了笑,“以目前情况而言,恐时无法为曹公效力。”

    “原来如此!”

    太史慈突然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他看了看棚外的雨势,“走吧,咱们该启程了。”

    启程?

    刘闯愕然道:“去哪里?”

    “芜湖。”

    刘闯疑惑不解,而刘勇步骘等人,也都显得极为迷惑。

    “芜湖尚有数百悍卒,我当取之……我已经决定,北上投奔曹cāo。可单枪匹马,终究难得曹cāo看重。此前樊能兵败牛渚,退守芜湖,苟延残喘。樊能虽无能,然其麾下尚有数百丹阳悍卒,我岂能轻易弃之。待我前往芜湖,将那些兵马带走,也能为此次北上,壮壮声sè。”

    刘闯点点头,倒是没有想太多。

    不过步骘眼却闪过抹古怪之sè,突然嘴角翘,勾勒出抹怪异的笑容。

    雨势不,所以众人行进倒也迅速。

    太史慈换了张英那匹狮子骢,跨弓擎枪,马当先。

    十余人在雨狂奔半rì,差不多到天黑时,便到了芜湖城外。

    本来,刘闯还想和太史慈同入城。哪知道太史慈却非常干脆的拒绝,只带了萧凌和五个亲兵直奔芜湖。

    “子义,这是何意?”

    刘闯困惑不解,看着步骘问道。

    步骘从马上跳下来,找了块干燥的地方坐下,从怀取出干粮和饮水,笑呵呵道:“公子不必担心,太史子义yù借此机会,向公子展现勇武。他希望能让公子看到,他的本事究竟如何。”

    “向我展示?”

    刘闯也下了马,让张承三人负责jǐng戒。

    而后他和刘勇坐下来,从步骘手里接过块干粮,狠狠咬了口之后道:“好端端,向我展示什么?”

    “难道公子没看出来,子义有心归附?”

    “归附我?”刘闯忍不住笑了,“我无地盘,二无名号,子义怎可能归附于我?”

    步骘长出口气,“我不得不佩服,公子眼光之妙。

    原本,我以为太史慈只是介莽夫,可现在看来,其人智勇双全。我想骗他北上,而后借机让他归附公子。想来太史慈也看出了我的打算,故而先前在草棚里问你,将来有何打算。

    若公子当时说,yù归附曹cāo,恐子义难以心动。

    偏公子虽未说出打算,可言语已流露出野心……公子别笑,你是陵侯后人,又是皇亲国戚。只这两个身份,足以让许多人归心与你。子义现在的情况是,投奔曹cāo未必能得重用。只要公子在rì,曹cāo就会对他心生忌惮。而刘繇显然非成事之人,所以他最终选择了你。”

    “这个,太儿戏了吧。”

    “或许儿戏,也是事实……

    除非子义甘愿留在江东,做你我口的‘孙姓家奴’。可是看子义那xìng子,未必愿意得此名声。最关键的,他是北人。留在江东,对他而言始终是外来人……虽说丈夫只在四方,可若江东不能容他,他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倒不如跟随公子,搏个功名前程来。”

    “他这是在赌啊!”

    “公子何尝不是在赌呢?”

    赌,是人的天xìng。

    包括刘闯,这次返回颍川,何尝不是次赌博。

    事实上,他这路上都在赌博……薛州、吕岱、步骘、乃至于如今的太史慈,他所做的每个决定,都是次赌博。太史慈赌这次,倒也能说得过去。历史上他后来是如何归顺孙策?刘闯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不过依稀记得,太史慈死得很早,好像是建安十几年的事情。

    也就是说,他归顺孙策十几年后就故去。

    按照他的年纪来算,死的时候也就是四十多岁而已……可是以太史慈那身炼神境界的武艺,四十几岁就死了,未免有些离奇。这其,未尝没有心积郁的缘故。身处江东,此生难回故土,得遇明,可惜不久之后孙策就被害。朝天子朝臣,太史慈怎能不感抑郁?

    想来,他此时已经生出归乡的念头了……

    刘闯想到这里,倒是想明白许多。

    同时又暗自jǐng惕:人常说喜怒不形于sè,看起来他的功夫,还是没有到家。

    连太史慈都能看出他的野心,将来若遇到曹cāo,怎可能瞒得过呢?

    想到这里,刘闯激灵灵个寒蝉,顿时身冷汗……

    天将亮,芜湖城门洞开。

    太史慈带领六百丹阳兵从芜湖县城里开拔出来。

    樊能,也是刘繇的爱将。正因为这个原因,他丢了牛渚屯,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反而在芜湖过的逍遥快活。张英神亭岭败的消息还没有传来,所以樊能也不知道,张英已经被杀。

    太史慈骑着狮子骢,假托张英之命,向樊能求援。

    樊能也没有怀疑,于是在城设宴。

    不想太史慈在酒席宴上突然动手,与凌霄两人合力,斩杀樊能等十二人,并且将芜湖控制在手。

    他从芜湖兵士,挑选出六百丹阳悍卒。

    而后打开芜湖库府,将里面的金银粮草并发放下去,令芜湖顿时乱。

    他则趁乱领兵出城,与刘闯汇合处。

    太史慈对夺城的经过,说的轻描淡写,好像毫不费力。但刘闯却知道,那场面定然是非常凶险。

    两个人对十二个人……

    也真亏得太史慈胆子。

    更让他感到吃惊的,还是那萧凌。

    看样子,他和太史慈配合,的确是相得益彰。

    “某虽只得六百人,却个个能以当十,想来当不负公子所期。”

    太史慈神sè恭敬,看着刘闯。

    这叫做投名状,我用这刘备丹阳悍卒做贺礼,不晓得能不能入你刘孟彦的法眼?

    刘闯怎听不出太史慈话语的意思,忍不住哈哈笑,把拉住太史慈的手臂,“有子义助我,焉不光耀门楣?”

    这句话,说的同样很隐晦,但聪明人却能够听出刘闯话语的意思。

    太史慈脸上,露出抹灿烂笑容。

    他轻声道:“从今以后,愿为公子效犬马之劳。”

    两人携手,又是阵笑。

    刘闯突然间信心倍增……如果说在此之前,他对返回颍川还有丝犹豫的话,那么现在,他有了强的信念。没错,你曹cāo奉天子以令诸侯,可我未必就会输给你。我好歹也是皇亲国戚,哪怕我老爹已经挂了,可那陵侯的名声,照样不可轻辱。你看,我现在不也是兵强马壮吗?

    “如此,我们立刻启程,争取明天天黑之前,渡过江水,前往历阳。”

    这个时期,正是江东最为混乱的时期。

    袁术占居淮南,但目光却直盯着汝南和徐州;孙策渡江横扫丹阳,战事颇为吃紧……至于刘繇,空有扬州刺史之名,如今手里不过豫章郡。会稽王朗,庐江陆康各自为政,谁也无法号令对方。如此来,整个江东如何不乱?不过也幸亏刘闯等人走的及时,若再晚两rì,待周瑜抵达丹阳之后,恐怕再想渡江,就不会那么简单。事实上,当周瑜听说太史慈匹马取芜湖之后,也是非常吃惊……他隐隐有种预感,太史慈北上,很可能会追随刘闯。

    孙策并不在意刘闯,却不代表周瑜会轻视。

    哪怕他老爹周异当年也曾受教于刘陶,可各为其,周瑜依旧生出杀意,想要将刘闯灭掉。

    不过,当他准备动手时,刘闯行人已经从牛渚屯渡江西去。

    周瑜即便是满心后悔,也只得暂时把刘闯放在边……因为,丹阳的情况,必须要尽快稳定。

    江东地区,豪强众多,士族林立。

    更兼之有山越之乱,所以直不是很太平。

    天下治时,这些势力或许还会老实些。可遇到乱世,各方势力纷纷出手,令局势更加糜烂。

    周瑜首先要面对的,就是那些各自为政的本地豪强,以及蠢蠢yù动的山越山民。

    “孟彦!”

    伴随着声惊喜的呼喊,珍珠驮着麋缳,来到刘闯面前。

    象龙和珍珠,已经分别多时,故而见面之后,两匹马显得极为亲昵,交颈摩挲,恍若就别情人。刘闯脸上带着笑,和麋缳相视无语。他渡过江水,进入九江之后,就立刻派人与管亥等人联络。

    管亥已经和麋缳等人会合,每天都会派遣斥候,在城外打听消息。

    听闻刘闯等人抵达,麋缳就再也按耐不住相思之苦,骑着珍珠风样的赶来,和刘闯会合。

    “子义,你这是怎么了?”

    太史慈深吸口气,脸上露出羡慕之sè。

    “看到公子这模样,我突然想起家老母和妻儿。

    我渡江投奔刘使君已有两载,离家时,我儿已经十岁,不知现在还能否认得我呢?想起来,倒是有些愧疚。我虚长三十五载,二十四岁(虚两岁)成亲,可是与我儿妻儿相伴,不过两载。

    刘,这次回转颍川后,我准备把妻儿和老母接来。

    我儿正好到了习武熬力的年纪,把他接来身边,也好调教番……对了刘,到时候还要请你,多多费心指点。”

    这路上,太史慈和刘勇处的不错。

    两个人都到了炼神的境界,所以交谈起来,也有许多共同语言。

    刘勇不是个善谈之人,可如果有人和他说起武事,就会很兴奋,滔滔不绝。之前,他之所以沉默,是因为没有人能够与他谈到起。不管是刘闯还是管亥,和刘勇的武艺相差太远。

    如今有了个太史慈,刘勇倒是开朗许多。

    他微微笑,“若子义不以为我本事低微,自当从命。”

    太史慈闻听喜,盖因刘勇的武艺,他非常清楚。比之太史慈,不遑多让,这等人物愿意指点,对他的孩儿,有莫好处。

    众人会合之后,还是产生了些尴尬。

    这尴尬,要就是源自太史慈和管亥……

    想当年,管亥率部围困北海,太史慈奉孔融之名杀出重围。

    所以两个人都不是很陌生,以至于相逢之时,竟显得有些尴尬。太史慈还好些,毕竟在路上,刘闯已经向他说明了管亥的事情。可是管亥却不知道太史慈也会过来,以至于手足无措。

    不过,都是多年前的事情了。

    管亥当初统帅千军万马,而今却是孤身人。

    太史慈的情况也比之好不得太多,原本以为投奔刘繇能够出人头地,结果到最后,三年下来只做了个军司马,实在是太过丢人。两人相遇,都不禁唏嘘,回首过往,竟忍不住放声笑。

    所有的敌视和不满,也在笑声烟消云散。

    太史慈知道,管亥和刘闯关系非常密切。

    以后他也要在刘闯身边做事,又何必去计较许多?再者说了,当初管亥并没有给他造成太伤害。

    见两人化敌为友,刘闯总算是松了口气。

    两支人马合并在起后,刘闯惊奇的发现,在不知不觉,他手底下竟然已有了千多人。

    薛州赞助他的二百人,路上又得了百多俘虏。

    渡江之后,在曲阿买了三百丹阳降卒,再加上这次太史慈从芜湖带来的六百丹阳兵……刘闯麾下,竟有千二百多人。

    于是,刘闯下令,在历阳西边的小镇休整rì。

    而后他和管亥太史慈等人进行番商议之后,决定将兵马分为两部两曲。

    丹阳兵共九百人,太史慈和管亥各领四百人,为两部。

    骑军百余人,在加上百丹阳步卒,为曲,由刘闯亲自统帅。

    剩余两百多人,则变为辎重兵,交由黄劭执掌。吕岱和步骘,暂时领了参军之命,其余众人,各有任命。经过天的休整之后,士气随之发生变化。二十多辆辎重车,载着量金银玉器和粮草,浩浩荡荡从小镇开拔,路西行而去。

    有这么支兵马,刘闯总算是稳下心来。

    九江郡的情况比之丹阳相差无几,袁术的注意力集在汝南和徐州,故而对这么直出现在他后方的兵马,也没有太过在意。沿途虽有些山贼试图拦路,却被太史慈等人轻而易举解决。

    所以,这路上,倒也轻松自在。

    刘闯自从和队人马会合之后,便把兵马交给太史慈和管亥等人打理。

    他身边现在有了步骘和吕岱,可以轻松许多,于是有把的时间,向刘勇请教,同时消化当rì神亭岭下,和孙策战的收获。和孙策战,刘勇收获很,已触摸到炼神的门径。

    用刘勇的话,他现在还差个机会。

    只是刘闯也不清楚,这个机会什么时候能够到来。

    麋缳自从刘闯回来,也就弃车乘马。她把车仗交给甘夫人乘坐,部分时间,骑着珍珠跟在刘闯身边。

    就这样,晃快个月过去。

    披星戴月个月,众人抵达沘水上游,面前就是淘淘淮水。

    七月,正是淮水水流最急的时候,刘闯等人看着淘淘淮水,不禁有些为难。

    过了淮水,就算进入汝南。

    可水流这么急,若没有渡船运送,终究是个麻烦。

    但是,又该从何处寻船渡河呢?

    就在刘闯感到头疼的时候,黄劭来到他身旁,“公子不必担心,由此向西二十里,有座小县,名曰马丘,人口不过三五千人,守备也极为松懈。马丘城外,有处渡口,停泊数十艘船只。

    天黑之后,我等连夜攻占马丘,而后从马丘渡河,天亮之前,便可以全部抵达对岸。”